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灵破星空 > 第六十七章 潜入皇宫探查 炼化黑气新发现

我的书架

第六十七章 潜入皇宫探查 炼化黑气新发现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拍卖会第三天,经过两天重磅的物品拍卖,吸引了王都所有人的眼球,大街小巷都在谈论拍卖会的趣事。就在拍卖会持续进行时,三道身影消失在拍卖会直接朝皇宫而去,吴继和火碟跟着齐祖安在皇宫密道中,迅速飞奔而去,很快就到密道出口,一个太监打扮的人早在这等待,三人迅速换上宫中服装一路直奔皇帝所在;而越接近防卫和关卡就越多,吴继都不敢用神念探查,怕惊扰了隐藏的强者。很快几人身形被一道声大喝叫停:

“站住!什么人?干什么的?”一位护卫统领打扮的人阻挡在几人面前。

“原来今天是常都统当值哈,吓咱家一跳,咱家带着这三个奴才去养心殿办事呢!还望都统放行!”那太监打扮的人开口道。

常都统疑惑扫了一眼后面三人,咳了两声,便道:“既然是卫公公的人,那就请吧!”显然与这位卫公公交情还不错!

四人继续往养心殿而去,一路上遇到重重阻碍,幸亏齐祖安准备周全,终于来到养心殿门口,刚要准备进入,

“等一下!”一个沙哑声音在四人耳边响起,四人循声望去一位老太监从暗中走了出来,那卫公公身形一颤,显然惧怕这个老太监,连忙上去跪了下来,颤抖地说道:“奴才叩见大总管!”

“是小卫子哈,要去做啥呢,后面那三人面生得很,去养心殿做什么?”那大总管再次发问。

卫公公连忙回道:“回大总管的话,小的带三位奴才给主子收拾倒腾一下!”

大总管显然不信,便要求道:“把头太高,我看看!”

卫公公迟疑道:“这.....”回头偷偷看一下齐祖安

那大总管显然不高兴了,开口质问道:“怎么?有什么不能查看的?”

卫公公身形再次颤抖,差一点趴在地上,就要穿帮时,吴继体内三转烈阳劲功法已经运转,准备随时出手,齐祖安一手握住吴继拍了拍,示意他稍安勿躁。

“是我安排小卫子去给皇兄收拾收拾房间的,怎么?这事情还需要向你报备?”一位气宇不凡、身穿蟒袍的中年人走了过来说道。

“参见六亲王!”四周护卫和太监齐齐参拜,那老太监见六亲王来也是眉头一皱,心里疑惑,动作却不慢,与众人一起拜见后,连忙回道:“六亲王哪的话,您安排的事情当然可以,请!”

六亲王看了一眼大总管,嗯了一声便带着吴继四人走进养心殿,大总管望着五人的背影,便大手招来一名随处再其耳边说了几句,就打发离去,自己则跟了吴继等人的步伐。

一进养心殿六亲王便在门口摆下一桌酒水坐等什么人,而吴继等人迅速进入大殿之内,在大殿中央吴继看到一位身穿龙袍,双目紧闭的中年人躺在那,旁边的火碟已经传来哭泣之声,齐祖安便开口道:“继成小友,我们时间不多,赶紧动手!”

吴继也知道事态严重,两人来到床边,齐祖安慢慢掀开皇帝的被子,发现皇帝全身黑气环绕,已经开始渗透至脖子,好在皇帝修为深厚,全身只剩丹田和头部未被侵蚀,但再晚几个月估计会渗透至神念识海,与吴继两人相视一眼,知道皇帝病情碧想象中还严重。

吴继也不矫情,按事先商量好的来,运转功法灵气覆盖手臂,神念控制小火来到手臂关节经脉处,做好准备后看了一眼齐祖安,便将手搭在皇帝的手臂上,果然皇帝手臂上游离的黑气像猫闻到腥味一样,迅速顺着吴继手指进入手掌中,眼看手掌已经已经聚集了一团黑气,吴继迅速准备抬起手臂切断通道,令吴继没想到的是,这黑气居然懂得裹住吴继的手臂不让其离开;旁边的齐祖安见状,冷哼一声一股强悍的神念涌出迅速斩断缠绕再吴继手上的黑气。

吴继的手臂才得以自由,就地闭眼盘膝而坐,其手掌中的黑气正在经脉中与三转烈阳劲灵气搏斗,左突右冲的想突破烈阳劲灵气的封锁,不知是何原因,皇帝身上的黑气灵性比齐祖安的更足,像是有思想或者有人控制一样,手掌的烈阳劲灵气一时间居然不是其对手,慢慢地后退制前臂处,吴继内心冷哼一声,三转烈阳劲功法运转,将灵气持续灌输至手臂处,不断加大炼化黑气力度,同时神念控制小火迅速靠近,形成对黑气的包裹,有了小火的帮助,烈阳劲灵气炼化黑气的速度加快了许多,当最后一丝黑气被消灭,已经过了三个时辰。

在齐祖安和火碟焦急担心的等待中,吴继收功而起,朝两人点点头,示意众人想的办法可行,齐祖安和火碟大喜过望,随即重新装扮一番就跟着卫公公走了出去,在大门口时,只见六亲王正和大总管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大总管的眼神一直往里面瞟,几次想进去查探都被六亲王以各种借口拦了下来,见卫公公几人出来就长长呼了一口气;六亲王见吴继等人出来,便不在久留与大总管客套一句便带几人离开,那大总管目送几人走后急忙进去查探情况。

六亲王带着吴继等人来到皇宫的一座别院,便迫不及待的问道:“四哥,真的是你?”

