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灵破星空 > 第五十五章 偶遇救力熊 灵火灭强敌

我的书架

第五十五章 偶遇救力熊 灵火灭强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修炼无岁月,两个月后,吴继睁开双眼,经脉修复完成,且又一次扩宽坚韧,右手一张一团火焰出现在手掌心,隐约可见其核心分两层,一层为兽灵火状态,里面一层为地火之灵状,灵火不断跳跃显得灵性十足,就叫你小火吧!起身后全身一震,修为尽然达到纳气八层中期巅峰!换了一身干净衣服,握紧拳头,起身望向去王都方向了,心里默默念叨:火蝶,等着我!便施展三重鬼影步向王都疾驰而去!

不过刚跑了几百里,就听到侧前方传来武者打斗声音,吴继放慢脚步来到一座山头丛林暗暗观察争斗的双方,令吴继奇怪的是一个纳气八层巅峰和一个纳气八层中期敢劫杀一个纳气九层初期的武者!不过吴继很快就看出原来那个纳气九层初期武者受了重伤!空地上一个魁梧大汉一边逃跑一边艰难地抵挡两个黑袍人的袭击,这大汉正是力虎佣兵团的力熊,而其他两人正是淮北城的两个黑衣人!

其中一个黑衣人冷笑道:“力熊,你们力虎佣兵团完了,赶快投降,或许可以留你一条狗命!”

力熊倒也硬气,冷冷回道:“投降,我脑袋里没有投降两个字!你们两个鬼鬼祟祟的,能信?”

“反正你都要死了,告诉你无妨,我是王都宇文家宇文先!身边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阎罗了!”

另一个黑衣人阎罗阴森森地说:“那你现在可以安心下地狱去吧!”

躲在暗处的吴继听着清清楚楚,心想:“居然宇文家族的人!力虎佣兵团,难道是淮北城的那个?发生了什么事?力虎佣兵团怎么会溃败?不管了,先救下人再说!”迅速带上鬼头面具,快速向战场飞奔而去!对于突然间出现的第四人,还是纳气八层中期巅峰修为,互相攻伐的三人自然第一时间感应到,手上的动作慢了几分;很快吴继就站在了三人前面,

宇文先率先问道:“这位兄台,请问有什么事情吗?淮北城江铜佣兵团正在办事,请给个方便!”

吴继直接无视他,转头对力虎抱拳问道:“这位兄台可是淮北城力虎佣兵团的人?”

力虎先是一愣,再抱拳回道:“正是,请问阁下是?”

两人见状大怒,居然无视他们两个,明显就是敌人,迅速做出正确的攻击配置,那阎罗一掌土属性灵气就拍向吴继,宇文先则攻向力虎,只要宇文先拖住力虎,等阎罗解决掉吴继,力虎照样得死!吴继盯着飞奔而来的对手,眼神非但没有担忧,反而充斥着兴奋,因为吴继迫切的想知道自己现在的实力达到什么样层次,体内三转烈阳劲功法运转,右手一转火属性灵气布满手掌,迎着对手拍了过去!“嘭………”黄色与红色灵气在空中炸裂开来,吴继身形倒退十几步,而那阎罗则后退五步,吴继一脸兴奋,阎罗一脸难以置信!

吴继低喝一声:

“烈阳掌!”

一只火红色的灵气手掌向阎罗拍下,阎罗冷哼一声:

“土极拳!”

一只土黄色拳头飞了过来,吴继见状瞬间想起此人就是在固北镇打败柳林的师傅,真是冤家路窄哈!两人拳掌交替而过,又迅速冲向对方,瞬间两人交手周围布满了红黄灵气;阎罗脸色越打越阴沉,没想到对手如此难缠,眼看普通手段无法拿下对方,与吴继互拼一下分开后,深吸一口气准备拿出自己一些压箱底手段,只见其双手隔空交叉,口中大吼一声:

“土龙咆哮!”凡阶上品武技,手上飞出一支土属性龙型灵气向吴继飞奔而去;吴继脸色变得凝重一些,右手缓缓抬起,大量火属性灵气包裹着右手,

“断金手,碎人!”同样是凡阶上品武技,一只火红色的掌刀从吴继的右手飞出斩向飞来的土龙,两者相碰撞半空一声巨响;望着不远处的吴继,阎罗脸色狰狞抽取体内全部灵气,大喝一声:

“土刺群波!”

一排土属性灵气形成的尖刺向吴继铺天盖地而来,这威力已经无线接近凡阶极品武技威力了,是阎罗压箱底手段,依靠这武技已经灭杀了不少强敌,打出攻击后马上拿出一颗丹药放进嘴里。而对面的吴继,感觉到那些尖刺未靠近就带来了压迫感,咬着牙,三转烈阳劲功法疯狂运转,右手指天,低喝道:

“三重炎阳掌,青阳掌!”

