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绝世唐门:我才是气运之子 > 第十九章 初次尝试铭刻核心法阵和笑红尘

我的书架

第十九章 初次尝试铭刻核心法阵和笑红尘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家店铺的规模在附近的街道边上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了,店铺里面出售的物品甚至还有一些能够装备于魂导师的攻击型魂导器和为数不少能够用于制作魂导器的稀有金属。

  这就不是一般的店铺所能做到的了。

  其背后明显有着不弱的背景。

  除此之外,这家店铺里面还摆放着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从外形上看似乎多半都是从各种魂兽身上取下来的材料。类似于鳞甲类魂兽的鳞甲,蜘蛛类魂兽的蛛腿以及各种市面上还不算太过珍惜少见的天材地宝。

  在日月帝国这边,虽然有着用药物提升修为的方法,但想要成为一名魂导师,在先天觉醒武魂的时候至少也要拥有半级以上的魂力才行,这是不可能打破的铁则。普通人中能够修炼的比例反而因为人口基数的提升而变小了,别看明都拥有着如此庞大的人口基数,但其中拥有魂力的人依旧是万不存一。

  至少刘北渊这一路走来,感知到拥有魂力的也就只有两人,其中甚至还包括了刚刚在茶铺里遇见的珂珂。

  而这家店铺售卖的东西绝大多数都是和魂师或者是魂导师有关的,因此里面基本上没有多少客人。

  刘北渊隔着透明水晶窗饶有兴趣地打量着店铺中摆放的商品,很快就注意到了店铺中央的柜台里用玉盒盛装的一块半透明如同金色水晶一般的胶状物。

  旁边用一块银白色的金属铭牌标识:“万年鲸胶。鲸胶乃是魂兽类鲸鱼大脑中所产出的一种特殊物质。对魂师有很好的补养效果,强身健体,增强肌肉、骨骼和经络的承受能力。这块鲸胶乃是本店从帝国的南海之滨收购而来的,出自一只万年深海魔鲸。这块万年鲸胶的品质极佳,服用之后足以令一名魂师的身体有脱胎换骨的变化。”

  拥有着这般奇异效果的万年鲸胶,价格自然不便宜,需要三十万金魂币。

  要知道有些品质差一些的魂骨也不过才需要几十万金魂币而已,譬如用某种秘法虐杀魂兽得到的秘法魂骨。

  在这块万年鲸胶的周围还有色泽要稍微暗淡一些的千年鲸胶,与之相比价格则是天壤之别。同样大小的千年鲸胶价格竟然只需要一万金魂币。

  就在刘北渊思虑之中,一壶独具日月帝国特色的清爽凉茶在不知不觉之中已然见底。午闲时间过去,进出茶铺的客人明显变少了许多。

  一袭清凉短裙的珂珂此时正好从他的身边经过,灵动的眼眸中自信满满,快步走进了对面的那家店铺。

  “珂珂这丫头看来还是不死心啊。”轻柔的声音从耳边传来,刘北渊侧目看去,俏丽妇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双臂将托盘抱在胸前走到了他的身边,面露祥和地微笑道:“小朋友,我们家的凉茶味道怎么样?”

  “阿姨,你们家的凉茶很好喝。”刘北渊同样微笑着示意,他倒是没有说谎。这凉茶的味道确实不错,甘甜之余而又不至于太过甜腻,草药的香味十分好闻。

  中年男子也来到了妇人的身边,黝黑的面孔上满是笑意。他性格憨厚淳朴,能够得到客人的肯定是令他每天最开心的事情了。随后抬起头看向了正对面的店铺,右手则是搭在了妇人的肩膀上,眼中闪过一丝自豪。

  “珂珂在魂导器上的天赋那么好,让她去试一试也没什么不好。”

  这一会儿的功夫,对面店铺的门口已经聚集了不少往来的行人,跟着珂珂一起从店铺走出来的还有一位肥头大耳的中年老板。

  刘北渊抬头望了一眼,在桌案上放下一枚金魂币正准备起身过去看看,妇人却是一把握住刘北渊的胳膊将那枚金魂币塞入了他的右手中。

  “用不了那么多,这次就当是阿姨请你喝了,以后有机会过来照顾阿姨的生意就好了。一起过去看看吧。”

  看着妇人真诚的目光,刘北渊自然也不会生硬地拒绝。这世上或许有像目力那种无恶不作,视人命于草芥的畜生,但同样也不缺乏像眼前的妇人那样心地良善的人。不能因为一个人的行为,而否认整个群体。

