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灵破星空 > 第十四章 初遇火碟 探险遇敌

我的书架

第十四章 初遇火碟 探险遇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年后,清风山脉靠近中部地区,一行6个人带着面具,一身夜行衣,躲在灌木丛里拿着手上的地图对四周指指点点的,其中一个身材魁梧的叫阿彪是此次行动的队长,洗髓境初期实力,有两个身材瘦小、淬骨境初期的跟班,一个女子身材火爆淬骨境中期巅峰修为名火蝶,还有一个书生打扮阴柔男子淬骨境巅峰修为名为花木,最后一个就是身材清瘦的吴继化名继辰,经过一年的努力修为已经稳稳地达到淬骨境巅峰,但以淬骨境中期巅峰修为在外行走。

这一年吴继经常出入清风镇和清风山脉,结识了这几个人,一起在清风镇广场上接任务做任务,但没见过对方真面目,在冒险者里面随处可见。今天他们一起探索一份无意间得到的藏宝图,地图上只有目的地,没有说明是谁画的,里面是什么!地图显示就是这里,众人小心翼翼地进行对比,不敢有大动作,毕竟这里已经是有妖兽出没的地方,一不小心估计全军覆没。

火蝶有发现道:“就是这里,你们看那边有个山洞!”大家看过去,的确不远处有个山洞,其周边地形与地图相同;众人小心翼翼地摸索过去,到洞口时一阵风从洞里传来,大家顿时感到一阵凉意,按道理武者身体经常天地灵气洗刷,气血旺盛即便冬天也不会感到冷才对,众人打起十二分精神走了进去,洞口缓缓向下延伸,打起火把驱赶眼前一片的漆黑,越往下走洞口越宽,最后大家来到一个巨大的地下溶洞,溶洞中央有一个深水寒潭冒着寒气,众人都打起火把勉强照亮整个溶洞,花木突然喊道:“你们看那里,有人!”其他人一听,顿时身心一寒,居然有人?大家撑着火把慢慢靠过,紧张得可以听见呼吸声,靠近后仔细一看,是一副披着衣服的骷髅,长长呼了一口气,火蝶用她的小手拍拍那丰满的高峰,惹着那那主仆三人猛吞了一口口水,骷髅旁边放了一把长剑,衣服上腰带上绑了哥袋子,石壁上刻了几行字:吾名炼火,南州丹鼎门人,大限将至,游历四方只寻找极寒之火以求突破,但天不遂人愿,毫无收获,本想回门,奈何与敌交手时旧伤复发,留下线索躲在此处,本想靠来人送吾回门,可惜无人寻来,悲哉。。。!

火蝶看到着,嘴巴喃喃自语:居然是丹鼎门的人。。。。。阿彪眼神闪烁似乎知道一些什么,花木则眼神火热,只有吴继一人一头雾水,大家各自站一个方向,彼此戒备。阿彪向其中一个手下使了个眼色,那瘦小手下慢慢地向骷髅靠近,花木见状,大喝一声:“你去哪?”那瘦小手下身体停顿了一下,阿彪向前一步,释放出洗髓境气势,意思很明显,想独吞宝物,火蝶和吴继迅速向花木靠拢,花木小声说道:“我与继辰对抗阿彪,火蝶你去抢夺宝物!”吴继和火蝶点了点头,花木和吴继同时出手,攻向阿彪,阿彪以一敌二不落下风,三人激战在一起,而火蝶则轻松压制那两个仆人,几下就重伤他们,无法爬起,就要去拿宝物了;吴继感觉这有点顺利,但想不到哪里不对,阿彪见状突然发力,先击退吴继和花木朝火蝶扑去,吴继连忙全力攻去,花木则假装落后一个身位向阿彪攻去,可吴继怎么也没想到,花木的攻击突然转向自己的后背,毫无防备之下,一口鲜血喷出,身体惯性保持向飞去,阿彪突然一个转身一掌轰在吴继的胸口上,将吴继打落到寒潭里。

