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灵破星空 > 第八十章 徐家布阵困兽 吴继故意搅局

我的书架

第八十章 徐家布阵困兽 吴继故意搅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很快一头水牛般大小、通体金色的妖兽出现在老者等人面前,其背后就是那颗秘银果树了,徐三等手下望着那噬金兽顿时感受到一阵压抑,老者开口道:“果然是凝元境初期妖兽,你们去布置阵法,我准备吸引它入阵!”

徐三等人马上在山谷四周分散开来,每个人手上出现一杆小旗,将其插在地上,见大家准备就绪,老者慢慢靠近噬金兽,那噬金兽见有人闯进自己的领地,低吼一声站了起来,两个灯笼大的眼睛盯着老者,似乎在警告老者不要靠近。

不过老者可是奔着它身后的秘银果而去的,并没有停下脚步,手上多处一支长剑,剑身水属性元力弥漫。噬金兽见状,知道今天对面来着不善,双脚刨地发出一阵阵低吼,做好战斗准备。老者迅速向前,一招简单元力斩就向噬金兽砍去,噬金兽望着斩来的元力长剑,“吼…”怒吼一声,一道元力金光从嘴巴飞出,飞快的击中元力长剑,两招互相试探攻击飞快的消散,老者眉头一挑,心想:“这妖兽果然不一般!”便转身就往外跑。

噬金兽见老者直接跑了也是一愣,随即大怒,兽心想:“打扰我睡觉不说,打了一下就想跑,当我不存在嘛!”四条腿一跃就追了上去。

就在一人一兽追逐时,远处一颗大树上站着一道身影远远看着,嘴巴微微翘起。

老者故意与噬金兽保持一定距离,每当噬金兽想要停下来返回去时,老者就一剑斩向噬金兽,噬金兽不得不得发动攻击阻挡,就这样连续三次后,噬金兽心情彻底被愤怒占据,今天一定要吞了这个可恶的人类,噬金兽迈开步伐加快速度,奔跑过前脚利爪发出一道元力利爪袭击老者的背后而去。老者见状知道自己已经成功吸引噬金兽,转身发出一剑抵挡噬金兽攻击,头也不回朝徐三等人方向跑去,很快老者进入了徐三等人准备的阵法范围内停了下来,噬金兽同时也追了过来,不过凝元境妖兽灵智不低,本能的意识到前方有点危险,就停下了脚步来回踱步,眼神一直盯着老者。

这情况可把暗中的徐三等人和场中的老者急坏了,只见老者慢慢抬起手中长剑,低喝一声:“水蛇飞击!”凡阶极品水属性武技,一条水蛇张开大口向远处的噬金兽咬去!本来稍微冷静的噬金兽见状,再次愤怒涌上心头,又一道金光从嘴巴飞出,与水蛇攻击在空中又一次僵持不下,噬金兽直接迈开四支,速度极快地奔向老者,老者见状心中大喜,等噬金兽进入阵法覆盖范围后,徐三等人迅速往手中的阵旗中输入灵气,一个巨大阵法出现在空中,将老者和噬金兽笼罩在内,阵法内老者和噬金兽都难以行动自如。

不过只见那老者手里出现一个阵盘,往里面输入一道元力,顿时老者四周重力效果消失,转身想离开阵法范围。噬金兽见目标要离开,前脚高高跃起重重地踏在地上,“轰....”顿时地动山摇,用它强壮的身躯左冲右窜,使得阵法周围徐三等人都有点站不稳,真个阵法摇摇欲坠。