  跟在妇人和中年男人的身边,三人很快就来到了对面那家店铺的门口。此时围观的人群虽然还在聚集,但还不至于水泄不通。穿过人群来到最前面的位置,刘北渊看见珂珂正坐在一张巨大的金属桌前,左手捏着一个大约只有核桃大小的六边形金属块,右手则是拿着先前她的那柄黑色的纤细刻刀,在那金属块上仔细地雕刻着。

  在她的身体周围,还有一层若有若无的光罩,这是胖老板使用的一件能够阻隔外界声音的魂导器,为的就是不让外界的环境干扰到珂珂。

  周围围观的群众,聚精会神地注视着正在铭刻核心阵法的珂珂,皆是默契地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就算是途径的行人,也会意地压低了交谈的声音。

  这已经成为日月帝国国民潜移默化中的习惯了,像这种举办类似活动的店铺在日月帝国十分常见,为的就是激励国民学习制作魂导器,甚至还会有日月帝国官方的补贴。

  在那金属桌上有一面直立着的魂导光屏,正不断地回放着铭刻那个核心阵法的过程。魂导光屏中铭刻核心法阵的手极为白皙、修长,如同温玉般的色泽就算是女孩儿也很难拥有。虽然雕刻的核心法阵并不算太过复杂,但却给人一种鬼斧天工,浑然天成的感觉。

  而与之相比,珂珂那边的进度就慢的多了。细密的汗珠开始出现在她的额头,手中铭刻的动作寸步难行。

  “砰——”右手中的刻刀滑落,耗费心神努力了半天的核心法阵终究还是铭刻失败了。

  妇人来到珂珂身边,摸了摸其小脑袋,细声安抚道:“珂珂,没关系,下次再继续尝试吧。”

  肥头大耳的中年老板看着珂珂那副失神而又委屈的模样,脸上的表情也是有些无奈。

  这小姑娘实在是太头铁了。

  这个核心法阵虽然只是二级,但复杂程度却已经极为接近三级。这么多年来,在十岁以下就能铭刻的也就只有他家笑少爷一个人而已。就连梦小姐在铭刻成功的时候,年纪也已经超过了十岁。

  不过想起他家少爷,他脸上的表情又变得怪异了起来。在他看来,他家少爷让他举办这么一个活动,多半是在满足自己的虚荣心。

  珂珂眼眶微红地站起身,一把投入到了自己母亲的怀中。就算她的性格再怎么大大咧咧,连续遭受这样的打击,心中难免也会有些委屈。

  瞥了一眼柜台中央的那柄带着瑰丽花纹的银白色刻刀,她面露不甘地咬了咬嘴唇。他们家只是普通的平民,本来去初级魂导师学院学习就已经给家里带来了不小的负担,这柄刻刀的价格对于他们来说更是个天文数字。就算再怎么喜欢,看来她也是注定与其无缘了。

  而就在这时,她眼角的余光突然瞥到了走到中年胖老板面前的刘北渊。

  刘北渊看向胖老板,道:“我可以试一下吗?”

  “请便。”胖老板神情平静地挥了挥手。他虽然不觉得刘北渊能够成功铭刻出来,但既然他家少爷吩咐他举办这个活动,他自然不会拒绝。

  刘北渊神情自若地坐在巨大金属桌前,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口气,然后才拿起桌子上的刻刀和稀有金属开始铭刻起来。

  他的动作很慢且生涩,就像是第一次铭刻核心法阵一样,但他的手却很稳,小刀每一次落下都十分沉稳、坚定。

  他手中的稀有金属叫做水晶银,呈现为蓝金色,上面散发着奇异的气息。在他的雕刻中,复杂的纹路渐渐铭刻其上。

  刘北渊的双眸之中散发着金银色的光彩,长时间的注视甚至没有眨眼的动作,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他的身体却像是雕塑一般纹丝不动,只有几根手指在控制着那柄小小的刻刀,在魂力的注入下缓慢地铭刻。甚至连铭刻的节奏都没有发生变化。

  周围围观的群众眼中渐渐有讶然和兴奋的光芒出现,而靠在妇人怀中的珂珂则是不由自主地握紧了拳头。

  “这家伙竟然也学习过铭刻核心法阵,可是为什么铭刻的动作看上去又完全像是个门外汉呢?”

  事实上,这是刘北渊第一次尝试铭刻核心法阵,甚至连核心法阵的原理也一概不知。他之所以能够这般流畅,完全是从先前魂导光屏上记住了那个核心法阵铭刻的顺序。靠着灵魂之眼强大的感知能力,他能够将核心法阵的深度和宽度都做到和魂导光屏中的那个一丝不差,将误差控制在最小。

  相当于是将其完美地复刻了下来。

  终于,当刘北渊最后一刀缓缓刻下,将一些细微的金属屑挑出之后,他的动作停了下来。密布金银二色花纹的瞳孔重新变为深邃的黑色,心神损耗的疲倦出现在他的面孔之中。

  但当他抬起头,看向中年胖老板的时候,嘴角却是勾起了一丝弧度。

  “我这应该算是成功了吧。”

  一边说着,他将魂力注入到那个已经铭刻好核心法阵的金属块中,顿时柔和的蓝色光晕化为一道光柱升腾起足有一尺高,蓝色光晕笔直而坚定,没有半分的摇曳。而那金属块更是散发出通透的蓝色。

  同时他的心中也生出一丝疑惑。

  “难道我在魂导器制作上也是天才?”

