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灵破星空 > 第六章 修炼武技 初战凶兽

我的书架

第六章 修炼武技 初战凶兽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清风山脉与齐元王国的最大最危险的妖兽山脉相连接,可以说是妖兽山脉的一个分支!时常有传闻高阶妖兽跑到清风山,不管是路过还是有啥目的,对于进入山里的人类来说是非常危险的!比如说吴海他们如果碰到了纳气境的妖兽,能回得来已经算幸运的了。为了爷爷的伤,吴继决定要进入清风山去碰碰运气,但要做些准备。

吴继在自家院子里拿出那本的武技观看了起来,整个掌法标注有经脉运行的路线图和修炼注意事项,炼体境也可以修炼烈焰掌,吴继小心的按照运行图修炼烈焰掌,很快就调动体内不多真气按照运行图运行了一周天,出奇的顺利!其实这得归功了那颗朱果,帮助吴继淬炼了肉身强度和精神强度,拓宽了经脉也塑造了经脉的柔韧性,一般只有大家族嫡系弟子才有的待遇。

“烈焰掌。。。。”吴继大喝一声,身体一跃,体内真气集中于右手,右手手心有一个真气漩涡,单手拍向院子里修炼用的木桩!

“嘭。。。。。”一声巨响从吴继院子里扩散开来,只见那木桩已经成为木屑散落一地都是。吴继还呆呆的站在那里,看着这一地的木屑,喃喃自语道“好大的威力哈,都快赶上吴成叔的一击了。“灵元大陆每个修炼等级都是极为严格区分的,高一层就是高出一重天哈;高等级武者一般都是力压低等级武者!吴成可是洗髓境的武者,而吴继才锻肉境后期,可见这武技的彪悍了!吴继晃过神来,发现自己体内真气已经干涸了,右手还有点隐隐作痛,看来这烈焰掌也不是随便可以施展的,战斗过程必须一击必杀,不然死的肯定是自己。吴继盘腿坐下一边吸收转化空气中稀薄的灵气、缓和手臂的负荷,一边仔细回味下刚才修炼的每个细节,反复练习烈焰掌,直到熟练发出烈焰掌。而寸闪这门身法武技,至少需要洗髓境武者才可以修炼,所以吴继暂时不能修炼只能手抄一本带在自己身上,至于紫阳功法就直接放在爷爷那。接下来吴继做好日常修炼,就去陪爷爷说说话。

两日后,吴继准备进山了,但他不准备跟爷爷和村里的人说实话,先去村里打铁的师傅那用零花钱买了匕首,第二天再去食物店里买了些干粮, 就偷偷地带上衣物和疗伤草药放在药篮子里,经过村里大门时还是被村里的强者询问一番,不过吴继经常有跟爷爷在山口处去采药,很快被吴继以采药为借口顺利的出了大门。

吴继小心翼翼的走在清风山小路上,这里已经比较深入清风山了,耳边时不时传来凶兽的吼叫声,突然间左边的草丛里传来一阵声音,吴继马上全身精神紧绷,进入战斗状态,不一会儿一头锻肉境初期的凶兽豺狼出现在吴继不远处。吴继拿出匕首全身戒备且仔细观察这豺狼,其身材大小比村里的狗大一些,四肢异常发达充满力量,狼嘴略大,牙齿不断发出亮光可见是极其的锋利。豺狼嘴里流着口水,两只眼睛直钩钩地盯着吴继,左右来回走动,随时发起攻击。

一人一狼对峙了一会儿,豺狼低吼一声,率先发起攻击,只见其四脚一蹬,狼嘴张开,向吴继扑咬了过来,速度极快!吴继迅速向旁边一躲,快速向后退去,豺狼落地之后也迅速追上;豺狼的速度比较快,眼看被追上,吴继向后打出一拳,只是只见一道影子飞过,自己的手臂上一阵疼痛,手臂上留下几条狼爪血横,鲜血直流。

这时吴继顾不得手臂的伤,收起着匕首,眼神只盯着豺狼。豺狼见到鲜血之后,整个身体显得更加狂暴,又毫无顾忌向吴继冲了过来,吃了一次亏后吴继冷静了下,这次没有逃跑,而豺狼身体一跃,咬过来!

