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灵破星空 > 第六十二章 修炼神念法决 再遇怪异老头

我的书架

第六十二章 修炼神念法决 再遇怪异老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醒来的吴继沉思着接下来一个月的修炼安排,心想:纳气八层后期修为刚刚突破,短时间再突破是不可能了,而炼体修为同样如此,想提高实力水平只能想想其他办法了!最直接的就是武技了!对了,炼丹大赛冠军不是有奖励了一部神念修炼法决嘛!可以了解一下!于是从储物戒指中拿出那片玉简,贴在额头上,一片深奥的法决就像放电影一样在神念识海中显现:

“观想魂链决,观自然,想规律,聚魂链,吸天地游离魂力于链,壮自身之魂……”

足足一天时间,吴继才把这部神念修炼法决研读一遍,按照法决开始神念修炼之路。第二天清晨,吴继早早来到一幢高楼楼顶,望着远方,当太阳的第一缕阳光照射至吴继脸上时,运转观想魂链决,吴继的神念识海伸出两条神魂链,一丝丝游离于天地间的自然魂力被魂链吸收,传输至识海内,没入吴继那一团神念体中,吴继感觉整个人都飘了起来,嘴里不自觉地发出呻吟之声,持续了一刻钟,周围的游离魂力已经没有了,吴继才停下法决,内视自己的识海,位于中央的神念团似乎比之前清晰了一点,体积大了一点,虽然变化细小,但的的确确有变化。

当吴继收功要下楼时,一声嗞嗞的声音,吴继怀里传来一阵翻动,至从上次吞服了一片地火莲花后,一直沉睡至今,一个小脑袋探了出来,“咻咻………”小蛇已经消失在怀里,不远处传来一阵吵闹声,怕小蛇有什么危险,吴继迅速跟上,只见小蛇正追逐一只小老鼠,那小老鼠也是不凡,小蛇的实力已经达到纳气境,具体是几层看不出来,刚才那速度纳气中期武者估计很难跟上,不一会儿那只老鼠钻进了一个房子内消失不见了,小蛇在门口吐着舌头有点迷茫,吴继轻轻地落到小蛇旁边,一把抱起放在怀里,转身就要走时一道悦耳地声音传来:“阁下的灵宠差一点就伤了我的灵鼠,就这样想走?”

吴继顿了顿,还是回身抱拳:“多有得罪,还望见谅!”

那道声音再次响起:“哎,道歉有用,这世上就不会有那么多纷争了!不如进来一叙,如何?”

吴继皱了皱眉头,不清楚对方意图,这房子居然隔绝神念查探,必然有隔绝法阵,能布下这法阵的自然不是一般人,便开口道:“在下有事在身,不便久留,还望海涵!”

那声音再次让吴继留下脚步:“堂堂青年炼丹大赛冠军不至于这点胆量都没有吧?进来吧!”那房子的门自动就打开了!吴继心里一惊,为了自身安全,每天都换不一样的装扮,对方居然认出自己。不过听对方的口气貌似没有多少恶意,于是吴继出于好奇还是走进门去!房子不大,一眼就能望到尽头,在房子的中央水池边,一道苗条的身影站在那背对着吴继,吴继感觉这身形很熟悉,还是礼貌地开口道:“这位小姐,冒昧打扰!”

只听那女子咯咯地发出笑声,转身刹那,吴继惊呆了!支支吾吾地指着女子道:“你是火蝶?”

“当然是我啦,继成哥哥!不然你以为是谁呢?是黄小姐嘛?”火蝶俏皮地回答到!这也不怪吴继,因为每次见火蝶都是夜行衣,头戴面具,哪有现在穿着一身长裙艳丽。

吴继闻言顿时一阵慌乱,连忙解释到:“不是,不是,我跟黄颖姐没有什么的!”

看着吴继手足无措,急于解释的样子,火蝶又发出一阵笑,开口道:“好啦,好啦,不逗你了!”吴继双手一摊,一脸无奈,这时火蝶手上的寻香鼠一阵吱吱,一只小脚还指了指吴继,像是在控诉什么,吴继怀里的小蛇也探出头来望向小鼠,吴继开口道:“小蛇,那是我朋友的灵宠,不能欺负别人!”小蛇听完人性化地点点头,对于灵智开启的兽类,天敌概念会淡化很多,更多的会关注提升自己实力,在弱肉强食的生存法则中活下来;火蝶也安抚了下怀里的寻香鼠,两人互相倾诉了一翻。

吴继提议一起去逛街,火蝶没有异议,两人各自去装扮了一下,吴继变成了一个满脸胡须的大汉,而火蝶则打扮成一个村姑模样,两人相视一笑朝王都的商业街而去。一路上吴继见识了女生爱购物天性,就三个字买买买,像极了普通情侣日常生活。终于到了商业街的尽头,过了了大马路就是吴继日前逛过自由交易市场,火蝶看到吴继的眼神一直往对面飘去,问道:“继辰,你想去自由交易市场淘宝嘛?”

