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人之下之狗贼快跑 > 第一章 我叫冷漠大灰狼

我的书架

第一章 我叫冷漠大灰狼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ps:封面选的好,绅士少不了…)

  可恶!我竟然穿越了!

  王中阳走在马路上。

  感觉还是之前那个世界,却总是有些茫然,身边跟着一只哈士奇一般的大灰狗。

  就是这只大灰狗让王中阳特别的不安,它竟然会说话!

  “我说主人,听狼劝,吃饱饭!你怎么就是不听呢?我跟你说,我这里有上好的功法秘籍,《未央剑经》,《阴阳丹道》,《九幽秘法》,你想要什么应有尽有!”

  “你怎么不说你有《如来神掌》?”

  “那倒是没有”灰狗摇摇头,缓缓道:“《葵花宝典》倒是有一套,你要是舍得同胞兄弟,本狼就大发慈悲卖你一本,三个任务就好……”

  “滚!”

  王中阳大怒,一脚将灰狗踢开道:“有多远给老子滚多远!”

  “哎哎!你是我的主人,哪能不要人家了呢?”大灰狗呜呜两声,见王中阳并没过来安慰自己,摇了摇尾巴赶忙又凑了过去。

  “主人,给我梳梳毛呗!”

  “只要梳梳毛,本狼就送你一门筑基功法,嗯~在加一颗筑基丹药,让你尝尝甜头!”灰狗看王中阳不为所动,只能施展曲线救国方略。

  王中阳此时大脑发胀!简直快要疯掉了。

  一切都没有改变,街道,房子还是原本老模样,只是里边的人都不一样了……

  最让王中阳气愤的是,隔壁与自己青梅竹马长大的青春美少女,竟然变成一个七老八十的陌生老婆子!

  穿越前,正在喂自家小猫吃饭,转眼一看,一张血盆大狗嘴在冲着自己笑!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还让不让人活了!

  “呜嗷……主人!你有道灵光从天灵盖喷出来你知道吗?”

  “年纪轻轻就有一身好体魄,简直百年一见的奇才你晓得么?”

  “如果有一天让你打通任督二脉,那还不飞龙上天啊!”

  林青云心中一动,突然想起一件事,墩身问道:“喂!笨狗,你会进化么?”

  “啥?进化?”灰狗摇摇尾巴,茫然的看着王中阳。

  “对对!进化!”

  “灰狗兽进化......加鲁鲁兽!”王中阳手舞足蹈比划着。

  “额,不会。”灰狗看着王中阳直摇头,随即郑重说道:“对了,我的名字是——凌霄宝库一人之下世界之冷漠大灰狼,主人以后叫我冷漠大灰狼就好……灰狗灰狗的太掉价了!”

  王中阳突然笑出猪叫的声音,引得街上行人注视许久。

  突然……王中阳似乎想起些什么,一把抓过灰狗,拼命摇晃道:“一人之下!你说这个世界……是动漫《一人之下》里的那个?”

  “呜呜呜……是的,是的主人。”

  唉!这一点都不科学啊!

  王中阳感觉自己十多年培养的世界观瞬间被狗吃了!

  哦!那只狗还自称冷漠大灰狼!

  “喂,笨狗!你刚在说要给我筑基丹药,还有筑基功法来着?”

  “嗷嗷嗷!施主,你终于觉悟了!你终于悟了!你悟了!悟了!”灰狗一脸宽慰的看着王中阳,像是看自己后辈一般。

  “那还鬼叫什么!拿来吧!”

  “来~挠毛毛!”灰狗四脚朝天,露出肚皮细嫩软毛。

  我勒个去!

  王中阳满腔热血直往头上涌,强压心中不耐,摸了一把狗毛。

  “嗷呜,嗷嗷...嗯.嗷嗷...”

  “恩?完了?就一把?”

  “笨狗!你还想怎地?”王中阳看着满脸淫荡的狗头,攥了攥拳头。

  “算了,算了!一下就一下吧。”灰狗翻身站起,一只狗爪按到王中阳额头……

  “仅此一次,算是本狼开业大酬宾了,下次想换东西可要做任务了!”

  王中阳只感觉一股热流涌向周身百骸,脑海中瞬间浮现几个大字《太白阴经》。

  这……王中阳惊骇非常,随即有些小小的失落,赶忙问道:“为什么不是《炁体源流》?”

  灰狗瞥了王中阳一眼:“本狼是八百年前,由凌霄宝库衍生而出,八百年后的东西一概没有。”

  “哎,你也别叹气,这本太白阴经虽然达不到炁体源流那种高度,但用来筑基也比世间大部分功法要好了,之后等你修炼有成,便可在本狼这里换取更高级的修炼功法,也不比炁体源流差了!”灰狗摇摇尾巴,卖弄道。

  “对了,筑基丹药呢?”

  “哦哦!在这呢!”灰狗张口呕了半天,吐出一枚血红丹药,一脸严肃放在王中阳手中。

  “你!你!竟然耍我!”王中阳看着手中尚在滴着灰狗口水的丹药,满脸厌恶。

  “丹药就是这么来的!要不然还可以屙出来。反正本狼就这两处出口,你爱吃不吃!”

  “你……你。”王中阳实在不知道说什么,掏出纸巾擦了擦,放进口袋。

  哎!回家冲冲再吃吧!

  “狗贼!我们回家!”

  “嗯!回去赶紧吃了修炼,之后就可以接任务了,你还缺少一把趁手武器!本狼这里也有~”灰狗吐吐舌头,自言自语的嘟囔。

  王中阳看着路边熙熙攘攘的人群,有些失落,又有些激动。

  摸着兜里那颗血红丹药,默默心疼自己的初吻就要被这狗贼抢去了……

  王中阳默默感叹,反正自己从小一个人,也没有个家人,这些年和隔壁妹子一起长大。

  哎,那小姑娘近几年越发水灵了,可自己来到这个世界,还不知道以后被谁占了便宜去……。想到这里王中阳一阵气闷,回头登了灰狗一眼。

  灰狗还以为他嫌弃那颗丹药,便抬腿屙出一颗血红药丸,张嘴又吞了下去。

  呕……

  王中阳差点没当场吐出来,赶紧撇过脸去。

  这狗贼!

  王中阳在脑海中默默的回忆自己看过的《一人之下》,这可都是外挂啊!王中阳不敢遗落半点。

  也不知道张楚岚现在暴露修为了没有。

  算了,先回家吃了丹药,好好睡个觉,明天再去确认这些事情。

  王中阳拿出钥匙,打开房门。

  哎?屋里怎么有哗哗水声?

  糟了!一定是,浴室水龙头忘关了……

  王中阳三步并作两步,咣当一声打开浴室屋门……

  瞬间,天地之间仿佛安静下来,风声,水声,还有灰狗的哼哼声,像是一张定格的照片,在一声惊天动地的尖叫声中,逐渐破碎开来……

  狗贼!!快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