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灵破星空 > 第四十七章参加秋季拍卖会 救曹兰得材料

我的书架

第四十七章参加秋季拍卖会 救曹兰得材料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十天后早晨,一个身穿黑色披风,头戴斗笠的身影出现在镇边城门口,正是风风火火赶到的吴继,缴纳金币后直接往天下拍卖行而去,这时已经是人山人海了,作为周边千里之内唯一的大城,其年度拍卖会拍卖的东西都是精品,还是很有吸引力的,连王都的势力纷纷派人前来竞拍,所以拍卖会的进入资格被炒到了十颗灵石,吴继正要排队进入,却被一阵争吵声吸引,入口处常家一名武者常林也曾经与吴继一起进入镇边遗迹中,身边还带着一名颇有姿色女子,原打算跟随常家高层进入,可进入人数临时限制,只能等待最后是否有空位,而郑家郑君花几人正好看到,旁边一个矮胖武者便冷嘲热讽:

“那美女,跟着我,我带你进去!别跟这个没用的软蛋!”

“就是……还不如跟着哥几个!”周围人都知常家与郑家的争斗,纷纷闪开一个圈,

常林怒骂道:“我们进不进关你们什么事!”

那矮胖冷笑道:“我们只是邀请这位美女,关你屁事!”

这时那女子拉了拉常林的手,小声说道:“林哥,我们不去了,离开这吧!”

常林脸色通红,之前已经答应心爱之人带她进去见识见识拍卖会,哪知如此不顺,害其一起遭到羞辱,吴继看那女子是实在人,便走上前去拿出黄颖给的令牌,守卫之人马上弯腰恭敬,周围人群惊讶不已,平时这些守卫基本是鼻孔朝天的,吴继装出沙哑的声音:“我能带他们俩进去吗?”手指着常林两个,守卫诧异地看一眼常林,恭敬道:“当然可以!”吴继朝常林招招手,常林和那女子战战兢兢地走过来,周围人议论纷纷,郑君花几人脸色难看;

常林拱手道:“多谢前辈,我们俩不准备进去了!”

吴继在其耳边轻声几句,常林意外地看着吴继,大喜道:“多谢前辈!玲儿,我们进去吧!”

郑君花已经坐不住了:“且慢,这位前辈,我乃郑家二公子,不知道可否给郑家面子,带我朋友进去?”

吴继冷笑一声:“郑家面子值几个钱?一边去!”此话一出,全场哗然,在镇边城除了常家之外,谁还敢不给郑家面子。

“好大的口气!我倒看看是谁,敢不给郑家面子?”

人群中郑君齐与王都来的贵客有说有笑地聊着走过来准备进会场,不巧的是听到这句话,这不在贵客面前被打脸嘛,吴继神念一扫,已经纳气七层中期修为,心想天赋还可以,要是郑君齐知道吴继的想法,估计会直接暴怒出手!这不已经出手了,飞身一脚踢向吴继,吴继反手与其相碰,吴继后退几步,而郑君齐按原路飞回,现场一片惊呼;吴继招呼一下常林,三人进入会场,留下一脸难看的郑家众人。

一进入会场,马上有美女服务员引导人员进入会场,看到令牌后,吴继三人被恭敬地引到二楼一处精致的小包厢,楼上还有一层,常林一路诧异地看着吴继,心里很不明白吴继明明是小村庄的人,为何会认识如此有身份的人,即使常家家主都没有被拍卖会人员如此恭敬,常林旁边的女友更是不敢出声,服务员退出随手关上门,吴继神念放出发现无法穿过四周,看来房间有隔绝神念阵法,常林犹豫一下,还是抱拳开口道:“多谢前辈!”吴继摆摆手,示意两人坐下,便不多说话,静静等待,一声锣响,一名黑衣老者出现在拍卖台上,双手微抬示意现场安静,吴继能感觉到这老者至少半步凝元境强者,现场安静下来,黑衣老者开口:

“欢迎大家来参加拍卖会,现场规矩不用多说,下面开始拍卖,请看第一件拍卖品!一瓶中品聚气丹!纳气境武者的修炼必备!底价五颗灵石,每次不低于一颗!现在开始!”

