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神庙为牢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五彩光芒自老者体内生出,映照在大殿内的墙壁上,成为了一道道流动的光斑。

  墙壁上生动的人物变得更加灵动真实,仿佛经老者仙气的点化获得了新生。

  柳轻眉低头和陈子凌耳边嘀咕了一句,“一点新意都没有,接下来你问他,我们要到哪里去,他一定会说我们要往去处去。”

  二人嘻嘻一笑。陈子凌轻咳一声,神色淡然道:“老头,我们要往哪里去?”

  果不其然,老者回答的结果和柳轻眉的预言竟一般无二,只字不差。

  陈子凌和柳轻眉两个小人继续在神庙内闲逛,老者则继续跟在二人身后,如同唐僧般唠唠叨叨地向二人不停灌输着成为天脉者的神圣使命。

  两个小人实在是被对方搞的有些烦了,柳轻眉看着陈子凌摇了摇头一脸无奈“老东西大概看你是新来的好欺负,等你在这里住的久些,和我一样百毒不侵,自然就适应了。”

  陈子凌可没想到他还有这样的特殊待遇,疑惑道:“就没有让他停下的办法吗?”

  柳轻眉一把拉起了他的手,一脸得意:“当然有!”

  两个人颠颠地跑到了后院叶轻眉居住的宫殿,宫殿最内侧有处小小的房间,似乎是用银白色的金属制作而成的。

  入口处的匾额上只剩下一个锈迹斑斑的红色圆弧,还挂在上面。

  二人走近房间后,果然再也听不到外面的任何声音,看得出来房间内的隔音效果良好。

  这处房间的效果还不止如此,除了不用再听老者聒噪外,这间三十个平方大小的房间内,水电齐全!

  入口处竟还有个卫生间!

  妥妥滴标配啊!

  陈子凌这下彻底傻眼了,想笑,偏又笑不出来,憋得心里难受啊……

  柳轻眉对他震惊的表现一点也不意外,从一个金属箱柜翻出了四本古朴的书籍,将它们一本本罗列在一张铺了狐裘的小床上。

  “这本黄色的书籍功法很霸道,不过好像没啥用。”

  “这本青色的书籍,宣扬天人合一的功法太柔了,我不喜欢。”

  “这本白色的书籍,可以让修习者的身法迅疾如风,我正在练习,以后你也要练,不然我可不敢保证你能逃得出去。”

  “这本红色书籍的功法非常厉害,非常适合你。”

  陈子凌听柳轻眉讲完,好奇地打量着床上的四本古朴的书籍,每本的封面上布满了或隐或现的暗纹,边角上绣着不知道代表着什么意义的纹饰。

  “霸道功决!”陈子凌看着那本黄色的书籍身体一颤,他可是知道修炼霸道功诀的危险,搞不好就得经脉炸裂而死。

  想到这些人间罕见,每一本可都是能够让凡人成为大宗师的功法,陈子凌面上一喜,双手抱起了那本柳轻眉指给他的红色书籍。

  也不知这本书籍究竟是什么材质制作的,外观并不厚实,入手却如同金玉般沉甸甸的。

  陈子凌小心翼翼地翻开书页,只见七个颜色各异的小火球连在一起,下面用红色的笔迹勾画出了一个人体模型,一条条经脉上绘制着真气的流动方向。

  奇怪的是整本书竟没有任何功法的口诀,全部都是这样的图画,只在最后一页上写了四个篆字。

  这些字陈子凌自然还不认识,一脸疑惑地看着上面的字迹,猜测着可能的意思。

  “日出有曜”

  柳轻眉得意地轻轻念了出来,接着在陈子凌面前伸出一根白嫩嫩的手指,如同变戏法般用嘴轻轻一吹,一朵红色的火苗就冒了出来。

  “厉害吧?”柳轻眉眉毛一翘,喜滋滋道。

  陈子凌前世在电视上虽看多更加厉害的影视特效,可面前的却是真功夫,十分配合地瞪大了眼睛,小嘴大张道:“好厉害!”

  “想不想学?”

  “想学,想学!”

