首页 > 一人之下之狗贼快跑 > 第二十七章 学院小比

我的书架

第二十七章 学院小比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几乎世界上所有的民族都有一些独特的图腾崇拜,比如道教的咒符和佛教密宗的法。而在这家古老的魔法学院中【炼金术】是每个学生必须选择的主要课程之一。

  所谓的炼金术,就是以“等价交换”为原则,基于对物质的理解、分解、然后再构筑的这个世界上最先端的科学技术。

  最终目的是融合现有材料,以法阵或者符咒形式使其构造发生置换,得到某种附加属性。

  “其实相当于华夏的炼器师嘛。”王中阳对这种类似于古代化学的课程简直深恶痛绝,处在挂科的边缘。

  “我看过了,你那把剑也是经过类似加工,才有了锋锐无比的特性。”炼金术讲师德兰克斯皱着眉头对王中阳说道。“你应该对此并不陌生才对。”

  “但是我好像对这种东西并不敏感。”王中阳摊摊手:“那把剑只是我偶然得到的。”

  德兰克斯一脸郁闷:“考试的重点我已经放出来了,只是锻造一把带有附加属性的匕首,好好努力吧。”

  得到考题的王中阳眼神一亮。“对了,考试的时候可以带自己的宠物么?”

  “如果这会让你感到放松的话,也没什么不可以的。”

  ...............................

  学院每三个月都有一次学业考核,排在炼金课程考试之前是格斗考试以及魔法历史。而考核的重中之重便是放在第一场的格斗比试。

  这场考核直接影响了每个学生每个学期的绩效点。

  弗拉梅尔学院是建在一个小山坡上的古堡,而在古堡之上有一片岩石堆砌而成的角斗场。

  这座荒凉的角斗场从来没有向今天这么热闹,总共百多名一年级新生围在四周,熙熙攘攘的讨论着什么。

  魔法世界的规则没有那么繁琐,也不会规定什么重量级,整个场地被划分为六块区域。通过抽签确定上场次序,这百多号人每人最多抽签六次,轮番对战,最终成绩以胜负总数划分。

  简单的一塌糊涂。

  用赵昊的话来说,六场比试能赢三场成绩就算合格,赢两场就要补学分,两场以下就要重修了。

  “那如果全胜呢?”

  “最多胜三场,只要达到标准就不能去抽签了。”

  “看来那些老家伙们还都是些怕麻烦的人呢。”王中阳指着擂台边维持秩序的长老笑道。

  王中阳抽中了31号,被分在C组擂台。而鹿知微是E组。

  赵昊满脸喜色的看着二人:“我的A号擂台,幸亏不是跟你们两个变态分在一起。”说着扬了扬手中12号的牌子。

  三人各自走向自己擂台,王中阳发现自己对面是一个大胖子,圆圆滚滚很是喜感。

  魔法也好,炁机也罢。

  说到底,都是源于调用自身内力,沟通天地灵气的手段。虽然王中阳近期内没有再换取提升功力的丹药,但经过这段时间的学习,王中阳对炁的控制更加得心应手。

  对面的胖子对王中阳鞠了一躬:“我叫安格拉夫,请师兄赐教。”

  【Hraven Aura】【Absorption】【Mafic Shield】

  还没等王中阳回礼,安格拉夫扬起手中魔杖,释放了三个防御法术。

  王中阳有些好笑,看了看这个过分谨慎的胖子,同样弯腰一礼。

  “王中阳,见过师兄。”

  其实当一个魔法师面对一个剑修,最正确的行为应该是直接拉开距离,释放阻隔法术,断绝被剑修近身缠斗的可能;而不是直接释放三个笨拙的土属性防护罩。

  王中阳持剑前冲,身形如同光华闪过,瞬间出现在安格拉夫身前。

  【Wall of St……】

  安格拉夫被王中阳近身,几乎失去再释放魔法的机会。

  对一个剑修来说,身前七尺便是所向无敌。

  三个防护罩仅仅支持了五秒中的时间,便支离破碎,光芒湮灭在无穷的剑光之下。

  二人身上铭牌一阵闪烁,瞬间踪迹全无,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是在场地之外。裁判台上传来一道声音。

  “安格拉夫对王中阳,王中阳胜……”

  “你你……”安格拉夫指着王中阳说不出话来。

  “我是一名剑修,难不成还指望我用魔法跟你对轰?”王中阳知道他想什么,抢先说道。

  “输了就是输了,别磨磨蹭蹭的,赶紧来抽签。”

  场地外,一名负责维持秩序的教授说道。

  安格拉夫不再嘟嘟囔囔,垂头丧气地跟王中阳走过去抽签。

  王中阳发现这场看似杂乱无比的比试制度还是有一些规则的,胜利者不会与失败者分在同一个擂台,也就是说自己对上的同样也是上场比赛的获胜者。

  这么快就赢下一场,看来实力远远比之前遇到的对手要强。

  “在下威尔克。”威尔克伸出拢在袖子中的法杖,抬手划出一道风刃表明了自己风系法师的身份。

  王中阳躬身行礼拔出背后长剑;“剑修王中阳,请师兄赐教。”

  “铮!”剑鸣之声响起,王中阳剑尖猛然一挑,磕开几道无形风刃。

  紧接着,一道道声音穿梭在王中阳周围,在坚硬的地面上划开无数细密裂痕。

  【Wind Blade】

  威尔克显然明白剑修的战斗方式,开场便率先发动了攻击。

  对于任何一个魔法使用者来说,持久战才是他们最擅长的作战手段,一道道风刃将王中阳团团围住,限制他的移动。

  而在之后威尔克又在准备他的第二道魔法。

  就在这短短几息的时间里,王中阳不知已经击溃多少风刃,可这些烦人的小东西像是无穷无尽一般,死死压缩着王中阳的躲避空间。

  长剑上开始有黑白二气涌动。在王中阳再次击溃几道风刃的同时,黑白双色剑气瞬间炸开。四周安静下来,那些虫鸣一般的风刃被剑气直接搅散。在一片黑白光芒下王中阳脚尖前点,一剑冲向威尔克。

  【High winds】

  一阵剧烈气机扑面而来,王中阳衣袖哗哗作响,剑气更盛。

  这是他第一次与一个实力强劲的魔法师交手,正好可以用来印证一下自己的实力。

  黑白剑光,犹如一道钢针穿梭在狂风之中……

  威尔克摇摇发蒙的脑袋,出现在了擂台之外。“这剑气真够锋锐的啊.....”威尔克摸了一把额头冷汗。

  弗拉梅尔学院的格斗测试一旦开始,就不会再有休息时间。

  直到下午这场轰轰烈烈擂台赛终于拉上帷幕。

  三人都顺利通过测试。

  “一年级的学生大多没有战斗经验,以后就不会这么轻松了。”赵昊笑呵呵说道。

  测试结束,众人们也准备打道回府,经过一天的高强度对抗赛,说不累那也是骗人的。

  “王中阳师弟,克拉伦斯学长有事找你,让你去会议室找他。”一名身着白色校服的四年级学长挡住了几人的路。

  “我擦,他不会发现看错人,想让我归还那颗珠子吧!”王中阳心中暗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