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人之下之狗贼快跑 > 第十三章 暴风雨前的宁静(求推荐)

我的书架

第十三章 暴风雨前的宁静(求推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呐。”

  “呆子....叫你呢!”

  王中阳抬起头,发现鹿知微已经收功起身,练气一晚上的她好像精神了不少,没有了之前病恹恹的样子。

  “你怎么死气沉沉的?”

  “鹿学姐太漂亮了。”

  王中阳打个哈欠。

  “昨晚一直很兴奋,所以没有睡着。”

  “你该不会一晚上都在想些奇怪的事情吧?”

  本以为会遭到学姐鄙视的眼神,却看到她面红耳赤,很是紧张的样子。

  王中阳噗嗤一下笑出声:“好可爱啊!”

  “离我远点!”

  王中阳看着身边明媚动人的少女,猛吸了一口萦绕在鼻尖的清香,突然感觉自己身体某处特别有精神,直欲挣脱自己控制,挣扎着站起身来。

  王中阳觉得世间的‘站起来’与‘站不起来’是一个相互的词语,它们两个相加总是保持在一个‘0’的净值内。

  拜自己兄弟所赐,自己就算想站起来,也因在意鹿知微的目光,只能坐着了。

  “你.....你为什么要帮我?”

  “什么?”王中阳一愣。

  “像我这样的,人们不应该敬而远之的么?”

  鹿知微有些出神的看向窗外,南疆的天气变化莫测,前一阵子还是风和日丽,才一会功夫就下起小雨。

  “学姐,你应该没有朋友吧?”

  “嗯....”鹿知微轻轻点头。

  “那我就做你第一个朋友吧!”

  “额,好啊。”

  王中阳一直提防着学姐暴起偷袭。

  不过,直到现在也没有出现预料中的场景,胆子不知不觉大了起来。

  “啧啧...男女朋友。”

  “你这人……”

  “快回答我!”

  虽然王中阳转移话题的能力别具一格,但鹿知微并没有理会。

  “大概我是一个善良的老好人吧!”

  “是么?”鹿知微显然不相信,用鄙视的眼神打量着王中阳。

  “我觉得正好相反,你心中并没有什么正邪的概念。那点无厘头只是用来隐藏内心冷漠的工具而已。”

  “额,什么意思?”

  “当日,我们击败那几个哪都通员工之后,你问我怎么处置他们。后来我才明白,你是一绝后患的意思。”

  “越听感觉我的性格越是恶劣啊!”

  “哼,莫非你还真把自己当成一个好人?”

  鹿知微有些好笑地摆出一个惊讶的表情。

  “快说!到底为什么?”

  鹿知微不允许话题再次被扯开,有些生气的盯着王中阳。

  “岂可修!”

  “那我可实话实说了!”

  “嗯!就别用漂亮的客套话敷衍我了。”

  。。。。。。。。。。。

  “因为这是我唯一接近漂亮学姐的机会!”

  “因此我拼尽全力!”

  “我就是馋学姐你的身子!”

  。。。。。。。。。。。

  轰的一声巨响,王中阳被踹出屋外。

  这个世界真是奇怪,人们都希望听到对方的心里话,可往往却对敷衍的客套话产生好感。

  跌出屋门的王中阳跟躲在屋外偷听的狗贼撞在一起。

  只见狗贼前腿跪地,郑重说道:“王师父在上,请受冷漠大灰狼一拜!”

  屋门咣当一下关上。

  “我要洗澡!你如果敢偷看,我就把你练成僵尸!”

  “请学姐放心!我在外边听个响就能下几碗饭了!”

  随即,被窗内飞的木棍砸晕过去。

  只见狗贼快速掏出一本笔记,默默地在上边写着什么。

  王中阳抬起晕乎乎的脑袋,发现笔记封页上写着《王师父日常语录》。

  。。。。。。。。。。。。

  天边小雨,屋内水声,窸窸窣窣全都落在心头,让王中阳有些分辨不出。

  “主人,你很强啊!”

  狗贼一边记着它的笔记,一边对王中阳说道。

  在一个地方呆的太久,就会渐渐忘记时间。有时候,王中阳觉得自己昨天才来到这个叫做一人之下的世界,有时候,却觉得自己已经待了很多年……

  时光如同潮水,冲刷着埋藏心底里的记忆。

  记忆总是那么脆弱,王中阳甚至已经想不起那个寄托了自己整个童年的世界,记不清那些曾经的人们……

  王中阳看着狗贼,渐渐明白过来自己总是忧虑些什么。他放不下以前那个世界,又何尝放得下这个世界的人们呢?

  自己游离在两个世界之中,像是一根蒲公英,被风吹着,飘荡在世界各地。每一处都有值得留念的东西,既求不得,又放不下!

  生怕又是一场梦。

  泪水渐渐涌上双眼,打湿了衣衫。

  ...................................

  “喂,你应该挺讨女孩子喜欢吧?”

  屋内传出鹿知微的声音。

  王中阳翻身爬起,坐在门口。

  “学姐怎么问起这个?”

  “嗯....油嘴滑舌的。”

  “众所周知,人们只有在喜欢的人面前才会滔滔不绝,像个话痨。我其实是个很高冷的人,只是遇到了学姐........”

  “不愧是你啊!”

  “记录在案!”

  一旁的狗贼再次抬起爪子,记在笔记上。

  ..............................

  王家四合院

  一个白发老头坐在太师椅上,身穿黑色便服,胖乎乎的身子让他显得老态龙钟。

  身边站着几个黑衣青年,畏畏缩缩,显得很是拘束。

  “查清楚了么?”

  “回家主的话,那个女孩是鹿家上任家主女儿,与鹿华岩闹翻之后一直藏在Z市。”

  “我没问她之前在哪!现在呢?!”

  白衣老者皱皱眉,很是不满。

  “他们与那都通的人交手之后,便失去踪迹。不过据他们之前定的车票推测,应该在南疆地界。”黑衣青年支吾答道。

  “那个男孩是什么身份?”

  “这.....这个人好像凭空出现的一般,我们翻遍档案也没找到这样一号人。”

  啪!

  一杯装满热茶的瓷杯撇到黑衣男子脸上。黑衣人身子更低,不敢多说一句话。

  “废物!给我把人手全撒出去!”

  “你再去雇些圈里人,把南疆的路都盯紧了!我拿鹿华岩那老贼没办法,难不成还抓不住一个半大孩子?”

  黑衣人诺诺答应一声,躬身退了出去。

  .....................................

  哪都通,华南分区。

  廖忠看着摆在桌子上的一张档案,手指在桌上轻点。

  “一个无名剑客,一个鹿氏次女。不简单啊!”

  “陈朵,你带人走一趟吧!”

  至此办公室再度宁静下来。

  .......

  .....

  ...PS(对不住,第二章估计晚点才能发了,下雨有点着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