“五颗。。。”

“六颗。。。”

“七颗。。。”

基本上都是大厅的武者在竞拍,最终被一个高瘦武者八颗灵石拍走,那武者直接到后台兑换丹药后直接悄悄离开拍卖会,怕被人盯上!有了好的开始,拍卖会进行的很顺利,丹药、材料、武器、功法一件件物品被拍走,吴继坐在包厢里闭目养神,常林和其女友就来长见识的,压根就没打算买,看吴继安静坐着也不敢打扰,直到那黑衣老者说道:“下面这件拍卖品是凡阶中品烈阳石,其功效可辅助火属性武者修炼,特别是突破瓶颈;也可为炼丹师炼丹所用,底价为二十颗灵石,每次竞价不得低于1颗灵石!”话音刚落,吴继睁开双眼,准备竞拍,而另一包厢里那位与郑君齐一起的王都贵宾对旁边的人说道:

“居然有烈阳石,品级低了一些,不过郑公子勉强可用!”

郑君齐一听大喜,便拍着胸脯说道:“有这颗烈阳石头,定能突破纳气七层巅峰,为宇文公子效劳!”

宇文拓听完大为受用,哈哈笑到:“这都是小事!”

“二十颗!”

“二十二颗”………价格节节攀升,郑君齐和吴继都没出手

“五十五颗”吴继出手了;

“五十六颗”郑君齐随后跟进;

“五十七颗”另外一间包间传出女子声音;

“五十八颗”吴继再次出声,经过一轮又一轮的竞价,价格已经升到八十几颗,场上就剩下他们三人竞拍;

“八十五颗,两位在下镇边城郑家少主,希望两位给点面子!将烈阳石让与我!”黑衣老者抬头看了他一眼,警告意思不言而喻!

吴继眼皮都没抬一下说道:“八十六颗”!

“八十七颗”另外那名女子继续跟进;

“你们………!”

包厢里的郑君齐脸色通红,内心呐喊:什么时候郑家名声这么不好用了!在楼上的高级包厢一间发出一声“哼……”应该郑家高层。

“九十颗。。。。!”郑君齐怒吼一声;

“九十一。。!”

“九十二。。。!”

其余两人接连报价,郑君齐刚要开口,宇文拓便打断,阴森森说道:“郑兄,有人出钱替我们买,我们应该感谢对方才对!”

郑君齐眼睛一亮,拍马屁道:“还是宇文公子有远见!”

便吩咐随从盯着去,场面上只剩下吴继和那神秘女子竞拍,最终那神秘女子以一百零八颗灵石竞拍下烈阳石!吴继这时也很无奈也很遗憾,身上就一百颗灵石,看那神秘女子势在必得,所以没必要继续加价,拍卖会价高者得!接下来就是三件压轴宝物了,黑衣老者打开第一个宝物,是一把断剑,“这是一把凝元境灵器断剑,其意义就不用多说了!一颗灵石,开始竞拍!”在灵元大陆,灵器不算什么,但在齐元王国还是稀缺物哈!拍卖会也是有手段,明知普通人无法拍下,底价这么低,还是给人出价的机会,好调动会场氛围,众人纷纷参与,即使没拍到,有参与也是以后吹嘘的资本。随着时间推移,参与竞拍的只有高级包厢的贵宾,竞拍价格已经达到三百颗灵石,其中有一个就是常家家主常荣,郑家高层已经在了,还有其他势力的代表,最终被郑家高层以四百颗灵石买下。

第二件压轴宝物是凡阶顶级无属性武技——八极拳,吴继心动不已,随着修为的提升,除了三重炎阳掌作为杀手锏外,其余的常规武技已经跟不上了,但是这不是他现在买得起的!其价值远超那把灵器!不一会儿,武技价格已经突破四百颗灵石,最终常家以五百五十颗灵石拍下。最后一件物品储物戒子,被王都来的贵客买下。

拍卖会结束,吴继直接出了城门,换了一身装备头戴骷髅面具在就近的林子里等待,不一会儿前脚一队人马出城门后向北边王都方向而去,其中一名女子带着面具在人群中特别显眼,后脚一队一身黑衣人紧随其后,还有不少独行武者跟了上去,看来这一路应该不可能太平了。吴继远远地跟在大部队的后面,很快夜幕降临,前方已经传来打斗声音,当吴继靠近时,大量的黑衣武者和独行武者再围攻那一只去王都的护卫队伍,但那只队伍中有一高手一边将靠近地全部打飞,一边护送那女子往山林里移动,忽然站在远处观战的三个黑衣武者中的一个,直奔战场而去,看其身上发出的灵气波动,应该跟那护卫高手实力差不多!吴继神念慢慢延伸至留在原地的两名黑衣人,其中一人说道:

“刚好拿下烈阳石,可以增进修为,南学院选拔上肯定大放异彩!”

