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长生问长生 > 第八章 姐姐

我的书架

第八章 姐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据梁米所说,谈笑每到中午的时候基本上都会在镇北的几棵香樟树那睡个午觉。

  于是梁米在徐长生家吃过午饭就带着他去了。

  当然,吃午饭的时候还不忘和高荐之吵一架,两个人吵的是你来我往,吵到兴起的时候梁米甚至还对着高荐之吐着口水。

  那地方离徐长生家不远,因为微尘巷也就在镇北,两人没跑多久便到了。

  果然,谈笑此时拿着那块算命时插起来的破幡把脸盖住,用装符纸的那个包裹当做枕头,躺在那棵最大的香樟树下呼呼大睡。

  徐长生和梁米蹲在不远处墙角,死死地盯着他。

  “小鼻涕虫,你说我是打他哪里好?”徐长生咬牙切齿道。

  梁米想了想,“打脸吧,我早就看他那张脸不顺眼了,跟他一起去摆摊都算给他面子,他还老是给我甩脸色。”

  “好!”

  徐长生拿着弹弓仔细地比划了好久,但都没找到合适的角度,甚至觉得打在谈笑的脸上都不够解气。

  忽然梁米拿手戳了戳徐长生,“诶,徐长生,你看那,快看,快看。”

  梁米指着稍远些的一棵无名树种,徐长生眼睛一亮,赞许的地看了一眼梁米。

  只见那棵树的树枝上挂着一个足有两个拳头大小的马蜂窝,几只马蜂甚至还在外面“嗡嗡嗡”地飞着。

  徐长生从兜里挑出一颗合适的石子,使劲把弹弓拉满,一颗葡萄大小的石子“嗖”地射了出去。

  连结果徐长生都没看,他射出去的石子,十个里面九个都是准的。

  然后赶紧拉着梁米逃走,生怕跑慢了一步就被误伤,还没跑出去多远就听见了谈笑的惨叫,甚至还有一只马蜂追上了徐长生他们,却被梁米甩着衣服赶跑了。

  徐长生只能希望谈笑自求多福,别被叮的太惨,毕竟这事是他自找的,他要是不抢那瓶酒就什么事都没有。

  但无论他们两人怎么都想不到,那几声惨叫完全是谈笑躺着发出的,甚至还一脸嬉笑的看着两人逃走的方向,转头看了看聚在一起,却始终不敢上前的蜂群,把手一指,蜂群就朝着天虞山飞了进去。

  至于掉下来的蜂巢,则被谈笑笑着装进了包裹,这东西,取出里面的幼虫,拿油稍微一炸,简直是嘎嘣脆呢,谈笑一边自言自语着。

  “谈笑,谈笑,有个好运道。”

  ……

  梁米则在半路就和徐长生分开了,说要给唐宋带瓶酒回去,早上的酒没喝上可让他难受了。

  徐长生则远远的在就看见自家门口站着两人,高荐之还在和那两人搭着话,人家却对他爱搭不理。

  走近了发现竟然是孙桥和巫维虎,而且孙桥脸上还有些淤青,高荐之看见徐长生回来,“哼”了一声就把门关了。

  徐长生有些哭笑不得,刚想问巫维虎什么事,巫维虎却摇了摇头,嘴巴朝徐长生家努了努,“进去说”。

  三人刚进了徐长生家中坐下,孙桥就狠狠地锤了一下桌子,骂道:“狗娘养的李寒冬,这次老子要不把他皮扒下来一层,老子就不姓孙!”

