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仙玄至尊 > 第二十八章 对不起

我的书架

第二十八章 对不起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天书阁,顾明思议,乃是天玄宗内,一处收录诸多书籍之地。
天书阁通体像是一座巨塔,共有三层。但积分不足的弟子,却是只能待在第一层。
卧室里,王宁坐在床边,仅穿了一条短裤,**着双腿,殷红血丝顺着膝盖滴在了脚下。
苏蓉蓉随处借来了纱布和药膏,便是连忙蹲在了王宁的身边,先是洒上了药膏,随后在以极为柔嫩的小手,轻轻的撕开纱布,为王宁包扎了起来。
“师姐,对不起。”
王宁眼神平静,但依旧是心有几分歉意。
这次的事情,始终是因为自己,才连累了苏蓉蓉。
“切,你可不用道歉,”苏蓉蓉心头一软,但俏脸却逐渐浮起羞红,掌心下意识增加了力道,“你可别忘了,你还欠着我二十两银子呢!我只是怕你万一出事了,我那钱不也就打水漂了……”
“哦。”王宁闻言,恍然点了点头,“放心吧师姐,我一定会尽快把钱还给你的!”
“……”
苏蓉蓉不禁翻了个白眼,自己只是故意这么说而已,要不要这么直男啊……
“这次去天书阁清扫卫生,你可千万要注意,别再惹是生非了。”包扎好后,苏蓉蓉微笑起身,满意的看了一眼王宁的双腿,拍了拍手。
“嗯,放心吧,师姐。”
关于天书阁,王宁倒是第一次听说,但是相对看书而言,王宁却是不太喜欢。
以前师父倒是为了让王宁多读书,于是便花光了整整一年的积蓄给王宁购买了无数本小说和巨著等,但是王宁却只看了一天,而且其中半天时间都还在睡觉。
至于后来的书籍,王宁几乎都用来充当了茅房厕纸。
换了一身崭新的灰袍,王宁一路沐浴在光辉下,大步来到了天书阁。
天书阁高约二十米,通体像是一座寺庙,前面还有一座种满了瓜果蔬菜的菜园,周围诸多的弟子均是聚在一起,捧着一本书籍聚精会神。
大门看起来已经有些年头,比起天宇阁,这里更像是一座老旧的图书馆。
偌大的大厅之中仅有寥寥数人,十分安静。
“你好。”坐在柜台后的矮胖老道士一身蓝袍,趴伏在桌子上,抬眼打量了一下王宁。
“你好,前辈,我是来这里打扫卫生的。”王宁转头看向他,信步走了过来,低声道。
“呦,原来是王宁师弟啊!”那矮胖道人闻言,凹陷的双眼登时一亮,扑通一声站了起来,双手紧紧抓着王宁双手,“走走走,别客气,我这就带你看看咱们天书阁的优美环境!”
……
“师姐!”
艳阳高照,林间柳叶下,一身灰袍长发披肩的曲筱筱端坐在一处空地上,双手捧着一本古籍,正是看的津津有味。坦白说,这些天里为了寻找王宁,她还真是有些累挺。
不远处,随着一声慌忙失措的娇喊声传来,却见一名灰袍少女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
“雅雅,我都跟你说过好几次了。遇事要冷静,能不能不要老这么慌张失措的。”曲筱筱抿了抿唇,顺手将古籍放下,伸出衣袍擦了擦少女额头上的汗水,“说吧,怎么了?”
那灰袍少女小脸涨红,上气不接下气的道:“我、我、我见到王宁了!”
“真的吗?!”
扑通一声,曲筱筱几乎是在刹那站了起来,一本古籍被她直接踩在脚底,“他在什么地方?快说啊雅雅,哎呀,待会儿你在呼吸嘛,快告诉我啊!”
“就、就在天书阁!我、我听说,他要在天书阁里,为期一个月清扫卫生。”雅雅捂着小腹,实在受不了的坐在了地上,“不过,师姐,我看他好像还挺警惕的样子,我本来还想要悄悄靠近他的,结果刚刚靠了一步,便被他发现了!”
曲筱筱嘟了嘟嘴,倚靠在树干上,道:“很正常啊,当年大婚的时候,他就是那样的警惕。不过,也幸亏有他的警惕,最后才没有被我老爹抓住。”
“师姐,你打算怎么处理啊?”那少女抬头看向曲筱筱,问道。
“我想想啊……”曲筱筱嘟着嘴沉思了一下,眼眸中灵光一闪,“有了!这次,我们就给他来一次声东击西!我们先找个人,把他引诱出来,然后我在暗中埋伏,只要出其不意,就一定能够把他彻底的抓住!”
“嗯…,好主意!”
……
天书阁内,王宁随意的坐在了一处书架角落里,仔细的端看了一眼手里的任务表格,任务内容中,自己大概每天至少需要两个时辰的时间待在天书阁内,但任务内容却又仅限于天书阁第一层,至于第二层和第三层则是不可逾越。
矮胖道人“哎呦”一声,便是坐在了王宁身边,歪头看了一眼任务表格,道:“怎么样?师弟,你每天的任务就只有这一点,其他的都不需要你做!”
一点儿?
王宁一怔,这表格上面,光是注意条例,便是密密麻麻写了一大堆,至于任务内容,更是犹如一堆微小的字符聚集在一起,令人看了头疼。
“嘿呦,我说元易,你这不好好打扫卫生,坐这儿干嘛呢?”这时,不远处一名灰袍弟子慢步走了过来,以一种极为冷傲的目光看向元易。
元易抬头看向那灰袍弟子,却是讪讪一笑,“没、没有,这不是新来一个弟子,我这正教教他有关于这里的条例以及清扫任务呢嘛,嘿嘿。”
那灰袍弟子的视线不由落在元易身旁的王宁身上,不屑一笑,“呵,这么瘦小的弟子,也能来这里打扫卫生?不会是受了处分了吧?”
“是、是犯了一点儿处分。”元易忙不迭的嘿嘿笑着道,眼中尽是畏怯之色。
见到王宁依旧低头看着任务表格,那灰袍弟子不禁气不打一处来,“我说这位师弟,你是聋子吗?师兄和你说话,你难道不应该起身礼貌的表示一下?!”
王宁伸手掏了掏耳朵,对方身上的戾气十分浓重,甚至隐隐间有着一些敌意。如果要起身的话,他倒是怕忍不住冲动,一拳打伤对方。
毕竟,任务表格上,清晰分明的写着:天书阁内,不可打架斗殴!
“啧!”
见到王宁依旧不为所动,那灰袍弟子登时脸一黑,便是大步站在了王宁面前,目光俯视着王宁头顶,“看来还真是一个聋子啊!既然这样,那我就教教师弟,如何抬头看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