  ……

  从此以后的日子里陈子凌就开始了刻苦的学习,在前世他曾经非常羡慕那些身体健康可以去学校上学的同龄人,然而由于体弱多病的原因,从六岁起他就成了医院的常客。

  在家里也只是在父母的指导下学了些简单的文字,如今自己可以在化学博士的指导下学习武道功法,这真的很酷啊!

  然而,新奇感并没有持续几天,他就对当初的选择后悔了……

  一间空旷的大殿内,小男孩陈子凌正光着膀子,站在一个三米高的青铜大鼎下,两只火焰缭绕的小手高高举起,嘴里不停喊着号子,体内灼热的真气快速运转,晶莹的汗珠啪塔啪塔掉了一地。

  大鼎内堆满了厚厚的积雪,这些都是五竹从殿外的空地上收拢来的。

  两股红色的火焰从陈子凌的手掌中生出,持续灼烧着铜鼎的底部,冰冷的雪块正在慢慢溶解,半个小时后,上面的雪块正浮在水面上缓缓打转。

  “子陵进步不小嘛!再加把劲就成功了,极夜到来之前,我们还要再种植一拨蔬菜”柳轻眉夸赞一句,站在旁边当起了监工。

  听她说的郑重,陈子凌也知道极夜的厉害,将抱怨的话又憋了回去。

  极夜来临后,他们只能依赖提前储备的粮食和烘干的蔬菜度日。

  按照时间来看,如果没有意外的话,熬过了极夜,他和柳轻眉就能够依靠前来寻找神庙的魏国使者阻拦五竹,借此脱身。

  那是一个天载难逢的机会,一旦错过,说不定他和柳轻眉一辈子都没有机会出去了。

  又过去了一盏茶的时间,柳轻眉轻飘飘地跃到空中,看了看鼎内雪水溶化程度,脆声道:“好了,子陵可以停止了,五竹你去洒水。”

  面无表情的黑衣少年得了命令,手里提着一个只木桶飞身跃到铜鼎边缘,俯身提了一桶温温的雪水,脚下一踏,转身朝水晶宫殿跑去。

  少年身手出奇的迅疾,每一个动作都妙到毫端,一连串动作下来木桶内的水竟一滴都没有洒出!

  ……

  一个月后,柳轻眉嘴里的极夜终于到来了,宫殿外的世界笼在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夜色中,气温也变得更加寒冷。

  高空中细小的冰晶落在地面发出一阵阵窸窸窣窣的脆响。

  黑色墙体上结了一层白白的冰晶,高空中凄厉的寒风如同鬼啸般让人牙齿发颤。

  极北之地,灭世般的神威下,寸草不生,野兽绝迹,就连称霸于冰原的雪狼也被大自然的神威逼迫的不敢深入这片鬼域。

  一队模样凄惨,身体上裹绑着一层层破旧兽皮的冒险者,正在朝北方艰难行进。

  人人头戴皮帽,面遮狐皮,只露出一双因饥饿而微微凹陷的眼睛。

  一位中等身材的男人虔诚地恳求着神明的垂怜,嘴里喃喃地背诵着经句,手里举着最后的一根火把,勇敢地走在队伍最前面。

  叶轻眉的房间内依旧温暖如春,天花板上两个圆圆的白炽灯将不大房间照耀的亮如白昼。

  陈子凌提着脚尖伸出一只小手在墙壁上的开关上按了一下,房间内迅速变为漆黑一片。

  噔噔噔,陈子凌赤裸的双脚踩在白色玉石制作的地板上发出几声脆响,身体一翻钻入了柳轻眉温暖的被窝中。

  “现在我们讲故事吧!”陈子凌迫不及待道。

  不一会,房间内传来一个小女孩柔柔糯糯的声音,“接下来,我们讲铁船撞冰山的故事……”

  “这已经是你第六次讲这个故事了”床边传来一个少年的声音,听声音少年应该十四五岁,只是声音中没有夹杂任何情绪,显得有些生硬。

  “你看就连五竹都有意见了,咱们换一吧?”陈子凌忍不住抱怨起来。

  “好,那就换一个,从前有个人坐船遇到了海难,他是六十五个遇难者中唯一的幸存者,上次的海难在他的心灵中留下了巨大的阴影,从此他开始恐惧乘船出行,直到有一天,他听说了一艘永不沉没的大铁船,于是……”