老者见状心想:这样子阵法估计坚持不到我去取秘银果,必须将他击伤或者击杀才可以!回过头用冰冷的眼神地看一眼远处的噬金兽,手提利剑又是一道水蛇朝其飞去。噬金兽现在现在行动受限想躲避都来不及,怒吼一声又是一道金光迎飞而去,“轰.....”一道爆炸声响彻阵法内。一击没有任何效果,老者知道再多的远程攻击都效果不佳;老者也是对敌经验丰富几个闪身就接近噬金兽的身边,乘着噬金兽行动受限,挥舞利剑刺向噬金兽的最薄弱地方之一,脖子;面对突如其来的攻击,噬金兽虽然行动迟缓,还是艰难地偏开了脖子,不过利剑在噬金兽脖子上留下一条细细的血痕。噬金兽怒吼一声,一道金光从口中发出射向老者,老者一个跳跃就躲开了金光,又一个跳跃剑指噬金兽的眼睛,噬金兽连忙低头用坚硬的头颅挡下利剑,顺势两只前脚弹起,两只利爪扫向老者,老者一惊,没想到噬金兽战斗天赋如此高,双手扶剑迎向双爪,“嘭………”老者身形倒飞,落地后暴退几十步,可见噬金兽力量强悍。

躲在远处观看的吴继将一切看在眼里,心里暗暗想着:还好自己没有鲁莽单独对上他们任何一个,这老者果然经验丰富,而噬金兽更是强悍,在弱势中还能表现如此神勇!

甩了甩发麻的手臂,老者面色一冷,显然准备充足,从储物袋中拿出一颗丹药服下,奔向噬金兽再次刺向其脖子,吃过一次亏的噬金兽直接用头部来抵挡,而这次老者刺脖子只是虚晃一招,借力直接落在噬金兽后面,直接一剑刺中噬金兽的屁股,这也是为数不多的薄弱点之一,剧烈疼痛让噬金兽有些发狂,后腿疯狂蹬向老者,老者见状直接向后跳跃躲开,随着老者的利剑拔出,顿时一道血线从噬金兽屁股喷射而出,噬金兽转过身来恶狠狠盯着老者。老者冷笑一声,再次起身而上,手中的利剑不断向噬金兽薄弱点招呼而去,噬金兽不断抵挡咆哮,奈何有阵法压制,只有抵挡伤害的份,随着时间推移,噬金兽身上的伤越来越多,气息逐渐减弱,兽血已经将脚底下的泥土染红。反观老者有丹药支持,气势如虹,稳扎稳打,不求一剑毙命,想要耗死噬金兽。

远处观看的吴继见状皱着眉头,心想:眼看噬金兽将会被耗死,再等下去,到时候面对全盛的老者,秘银果肯定没自己的份,是该有所行动了!跳下高树,望着山谷方向邪魅一笑,对着趴在地上的小虎说道:“小虎,去找起先那两人,把他们附近的人都追赶一遍后回到原先山洞的另一头等我!去!”小虎低吼一声窜进树林。

一刻钟后,吴继远远听到一阵呼喊声,而笼罩在山谷入口处阵法破碎,空旷场地上站着一脸懵逼的老者和一头即将暴走、满身是血的噬金兽,老者心里直骂娘,眼看就可以耗死噬金兽,这时候阵法破碎,这不是坑爹嘛!怒吼道:“徐三,他妈的到底怎么回事?”

徐三着急忙慌的跑来说道:“三长老,是那头纳气后期的妖虎又来捣乱!兄弟们都被赶散了!”

老者心里大骂一句废物,不过此时还需要他们的协助,吩咐道:“赶紧调集人手,准备一起对敌,噬金兽已经受伤,放心,正面我抗,你们只要牵制就可以了!”

徐三闻言立马点点头就去召集人手了。此时,噬金兽已经从大悲到大喜加上愤怒过渡了,本以为会被耗死,结果阵法破碎了,行动恢复自由了!恶狠狠盯着老者发出一阵咆哮,嘴里发出一道金光射向老者,四支大腿迈开步伐朝老者撞击而去。老者见状嘴角微微抽搐一下,直接一剑“灵蛇出击!”迎上金光,身体急忙向后退去,准备躲其锋芒,只要拖住噬金兽就可,也让徐三有时间组织人手支援,最好是再次布下阵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