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在鬼灭当英灵剑豪 > 第十八章岩住悲鸣

我的书架

第十八章岩住悲鸣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数天后。

  在深山的树林内,南宫一辉与真菰正在缓慢的行走着。

  几天前南宫一辉杀死了辘轳之后,就接到了鎹鸦的通知,给了一个处于深山之中的地址,让南宫一辉与真菰前往这里。

  看着地址的样子,南宫一辉已经认出来是产屋敷家族的族地所在了,于是便直接带着真菰前往产屋敷家族。

  为了保证安全,也是被灭门数次的经验,让产屋敷家族将族地建立在了一个深山里面。

  可是让南宫一辉没有想到的是,产屋敷家族所在的这座深山,距离鳞泷左近次居住的雾峡山,足足有数百公里。

  现在他们已经行进了数天的时间了,还没有接到鎹鸦的提示,前往产屋敷家族真正的族地里面。

  路上真菰还在睡眼朦胧的看着前面的树林,实际上,她已经十分困了,因为一路上有关紫藤花家徽的房子少之又少。

  为了保证自己二人的生命安全,真菰已经有一天一夜没有睡觉了。

  看着真菰有些疲劳的样子,南宫一辉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这种仅仅只是一天一夜的熬夜,对于南宫一辉来说并不算什么,但是对与真菰来说,就有些难抗了。

  以前就算是与恶鬼对抗,在第二天的白天,鬼杀队的队员也会进行休息,保证自己的精力。

  而完完全全的不睡赶路的经历,对于真菰来说,也只是第一次而已。

  看着眼前还不见影子的产屋敷族地,真菰有些烦躁。

  突然,在南宫一辉与真菰面前,出现了一个黑影,正面迎向了他们。

  这个时候真菰的眼皮都快要睁不开了,还以为是什么在树林里游荡的恶鬼,直接持刀冲了上去。

  “水之呼吸·壹之型·水面斩!”

  真菰没有丝毫的客气,本来就过度疲惫的真菰,根本分不清眼前的人是人是鬼。

  而黑影面对真菰的攻击并没有躲闪,而是以同样的招式回应。

  “水之呼吸·壹之型·水面斩。”

  两把日轮刀相交,发出了精铁交鸣的声音,这种声音直接把真菰从极度疲惫的状态给惊醒。

  “什么嘛,是义勇师兄啊,怎么你也是要赶到鎹鸦说的那个地方么?”

  眼前的黑影不是别人,正是南宫一辉与真菰的师兄,目前在鬼杀队担任水柱的富冈义勇。

  这时,南宫一辉也上来与富冈义勇打了声招呼。

  “好久不见,义勇师兄。”

  富冈义勇冰冷的点了点头,随即看向困得不行的真菰,露出了一脸疑惑的表情。

  看着富冈义勇的样子,南宫一辉只得解释道。

  “真菰她已经一天一夜没有睡觉了,现在困得不行,义勇师兄,你知道还有多久到达鬼杀队的据点么?”

  听到南宫一辉的话语,富冈义勇难得的看了南宫一辉一眼,吐出了几个音节。

  “五里路,就到了。”

  富冈义勇是鳞泷左近次唯一一位出师的弟子,也就是锖兔那一代的弟子,在藤袭山上锖兔帮助了所有人,让他们都得以成为鬼杀队的一员,富冈义勇也不例外。

  为了保护富冈义勇,锖兔甚至不惜直接将他敲晕,并将他交给别人照顾,等到富冈义勇醒来的时候,得到的只有锖兔失踪的消息。

  这让只有锖兔这唯一一个朋友的富冈义勇十分悲伤,即便成为了柱,但富冈义勇也任然认为自己根本不算真正的通过了最终选拔,进而认为自己不配和身为柱的伙伴们站在一起。

  最初的富冈义勇根本没有现在那么冰冷,虽然有些孤傲,但是在开朗正义的锖兔的帮助下,也是会和真菰、南宫一辉开一些小玩笑的。

  富冈义勇的改变正是好友锖兔的死亡,这件事情,也随之成为了富冈义勇的心结。

  但实际上富冈义勇并不是一个真正冷淡的人,他其实与锖兔想要富冈义勇成为的模样一样,成为了一个善良的人。

  富冈义勇本身的性格就是十分善良,但是因为锖兔的死亡,富冈义勇逐渐失去了笑容,以及与其他人正常交流的能力。

  富冈义勇看着真菰,内心十分想帮助真菰,带着他直接来到产屋敷家族的族地。

  但是长期没有和别人交流的富冈义勇根本不懂得怎么交流,看见了真菰攻击他也仅仅是使用同样的招数回击罢了。

  南宫一辉看着自己身边,一个已经困的没有意识的真菰,以及面瘫、不善言辞的富冈义勇,微微摇了摇头,低下头将真菰用一个公主抱直接抱起。

  而真菰却对此事毫不知情,反倒是在迷迷糊糊中,抱紧了南宫一辉的脖子。

  “义勇师兄,我们就这样走吧,就让真菰她这样睡一会儿吧。”

  看着南宫一辉抱起真菰的样子,富冈义勇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便率先向前跑去。南宫一辉与富冈义勇正在山间的树林内快速前进,前方就能看到产屋敷家族的族地了。

  一路上富冈义勇依旧是一副面瘫脸,真菰也没有什么反应,沉沉的在南宫一辉怀抱中睡着。

  在一个庞大的院子前,富冈义勇停了下来。

  “到了。”

  南宫一辉闻言点了点头,轻轻将真菰摇醒。

  “该起来了,真菰。”

  “唔,到了么,一辉?”

