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人之下之狗贼快跑 > 第十七章 鹿知微的梦

我的书架

第十七章 鹿知微的梦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YN最北边,由于山大林密,瘴疠横行,山区生活着一些尚处在原始部落时代的野蛮族群,还有少数难以确定种族的人群,这些人深居大山,不与现代文明人交往,被当地人称为野人。

  雨实在太大了。

  热带雨林中本就没有道路,鹿知微只能凭着感觉一直往南走。而且林子越来越密,华夏的山林中多半都是高大的树木,而这里不但有盘根错节的大树,还有带刺的灌木和血红色的爬藤。

  这些杂草都被大雨漫过,隐藏在泥水与树根之中,只是露出獠牙一般的毒刺。

  即使鹿知微有修为在身,但被半死不活的王中阳拖累,只能艰难地往前行走,显得极为缓慢。现在,鹿知微不知道自己所在方位,她没有指南针,高大浓密的树林遮蔽了天空,整个世界仿佛都是灰蒙蒙的,她看不到阳光,难以确定方向。

  离开华夏已经是第五天了,一路上她再也没有见过一个人。

  鹿知微背着王中阳,用那把长剑胡乱劈砍灌木,脚下一双长靴已经被藤蔓划开,身上衣服如同一根根布条,被雨水浸泡紧紧贴在身上。

  每一步都像走在钢针上,而血淋淋的小腿引来更多的毒虫鼠蚁。幸好,鹿知微常年跟各种毒物打交道,身体对此有了不俗的抗性。

  一连走了五天,鹿知微不敢丝毫停歇,漫天大雨每时每刻都在削减人的体力,她怕万一躺下,就再也爬不起来了。

  “也幸亏狗贼体型够大,不是一只短腿柯基……”

  鹿知微安慰自己。

  .......................

  这几天,王中阳的生机缓缓恢复,体内杂乱气机也开始慢慢平息,开始有了苏醒的迹象,这让鹿知微欣喜若狂。

  王中阳奇迹一般的生命力让鹿知微有了走下去的动力。

  “起码……起码,要让他活下去吧。”

  鹿知微吐出一口血末,血中已经混杂暗黄色的唾液,在这大雨弥漫的热带雨林中,鹿知微身体竟然有了脱水的迹象。

  树林中,瘴疠遍布,鹿知微不敢去喝雨水,更不敢对地上水洼有太多想法。她有自知之明,自己只是对植物昆虫有些许抗性,如果喝下这种水,简直不亚于饮鸩止渴,水中的细菌与寄生虫完全可以瞬间摧毁这具摇摇欲坠的身体。

  突然,鹿知微眼神一亮,直直地盯着前方一颗横在身边的大树。

  树干上,有一条巨蛇正盘绕在树干之上,大约有五六米长,腹部微微有些鼓起,像是刚刚才捕食到什么猎物,整个蛇身颜色几乎与整个环境融为一体。此时,这条巨蛇也发现鹿知微,三角形的巨头高高扬起,发出嘶嘶的声音,像是在警告对方。

  鹿知微将王中阳放在地上,提起长剑。

  随着一声剑鸣,一朵鲜艳的血花在大雨中绽放,给这方灰白世界填上一笔浓郁的色彩。

  大蛇自蛇头开始,被从中豁开,残躯断为几节。鹿知微取出杯子,接了一杯浓稠的蛇血直接饮下,蛇血腥臭扑鼻,但鹿知微没有办法,这是她唯一可以获取水源了。

  饮罢蛇血,鹿知微再次背起王中阳。

  蛇血虽然难喝,却是大补之物,鹿知微感觉体内终于有了几分热气,背着王中阳走过尚在抽搐的蛇尸。

  巨蛇尸体抽搐不停,胃中尚未消化完全的猎物显露出来,鹿知微看到一只融化一半的人手,森森白骨嵌在为数不多的血肉中……

  狰狞可怖!

  “啊!”

  鹿知微干呕几声,脸色苍白,刚刚腾起的那抹红晕瞬间褪去,强自压下心中强烈的不适狠狠咬咬牙,撇过头继续往前走去。

  ..............................

  既然巨蛇能够捕食人类,那离人烟应该不远了。

  鹿知微提提精神,把自己在呕吐感中拉了出来,一步一个脚印,继续在泥水中趟行。

  也不知过了多久,树木渐渐低矮,山林中出现了一条小路。

  有人的地方就有希望!

  鹿知微踉踉跄跄,沿着小路跑下山去。

  脚下的泥浆越来越浅,树林逐渐稀疏,一个镇子出现在她面前。

  这个镇子不大,却五脏俱全。

  屋舍林立,街边有几家餐馆,人们骑着摩托车来来往往,显得十分乐闹。

  鹿知微站在镇口,有些茫然地看着这一切,感觉仿佛是在梦中一般。

  “呐~呆子,我们活下来了!”

  ..............................

  几分钟后,鹿知微来到镇子中。

  路人纷纷停下脚步,看着这个惨不忍睹的人儿,这人满是淤泥,身上的衣服被割成布条,腿上伤痕累累,尚有血液渗出……

  相比之下,她背上的那个青年却是要好上很多,只是被雨水浇透,像是昏迷不醒的样子。

  此时,狗贼精气十足,对着围观的众人嗷嗷乱叫,仿佛是在庆祝自己的新生。

  鹿知微看着一家像是旅馆的店铺,缓缓走了过去。

  屋中掌柜看着乞丐一般的两人,赶忙站起身道。

  “Các anh là ai?”

  鹿知微听不懂他在说什么,茫然摆手。

  之后,经过好一顿比划,这个中年老板才明白鹿知微的意思,给二人开了一间房间。

  俗话说的好,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因为两人并没有可以证明身份的物件,但经过鹿知微连续拍出四五块玉石之后,旅店老板才答应鹿知微入住。

  这些玉石是王中阳之前在南疆挖出来的,品质不错,这个小镇本就靠近大山,有几处玉石矿场,所以老板也算识货。

  鹿知微背着沈云走进屋中,桌上只有简单的生活用品,正门旁边是一个卫生间。

  片刻之后老板端来一个餐盘,两菜一粥。

  鹿知微强打精神,喂王中阳喝完一碗稀粥,对着口贼指了指门口,示意看好家,随后便直挺挺晕了过去。

  她体力已达到极限,早已经撑不下去了……

  不管怎么说,刀山火海鬼门关,两人终于闯过来了。

  以后的事情,暂且留在以后……

  梦中,鹿知微感觉自己又回到小时候,自己依偎在母亲怀里,听父亲讲年轻时候的故事。

  思绪纷纷扰扰……自己慢慢长大,终于迎来了属于自己的婚礼。

  一拜天地!

  迷蒙中,鹿知微缓缓抬头看向与自己对视的新郎。

  齐眉低身对笑兮……

  睡梦中的鹿知微嘴角露出些许微笑……

  “可恶!”

  “竟然是这个呆子!”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