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长生问长生 > 第七章 抢劫的老道

我的书架

第七章 抢劫的老道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二天送豆腐的时候李软叫上徐长生下午陪她去摘点野菜,说是包饺子用,徐长生自是答应。然后提着豆腐飞奔而走。

  人们总是健忘的,哪怕和自己有关的。

  至于无关的,忘得就更快了,徐长生“偷课”的事情就像一阵春风,只是在小镇轻轻地扫过,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最后一份是酒肆钱掌柜的,等徐长生赶到的时候,酒肆也刚开门没多久,只看见了钱掌柜在打扫着桌凳,徐长生打了声招呼,便把豆腐往厨房送去。

  恰好遇见李大娘在厨房准备着早饭,一个大锅也烧的沸腾,里面正蒸着酒酿,整个厨房都是热气,像个蒸笼一般。李大娘接过豆腐,然后叫徐长生等一下,徐长生估摸着应该又是叫他带点什么东西。

  小镇和徐长生相熟的人多会如此,要带点什么东西给亲朋好友,自己又不想走路,便会趁早上徐长生送豆腐的时候捎带一下,反正他也是满小镇的跑。

  李大娘从酒库里头取出一小瓶竹叶青,递给徐长生,笑着说道:“这是唐宋昨天订的,让今早给他送过去,我这正在蒸着酒酿,走不开,就麻烦小长生帮忙带过去了,当然,不会让你白跑的。”

  说完从柜台上取出两文钱,递给徐长生。

  徐长生只接过酒瓶,“反正我也顺路,捎带过去就是了,不妨事的,怎么能收李大娘的钱呢。”

  “还是要的,怎么也不能让小长生白跑对不对。”李大娘固执道。

  “长生不要就算了,下次做了好吃的叫上他一起吃就行了,你个婆娘咋话就这么多呢?”钱掌柜一边擦着桌椅一边说道。

  李大娘瞪了他一眼,“就你事多,还不快干活去。”

  徐长生笑了笑,道了声别,就走了。

  手中明明没有豆腐了,而且去城隍庙还要绕一段路,去到镇南,但徐长生也乐意去。

  李大娘和钱掌柜平日里对他也算照顾,他也愿意这样回报他们一下,至少心里面能没那么愧疚。

  徐长生就是这么一个人,给他善意的,他都会接住,然后尽自己所能的回报善意。但给他恶意的,他一般也会记住。

  等徐长生绕过一条小巷的时候,发现谈笑正在巷口摆着摊子,徐长生本想绕过去,但还是被谈笑叫住了。

  “诶,徐长生,你过来一趟,贫道这有个东西需要你过来帮忙看一下。”谈笑挥着手对徐长生说道。

  徐长生不太相信,这老道向来就不是什么好人,贪财又好色,每次别人找他算卦什么的都死贵死贵的,而且还老爱盯着李软姐姐看。

  “那你拿起来给我看看就行了,我就不过去了。”徐长生把酒往后放了放,侧着身子说道。

  “贫道这不是拿不起来嘛,要是能拿起来就不用你看了。怎么,连贫道你都不相信了吗?”谈笑有些愠怒。

  徐长生只好小心翼翼的过去,他总觉得谈笑叫他就没什么好事。

  果不其然,等徐长生过去了,谈笑一把拉住他的右手,一拽,徐长生就差点摔倒,还好身手敏捷,单脚蹦跳几下才没被摔倒。

  可另一只手上的竹叶青却到了谈笑手中。谈笑掀开瓶盖,闻了一下,一脸的满足。

  徐长生揉了揉发酸的右手,这老道别看他那么消瘦,但这手劲是真的大,而且还荤酒不忌,怪不得这么一大把年纪了还在这小镇混。

  “谈道长,这是唐宋的酒,我只是帮忙送过去的,你要是喝光了,就别怪我告诉他了。”徐长生认真道。

  谈笑却是个混不吝,拿起酒瓶就灌了一口,“啊,这不用花钱的酒就是好喝。”

  随即瞪了一眼徐长生,“唐宋?唐宋的酒又怎么样,就算他当面在这贫道也照喝不误。”

  徐长生也那他没办法,打也打不过,抢也抢不回来,就算抢回来也被他喝了那么多了。

  跑倒是跑得过,但现在跑得过也没什么用。

  “行了,行了,你赶紧走吧,别打扰本道长做生意了。”谈笑不耐烦地朝徐长生摆了摆手。

  酒没了,但还得跟唐宋说一声,不然他以为钱掌柜没把酒给他就不好了。

  到了城隍庙的时候,唐宋和梁米还躺在草垛上呼呼大睡。

  小镇少有人来,记得唐宋当时一来,就在酒肆喝了个伶仃大醉,不断地吹嘘自己是多么厉害的一位大剑仙,曾在两界山一人一剑独守半月,妖族半步不敢进,也曾一人一剑在妖界杀过七进七出,整个大陆的女子都为他倾倒,唬的酒客们一楞一楞的。

  毕竟好久没听过天书了,能修炼他们倒是知道,有天赋的凡人能通过修炼变为仙人。

  而且听祖辈们说每隔一甲子便会来一批仙人,但来了也不会怎么样,隔一段时间就会离开,安安静静的来,安安静静的走。

  不过来了之后都极为阔绰,喜欢买一些人家里的古物,小镇上好多户人家都因为卖古物发家致富了。

  有几户还因为家里某件古物同时被好几个仙人相中,一翻竞价之后翻了好几番,还因此搬到小镇外面去了。现在小镇的两个大家族李家和孙家好像也是因为卖古物发家的。

  不过两界山却没听说过,妖族倒是知道,可却没见过,小镇上猛兽都没几只,因此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妖族。

  可没过多久,人们便不愿听他吹嘘了,嚷着听一刻钟十文钱,谁愿意听?钱掌柜也明白了,催促着他快付酒钱。

  虽说唐宋落魄,倒也是条汉子,把脖子一横,要钱没有,要命更别谈。

  于是他就在城隍庙躺了三天才醒过来,还是梁来把他拖过来的,毕竟梁米从小就想当一名剑仙。听了那么好听的故事,怎么也不要他冻死在酒肆外边了。

  从那以后,唐宋就很少自己去酒肆买酒了。每次洒瘾来了,就让梁半去买壶最便宜的米酒解解馋,偶尔也大方一回,就像今天早上一样,买一壶上等的竹叶青。

  梁米大部分时候也都乐于去,每次去了就能有一两文的跑腿费,而且唐宋喝了酒,就能给他讲讲自己的剑仙生涯,各自都开心。

  徐长生只好把唐宋叫醒,唐宋一脸迷糊地睁开眼,抽了抽鼻子,“徐小子,你是不是给我送酒来了。”

  徐长生实在是有些佩服唐宋这鼻子,觉得都能比得上微尘巷那几条野狗了,于是把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唐宋。

  唐宋听完也清醒了,狠狠地把谈笑骂了一顿,许久之后好像气消了些,拍着徐长生的肩膀跟他说道:“你放心好了,徐小子,我肯定会把场子找回来的。”

  徐长生当然得相信他,可还是觉得自己动手靠谱点。

  梁米也被唐宋的骂声吵醒了,听见徐长生和谈笑的矛盾,他自然得站在徐长生这边,虽然谈笑也经常带着他一起玩,但天大地大,徐长生最大!

  于是立马拍着胸口说现在就和徐长生去找谈笑的麻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