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灵破星空 > 第八十一章 双方两败俱伤 吴继轻取秘银果

我的书架

第八十一章 双方两败俱伤 吴继轻取秘银果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可已经暴走的噬金兽,没有阵法限制,其速度可不是老者可比拟的,两者距离迅速拉近,奋力向前一跃,前爪直接发出一个金光利爪拍向老者的后背,老者右手拿剑向后砍去,“嘭………”借力直接转向右前方跑去!落地后的噬金兽又是一道金光射向老者,如此反复几次,两者距离迅速拉近。老者眼见跑已经来不及,也激发了狠劲,就地调动体内元力,利剑缓缓举天,大喝一声:“极速蛇击!”打出一招灵阶初品武技,一道蓝色元力从利剑飞出,极速刺向奔跑中的噬金兽。噬金兽望着飞来的攻击,感受到这一击强大,停下奔跑脚步,仰天长啸一吼,一道体积巨大的金光从口中飞出,向着蓝色元力冲击而去,毕竟已经受伤在先,发出这道攻击后,伤势变得严重,四支都有些站不稳,噬金兽身上气息进一步下降,不过妖兽凶性在此刻真正展现,只见其迈开步伐继续朝老者而去,四肢一跃而起,前肢张开利爪直接扑向老者。老者见状想要侧身躲开,却被噬金兽爪子一扫,元力环破碎,利爪拍在老者侧背上,“啊………”老者发出一声惨叫,夺路而逃。

这时候徐三等人正好赶到,纷纷发出自己灵气攻击,阻挡了噬金兽追杀老者,不过这些灵气攻击对噬金兽伤害有限;老者快速服下几颗疗伤药,指挥徐三等人远程攻击噬金兽的薄弱点,尤其受伤之处。但噬金兽感到自己生命流逝已经发狂,直接用坚硬头颅顶着徐三等人灵气攻击,冲入人群,庞大的身躯直接将徐三等人一阵乱撞,可伶的徐三手下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全部撞飞,徐三眼疾手快躲过一劫,以噬金兽的力量,结果可想而知。

要说仇恨值,肯定是老者最高,接下来噬金兽将矛头直指老者,用还是用坚硬的头颅对准老者直冲而去,沿路有人全部撞飞,还未来得及疗伤的老者急忙往后退,不断变化方向往人多的地方挤,也没能阻止噬金兽靠近,无奈转身一个侧身朝噬金兽的脖子砍去,想逼噬金兽回防。失去理智的噬金兽尽然不选择躲避,对准老者胸口撞击而去,在老者震惊的眼神中,利剑直接砍进噬金兽的脖子,而噬金兽的头颅也再次顶破老者元力环,接着惯性般重重撞击在老者胸口,“咔嚓…………”老者口吐鲜血,身形倒飞几百米后重重落地,直接昏迷不醒!而噬金兽在撞击完毕后,落地后一道血柱从脖子侧边喷射而出,晃动几下就直接倒地死亡。

远处的吴继看到这惨烈的战况结果,是时候自己出场了,一跃而下朝山谷入口方向而去。

活下来的徐三和其手下看到倒地不起的三长老,连忙过去扶他起来,将一颗疗伤药塞进老者嘴里,对身边人说道:“你们看着长老,我去取秘银果!”说我就往谷内而去!可刚进山谷内便看到一个黑衣人飞快从旁边的树林一飞而下也是往秘银果方向而去,暗骂一句:该死!加快速度追了上去。

吴继望着眼前这颗秘银果树,树身金属性灵气弥漫,树上挂着五颗秘银果闪闪发光,尤其最高那颗体型较大,最为刺眼,显然已经达到灵阶中品!如果那噬金兽吞服了这五颗秘银果,必然实力会更上一层楼,估计这家伙想让五颗秘银果全部升级成灵阶中品,再服用效果最佳!这下便宜了吴继!就要上前去摘果子时,远处传来一声大吼声:“住手!那是我们徐家的!”吴继不闻不问,直接大手一挥将一颗灵阶中品秘银果和三颗灵阶初品秘银果装入储物袋,转身就往外飞奔而去。

徐三见状连忙过来堵住吴继离开的道路,一眼就看出吴继纳气九层中期巅峰修为,比自己纳气九层后期修为还低,居然敢黄雀在后,嘴上怒吼到:“站住,将秘银果交出来!”手里一招灵气手掌“金刀掌!”凡阶上品武技,朝吴继打去!

