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人之下之狗贼快跑 > 第十九章 河中的怪鱼(求推荐)

我的书架

第十九章 河中的怪鱼(求推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哎!这鲜花怎么插到牛粪上!”

  “可惜,好端端一个漂亮姑娘怎么会看上一个弱不禁风的小白脸。”

  “你说,他们不会是兄妹把?”

  “对对,兄台所言极是,应该是兄妹!”

  ............................

  这几天,王中阳身体好转,鹿知微便时常搀扶他到处逛逛。

  这让路边行人纷纷感叹,丘比特的箭怎么没射到自己身上。

  也幸亏王中阳听不懂他们说些什么,不然一定会郁闷致死。

  不过无论怎么看,他们终于是来到了一个友好的地方。

  这里的人们充斥着一种很古老的朴实,虽然看起来有些贫穷,但却无法掩饰心中的热情。

  也许是因为鹿知微太过可爱的缘故。

  鹿知微每次出门都能收获不少的水果小吃。当然,这些大部分年轻小贩的心意。

  这让王中阳颇为不满,感觉心中有些酸意。

  不过,当他发现这些小贩也送礼给他的时候,也便释然了。

  大概是因为当地人太过热情的原因吧!

  其实,这些小贩只是把他当成鹿知微的哥哥,毕竟对人家的妹妹有想法,当然也忒先讨好大舅哥不是?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王中阳伤势好转,最近已经可以自己跑出来溜达。

  由于YN盛产橡胶,所以橡胶拖鞋很受国民青睐,他们常年都穿着一双喜欢的拖鞋,无论是逛街、开车、还是上班都不会放弃这双心爱的拖鞋。

  王中阳入乡随俗,就给自己和鹿知微买了一双情侣拖鞋,两人穿着拖鞋啪嗒啪嗒到处走,倒是别有一番风味。这段时间,两人也习惯了异国生活,看到街边忙碌的小贩,王中阳也会大喊一声:“Alô”(你好)

  这时候,路边的年轻小贩们就会簇拥着王中阳,给自己心目中的大舅哥递上代表忠诚的礼物。

  两人已经在这个小镇子待了半个多月,王中阳除了吃就是睡,体型实在是膨胀了不少。经过这些日子相处,王中阳跟旅馆老板颇为谈得来,两人语言不通,竟然琢磨出一种前所未见的手语,互相比划着,竟然能大概理解彼此的意思,这让鹿知微很是惊讶。

  老板五十多岁,中年丧妻,只有一个在外边上学的儿子。

  小旅馆地处偏僻,整日没个客人,简直比王中阳还闲,没事的时候便去找阮春唐喝茶聊天。

  一来二去几人混熟。

  这天,王中阳看着颇为烦闷的阮春唐道:“阮老哥,这几天怎么不出门做生意了?天天陪我们闲聊。”

  “哎,老弟别提了,最近河上不安宁,小点的船都不敢下河,老哥也不敢出去乱跑。”

  阮春唐皱眉叹气,显得非常恼火。

  “怎么回事?河里有礁石么?”王中阳的求知欲被调动起来,赶紧追问道。

  “也不是礁石……”

  “附近河里有很多怪鱼,那种鱼力气很大,小点的船都被它们掀翻了。”

  “那船上的人呢?”一旁的鹿知微问道。

  “还能怎么样,被鱼拖下水了呗!”

  “啊!还会吃人!”众人惊讶道。

  “可不是!那鱼有一两米长,满嘴是牙,眼睛血红血红的。”

  阮春唐有些后怕,打了个哆嗦。

  “这鱼一直都有么?”

  “是啊,一直都有。”阮春唐顿了顿又继续说道:“不过,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最近特别多。”

  “现在镇上人都说是河神发怒,要组织一波牛羊去祭祀河神。也就在明天早上,到时候我带你们一起去看。”

  阮春唐兴致勃勃说着。

  王中阳与鹿知微对视一眼,觉得事情不会这么简单。

  ..................................

  “学姐,你觉得会有这种鱼么?”

  回到房间的王中阳对鹿知微问道。

  “应该有吧!”鹿知微模棱两可答道,沉默了一会又说:“我觉得应该是这些鱼沾染了某种气息,产生变异。”

  王中阳猛然打了个寒颤:“如果真是这样,那就麻烦多了。”

  “是啊,等明天去看看吧!”

  ......................................................

  天刚放亮,两人就被阮春唐拉着来到河边码头。

  此时码头上人声鼎沸,小镇上的人们都聚了过来,周围还拴着一些用来祭祀的牛羊动物。

  YN受华夏影响颇深,各种风俗习惯也十分类似,王中阳看着几个巫师烧完檀香纸钱,便唱跳着将牛羊赶下河岸。

  王中阳眯着眼睛,平静地看着这个破败的码头。

  渐渐的,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飘来了阵阵雾气,竟然是起雾了。

  河上起雾太正常不过了,但二人身为修士直觉灵敏,看出这些雾气是阴气上涌与河面阳气交汇产生弥漫的小水滴。

  牛羊开始躁动起来,动物的直觉来源于野外生存积累下来的危机感,往往比普通人要强大许多,但后方有人群驱赶,它们只能顺着河流往对岸游去。

  “啊!啊!”

  人群突然开始躁动起来。

  王中阳发现平静的河面突然开始翻涌起浪花,已经游到河中央的牛羊不断挣扎,好像被什么东西拖拉着往河底沉去。

  血花被一条条灰褐色大鱼搅的到处都是,整个河段弥漫着一股血腥的气息。

  “这些都是鲶鱼!”鹿知微喃喃道。

  王中阳震惊的点点头,这些鲶鱼体型巨大,一两米长的比比皆是,有如此凶恶残暴,平生仅见。

  “这忒有多少啊!”

  “唉!谁知道呢,反正现在河里都是这种鱼,旁的都被他们吃光了。”阮春唐接过话头,一脸担忧道:“出镇就靠这几条河,现在全是这种怪鱼,还不知道要持续多久。”

  丝丝雾气漫上河岸,人们感觉有些阴冷,渐渐也都散去了。

  阮春唐拉着王中阳往镇子走去,说是要请王中阳喝一杯,驱驱河边寒气。

  “说起来挺不好意思的,小兄弟那几块玉石让我赚了不少,半年不开工都无所谓了。”阮春唐边走边笑。

  王中阳本就对那些灵气已经被狗吃掉的玉石没什么兴趣,闻言看了看鹿知微,见她一脸无所谓的样子,高兴答道:“那就叨唠老哥哥了!”

  “哈哈,没事,没事。”

  说话间,三人已经到了镇子。

  王中阳随便买了些肉食,跟着阮春唐前往他的玉石铺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