场面转换太快,火蝶来不及反应,只能大喊一声:“吴继。。。。。”吴继已经落入寒潭,瞬间明白花木与阿彪早就串通好了,火蝶也是果断直接放弃宝物向洞口奔去找救援;看着远去的火蝶,阿彪和花木没去追赶,毕竟宝物要紧,置于落入寒潭的吴继,肯定已经死了。跌落寒潭的吴继的确意识模糊、外表结冰、生机正在消散,吴继胸前那个从杨晨那得来的破珠子被阿彪一掌打入体内,珠子吸收着鲜血越来越亮,从珠子里散发一股奇特的物质,从胸口顺着经脉流向全身,所过之处伤势迅速痊愈,将经脉和骨骼一遍又一边地进行淬炼,很快吴继修为突破淬骨境巅峰、洗髓境初期、洗髓中期才缓缓慢下来,最终达到洗髓境中期巅峰,一段画面信息从珠子传入吴继的脑海里,天地间无数强者与天空黑洞中落下的奇怪生物大战,有人族、有龙族、凤凰、麒麟等等,那外来生物脑袋扁平、身体瘦小、全身散发黑气,有几处战场最为惨烈,一个是一条五爪黄金龙独战3名外来生物,一只火麒麟一口火把一片外来生物烧成虚无,一名人族手持利剑,大杀四方,一名人族手持一颗巨大的火球同样独战3名外来生物,可是外来生物源源不断,突然虚空中一把黑色的长枪从黑洞中飞向手持火球的人族,那人族大喊一声也将火球扔过去,“咔擦”火球破碎分成4块飞散在大陆的四方,画面哑然而止。

吴继才慢慢恢复意识:我已经死了吗?来到地狱了?不知道火蝶逃走了没有,爷爷会伤心死吧!感受身体状况,不对,我修为怎么达到洗髓境中期巅峰了?睁开眼一看,我还活着在寒潭里面,双脚迅速一蹬向上浮去。岸边阿彪和花木在搜索溶洞周边的药材,炼火的遗物已经被他们收起来了,突然平静的水面哗啦一声,一道身影冲了出来,阿彪和花木一惊,以为是什么凶兽出来,一看居然是吴继,两人目瞪口呆,同时闪过一道念头:这都不死?落在岸边的吴继脸色阴沉地望着两人,愤怒开口道:“可以哈,骗了我跟火蝶这么久!”

阿彪和花木没发现吴继的修为变化,花木嚣张道:"那又怎么样?这都没死,那就让你再死一次!”花木打出基础武技破风指对准吴继的喉咙,吴继看着攻击过来的花木面无表情,调动体内灵气,疾风腿!一脚踢断其手指,顺势击中花木胸口口,“啊。。。”“嘭。。。。。。。。。”花木倒飞而回,重重地落在地上,像死狗一样躺那,进气多出气少了。阿彪脸色难看望着这一幕,刚才出手的吴继修为已经至少达到洗髓境中期了,实在想不出吴继这么短时间怎么突破这么快,已经准备退走了,吩咐:“你们上!”那两手下可不敢,花木上去一招就死,自己上去不用半招吧,看那两人不敢上去,还希望靠两人拖住吴继一下的阿彪暗骂一句:废物。现在说什么言语已经无用了,双方不死不休,阿彪调动全身灵气,施展最强攻击,同时吩咐一起上,大喊一声:奔雷拳!其他两人也打出攻击,吴继马上调动全身灵气,只是有一部分灵气运转迟钝,估计是新增灵气还未打磨,大部分灵气也足够,手掌覆盖火属性灵气,暗道:烈焰掌!拳掌相碰,气浪直接将攻击未到的其他两人给冲飞到寒潭里,阿彪手臂“咔擦“一声断裂,口吐鲜血,撞在溶洞墙上,满眼不信的看着吴继,瞳孔慢慢的失去光彩,咽下最后一口气,吴继也是从愤怒中清醒下来,也满眼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的双手,这是我的力量吗?我的实力吗? 不是在做梦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