  真菰睁开朦胧的双眼,轻轻的从南宫一辉的公主抱中站了起来。

  虽然一般来说公主抱这个动作是不能让人睡着的,但是真菰刚刚却是睡的很香。

  由于是刚刚睡醒,真菰显得还是有点迷迷糊糊的,从南宫一辉的公主抱中下来以后,就直接撞到了墙上。

  “疼!”

  也是这一刻的痛楚,让真菰顿时清醒了过来。

  “一辉、义勇师兄,你们怎么不拦着我一下,害的我头上撞了一个小包,还怎么见当主啊!”

  真菰一边揉着头上微红的小包,一边朝着南宫一辉与富冈义勇抱怨。

  看着真菰这个样子,南宫一辉的嘴角勾勒出了一丝微笑。

  富冈义勇依旧是那副生人勿进的样子,冷漠的说道。

  “是你自己犯蠢了,怪不了我们。”

  说着就直接跨进了产屋敷家族族地的大门。

  看着富冈义勇的样子,真菰就气不打一处来,跑到南宫一辉的身边抱怨着。

  “义勇师兄真是的,一点都不怜香惜玉,难怪到了十五岁了,还找不到老婆!”

  看着真菰的样子,南宫一辉摇了摇头。

  “好了真菰,别抱怨义勇师兄了,我们快进去吧。”

  南宫一辉没有想到,自己这随后说的话,却被真菰记在了心里。

  “一辉一也是,怎么不和我说,害的我在别人面前丢人。”

  看着真菰现在六亲不认的样子,南宫一辉也没有什么办法,索性没有说话,直接朝着大门走去。

  看着南宫一辉这次一句话也没有说,真菰吐了吐舌头,只能乖乖的跟在南宫一辉的身后。

  她可是知道,南宫一辉不说话的时候就是代表这件事蠢得南宫一辉懒得评论,不然南宫一辉不会是这个反应的。

  南宫一辉与真菰二人走进了产屋敷家族的族地里面,与在墙外显得庞大的构造比起来,这个院子其实并没有显得多空旷。

  只不过是一般的古老家族都有的巨大族地罢了,毕竟鬼杀队的成员还不少,加上花柱蝴蝶香奈乎的蝶屋,后备队员隐的成员,不管怎么算产屋敷家族的这个宅子至少得有一百多人。

  看着周围华丽的房子以及略显情操的园艺,真菰感到了心安的感觉。

  就在真菰左顾右盼的时候,迎面撞上了一个高大的身影。

  “对不起!”

  真菰看到眼前的这个戴着佛珠、手持佛珠的巨汉,真菰吞了吞口水。

  巨汉似乎是看不见,只能通过肢体的碰撞发现真菰的存在。

  “对不起,小姑娘,是我撞到了你,你没事吧?”

  虽然眼前的这个巨汉身形魁梧,脸上还有一条极长的伤痕,一副僧侣的装扮,但是似乎很好说话的样子。

  南宫一辉看着巨汉,眼睛微眯,眼前的巨汉不是别人,正是现在的六柱之首-悲鸣屿行冥。

  岩柱悲鸣屿行冥是现任六柱中实力最强大的存在,年仅21岁的他现在已经是鬼杀队实力第一。

  而且悲鸣屿行冥的性格和善沉稳,总是在边诵经边流泪,对他人总是充满同情,但是面对恶鬼深恶痛绝,似乎还有一个吹笛子的爱好。

  虽然看不见,但是悲鸣屿行冥还是发现了被他撞到的真菰,轻声询问。

  “要是被我撞到就可不好了,阿弥陀佛!”

  这时,南宫一辉来到了悲鸣屿行冥的身前,拉起真菰。

  “岩柱,不好意思,我们是收到当主的信息来参加会议的。”

  “但是由于我们是第一次来,你知道当主到底在哪里举办会议么?”

  岩柱悲鸣屿行冥听到南宫一辉的话语,顿时恍然大悟。

  “哦,你们也是收到了当主的消息么,当主通知我们有新的柱诞生,通知我们过来看看,想必就是你们了吧!”

  “没有关系,我带着你们去见当主,你们可不要跟丢了。”

  说着,悲鸣屿行冥便转身,带着真菰与南宫一辉二人离开。

  虽然眼睛已经失明了,但是悲鸣屿行冥对于产屋敷族地的一切都十分熟悉,在产屋敷家族族地畅通无阻。

  真菰跟在南宫一辉与悲鸣屿行冥身边,好奇的看着悲鸣屿行冥,在明白了悲鸣屿行冥是个瞎子以后,她十分好奇悲鸣屿行冥是怎么认路的。

  虽然听说过有将身体锻炼到极致的人可以不通过眼睛就能识别自己走到哪里了,但是第一次悲鸣屿行冥这种存在,真菰还是第一次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