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仙玄至尊 > 第二十七章 少年一跪

我的书架

第二十七章 少年一跪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我看谁敢!!”
一声震耳欲聋的怒喝,伴随着滚滚仙力爆发开来!
站在靠近门口边上的武元彻底怒了,赫然起身时,脚下的地板都是悍然龟裂!
大厅之中,霎时寂静一片……
“王宁是我带进宗门的!虽然接触时间不长,但对于他的品性,我比你们在场任何一人都有所了解!仅仅因为矛盾,于是就设计杀人?因为没有证据,就以嫌疑大小,论定凶手?!难道你们一个个的,都老糊涂了吗!?”
武元脸色低沉,周身仙力萦绕,说不出的杀气,令人胆寒!!
“老五!”
二长老张鹤登时大怒,嘭的一声,身旁茶几被其一掌拍碎,“当年让你这一个老东西当长老,那是看你可怜!你别在这里蹬鼻子上脸!你招来的弟子,所以就想护犊子!?我呸!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一个什么德行!元丹境的垃圾,真是给我天玄宗丢人现眼!!”
“张鹤!你他娘一个为老不尊的狗东西!老夫今天就先收拾了你!”
武元脸色森黑,胸膛起伏不定!对方的一番怒骂,也着实憋在他心中许久。
随即一声闷响,武元双拳紧绷,一股浩瀚仙力爆发而开,精致的客厅之中,轰然颤抖。
“老东西!今天若不给你一点颜色瞧瞧,你就真把自己当条狗了…”张鹤吹胡子瞪眼,撸着长袍,一副欲要干架的姿势,显是被对方的态度彻底激怒!
一个区区排名末尾,实力永远仅有元丹境的老东西!也配和我张鹤动手!?
“都给我住手!”
轰!
坐在客厅深处的年迈老者,脸色略微阴沉,当下一拍桌子,一股浩瀚的仙力席卷,犹如一盆冷水,霎那熄灭了武元和张鹤体内的仙力!
客厅之中,森森冷气,极端可怖!
霎那间,诸位长老均是脸色沉凝,一言不发的或坐回了座位,或站在了一侧。
“哼!”
那年迈老者怒哼一声,扫了一眼诸位长老,便是将目光凝聚在了王宁身上,“鉴于这次的事件,没有直接证据能够证明王宁就是凶手!所以我宣布,王宁无……”
“等一下!”
“罪”字尚未出口,站在三长老身边的柳域却一步迈出,扑通一声跪在了年迈老者的面前,忙拱手道:“大伯,弟子认为,王宁一定是潜藏了证据!若是就这般放虎归山,宗门内,势必会再有弟子受其害的!何况,若是这件事情传了出去,王宁若没有受到应有的惩罚的话,那宗门弟子迟早也会人心惶惶的啊!大伯,您可万万要三思啊!”
望着那跪在客厅中央的柳域,几位长老的脸色,均是有着一些凝重。
柳域低着头,脸色却森冷无比,眼下想要处死王宁,恐怕不会再有那么容易了,但即使做不死他,也必然不能让他好受!无论如何,墨悔都不能白死!
“那你说怎么办?”那年迈老者沉吟了一下,也是犹豫着道。
柳域闻言,心中一喜,忙不迭的道:“启禀大伯,弟子认为,王宁嫌疑最大,却又身为我天玄宗弟子,且勾结同伙!罪大恶极!理应跪在我天玄宗门前,向着宗门磕头谢罪,并将其和其同伙,一并逐出宗门!!”
柳域的声音扩散而开,大厅之内,却是肃静一片。
“我不同意!”
正在这时,站在柳域身后的王宁,却是蓦然开口,“我没有杀人!更不是嫌疑人!如果你们要自找理由,让弟子离开宗门,弟子离开便是,反正这样糟糕的宗门,不待也罢!但是,蓉蓉师姐是清白的,你们污蔑我可以,但也不要连带他人,一同污蔑!”
“污蔑?”
柳域冷笑一声,起身回头看向王宁,却是面带微笑,“师弟,你这话就不对了。诸位长老所说的一切,都是有理有据,何来污蔑一词?作为一名男人,犯了错,认罪便是,若是你态度诚恳,兴许长老们也能宽宏大量…”
“我没有杀人,为什么要认罪?”
“没有杀人?”
柳域嘴角轻微的抽搐了一下,抬手环绕了一圈,眼神冰冷的凝结在王宁脸上,“所有的长老,都一致认定你就是凶手!你凭什么说你没有杀人?”
“你!”
苏蓉蓉俏脸铁青,对方的态度,实在是令她心有恨意。
见到王宁脸色低沉不语,柳域和煦一笑,转身冲着客厅深处的老者拱了拱手,“大伯,王宁师弟已经默认了他就是凶手,还请定罪处罚吧!”