  他记得原著中霍雨浩从学习到成功铭刻二级核心法阵也花费了六、七个月的时间吧。

  胖老板不可思议地看向刘北渊,但他还是很光棍地点了点头。

  “确实是成功了,你可以随意从本店选取三件物品。”

  认就好。

  刘北渊微微一笑,在胖老板一脸肉痛的目光中取走了那块价值三十万金魂币同时也是店铺中价值最高的万年鲸胶。环视一周,发现没什么其他对他有吸引力的物品后,又取走了品质最高的那块千年鲸胶,最后则是取走了柜台中央的那把银白色刻刀。

  珂珂看见刘北渊取走了那柄自己心仪已久的刻刀,心中更是郁闷万分,小声地嘟囔道。

  “你学习铭刻核心法阵多久了?”

  “应该算是从今天才开始吧。”刘北渊故意露出一个思索的表情,随后又继续笑着说道:“对了,有一句话要送给你。如果努力有用的话,那还要天才干什么?”

  “阿姨,这把刻刀就当是先前的茶水费了。”

  刘北渊将手中的那把银白色刻刀递给了俏丽妇人,随即穿过人群消失在了街道之中。

  他不是什么送财童子,只是坚守自己的本心而已。

  对于他认可的朋友、伙伴,他会尽力做到最好。对他抱有善意的人他也不介意随手帮一把。但是,对他抱有恶意的敌人他同样也会用尽一切手段去毁掉,让其堕入地狱。

  “这家伙……”

  突如其来的变化,令原本有些气急的珂珂顿时就愣在了原地。和自己的母亲对视一眼,又看了看母亲手中那把自己梦寐以求的刻刀,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但可以肯定的是,这深刻的一幕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印刻在了她的记忆深处。

  ……

  “如果努力有用的话,还要天才干什么?说得好!这句话简直就像是为我量身定做的。”一名衣容华贵的少年将双手交叉别在胸口,缓缓从店铺里面走了出来,面容虽然稍显稚嫩,但那睥睨俯视的模样却是做的有模有样。

  店铺的胖老板见到来人,连忙快步小跑着迎了上去。

  “笑少爷说的不错,您的天赋世间罕有。刚刚那人虽然也铭刻成功了,但花费的时间却要比您当初多得多,和他比起来,您才是天才中的天才。”胖老板一看就是拍马屁的好手了,一顿马屁拍的毫不拖泥带水。

  “行了。”少年满意地点了点头,一把拿起刘北渊留下来的那块铭刻好核心法阵的稀有金属,似笑非笑地耸了耸肩。

  “铭刻成功?我看未必。”

  随着他魂力的注入,柔和的蓝色光晕再次升腾而起,可是在持续了大约三秒钟左右,那块蓝金色的金属便轰然碎裂。

  “一个半吊子罢了。”

  当然他说是这么说,眼底深处的情绪却是异常凝重。他之前其实全程观看了刘北渊铭刻核心法阵的全过程,那种铭刻核心法阵的生涩感是不可能伪装出来的。

  也就是说,刘北渊根本就没怎么尝试铭刻过核心法阵,甚至不明白这个核心法阵的原理,只是靠着魂导光屏上他当初铭刻的全过程复刻了出来。空有其型,未有其神。

  但正是因为这样,才让他更加心惊。这究竟得拥有怎样细微的观察力和强大的记忆力才能一丝不变地复刻出来啊?他自问是做不到的。

  “翁——翁——”衣襟中的一阵震动令他回过神来,晶莹如玉的右手从口袋中取出了一个小巧的金属盒子。这是一个传音魂导器,是配对制造的。只要在一百里的范围内,就可以通过它彼此联系。

  沉稳的声音骤然从这小巧的盒子中传来。

  “笑,你带上梦一起,迅速返回明德堂。”

  “是,爷爷。”少年脸上的放荡瞬间收敛,这还是他第一次听到自己身为明德堂堂主的爷爷这么严肃的声音。将传音魂导器收入口袋中,快步离开了店铺。

  至此少年的身份也就不言而喻,正是明德堂堂主镜红尘的孙子,笑红尘。而被镜红尘称为梦的,自然就是梦红尘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