齐祖安把头罩去掉,哈哈一笑,道:“老六,不是我,是谁?”

六亲王激动的上去要抱一下,连忙被齐祖安制止,他身上可是还没完全治愈,示意他淡定,这时一旁的火碟和吴继赶紧行礼:

“燕儿,拜见六皇叔!”

“继成,参加六王爷!”

六亲王很是疑惑,看着吴继,接着怀疑问到:“你就是那位能治疗我皇兄病情的神医?”

齐祖安眉头一皱,便呵斥道:“老六,别这么没礼貌!继成,是我救命恩人!”转身对吴继致歉道:“继成小友,不必介怀,我这六弟从小性格如此,一点也不沉稳!”

六亲王闻言一脸尴尬的站在旁边,吴继则对六亲王抱拳道:“是谁都会怀疑哪有这么年轻的神医!六亲王,我不会医术,只是有些手段刚好克制那些病情!”

六亲王闻言脸色顿时笑道:“我就说有本事的人,肯定不会小气!继成小友,你这朋友我交了!”

齐祖安一脸铁青,吴继一脸无奈,这时旁边的火碟撒娇道:“六皇叔,我都在这半天了,您不过问,看也不看一眼,什么意思嘛?”

亲王正声道:“燕丫头,近几年你不是消失在王都,就是在清德居,都不来看我这个六叔,我还没责怪你呢!”

火蝶闻言顿时萎了,一脸求助的看着齐祖安,齐祖安摇摇头,开口道:“六弟,今天的事情进展很顺利!我们需要见见族老了!”

六亲王皱了皱眉头,说道:“四哥,现在朝局相信你多少有了解,我们皇室现在岌岌可危哈!我们皇室内部也不稳定,许多人不愿皇兄能好起来!如果要光明正大的治疗皇兄,估计阻力不小!”

齐祖安接着道:“所以我才想到族老!也只有他才能名正言顺的接走皇兄!关键是时间!继辰小友马上要参加灵元南学院选拔!以他的实力通过选拔一点问题都没有!”

六亲王意外看了一眼吴继,想不到吴继能得到四哥如此高的评价!便开口道:“好吧,至少我们是应该找族老想想办法!”

众人商讨一翻,便在别院里住了下来,与此同时,皇宫另一处大殿中,大总管再跟一位年轻人汇报今天的碰到的情况,“大皇子,今天六亲王无缘无故的带人去看我皇上,把我挡在门外三个时辰,他们走后我进去查看皇上情况,并无状况!”大总管恭敬道。

大皇子开口问道:“你看清楚那几个人长什么样子了嘛?”

大总管回应道:“没有,六亲王好像有意送那几人进去!”

大皇子疑惑,他六皇叔不会做无用的事情,肯定发生了他不知道的事情!同样的情景出现在各个皇子的寝宫里!

这些都不是吴继所关心的事情,此时的他正发现了令他震惊的事情,今天将黑气至于体内炼化,结果炼化的黑气能成为三转烈阳劲灵气养料,那一团黑气提升程度相当于十颗中品合气丹的量,如果把皇帝体内的全部炼化,那修为会有一个惊人的提升!还有齐祖安那些浪费的黑气,吴继一阵可惜!现在吴继对于别人避让不及的黑气产生了巨大的渴望!

第二天,吴继在齐祖安目瞪口呆中,直接将其身上拳印中的黑气直接吸收一部分至体内!吓了火蝶和六亲王一跳,疑惑吴继这是搞得是哪出哈!不过三人看到吴继安稳地闭眼坐那,没表现出任何异常情况,就只能静静在一旁等待!三个时辰后,吴继睁开双眼,再一次向齐祖安吸收相同量的黑气,反复三次后,在三人目瞪口呆中,吴继身上的气息猛一下上涨,达到纳气八层后期中段!“这也可以?”三人疑惑道!吴继欣喜地站起来,看来自己猜测是正确的,这不是可以很快的治愈齐祖安和皇帝,但这事情需要保密,连火蝶都不能告诉,不是不相信,而是没必要让人承担潜在危险,但现在还不知道这黑气背后是什么存在!吴继跟三人解释道自己找到一些取巧的办法,能加快炼化黑气速度!火蝶三人闻言大喜,现在他们最缺的就是时间!齐祖安现在胸口的拳头印黑气,已经稀薄了很多。

吴继不想太多高调,调息片刻后才开始新一轮的炼化之路,这一次在吴继不懈努力之下,当最后一丝黑气被吴继吸收后,齐祖安迅速运转功法,修复身体暗伤,两个时辰后,齐祖安率先醒来,这一次再也不用调动灵气压制体内黑气,怒吼一声,向世人昭示着他的归来,凝元境巅峰气势尽数显现,六亲王和火蝶大喜,在南部偏僻地方,齐元皇室又增添一名超级强者,并且有望人丹老祖的存在,这也多亏齐祖安十几年来不断利用灵气压制黑气,体内灵气时时刻刻都在争斗,原先凝元境后期修为,现在厚积薄发突破凝元境巅峰也是情理之中。整个王都又一次感受更强的气息,还是在皇室内部出现,各个势力高层,有喜有忧!

半天后,吴继醒来,表情没有多少变化,心里却乐翻天,先恭喜一翻齐祖安,当听说要去齐元皇室祖地,吴继心里一阵犹豫,进了那里就相当于把身家性命交给别人,万一有什么不测,逃跑的机会都没有了,不过转念一想,以齐元皇室底蕴,不可能看上自己已经展现的那点东西;几人便马不停蹄地向齐元皇室祖地而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