那年迈老者眉头紧蹙,沉思了良久,才轻咳一声,“既然这样,那就一并逐出宗门吧。”
闻言,客厅内,也是无人反驳。柳域喜上眉梢,忙拱手道:“是,弟子这就安排!”
“我不同意!!”
王宁阴沉着脸,这一刹,眼神冷冷的盯着柳域。
柳域咬了咬牙,强自保持着微笑,转身看向王宁,“王宁师弟,既然长老已经发话了,你就不要再无理取闹了。再说了,以你的修为,也实在不适合留在天玄宗。毕竟,如今即使随意一个乞丐,也都是有着筑基境的修为。”
“师父说过,境界不重要。如果我想杀你,现在便能将你撕碎!”王宁冰冷的凝视了他一眼,用一种仅有两人能够听见的声音,说道。
“呵,王宁师弟,你真的以为拔出了一柄斧子,就很厉害了吗?劝你一句,收拾行李,离开宗门吧!否则,你也只会白给宗门丢人!”柳域咬着牙,泛着杀意,对方的嚣张,着实让他愤慨不已!垃圾!
见到那突然间剑拔弩张的两个人,坐在一旁的三长老不由轻咳一声。
当下,三长老便是抬头看向那位年迈的长老,道:“大哥啊,算了吧。咱们没有证据,若就这么平白无故的欺辱一名新弟子,实在是有些说不过去。依我看呐,还是小小的惩罚一下算了。”
在诸位长老之中,三长老的话无疑是最有几分权威。随即几名长老,也是附和着点着头。
见到师父开口,柳域眼角抽搐了一下,只好默默的走到了一侧。
这种时候,自是要给师父留下颜面。
年迈老者沉吟了一下,于是冲着王宁挥了挥手,“那就在这里跪下吧,磕个头,认个错。随后去往天书阁里清扫一个月的卫生好了。”
柳域闻言,不由咬了咬牙,这种惩罚,实在是太轻了!
王宁眼神冰冷,方才的一番羞辱,几乎深深烙印在了他的心头,此时不由双拳紧绷,“我没有杀人,也没有犯错。凭什么要跪!?”
“我不跪!”
“王宁,这是给你一个机会,你可别不识好歹!”
二长老张鹤脸色阴森,冰冷的瞪了一眼王宁,“长老已经发话了!你若不跪,那便立刻带上你的同伙,滚出宗门!!”
柳域冷冷一笑,也是转头看向王宁,“你若是不跪,蓉蓉师妹,怕是要跟你吃了一些亏啊。”
坦白说,王宁的一番举措,还真是让他出乎预料,倒没想到,这小子竟然如此血气方刚!
苏蓉蓉纤眉皱起,柔弱温暖的玉手紧紧握住了王宁的拳头,声音虽柔却自有一股坚定,“师弟,不跪!今日即使将你我二人凌迟,我们也绝不低头!!”
“好!真是有骨气啊!”
二长老拳头紧绷,一步迈出,“既然你不愿意接受惩罚!那就让你的同伙替你接受吧!来人呐,将苏蓉蓉拉出去,断去双腿和双脚,浸入油锅之中,致死为止!”
苏蓉蓉咬着唇,眼泪水徐徐浮出。
她虽然贫穷,可自幼都是父亲一手将她养大,当初来到天玄宗时,心中充斥了太多的期望,可如今换来的,却是如此羞辱的酷刑!!
柳域脸色阴冷,却是细细打量了一眼苏蓉蓉那梨花带雨的表情,心中却也莫名想要看一看,如此美丽的女孩儿,当被斩断四肢时,那痛苦惨叫的模样。
咚咚!
客厅之外,数名灰袍弟子井然有序的走了进来,迅速便将苏蓉蓉包围了起来。
“且慢!!”
苏蓉蓉那轻微的哭声已是逐渐传来,虽是泪流满面,却强行压抑着哭腔……
王宁狠狠咬着牙,崩着拳头,却在此时,低喝出声!
“我跪!”
随着一声充满硬气的话音传来。
扑通一声!那站在大厅中央的少年,赫然而跪!!
地面上,陡然一颤,却见少年膝盖落地的一刹那,整座地板都在刹那龟裂,殷红的鲜血从少年的双膝上蜿蜒流出,浸湿了衣袍,也浸染了碎裂的地板!!
苏蓉蓉俏脸惨白一片,兀自咬着舌头撑着眼泪水在眼圈打转,瞳孔中倒映着少年坚毅不拔的背影,即使跪在那里,仿佛也有着说不出的英姿!!
……
“从现在开始!天书阁未来一个月的卫生任务,都将有王宁一人承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