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人之下之狗贼快跑 > 第二十章 艾萨克院长

我的书架

第二十章 艾萨克院长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从玉石店回来,气氛有些压抑。

  两人感觉经过这次祭祀,那种异样的阴气不但没有减弱,反而愈发壮大了。

  甚至有丝丝雾气,越过江面直接飘入镇子中。

  “这里怕是要出乱子了。”鹿知微摇摇头继续说道:“我感觉那股气息更强了……镇子背靠大山,三面环水,普通人怕是走不了了。”

  王中阳不置可否,摆摆手驱散了那股若有若无的厌恶气息。

  待的时间久了,二人对附近居民也有了些感情。

  “那明天我们再去趟码头,看一下到底是什么东西在作怪。”

  经过王蔑老鬼那一番折腾,王中阳体内截留了一部分阴属真气,这股真气与王中阳本体真气交融,于丹田处形成一股黑白双色气旋而且威力颇大。

  王中阳修为也连跨两阶直接达到先天八品的境界。

  于是,艺高人胆大的王中阳准备拉上鹿知微去查个究竟。

  ......................................

  第二天,两人吃过早饭便直接走向码头,今天的天气有些阴沉,雾气更加浓重,几乎让人看不清脚下的石板路。

  “我....我觉得这种感觉有些熟悉。”鹿知微拉住王中阳的手,声音竟然开始颤抖。

  此时王中阳感觉少女手中满是冷汗,冰冰凉凉,像是没有温度一般。

  “五年前,我和姐姐放学回家……弥漫在我家的也是这种薄雾……”

  鹿知微抱着王中阳的手臂,声音断断续续。

  “噢!两位来自华夏的朋友,前面...可是非常危险的。”

  迷雾中,有一道和善的声音传来,发音有些生硬,好像来人并不太习惯使用华夏的语言。

  在寂静的环境中,这个异样的声音把王中阳吓了一跳,不由自主地按住剑柄。

  “我的朋友们,请不要紧张,我们没有恶意……”

  两人举目看去,岸边有三道人影施施然走上前来。

  为首一人是一位素衣老者,这人步伐不疾不徐,自有一种轻松写意的气度,白发披肩随意垂在身后,鼻梁上带着一副金丝银边的圆框眼镜,微微扬起的嘴角挂着一丝亲切的笑容。

  竟然是他!

  “Hello,我叫艾萨克·塔伯,是鹰国弗拉梅尔学院的院长,这两位都是我的学生……”不一会,三人已经来到王中阳跟前,老者抬手介绍道。

  王中阳心中大定,这个酷似《哈利波特》中“邓布利多”教授的老男人实力不同凡响。有他在场,这一切都不是问题了。

  而他身后站着的装逼男应该叫做斯内普,是弗拉梅尔学院的导师。

  至于最后一位与自己年龄相仿的黑发青年,王中阳全然没有印象,应该没有在动漫出现过。

  王中阳拉着鹿知微向三人见礼,分别做了自我介绍。

  这时候,王中阳才知道这个黑发青年是个华裔,中文名字叫做赵昊,目前是学院的学生。

  “王中阳你这名字好霸气啊,都快赶上我了!”

  赵昊汉语很是流利,两人年纪相仿,丝毫没有距离感。

  “久仰日天兄大名,没想能再这里遇到。”王中阳这才反应过来,哈哈大笑。

  一旁的鹿知微对这两个不靠谱的家伙相当无奈,轻轻问道:“老前辈,您是为了这水下的东西而来的么?”

  “NoNo,我只是带着新收的学生到处逛逛,顺便见见世面。”艾萨克院长摆摆手继续说道:“不过,既然让我们遇到了,总不能放着不管。”

  “前辈,水中的东西可是只僵尸?”

  “对,是只吸血鬼,用你们华夏的说法应该是只僵尸。”艾萨克院长点点头。

  “这几天我们做了调查,镇子南面处有一个荒村,应该与这件事有关。”一旁酷酷的斯内普说道:“十几年前,那里也是一个非常美丽的村子,但是一夜之间人全都消失了,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刚听到兴头上,斯内普却修起闭口禅,王中阳无奈只好看向赵昊。

  “前几日,我打听到一个故事。”

  赵昊非常上道,清清嗓子,滔滔不绝地为二人讲起他的见闻。

  这个村子里有户人家,男主人年轻时候在外边读过几年书,结婚之后便回到村里开始操持祖辈留下的几亩田地。

  因为受过教育,懂得的东西多,田地里庄稼长势总比别人要好。这个男人也不私藏,把自己经验教给乡亲们,还抽出时间教村里小孩识文断字。

  乡里乡亲的,谁家能没个困难?男人看不过去,便组织人手帮忙,有什么难处也一个人扛着。

  日子长了,这家人缘极好,深受大家敬重。

  不过后来,这家男主人生病去世,只留下妻子和一个女儿。

  那时候,家里无后可是一个很可怕的事情,你们知道什么叫吃绝户饭么?

  在农村的寡妇是没有继承权的,两人身下又没有儿子。

  这时,邻里乡亲们想着肥水不流外人田,打着办丧事的借口逼寡妇办流水席,这种情况一直持续了半个多月。先把明面上的钱给吃完,然后又共同瓜分了他们家的田产。

  这寡妇走投无路,便只能带着女儿四处讨饭,谁知平日和善的相亲,竟然把她当成丧门星,连打带骂根本不留一丝情面。

  最后,这对母女两人死在男主人的坟头。

  就是那天晚上开始,村子里半夜鸡飞狗跳,折腾不休……

  说到这里,赵昊也讲完了,看了一眼目瞪口呆的王中阳,干咳一声说道。

  “哎,当时听到这个故事可把我吓尿了。不过,给你们分享一下心情就好多了。”

  众人继续向前走去,前往雾气更浓,王中阳牵着鹿知微的手,拔出身后长剑。

  “哦!这扎嘴的狗粮!”赵昊感慨一声。

  越往前走,王中阳感觉越是烦躁不安,各种负面情绪掺杂在这几乎化不开的阴气中,让人感觉特别不舒服。

  这时候,走在前边的艾萨克院长顿了顿脚,用不急不缓的语气说道。

  “它就在前边了。”

  ..............................................

  ...................

  PS:(大半夜查鬼故事真是吓尿了,不过分享出来心情就好不少。我也不厚着脸皮求推荐了0.0)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