这第一式青阳掌,这一刻才展现其真正的威力,一只巨大火红色的巨掌向土刺群和阎罗全覆盖拍了过去,两招威力极大的武技相碰却没有想象中的惊天碰撞,而是在阎罗惊恐地神色中,土刺慢慢消失,一只残破的手掌继续向其拍了过来,体内已没有多少灵气,嘴里的丹药还未被吸收,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手掌拍来,

“嘭……”“啊………”

一声惨叫从阎罗口中发出,不远处的宇文先和力虎不约而同地停下手上动作,看了过来!土尘烟雾散去,只见吴继单手撑地,脸色微白,呼吸急促,拿出一颗上品合气丹迅速吞下;而阎罗就满身烧焦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深坑中,已经奄奄一息了!宇文先脸色大变,阴沉至极,力熊则震惊且脸露喜色,嘴里发出劫后余生的大笑,虽已受重伤但气势如虹,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哈,毕竟等级在那,各种武技往宇文先身上砸去,反观宇文先毫无战意,好几次想突围而去,却被力熊截了回来,所谓兔子急了还咬人,宇文先爆发全身力量攻向力熊,想在吴继恢复之前,尽快逃离而效果尽显,此时的力熊已经嘴角溢血,身上多处重伤,手上动作越发跟不上节奏了,宇文先眼睛一亮,与力熊对拼一下后,迅速分开转身就跑,力熊大急一个健步追去,十个呼吸后突然间宇文先一个转身,一招蓄谋已久的武技朝力熊飞来,力熊来不及躲避,正重胸口,一声惨叫倒地,宇文先面露喜色就要下杀手时,一道声音想起:“你是不是忘记我还在哈?”

宇文先停下手上动作,慢慢侧过脸看着站在不远处的蒙面人,开口道:“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管闲事?”

吴继冷声道:“我曾经受过力虎佣兵团恩惠,这个理由足够嘛?”

宇文先阴沉着脸:“那你是要得罪江铜佣兵团,甚至王都宇文家了,这后果你和你家人承受得起嘛?”

闻言,面具下吴继的脸色瞬间布满寒气,家人永远是他的逆鳞,但是更让吴继杀机猛增的原因是靠近宇文先一定距离后,体内的残破火灵珠居然抖动起来,这宇文先一定有问题!随即打出一拳,

“炎爆拳……”!

整个身形迅速向宇文先靠近,宇文先也没想到吴继不受震慑威胁,冷哼一声,

“重水击…”!

之前没感受到吴继厉害,只是觉得其武技等级高,以吴继现在状态不可能再次使用那武技,当两个拳头相碰时,才发现对方的力量如此强悍,“咔嚓………”“啊………”宇文先手臂传来一阵骨裂声音,身体重重摔在不远处,惊恐地看着吴继,嘴巴还不停地念叨:“他的身形好像是个年轻人,不可能的,不可能的,年轻一辈能做到这一步的只有王都的大家族第一天才!”看着慢慢靠近的吴继,再次威胁道:

“你不能杀我!我可是宇文家族的人,杀了我,你会受到宇文家族的追杀!”

但是吴继不为所动,周身杀机涌现,宇文先脸色狰狞大吼道:

“是你逼我的!吼……”

一声非人的吼声从宇文先口里发出,其周边黑气涌现,其身形蠕动变成一个头上带角,双手变利爪的怪物。吴继体内火灵珠震动的更厉害,脸上一副果然的表情。变身后的宇文先气息爆涨到纳气八层后期层次,怒吼一声,“嗖嗖……”速度极快地消失在原地,下一刻就已经出现在吴继的头顶上,一爪抓向吴继的天灵盖,如果被抓到,那结果可想而知!三转烈阳劲功法疯狂运转,周身形成一个灵力小漩涡,残破火灵珠罕见主动地吐出一丝精纯火灵力参杂在吴继运转的灵气中,

“断金手,碎人!”

吴继一出手就是凡阶上品武技,对于未知的事情,全力出手是最好的选择,裹着烈阳劲灵气的手掌对着头顶的利爪劈去,灵气与那黑气相碰时,发出“嘶嘶嘶………”的声音,

“不可能………你怎么可能压制圣气?”一道难以置信声音从宇文先嘴里发出,吴继可不管这些,

“断金手,碎地!”

又一掌朝落地的宇文先打去,宇文先那无往而不利地利爪和黑气只能拼命的抵挡,吴继欺身而上与其肉搏,两道人影不断交错,空中不断发出对碰的声音,“看来其变身后身体强度也增加了不少!”吴继心想到

一刻钟后,吴继一掌打向宇文先的胸口,宇文先本能地用手阻挡在胸前,吴继心神一动,一团火焰出现在掌心,宇文先顿时感觉到手臂传来一阵灼烧剧痛,精神一阵恍惚,手臂防御慢了半拍,吴继怎么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一掌就印在了宇文先的胸口!“啊………嘭…………”宇文先重重的从高空摔在地上,其胸口一片漆黑,狂吐鲜血,手慢慢抬起指向吴继,嘴里还想说什么,生机就断了!吴继见状,大大的吐了一口浊气,心中对新灵火的威力甚是满意,服下一颗疗伤药和一颗合气丹,将两个死人的储物袋收集好,扶着受伤还没回过神来的力熊迅速离开朝光摇城而去。半天后,一道黑色身影落在了战斗的地方,其气息赫然达到凝元境,望着躺着地上的宇文先,发出一声怒吼,抱起尸体消失在树林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