  徐长生有些惊讶,孙桥这次竟然这么生气,但也不好直接问他,便把目光投向巫维虎。

  巫维虎朝孙桥看了一眼,随即叹了口气,“昨天上完课回家时,孙桥被李寒冬他们几个拦下了,在荒巷那边被他们揍了一顿,脸上的这些伤也都是昨天留下的。”

  徐长生有些同情的看了孙桥一眼,孙桥有些尴尬,毕竟被对头半路截了,对谁来说都不是什么好看的事情。

  “那你们来我这是?”徐长生可不信他们来找他是为了揭伤疤给他看的。

  巫维虎看了孙桥一眼,孙桥捏了捏拳头,“还是我来说吧,被他李胖子截了,是我的耻辱,我咽不下这口气,我也准备明天下午‘回报’他们一下,但我觉得我们俩可能人手可能不太稳妥,所以希望你明天能在关键时候帮我们一下。”

  徐长生沉默了下来,其实孙李两人一直就在小镇内争锋,两人也都来邀请过他好几次,但都被他回绝了。

  人家家大业大,但他就不行了,他加入了一边就意味着彻底得罪了另一边,虽然现在还小,但他老徐家就他一个人,做出的事就都代表着他的意思。

  但这一次就不一样了。

  “古零清也在吗?”徐长生问道。

  “肯定在!昨天动手的时候就他下手最重了。”一激动又扯到嘴角的伤口,疼的孙桥龇牙咧嘴。

  徐长生想到前两次的场景,面目都有点扭曲,“放心,到时你们来叫我便是。”

  孙桥也有些被徐长生的表情吓到,但也不在乎,只要徐长生答应加入就好了。

  临走时还不玩提醒徐长生,“到时一定要把弹弓带上,尽量多带点石子,好好让他们喝一壶。”

  徐长生就知道他们来叫他肯定是看中了他的弹弓,毕竟除了这个徐长生也就只剩下跑得快了,但他们肯定不可能想要徐长生跑得快,真要到了那时候,他们还巴不得徐长生跑慢一点。

  送走了他们俩,高荐之就立马伏在了墙头,问道:“诶,徐长生,他们俩来找你干嘛啊?而且我看孙桥脸上还有伤痕,是被人打的吗?”

  徐长生看着他笑道:“真的想知道?”

  高荐之把头点的跟小鸡啄米似得。

  “那你赶紧追上去问他们,应该还来得及。”说完头也不回的回了房间,留下高荐之在破口大骂。

  没过多久,李软便敲响了徐长生的大门,高荐之以为是孙桥他们两人回来了,赶紧把门拉开,却没想到是李软,李软朝他一笑,高荐之觉得腿都软了。

  李软难得穿了件淡绿色的长裙,袖口绣着大朵的紫丁,而且领口开的便低,露出大片的雪白。微微一笑,眉眼便如弯月。手上还提着个篮子。

  徐长生此时也回去拿出了个小篮子,这还是当初从李软那拿回来的。徐长生看了一眼盯着李软发呆的高荐之,不知道怎么,就想着气一下他,随即拉着李软的手一边跑一边喊道:“李姐姐走这边,这边能快点。”

  李软笑着说道:“好,小长生跑慢点,别摔倒了。”

  李软轻柔的声音被风吹到了高荐之耳中,高荐之只是看着两人的背影发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两人去的就是昨天徐长生吓唬巫维虎的地方,不过得再往里走一点,靠近小镇的基本上早就被摘光了。

  到了地儿,果然有挺多的野菜,长着大片的水芹菜,远处的水边还长着几丛茭白,长势十分喜人。

  李软挽起袖子,便弯下腰开始摘,徐长生则看中了远方那几丛茭白,随即把鞋一脱,卷起裤腿,就下水了,早春的水还是有些刺骨,徐长生感觉小腿都有些抽搐,但一会就习惯了。

  李软则喊着“那几丛茭白咱就不要了,这水太冷了,小长生别下去了。”

  “没事没事,我前几天就下过水了,不冷,李姐姐在这边等我一下就好了,我一会就回来。”

