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灵破星空 > 第七章 偶遇敌手 修炼有序

我的书架

第七章 偶遇敌手 修炼有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吴继调息完就爬上土坡,向水莲花走过去,正准备轻轻的摘下五颗水莲子,旁边的树林里传来了几人对话的声音和脚步声:

“这该死的天气,这么热,进山这么久,也没寻找到啥值钱的草药!”其中一人骂骂咧咧的,显得很烦躁。

"好了,三弟,要有点耐心,没碰到厉害的凶兽,已经是幸运的了。”一个听上去比较沉稳的人训斥道。刘三他们几个已经进山里好几天了,没找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

声音刚落下,三个打扮不一的大汉从树林里走到水潭旁边,其中一人大喊一声:“水莲子”,其余两人眼睛发光盯着要被吴继采摘下来的5颗水莲子,眼看水莲子就要被吴继收入木盒中(这样尽量避免水莲子药性的流失)。那个刘三便大喊一声

“住手”

便迅速地跑过来,但还是慢了一步。吴继已经收起 水莲子,静静地站在原地,眼睛盯着跑来的三人,经常听爷爷讲年轻时候的故事,一看就知道这三人就是独行武者。

“小子,我叫你住手,你没听到?”

三个人将吴继围在中间,其中一个

“小子,把水莲子交出来,不然的话,哼。。。。。。”刘三看吴继年纪小,便不放在眼里,况且他们还有三人都是淬肉境武者。

“水莲子是我找到的,凭什么给你们?”

吴继毕竟还未与人交手过,现在身子板较小,没经历过这场面,显得有点拘谨,声音有点发抖。吴继的话让刘三他们哈哈大笑起来,便道:“小子,宝物有能者拿,你家大人没教你吗?”

可惜他们看不到土坡下面剑水鳄的尸体,一直当时吴继运气好,不然也不会说出这话来。

话音刚落下,刘三旁边的一个手下便冲了过去,要直接抢吴继手上的盒子。一出手,吴继就判断出他的实力在锻肉境初期,有了最近一段时间与凶兽对战的经历,吴继很快沉下心来,一个侧身就躲开了他的抓手,当然吴继也不客气,直接一个后踢,将直接踢趴在地上

“哎哟。。。。。。。。。。“惨叫一声,在地上起不来。

刘三眼睛一眯,看出吴继年纪不大,穿着打扮不像大家族子弟,却实力不凡,但他心里也有底气,毕竟吴继年纪小,缺乏战斗经验,于是下了决心,一个大步向吴继冲了过来。吴继见刘三攻击过来,表情凝重,毕竟刘三实力不弱,但也不惧怕,调整身体与刘三打斗起来,一开始吴继有点生疏,第一次与人真正交手,慢慢地熟练起来,逐渐的掌控攻击节奏;而刘三的心里从一开始的好奇慢慢的转变为震惊;两人交手十余招不分胜负,

突然刘三掌风一变为拳头,打出基础武技,其大喊一声:

“破军拳”

吴继迎面感受到压力,于是急忙运转体内灵气施展凡阶下品武技,默念一声:

“烈焰掌”

拳掌相碰。。。。。砰。。。。。。。。。。。。

刘三一口鲜血吐出,倒飞而回,身受重伤,满脸的不可置信,心想:哪个大家族弟子在扮猪吃老虎哈!刘三的另一个手下则目瞪口呆。。。而吴继则落地双脚滑行了一段,稳稳停住,只是右手已经发麻。。

吴继暗暗地控制体内真气流向右手,抬头看向刘三他们三个,这时他们三个已经聚到一起,一脸惊恐的望着吴继,刘三嘴唇颤抖地说道:这位小兄弟,是我们有眼无珠,冒犯您,请看在我们几个是清风镇郑家郑君华公子的手下的份上,放我们一码。

“清风镇三大家族之一郑家,不就是杨晨所说那个郑天童的家族,不愧为三大家族,一个下人而已,就这么难缠!”

吴继脑袋飞速的思考着,毕竟是此时没有杀人的想法,不过吴继的状态在刘三他们眼里,提心吊胆的,生怕吴继毫无顾忌的杀了他们。

“你们走吧”

吴继说道,刘三他们长长的呼出一口气,互相扶着,连忙感谢转身灰溜溜的消失在丛林中,只是刘三那转身后阴毒的眼神,吴继没有发现。

吴继看着他们离开,观察了下周围,剑水鳄刚死,凶兽领地意识极强,应该不会有其他凶兽过来,于是盘腿坐下,拿出一个水莲子服下,水莲子不愧为疗伤药材,灵气充足且药性温和,很快修复之前战斗的损伤,并开始进一步强化经脉和肌肉,最后面体内流淌的灵气有一丝丝地往骨骼里面钻去,吴继大喜过望,起身来,打了一套金刚伏魔拳,骨骼卡卡响,力量和速度又增强了,这是马上要淬骨开始的节奏哈,现在算是半步淬骨啦!

“天快黑,赶紧回家,不然爷爷到担心了”

带着巨大的收获,吴继向村里出发。。。。

夕阳西下,吴家村口,经历上次事件惊吓还没缓过来的吴海焦急地在来回走,时不时的望向山口,再得知自己孙子单独进山采药后,就知道坏了,这孩子肯定是进山为自己的伤势寻找疗伤药材了,心里暖烘烘但更多的是担心和懊恼,山里的危险系数实在是太高了,到了夜间肯定九死一生。村里已经派吴成他们去寻找了,好几波人都回来了,还是没找到人,众人站在村口只能干着急,气氛很压抑。

这时一个少年,背着竹筐,慢慢地从山口走下来,众人眼神一亮

“是吴继”

“不错,是他”

众人高兴不已,吴海更是喜极而泣。

吴继看到这么多人在村口,知道自己闯祸了,急忙跑到吴海身边,小声地叫了下

“爷爷”

吴海板着脸瞪了一眼“臭小子,回去再收拾你”便向众人道谢后,大家各自回去。

回到家里,吴继被爷爷好好“收拾”了一顿,便坐下吃饭。吴继给爷爷讲述了今天在清风山的经历,听着吴海心惊胆颤的,一脸震惊地看着吴继,没想到自己的孙子短短一天就遇到这多事情,还好活着回来。说完,吴继拿出了装有水莲子的木盒递给吴海,后者双手颤抖地接过木盒,慢慢打开一条缝隙,一阵浓厚的水属性灵气扑面而来,吴海一个呼吸后感觉身体清爽了许多,转过头看着吴继说道,“这是黄阶下品水属性药材,不仅灵气浓厚可修炼也具有非常强的疗伤功能。”吴继点点头,深以为然,便问:

“爷爷,这可以让您伤势痊愈吗?”

“应该可以,至少可以好八成,然后再休养两天就会痊愈!”

吴继大喜,能帮到爷爷,实在感到满足和自豪,随后看着爷爷服下一颗水莲子,平稳的炼化,就轻轻地走开,到了自己房间又拿出那残破的珠子发发呆,吴继最近经常做这个事,感觉这破珠子很特别,但又没发现什么,便把它用绳子扎起来挂在胸前就去找负重修炼,步入正常生活和修炼轨道,也时常入山历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