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人之下之狗贼快跑 > 第十八章 这人有点惨

我的书架

第十八章 这人有点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清晨,鹿知微打开窗户,微红的晨光照了进来。

  天边的云彩被火红的太阳照得发亮。

  “真是难得的晴天啊!”

  鹿知微看看尚在昏迷中的王中阳,走进卫生间简单梳洗了一下。

  等鹿知微出来,发现王中阳已睁开眼睛,正平躺着发愣。

  男人生病的时候,总是想身边能有个女人照顾,其实并不是享受这种感觉,而是这样会让人心里感到踏实。

  这几日,王中阳总是在半梦半醒之间,体内气机阴阳混杂,修炼青囊玉简生成的阳属真气与王蔑老鬼留下的阴属真气格格不入。两者如滚油泼水一触即炸,把王中阳体内经络搅得天翻地覆。

  幸亏有一股外来灵气介入,如持家妇人,修修补补,延续王中阳的生机。直至现在,两种真气终于稳定下来,黑白二气一左一右,占据了王中阳整个丹田,显得颇为怪异。

  虽然体内伤势没有大碍,但疼痛无可避免,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疼,人在受伤之后心情会变得极坏,非常容易暴躁不安。

  这时,鹿知微递过一杯清水,王中阳感觉周身欲裂几乎连手都抬不起来,强行忍下心中不耐,皱皱眉头,苦笑道:“我动不了……”

  “嗯,没事……”

  鹿知微蹲下身,将水杯凑到王中阳嘴边喂他喝下。

  这次受伤令王中阳有些失落。

  开局一条狗,天下握在手。自己刚穿越的时候,想着有狗贼帮助,自己又身怀前世记忆,挂逼的人生已经摆在面前。

  但随着经历逐渐增多,王中阳感觉有些力不从心,现在的剧情已经完全超了他的认知,自己那点前世的依仗有些毫无用处了……

  “呆子,想什么呢。”

  鹿知微看王中阳一直发愣,有些担心。

  “没什么,我无时无刻不想着学姐。”

  看鹿知微没有回应,王中阳顿了顿继续问道:“我们现在是在哪里?。”

  “应该是YN边境的一个小镇。”

  王中阳有些茫然,目光越过鹿知微看向头顶天花板,又开始神游天外。

  鹿知微好气又好笑,摇摇头感叹道:“原来你也有发愁的时候啊。”

  “我还以为你就是一个神经大条的家伙,什么事情都不放在心上,一直被耍的团团转。”

  “哎?男人这种生物,可很乐意被漂亮女生耍的团团转哦~”

  “那只适用于你这只呆头鹅吧!”

  鹿知微有些脸红,赶紧撇过脸去。

  看着鹿知微可爱的样子,王中阳心中多云转晴,笑嘻嘻问道:“学姐,我们接下来去哪里?”

  “这些等你养好伤再说吧!”

  鹿知微捉起王中阳露在外边的手,塞进被子里,又替他掖了掖被角。

  “嗷~呜~~~”

  王中阳很享受这一瞬间的接触,轻轻呻吟一声。

  “你……不要发出奇怪的声音!”

  “可是人家很敏感,请学姐尽量温柔一点……”

  “你给我去死!!!”

  鹿知微涨红了脸,起身坐到窗边,看着天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喂!主人,本狼为了救你可是掏空了老底啊!”

  看鹿知微一走,大灰狗直接跳上床,两只狗眼滴流乱转,死死盯着王中阳。

  像是债主俯视逃跑的债务人。

  “额,那颗丹药最少两千灵气值!你忒补给我。”

  “这么多!你中间加了料了吧?”

  王中阳先是一惊,阴森森的看着狗贼。

  “没有!绝对没有!本狼做生意向来童叟无欺!可不会因为区区几千个灵气值坏了名声。”

  “呜,这样吧……本狼心善,给老主顾打个折。一千五就行!容你以后慢慢还……”

  王中阳刚想说话,被一阵突然的敲门声打断。

  鹿知微起身开门,引进两个中年人。

  其中一人鹿知微认识,是旅馆的老板,另一个就全然没有印象了。

  旅店老板进门看着梳洗干净的鹿知微,显得格外惊讶。

  昨日进门他还以为是两只山里跑出来的土猴子。哪会想到原来是位花容月貌的少女,忍不住又两眼躺在床上没有一丝力气的王中阳,露出一副男人都懂的表情。

  哎!现在的年轻人就是不懂得节制。

  殊不知,没有耕坏的田,只有累死的牛。细水长流才符合可持续发展的精神嘛!

  “二位有什么事情么?”鹿知微打断老板的胡思乱想,疑惑问道。

  这时,旅店老板才回过神,赶紧说道:“¥¥&%¥¥****¥&。”

  一旁站着的中年人用不太熟练的中文解释道:“我的中文名字叫阮春唐,是个玉石商人。”

  “不知道昨天那种玉石,两位还有没有……我愿意出高价收购。”

  客店老板也随着附和,像是十分诚恳的样子。

  鹿知微愣了愣,习惯性的看向床上躺着的王中阳。

  现在二人身在异国,正需要换些本国的钱币。

  王中阳看到鹿知微的目光,冲她点点头,示意鹿知微可以换上一些。

  ........................................

  半小时后,两人一狗对着一大包花花绿绿的塑料钱币默然无语。

  他们只是拿出两块玉石,便换了这么一大堆印着500000元面额的YN盾。

  看样子,二人以后根本不需要为钱发愁了……

  随后,老板更加殷勤地送来餐食,这次比上次要好上很多,汤里还加了枸杞鹿茸。

  看样子,也是拿了不少抽成。

  ...................................

  日落月升,循环往复。

  晚上,房间里只有一张大床,二人和衣而眠,王中阳看着身边明媚少女,有些心猿意马。

  “欸,学姐我们来接个吻吧?”

  “我还没接过吻呢!请学姐发发善心,拿走我的第一次吧!”

  鹿知微一脸厌恶。

  “哼!你骗谁?”

  “学姐,这是真的欸。”

  鹿知微转过头,指了指趴在门口的大灰狗:“你的初吻给它了。”

  “我亲眼所见,错不了的!”

  “什么?”

  王中阳一脸懵逼,看向狗贼。

  只见狗贼重重点了点头,好像非常害羞的样子,慢慢蜷起身子,用尾巴遮住狗脸。

  “我的老天爷!”

  “你们趁我昏迷都干了些什么?”

  王中阳欲哭无泪,无能狂怒。

  .........................

  ...........

  (ps:厚着脸皮求推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