吴继冷哼一声,速度不减直接一拳“拳爆穿心”打出,在徐三惊呆的目光中,对方灵气拳头直接打破他的武技;眼看对方就要从身边离开,徐三再次朝吴继打出一招凡阶极品武技,“金斧劈山!”一把金色巨斧飞向吴继。

“咦………”奔跑中的吴继感受到这招武技的威胁,调动体内烈阳劲灵气,“冥火暴击拳!”一个火红色拳头直接飞想向金色巨斧,两者在空中发出一阵爆炸声,吴继耽搁了一下,就要再次飞奔掠过徐三防线,可以朝谷外飞奔而去!

徐三面目狰狞,心里想:自己一群人拼死拼活,你却摘桃子,我就拖住你,等三长老醒来你就死定了!怒火中烧的直接飞身朝吴继侧身攻击而去!吴继瞬间懂了徐三打算,自己可不想面对一个随时恢复实力的凝元境强者,正好一招解决你!望着飞身而来的徐三,吴继直接转身迎向对方,一拳朝徐三的胸口打去;徐三见状心中大喜,对方不跑自己的机会就大了,双手覆盖灵气,一掌拍向吴继的拳头,准备近身肉搏,更能拖延时间!当一拳一掌相碰时,徐三的脸色由喜色渐渐转变成震惊后变成痛苦,“咔嚓.....啊......”徐三反应也是迅速,右手掌瞬间弯曲收回,左手马上挡在胸口前面,“嘭.......”身体倒飞十几米重重落在地上,口吐鲜血的看着几个闪烁跳跃就消失的密林的黑影,再次一口逆血喷出,这一口血绝对是气的!

刚刚才清醒过来的徐家三长老,望着死去的噬金兽,心里正高兴这下终于可以收获了,询问身边人道:“徐三呢?”

其中一个回道:“三长老,徐老大去取秘银果了!”

几人就在山谷外等了好一会儿都没见徐三出来,正在调息的三长老很疑惑:这路程应该很快就出来了,怎么还没出来,难道拿了秘银果跑路了?不可能的!对身边其中一个说道:“你去看一下徐三怎么回事?”那人点点头就往谷内而去。很快那人惊恐地回道三长老身边,颤抖地说道:“三长老,徐老大受重伤,在谷内躺着呢!”

老者一惊,连忙起身往谷内而去,看到许三躺着那昏迷不醒,的确受了重伤,再往秘银果树上看,就剩一颗秘银果孤零零的挂在那,瞬间明白了有人黄雀在后,一股前所未有的怒气和羞辱感从心里喷发,一口鲜血夺口而出,伤上加伤,站立不稳,其余人连忙惊呼扶住老者,老者长呼几口气,指着一个人吩咐道:“你去把秘银果摘下来!”对另外一个说道:“你去给许三服下这枚疗伤丹药!”手底下人迅速行动。

很快徐三就醒过来,大吼一声:“小贼,哪里跑!”看到老者便连忙说道:“三长老,有个纳气九层中期巅峰火属性黑衣人抢走了四颗秘银果!”

老者已经有所冷静,问到:“可看清楚对方什么样子?”

徐三摇摇头:“对方身穿夜行衣,头戴鬼头面具!看不清楚!不过对方年纪不大,我看到对方出手手臂,一定是个年轻人,而且对方应该有炼体修为!”

老者闻言说道:“年轻人,纳气九层中期巅峰火属性武者,有炼体修为,加上之前那只纳气后期妖虎,也很可能是他的!哼,得罪我徐家,还想跑?走回去通知族里,抓捕他!”

徐三等人齐齐回应:“是!”一群人快速离开山谷往北窑镇而去!

就在老者寻找徐三时,吴继心情大好已经跟山洞入口处的小虎汇合,快速离开继续深入密林,朝北方而去,知道这次得罪了徐家,赶快离开为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