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人之下之狗贼快跑 > 第十一章 茅屋为秋风所破歌

我的书架

第十一章 茅屋为秋风所破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快走!”

  鹿知微控制小黑挡住发狂的小青,此时小黑已经被墨绿鬼气笼罩,几乎难以控制。

  “啧啧,小娃娃,你们想到哪里去?”

  小青口吐人言,声音干涩沙哑。

  小黑倒在地上,被绿色鬼气腐蚀,只留下一滩污秽。

  气机牵引之下,鹿知微猛地喷出一口血雾。

  “前辈,我们无意来到这里,惊扰到前辈修行,还请前辈恕罪。”

  王中阳挡住已经失去战斗力的鹿知微,缓缓说道。

  “如果前辈有事所托,晚辈自当尽力为前辈完成。”

  这个世界,从不是非黑即白,而是混淆其中。也许会有人无缘无故杀你,但没有人会无缘无故帮你。说到底,终归是利益驱使。

  此时,王中阳心里明白,这小青估计是被什么东西附身了,这东西修为深厚,绝非自己二人能敌,要想活命可忒下血本了。

  “老夫等了十几年才等到活人。你们若想走,便把肉身留下!”

  小青阴恻恻地说着,随即,连挥衣袖,带出道道爪影。

  完全没把二人放在眼里。

  这时,鹿知微拉拉王中阳衣袖,眨眨眼睛。

  王中阳知道,学姐是想让自己先拖住它。

  这只老鬼估计是独处山洞憋闷太久,并不想马上杀死两人,而是像猫逗耗子一般,在王中阳身上留下片片血迹。

  “甚好,甚好。”

  小青舔了舔指间鲜血。

  “没想到你这小娃娃修为不高,肉身却凝练精纯。”

  王中阳就怕对方不说话,只要对方说话,就有拖延余地。

  “敢问前辈大名?”

  王中阳迟疑片刻,问出一句很中二的话。

  没想到,小青听到这句话很是眉飞色舞,这幅表情如果是由年轻女子露出,自然妩媚非常。但出现在一具死去多年的女尸脸上,实在把王中阳吓得半死。

  “哈哈,老夫乃药仙会供奉王蔑!小娃娃可曾听……”

  轰!

  话未说完,伴随一声爆响,小青身体支离破碎,乌黑血末飞溅的到处都是。

  “他还没死,快走!”

  王中阳抱起已经瘫倒在地的鹿知微,翻身越出洞府,跳下悬崖。

  山崖有十几丈之高。

  王中阳激起全身气机覆盖二人身上,狠狠一拳击向地面……

  真气反冲下,减缓了下坠速度,两人踉跄跌到在地面上,王中阳感觉体内火烧火燎,估计已经伤到内脏。

  再往一旁看去,鹿知微已经晕死过去,伤势比自己还要重得多。

  鹿家祭练阴尸之前,会在尸体丹田处留下一颗双生蛊虫,用来在危机时刻引爆阴尸,与对手同归于尽。这是鹿家弟子最终的保命手段了。

  但既然名为双生蛊虫,在引爆尸仆同时,自己也会受到不小的伤害。

  不管如何,此地都不宜久留。

  王中阳背起鹿知微,准备先出山再做打算。

  这时,一旁四腿朝天的狗贼看到王中阳出来,立马翻身蹦了起来。

  “主人,这次收获如何?”

  王中阳怒火攻心,差点没晕过去。

  “老子再听你一句话,我王中王反过来写!”

  “洞里是只老鬼,不过它好像出不得山洞,所以,我们勉强保全性命。”王中阳长叹一口气。

  “这样啊,阴魂鬼物也是灵气化形,这也不能怨本狼啊。”

  “哎?主人,你手臂上是什么东西?”

  王中阳撩起袖子,愕然发现自己手臂印着五道乌黑爪印,黑气凛然,冒着丝丝邪气,直入骨髓。

  “这是什么!”王中阳大惊失色,急忙询问。

  “这好像是鬼道的印记之法,可与它心生感应,用来确定被施法者的方位。不过你既然说它被困在山洞,那也没什么好担心的。”

  王中阳直勾勾地看着手上乌黑印记,哪里能不担心,忍不住冷汗直流。

  他做梦都没想过,有生之年会被一只孤魂野鬼惦记上,还是一只强大的恶鬼。

  “狗贼!先天之上还有其他境界吧?”王中阳想起那只鬼魂,估摸着实力已经远超先天。

  “嗯,现代异人如何划分境界,本狼也不知晓。不过古代把练气士境界划分三阶,分别是练气,化神,反虚。”

  “后天与先天同属练气境界,当突破练气境界便可凝结体内金丹,达到炼神境,所以炼神境界也被称为金丹境。”

  灰狗边走边说,气氛十分压抑。

  王中阳听得兴起,见灰狗突然卡壳,便追问道:“那反虚呢?”

  “反虚嘛,传闻练气士一旦达到反虚境界,便可参悟天道法则,探究世界本源,以炁合神,神炁为一,心无生灭,息无出入。离白日飞升只差一丝机缘。”

  狗贼沉默一会又说道。

  “这种境界古代也罕有人能够触及,现在灵气浓度远比不得八百年前,所以,你想都不用想。估计也不会有人能够达到。”

  这样啊!

  王中阳暗想,刚刚那老鬼的实力八成已经达到金丹期了吧。

  王中阳背着鹿知微在大山里里走了三天。才渐渐看到人烟。

  此时,鹿知微身体越发虚弱,王中阳没有办法,只得逼着狗贼拿出一颗疗伤丹药,这才稳住伤势。

  下山之后,王中阳不敢乱跑,这里正好是南疆地界。

  天无三日晴,地无三尺平,不适合耕种,经济落后。因此人们都外出打工,有很多废弃村落。

  王中阳选了一处看上去稍好的院子,简单收拾一下,便和鹿知微住了下来。

  鹿知微还在昏迷不醒,近日又持续高烧,王中阳不懂药理,只能不断在狗贼那逼要灵丹为学姐续命。

  不过,此地多有玉石,王中阳有狗贼鼻子相助,简直无往不利。玉石中含有少许灵气,可在凌霄宝库中换取灵气值。

  王中阳一边上山挖取玉石,一边照顾鹿知微,还要打猎维持生活,忙的不亦乐乎。整个人瘦了一圈。

  今夜,天降大雨,王中阳所住屋舍破旧不堪,屋瓦多有损坏。

  屋外大雨滂沱,屋内小雨连绵,一夜未眠的王中阳想起前世背的一首唐诗。

  “床头屋漏无干处,雨脚如麻未断绝。自经丧乱少睡眠,长夜沾湿何由彻……”

  不觉间,开始对杜甫同情万分。

  PS:多谢各位大大的推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