  徐长生一边拉着裤腿在河里走着,一边回道。

  突然觉得小腿边上的水变得温暖起来了,徐长生心中一暖。

  徐长生记得李软爱吃这个茭白炒肉,有次去找她的时候亲眼看着她把一大盘茭白炒肉吃光了,而且还有些意犹未尽,随后发现徐长生一直在盯着她,忍不住羞红了脸。

  茭白很脆,一折就断,等徐长生摘完那几丛茭白,篮子也就差不多满了,回头一看,李软的篮子才装了一小半。

  徐长生小心翼翼地踩着石头回去河流的另一边,走到李软旁边,把茭白都放进了她的篮子。

  李软一愣,赶紧把茭白放回徐长生的篮子,两人一直互相谦让,最后徐长生只能说道:“这太多了,我一个人也吃不完,最多今晚去你家吃一点就行啦。”

  李软笑着本想摸摸徐长生的脑袋,但又看到满手的泥巴,随即在河流里面洗了洗手,然后站起来捏了捏徐长生的脸蛋,“那就这么说定了。”

  徐长生脸有些红,肯定是刚刚李姐姐捏的!

  然后徐长生则继续摘了些水芹菜,准备送去给贺大娘,她肯定也会很开心的。李软则放下自己的篮子帮徐长生一起摘。

  最后两人摘了满满的两大篮子野菜,便一起坐在镇尾的那座桥上,靠在一起,跟昨日一样晃荡着双腿,不过昨天是乐安,今天是和李软。

  徐长生看着夕阳西下,突然说道:“李姐姐,你们是不是也要搬走了。”

  李软没想到徐长生会这么说,歪着头说道:“可能是吧,不过肯定也得过一段时间,你怎么知道的呢?”

  徐长生沉默了一下,“以往你们都是一年才收拾一次家的,最近这几个月,你们基本上每个月都会收拾一下,而且铺子里的东西也少了许多。”

  李软没想到徐长生竟然这么细腻,但又有些伤心,轻轻的抱住了徐长生,“就算李姐姐搬走了,你也要好好活着,慢慢长大,到时有机会就来找李姐姐,好吗?”

  “好,我一定会来找李姐姐的!”徐长生坚定的说,同时心里默默的加上了一句曾听说书先生讲过的话,“哪怕三灾八难,火山刀海。”

  乐安躺在不远处的石板上,看着石桥上的两人,觉得人类的感情好奇怪。

  ……

  徐长生连家都没回,把摘的水芹菜给了贺大娘就立马去了李软家,因为在路上回来的时候两人商量了一下,决定今晚包饺子,就包芹菜馅的!

  等到了李推家的时候,李软已经在开始准备了,徐长生洗了个手就赶紧加入了,李推也尝试着动了下手,就被两人一起赶出去了,无他,李推包的饺子实在太丑了。包起来整个饺子都是一坨一坨的。

  皓月当空,三个人围在一起吃着热腾腾的饺子,有说有笑,徐长生甚至连眼泪滴在了汤里面都没发觉,李推他们也没提醒,这时候,有碗饺子就行了,实在不行那就再来一碗,于是那个哭鼻子的少年果真又吃了两碗才把眼泪憋回去。

  但李推觉得还是少了点什么,于是回去厨房拿出了一坛酒,难得给徐长生和李软也倒了一碗。

  徐长生只是喝了几口就醉了,小脸通红,甚至连脖子,耳朵都红了。李推则不停地拍着徐长生的肩膀笑话他,徐长生自己也跟着笑,不知道怎么就又笑出了眼泪。

  最后李软抱着徐长生坐在门口看星星,徐长生问道:“李姐姐,我以后能叫你姐姐吗?就跟李寒冬和李明月那样的,不过你放心,我很乖的,保证不会像李寒冬那样给你惹事。”

  李软眼圈有些发红,赶紧擦了擦眼睛,“好,以后我就是你姐,亲姐。”

  徐长生越来越迷糊,“姐,我想我娘了,她是不是也在天上看着我。”

  “没事,以后有姐呢。”

  “好,姐,我叫徐长生,希望你以后也能长生,这样就能多陪陪我了。”

  李推在后面喝着小酒,觉得这酒是越来越有味道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