另一人哈哈一笑:“放心,到时少不了你的好处!那人已经被牵制住了,该我们出手了!”

吴继一听那声音好耳熟哦!第一个说话好像是郑君齐!吴继望着远处两大高手的对决,一时间估计分不出胜负,转头看一眼正在绕过战场的两个人,跳入林中尾随两人而去。话分两头,曹兰这次来镇边城一是与常家交流情报,二是顺便参加拍卖会,正好有符合修炼烈阳石,立即出手,至于郑家的威胁本就不放在心上,有半步凝元境高手权叔随行安全应该问题不大,谁知碰到这事情,早知道多带几个高手了,一边跑一边懊恼着!忽然两道蒙面黑衣身影拦住了去路,宇文拓一副色咪咪的样子说道:

“小妞,往哪里跑哈?乖乖地把烈阳石和储物戒子交出来!不然……嘿嘿………”

曹兰大吼道:“大胆,我是王都曹家之人,敢碰我一下,你们就死定了!”

躲在暗处的吴继,暗骂一句蠢货,已经动手了这不逼别人杀人灭口吗!果然郑君齐一听,杀意凛然,斩草除根,不然郑家有灭族之祸,而宇文拓却不惧,但也怕麻烦,瞬间两人一起出手,不讲武德,曹兰本身纳气七层初期修为,女孩子平常就历练就不多,手忙脚乱地应付,很快就有伤势出现,一股绝望的气息笼罩自己;吴继藏在一旁观察的清清楚楚,宇文拓纳气七层中期修为,果断出手,一掌拍向郑君齐,

“大胆,什么人?”

场中三人大吃一惊,居然还有人藏在旁边,郑君齐一掌迎上去,“嘭………”郑君齐落地倒退十几步,脸色难看,吴继则轻轻落在曹兰旁边,实力高低一目了然,宇文拓眯着眼睛,可以感知吴继的实力不下于自己,

开口试探道:“这位朋友,想要什么尽管开口!”

吴继没有答话,转头问:“曹姑娘,可否拦住这位宇文少爷?”

“什么?宇文少爷?”曹兰大吃一惊,瞬间明白过来,怎么会如此凑巧!指着宇文拓,怒目而问:

“你是哪个宇文小贼?”

这时宇文拓脸色难看,这次来主要目地是截取情报,只不过以抢劫财物为幌子,没想到被这家伙破坏了!不过宇文拓也是厚着脸皮道:

“我不知道什么宇文之类的!小子,我劝你少管闲事!赶紧滚!”

曹兰彻底怒了,好歹是大家族子弟,储物袋中拿出一根鞭子,凡阶中品武器,随手就抽向宇文拓,宇文拓也不敢怠慢,这可是加持了灵气的武器,普通肉身可扛不住,吴继在一旁看着也是无语,有这武器刚才不拿出来,转身看向郑君齐,也不废话了,直接出手,压着郑君齐打,久守必失,抓住其一个破绽,将其打的吐血而飞,郑君齐也是干脆,倒地之后马上就跑,吴继也是愣住了,这也太直接了吧!宇文拓见郑君齐逃跑,直骂废物一招震退曹兰,马上脱离战场朝镇边城而去!曹兰重重吐一口气来到吴继身边,抱拳说道:

“多谢阁下相助,曹兰感激不尽!”

吴继摆摆手道:“举手之劳,况且也是在帮自己!”

曹兰摇摇头说:“对我来说是救命之恩!你本是为储物戒子和烈阳石而来的吧?”

吴继尴尬地摸了摸面具,没出声,曹兰很干脆拿出那枚储物戒子扔给吴继,对她来说,最重要的是情报,吴继也没拒绝,急需烈阳石,曹兰疑惑道:“你叫什么名字?为啥帮我?刚才好像说也是帮自己!”

吴继回答:“我叫继辰!”

远方一道身影迅速靠近,吴继迅速跃入树林消失不见,曹权落在曹兰身边,亲切问道:

“兰儿,你没事吧?”

曹兰望着吴继离开的方向摇摇头:“我没事,权叔是宇文家的人!”

曹权脸色难看道:“该死,看来我们出王都就被盯上了!刚才那人是谁?很陌生的气息!”

曹兰没隐瞒,将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曹权皱着眉头思来想去,也没想到哪个姓继的家族,应该是假名,对曹兰说道:

“刚才我神念观测他应该是个年轻人!”

曹兰疑惑道:“会是哪个大家族弟子?他刚才还说帮我等于帮自己呢!”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没想到结果,便不在纠结启程回王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