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人之下之狗贼快跑 > 第十章 半山腰的洞口

我的书架

第十章 半山腰的洞口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灵药成熟,散发出蓬勃香气,引来无数动物窥探。

  前些年,公司发布通知,严厉禁止动植物成精,这只老虎显然是个遵纪守法的良虎,虽然体型庞大,灵性十足,但未曾开始修炼。

  这只老虎是附近山林大哥级别的王者。故此,那些野猫野狼虽有觊觎之心,却并不敢靠近。

  巨虎眼角斜视众人。

  貌似对几人颇为不屑,继而深吸一口气,发出震耳虎啸。

  “嗷呜!!”

  随后因为吸入过多尸毒,四脚朝天,仰倒在地上。

  失去的老虎气势威压,狗贼一口将化生草叼起,咽进肚中。

  王中阳只觉得狗贼身上灵光一闪,又恢复原样,像是没有什么变化。

  “成了?”

  “成了!”狗贼两腿站起,将王中阳扑了个满怀,舌头在王中阳脸上添个不停。

  “八百年啊!我冷漠大灰狼终于站起来了!”

  王中阳一把将狗贼推开。

  只见,狗贼又屁颠屁颠的跑向鹿知微,看来也想给她一个狗抱。

  不多时,狗贼便和老虎躺在一起,四脚朝天。

  这只刚化形不久的灰狗也被毒晕了。

  鹿知微无语的看着王中阳:“你要这化生草还真是喂狗啊!”

  王中阳哈哈笑道。

  “可别小瞧这只灰狗,它神异着呢!”

  鹿知微控制小黑把灰狗装入行李箱。

  没有压力的王中阳有些飘飘然,跟着鹿知微在山里采集毒虫药草。

  。。。。。。。。。。

  “放我出去!”

  狗贼的声音竟然直接传入王中阳的脑海中。

  王中阳猛然一惊,赶紧打开小黑身后的行李箱。

  “呜!我的知心好友!”

  狗贼在行李箱中跳出,自顾自的甩着狗毛。

  “这是怎么回事?”王中阳很是疑惑。

  “哈哈,我凝结本体之后,便可和宿主心灵联系起来。除了方便点,其实也没啥卵用”

  “主人,我嗅到到右前方有些许灵气传出,也许会有宝贝哦!”

  “你还有这种功能?”

  “那是当然!”狗贼得意的叫了一声。

  王中阳拉了鹿知微衣袖:“学姐,右边山林可能有什么东西,我们去看看吧!”

  “嗯?你怎么知道?”

  鹿知微转过头,疑惑的问道。

  “你看它。”

  王中阳指了指脚边正在拉扯自己裤脚的狗贼。

  “没想到,这笨狗还挺会演的。”

  鹿知微知道这只灰狗有些不同寻常,并没有再度询问什么。

  两人寻找的很是小心,这山林非常诡异,二人现在已经麻烦够多,不想平添变故。

  王中阳与鹿知微几乎找了两个小时才找到狗贼所说的那处灵气来源。

  好家伙!

  一座山洞隐匿在半山腰,如果不仔细寻找还真不容易发现。

  狗贼一直都在催促,可二人却很犹豫。

  这方山洞不可能是自然形成,而是人为开凿,可能是高人隐居之所。

  若是二人不分青红皂白闯进人家洞府,岂不是没事找事。

  还是先看看情况再说吧。

  于是,两人在山下苦苦等了半天,也没见山洞内有任何异常,终于耐不住少年心性,决定先把狗贼放进去看看。

  反正它与野兽没啥区别,万一洞中有人也不必大动干戈。

  奈何狗贼精明的紧,一听二人要它进去查看情况,马上装作尸毒复发,四脚朝天晕死过去。

  没有办法,鹿知微只能控制小青进去查探情况,小青身形瘦小,若有变故,也好隐藏身形。

  半晌之后,闭目凝神的鹿知微脸色数变,茫然站起身,楞在当场。

  “怎么回事!”王中阳赶紧问道。

  “洞中应该没有人,我刚想让小青返回,神识联系竟然被切断了。”

  鹿知微自从练成阴尸秘法之后,还没有遇到过这种事情,一时间手足无措。

  “会不会是受到攻击,损毁了?”

  鹿知微摇摇头,轻声说道:“应该不会,如果尸仆损毁,主人应该有所察觉才对。”

  王中阳思虑良久,狗贼已经得到化生草,此行也算大功告成,没必要以身涉险。

  “学姐,我们走吧,之后我陪你再去寻一具尸仆。”

  ...............

  “我自己进去看看!”

  鹿知微紧咬银牙,正想走进山洞,却被王中阳拉住。

  “学姐,这里山势陡峭,如果洞内发生变故,怕是根本逃不掉……”

  鹿知微停下脚步,看着王中阳郑重说道:“洞里的东西也许可以克制我鹿家阴尸之法。”

  “那鹿华岩功参造化,我怕是一辈子都追不上……”

  听到这里,王中阳没有回话。

  默默地跟着鹿知微走向山洞。

  洞口晦暗深邃,有杂草丛生,但洞内却十分干爽,外窄内宽,确实像是高人隐居所在。

  “学姐!”

  王中阳发现小青就站在不远处的阴暗角落里,让人看不清楚。

  鹿知微拉住想要上前的王中阳。

  “感觉不太对!我与小青还是无法联系。”

  王中阳瞬间看向一旁的小黑,但见小黑仍然在师姐控制之中,好似并没有什么影响。

  “这是怎么回事!”

  王中阳捡起一块石头,加注气机扔向小青。

  小青随声仰面躺倒。

  这……

  王中阳大惊失色,小青血肉枯萎,像是一层干裂树皮粘在骨架之上,嘴边两颗尸牙突出几寸长,面目惊恐吓人!

  “她已经返回以前样子了,当年我捡到她的时候就是这般!”

  鹿知微沉声道。

  呕!

  王中阳想到这近一个月,都是由这一具木乃伊般的尸体服侍自己,为自己洗衣做饭。胃中翻涌,几乎当场呕吐出来。

  。。。。。。。。。。

  “闪开!”

  鹿知微惊叫一声,反手推开王中阳,小黑闪身站在鹿知微身前。

  啊!

  跌坐在地的王中阳发现小黑已经被一双泛着绿色荧光的指甲洞穿胸口,尚在不停抽搐,而指甲的来源便是那具青衣女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