吴继回复道:“是的,前些时候在交易市场碰到一个有意思的前辈,他那有我感兴趣的东西!还想去看看!”火蝶笑道:“那还等什么,逛哪不是逛?运气好说不定能淘到好宝贝呢!走吧!”吴继木讷地点点头,被火蝶拉着手就往对面走去。一入交易市场,依旧是热闹场景,叫卖声此起彼伏,吴继现在想要提升实力,武技是最好选择,而且能满足吴继需求的武技等级至少是凡阶上品以上的,以吴继现在的身价还买不起各大商盟中这等昂贵的武技,两人一路这看看那瞧瞧,虽然没买到啥有价值的东西,但两人却热此不彼。

在逛到一个瘦小的摊贩前时,火蝶拿起了一根金钗,甚是漂亮,那摊主眼神一亮便开口道:“这位小姐,您真是好眼力哈,这金钗是我们兄弟在一个遗迹中费劲千辛万苦才带出来的!说不定是上古哪位强者的遗物呢!”吴继听完一阵白眼,这摊主真能扯,于是在他的一堆物品中挑挑看看,当摸到一块黑色石头时,体内火灵珠震动了一下,吴继不动声色的放下,继续看了起来,火蝶开口问道:“这个金钗多少灵石哈?”

那摊主笑道:“这个金钗五十下品灵石!”

“什么?这个破金钗要五十颗灵石?”火蝶叫到,

摊主赔笑道:“美女,要把这些东西从遗迹中很不容易!有时候还要冒着生命危险哈!”

火蝶摇摇头:“不行太贵了,不要了!”

眼看生意要黄了,那摊主急忙说道:“不要急嘛,您可以还价哈!”

“五颗!”火蝶伸出五个手指对着摊主说道,摊主笑脸一僵,这杀价也太狠了吧!

“三十颗”

“十颗”

“二十五颗”

“十二颗”

“二十颗不能再少了!”

“十八颗颗不能再多了,再多了不买了!”

旁边的吴继目瞪口呆的看着两人讨价还价,看来火蝶平常也有来此逛逛,熟悉这里规则,两人僵持不下时,最后吴继忍不住开口道:“那就二十颗吧,不过外加这几个石头吧!”在此摆摊的都是人精,摊主一阵迟疑,怀疑这几个石头是不是有好东西,但这些东西都请拍卖行的鉴宝大师看过了,没啥好,东西的,咬咬牙答道:“好,成交!”吴继爽快地拿出二十颗灵石交到摊主手上,把地上几块石头收走,带着火蝶继续下一家,看着吴继两人离去的背影,摊主也不在纠结,看着手里的二十颗灵石,心里美滋滋!

远离那个摊主后,火蝶忍不住问道:“继辰,你为啥要那几块石头?”

吴继笑道:“其中有一块可能有好东西!等下回去再看看!”

接下来两人就没看到心仪的物品,直到吴继来到上次那个老头摊位前,吴继就停了下来,因为体内火灵珠再次发出震动,且潜意识中传来厌恶的情绪;那老头头也不抬,就开口道:“小友,又来了,是否能联系到你师尊?”

吴继遗憾地摇摇头,开口试探道:“前辈,你是想要我师尊炼制丹药吧?”

“是的,我知道你是炼丹大赛冠军,但是我需要的是灵级丹药!你还炼制不出来!”吴继一惊,老头见状深深地叹一口气,说道:“小友不必惊讶,人的样貌,身形,气息都可以变化,但是唯有神念气息变化不了,恰巧我修炼过这一类秘术,所以能认出小友!”

吴继闻言心放下来,继续小声道:“前辈,您是炼制火属性丹药压制体内的伤势吧?”那老头睁开双眼,盯着吴继,吴继顿时感受一座大山压在自己身上,动弹不得,脸色通红,双膝慢慢的弯曲,如果不是铜雷体初炼而成,这时吴继已经趴在地上了!旁边的火蝶看出来吴继的状况,连忙想站在吴继前面,不过下一刻她也动弹不得,好像被什么禁锢了!几十个呼吸后,老头一收自己气势,吴继和火蝶均一个踉跄差一点趴到地上,吴继调整了几下呼吸后,抱拳对老头说道:“前辈,在下无意冒犯,感谢前辈手下留情!”那老头看了一眼吴继身边的火蝶,摆摆手道:“罢了,不知者无罪!这次看在燕儿的面子上,就不与你计较!”旁边的火蝶面露惊色,警惕的眼神紧盯着老头!因为燕儿这个名字只有族中长辈才会这么称呼自己。那老头轻笑一声:“怎么?燕儿,很奇怪?是哈,十几年了,大家早就不记得我了!也罢,时日无多了,你们两个跟我来!”

收拾了摊位东西,就自顾往交易市场外走去,留下面面相觑的两人,吴继和火蝶连忙跟了上去,都好奇这老头是何人!一路转来转去,最后跟着那老头进入一个破旧的木屋内。三人站在屋内,久久没有言语,那老头叹了一口气,从怀里拿出一块令牌抛给火碟,火碟下意识的接了过来,一看发出一声惊呼:

“四皇叔,你是四皇叔?族中长辈不是都说您陨落了嘛?连族内你的本命牌都黯淡无光!”吴继也是一阵惊讶,老头居然是皇室中人,那老头再次叹了一口:

“是哈,现在的我跟陨落没啥区别了!”

说完,老头便拉起手臂,火碟一声尖叫,因为老头的手臂有点吓人,干瘪漆黑一阵黑气笼罩在其外表,甚是吓人,吴继体内的火灵珠传来激烈的颤抖,吴继一道神念传递过去安抚火灵珠。火碟这时候都发出了哭声:“四皇叔,为什么你的情况与父皇一样,十几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