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原神之吾名阴阳 > 偷琴大盗——荧

我的书架

偷琴大盗——荧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于是乎,有四个鬼鬼祟祟的身影出现在了西风大教堂的侧门。

  此刻的荧在面对温迪和阴阳的淫威之下,被迫去偷琴了。

  荧弱弱的说道:“其实我不想去头东西的。”

  “安心啦,你这不叫偷,叫借!”温迪笑着说道。

  阴阳点了点头,附和道:“没错,你这叫借,而且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眼神里的兴奋感!”

  “……”荧顿时无话可说,只能被迫接受这个事实了。

  温迪安慰道:“别在意,毕竟这件事情就你可以去办。”

  “阴阳这么大个人,去偷不就是要告诉对方我们是来偷琴的吗?”

  “我就算了,因为我除了唱歌,就没有什么值得自信的长处了。”

  “你会摸鱼!”

  “额!”温迪无奈的耸了耸肩说道:“而且我在蒙德无依无靠,被抓住了无人申冤,一定会从重处罚的。”

  “但是荧你不一样,你是为蒙德城做过贡献的,骑士团的明日之星,失手了以后好好解释一下,或许就能蒙混过去了。”

  “所以说,这就是你摸鱼的理由?”

  温迪闻言苦笑一声:“我有点怀念另一个你了,至少不那么毒舌!”

  “另一个你?这是什么意思?”派蒙听着二人的对话一脸茫然。

  阴阳摇了摇头说道:“以后你就会明白了。”

  “哼,又是这样,不管了,荧我们走!”派蒙气呼呼的拉着荧一起去偷琴了。

  看着离去的二人,阴阳无奈的笑了,对温迪说道:“要是让其他六神知道,堂堂风神巴巴托斯,拿自己的乐器都需要靠别人来偷,那画面想想就有趣。”

  “唉嘿!”

  “你除了这句,还会别的吗?”阴阳无奈的吐槽道,然后打量了一下温迪,问道:“欸!我说温迪,你现在是男的还是女的?”

  温迪微笑道:“怎么,有那两位还不够啊!小心让他们知道了,不追你满提瓦特跑。”

  阴阳说道:“呵呵,她们是正常人吗?说实话,如果你是女的话,我可不介意哦!”

  “这事以后再说吧!要是让她们知道了,我这个七神里面最弱的,可挡不住啊!”

  “哈哈哈!”阴阳笑道,然后看向大门口,说道:“荧得手了,该撤了!”

  说完,荧抱着一把风琴跑了出来,后面还有一群西风骑士。

  温迪照来了一阵清风,说道:“用风之翼跑。”

  听到温迪的话,荧的背后展开了一对红白色的风之翼。

  阴阳看了看身后,无奈的扶额道:“我怀疑这俩智商都有问题,这么独特的风之翼,谁会看不出来?”

  温迪回头笑道:“你能在天空走不更明显吗?”

  “啊这!”

  阴阳听后只能从后面抱住温迪,向下飞去。

  几人就这样逃到了“天使的馈赠”酒馆。

  柜台后面站着一个火红色的身影,他就是迪卢克姥爷。

  温迪气喘吁吁的说道:“老板,我们…想要一个,稍微隐蔽一点的地方。”

  迪卢克打量了四人一番,然后淡淡的说道:“要说隐蔽的话,二楼的人少,但你不是吟游诗人吗?不如选一个热闹的位置吧!”

  “啊哈哈,演出还是等下次吧。我们先上去了,一会见!”说完四人便连忙向二楼跑去。

  几人刚上楼没多久,两名西风骑士走了进来。

  “啊,迪卢克姥爷,你看到那两个小偷了吗?”

  迪卢克皱了一下眉头问道:“发生了什么,怎么出动了这么多人?”

  “迪卢克姥爷没听说吗?有两个小偷,居然打起了天空之琴的主意!”

  迪卢克听完,绕有兴趣的说道:“哦?真是奇了。”

  “是吧。天空之琴可是风神他老人家亲手弹过的宝物,这样珍贵的文化财产……”

  “居然有人会傻到去偷一件卖不出去的东西,还不如偷我家的酒窖划算。”

  迪卢克指着一个方向说道:“啊,抱歉离题了,那两黄一绿的家伙,好像往那个方向跑去找了。”

  两名骑士听后,行了一个骑士礼便离开了。

  随后,四人走了下来,阴阳对迪卢克说道:“迪卢克姥爷,来两杯蒲公英酒,谢谢!”

  迪卢克闻言,调了两杯酒递给了阴阳,阴阳将一杯酒放在了温迪面前。

  温迪接过酒,一饮而尽。

  “呼…真好喝!”

  迪卢克淡淡的询问道:“既然酒已经喝了,现在可以回答一下我的问题了吗?”

  “嗯!”温迪回应了一声,红着脸向荧和派蒙介绍道:“这位是迪卢克姥爷,酒馆老板背后的…大老板,是很有名的人呢,顺带一提,像我很喜欢他家出品的蒲公英酒,虽然大部分时间只买的起散装的…”

  就在温迪还在絮絮叨叨的时候,阴阳在迪卢克身上感受到许多混杂的气息,有火的气息,还有冰的气息。

  “冰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