吴继面向跃起的豺狼,一个侧身一个直拳打向豺狼的侧面,

“嘭。。咔。。”“呜。。。。”

豺狼惨叫了一声,吴继的一拳打在豺狼的后大腿上,直接打折了豺狼的一只后腿。豺狼发出嘴里呜呜的声音,眼神恶狠狠的看着吴继并没有退缩。吴继也全身湿透了,刚才那一拳是精气神高度集中的结果,不过这一拳也给了吴继继续战斗的信心,全心戒备的看着豺狼,接下来吴继被吓了一跳,不知是豺狼已经极饿还是凶性大发,居然不顾伤势直接冲向吴继,一种不杀死不罢休的架势。

一头豺狼与一个少年在清风山的一个角落,一拳一爪的互相攻击着,最后吴继满身是血的看着倒在血泊中的豺狼,感觉全身快散架了一点力气也没有,强忍着伤痛从药篮里拿出疗伤的草药涂在受伤的地方,再盘腿坐下吸收空气中的灵气来恢复体内消耗的灵气气,意外地发现吸收和转化天地灵气的速度变快了许多。

一个小时过去了,吴继慢慢的睁开眼睛,长呼一口气 站了起来,双臂紧握感受自己身体的状况,惊喜的发现修为已经锻肉境顶峰,力量再一次的增长,而外伤的伤口已经愈合只留下疤痕。吴继从篮子里拿出匕首向豺狼的尸体走过去,用匕首把豺狼的两颗值钱大牙挖了出来,由于还要继续寻找药材,其他的只能丢掉了,收拾一番吴继继续往山里进发。

吴继来到一个水潭附近, 抬头观察周围的环境,确定没凶兽在附近后,喝了点水又洗洗脸,清醒清醒。一抬头看见对岸两石壁的一夹缝里有一株水莲花,水莲花上的水莲子位列凡阶下品药材,是很好的疗伤药,可入药也可单独服用,药性十分温和,心想肯定对爷爷的伤势治疗有帮助;其周围长满了小草,如果角度有偏差还真发现不了!吴继沿着岸边慢慢的往水莲花方向走过去,他知道水莲花周围可能有守护的凶兽,于是他从边上用匕首砍了一支树枝,靠近时先用树枝伸向水莲花,只见水中一道身影一跃而起,吴继手中的树枝已经没了,吴继才看清楚是一只锻肉境顶峰的剑水鳄,其长度两米左右,嘴巴尖尖的,一排雪白的牙齿,厚厚的皮甲覆盖全身,尾巴修长鳞片厚重而尖锐,防御与攻击不逊色与淬骨境初期的普通凶兽,趴在地上一双大眼盯着吴继。这剑水鳄也不拖泥带水,四脚开动迅速地爬行,嘴巴张开咬向吴继,吴继双脚用力一蹬跳到另一侧,不过吴继的双脚还没落地,一条尾巴飞快的向他砸过来,这下子吴继没有着力点,只能运转灵气于双手挡在面前。

“嘭。。。”

一声低闷的声音,吴继倒飞出去,重重的撞在一棵树上,顿时感觉眼前一黑,嘴里有点血腥味,受了点内伤,马上咬了下舌尖,晃了晃头眼前恢复清明看向不远处的剑水鳄,这凶兽的尾巴好大的力量哈,心想这样下去不行,必须找到它的弱点!不过剑水鳄可不会跟吴继商量下:大家都休息下的,又发起新一轮的攻击,吴继主要以躲避观察为主,时不时的还击一下,但体内灵气也逐渐地消耗着,心里开始着急,就在这里剑水鳄身上有白光闪过,吴继脑子也是一个机灵,回想到这凶兽一直爬在地上攻击,从来不跳也不翻身,于是吴继抵挡了几下凶兽的攻击,顺势倒地向不远处一个向下小坡滚去,果然这剑水鳄以为这人类不行了,迅速的爬行追了过来,这时吴继已经左手拿好匕首且右手全力凝结体内灵气已经在坡下面等待着,只见剑水鳄的前嘴巴伸出来,吴继充满灵气右手迅速击打在剑水鳄的下巴上,“嘭。。。”剑水鳄这个身体向上飞了起来,露出无鳞甲覆盖的雪白底色,吴继左手用匕首直插剑水鳄的白色的喉咙,一系列动作连贯迅速。

“吼。。。”

伴随剑水鳄惨叫,空中洒下一片血雨,重重砸在地上的剑水鳄下面不断的鲜血流出,不一会儿抽搐了几下就死了,吴继长长呼了一口气,稍微调息了一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