  “这还是大铁船撞冰山的故事!”陈子凌和五竹异口同声反对道。

  “不一样,这次的主人公变了!”柳轻眉气鼓鼓地反驳起来。

  “我们三个还是打麻将吧”陈子凌终于做出了让步。

  噔噔噔,又跑下床将灯光打开,从金属柜中抱了一个小箱子放在床上。小箱子里装了一堆柳轻眉用玉色石块制作的麻将,为此她还不顾老头的阻拦,拆了小半块石阶。

  三轮过后,输家一直在五竹和陈子凌二人之间循环。

  陈子凌忍不住抱怨起来:“五竹,不是说好了我们是一伙的吗?你怎么又叛变了?”

  “不好意思,我忘了”五竹的声音依旧没有任何情绪,只是此时他的嘴角微微向上扯动了一下。

  “咿,五竹你刚才好像笑了?”柳轻眉看到了五竹脸上的表情变化,惊讶道。

  “什么是笑?”

  陈子凌听到柳轻眉的话也是一惊,思索了一下,看着面前的黑衣少年认真道:“五竹,你想不想和我们一起出去?看一看外面的世界?”

  “我们不能出去,这是神庙的规则”。

  五竹很果断地摇了摇头,声音依旧淡漠“你们两个也不要继续尝试,我不想对你们动手”。

  极夜来临前,柳轻眉和陈子凌已经在神庙石门附近的墙体上发现了一些古怪,那里似乎藏着大门的控制中枢,两个小人曾冒险尝试过将它破坏。

  然而还没等两个人实施行动,就被五竹制止了……

  “看来我们两个十年内也出不去了,除非我们能打得过五竹”柳轻眉丢下了手里的石块,看着陈子陵沮丧道。

  陈子陵苦笑一下,他知道五竹可是宗师级别的,恐怕二十年后,二人联手也不见得能打得过五竹。

  他和柳轻眉在前段日子里除了种菜就是练功,一日也不曾停止刻苦修炼,然而大道邈邈,功法提升又岂止是一个勤奋就能解决的?

  那还需要足够的时间和合适的机缘,每一次境界的提升都会异常艰难。

  短短三个月内,他已经将手掌上的红色火焰,提升到了橙色,后面还有五种更加困难的颜色在等着他。这种修行速度对于普通修行者来说已经是神速了。

  陈子凌知道这远远还不够,等自己数十年后终于练习完这本书中的功法,最悲剧、最可能的结果是他依然打不过这位黑衣少年……

  柳轻眉想到她也只比陈子凌多修行了半年,如今一直停留在功法的第二层,始终碰不到第三层的门槛。

  她对于今后修行的艰辛深有体会,躺在床上第一次露出了伤心的神情,泫然欲泣道:“子陵,我们难道要在这里困一辈子了吗?”

  “不会,不会!”陈子凌急忙安慰道。

  少年五竹面无表情地走出房间后,两个小人钻进被窝悄悄嘀咕起来。

  “相信我,我们很快就能出去了,最近我们得准备好行李!”陈子凌兴奋道。

  “陈子凌,你又来骗我!”

  “真的,我保证这次一定准!你没看刚才五竹出去时的动作吗?”

  “你是说他抽出了那把铁钎?”

  “五竹的感知能力你是知道的,这次一定是有人快要来了!”陈子凌异常肯定道。

  柳轻眉伸出一双小手捏在陈子凌肉嘟嘟的小脸上,想象着长大后彼此的容貌,调笑道:“像我们这么漂亮的人,长大后一定是祸国殃民的容貌!为了苍生考虑,这次如果能出去,我保证长大后嫁给你,咱们就别祸害别人了,怎么样?”

  陈子凌可是知道对方长大后可是个大美人,而且是个很善良的大美人,自然乐的接受,贼兮兮道:“不许反悔!我们拉勾!”

  “你还当真了?拉钩就拉勾!”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