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绝世唐门,从和霍雨浩换宿舍开始 > 第一百五十九章 世间若无双全法,愿负天地不负卿

我的书架

第一百五十九章 世间若无双全法,愿负天地不负卿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望着苏心远这一副模样,她不由得回想起了十年前的一幕。

  当年的苏心远也是这样静静的等待着,在那个时候的他早就已经完成了家族的掌权之争。

  现在,慕含言想知道,同时也想明白明明总是对儿子的事情并不上心的他,今日怎么会有如此兴致?

  难道真的只是宇儿喜欢的那个姑娘值得令他如此重视吗?

  “没错,只不过等了这么久都没看到那小子,看来今晚是发生了点什么事情了,估计海神缘上,这小子又惹出来了什么麻烦。但愿这臭小子回来的时候不是哭丧着脸回来的。”

  苏心远点了点头,这中熟悉的感觉,让慕含言本能的觉得似乎今晚的事情格外的郑重。

  就像是即将冲破大坝的洪水,呼啸的水流声被摇摇欲坠的大坝阻拦在外,表面上看似风平浪静的大坝,实则早已经风雨飘摇,现在等待的,只是下一波水流的到来而已。

  然而,预料之中的严肃却始终都没有出现,等来的却只是苏心远的叹息。

  “算了算了,这天都快亮了,毕竟这小子的常年不在学院,这下子十有八九的黄了,罢了罢了,到时候回来的时候你来安慰一下他就行了。”苏心远转身离开了阳台,等待了许久终于还是没能等来他所期盼的结果。

  “不,有些时候我们还是要相信宇儿,毕竟你当初也是不是不敢断言自己当年会做出那样的选择吗?”慕含言拉住了苏心远的手,如数家珍的开口道。

  确实,有些事情真的不能断言太早,毕竟这件事情上,慕含言是最有发言权的那个人。

  “听你的,都听你的,那就再等等吧。”

  大不了,等他下次回来的时候,再抽他一顿就好了……

  …………

  “苏宇,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啊?”王冬儿好奇的从苏宇的怀中探出头来,好奇的环顾着四周。

  双翼撑开,紧随其后的还有其他的魂导护罩,现在的苏宇完全就是在急速飞行着,带着王冬儿向着一个方向在不断的飞行着。

  “马上你就知道了,别着急啊,快到了,快到了……”

  确实快到了,因为这个方向是向着星罗帝都进发的,以星罗帝都和史莱克城池的距离其实并不需要太久。

  但是奈何学院的规矩森严的啊,不批准假期就不能回家,但是现在的苏宇一手把握住了史莱克魂导系的命脉,现在的他完全可以说是在史莱克学院中横着走的人物了。

  “真的吗?你不会要带我去见叔叔阿姨吧?”王冬儿看着眼前逐渐熟悉的环境,不由得问道。

  都已经确定关系了,不见家长干嘛?难道还带你回家看风景的吗?

  这里是星罗帝都,我家族所在的地方,欢迎来到我的地盘。

  我娇贵的小公主,做好成为恶龙的新娘了吗?

  …………

  “家主,少主已经来到星罗帝都之外了,马上就会回到家中了。”这时候一道身影缓缓的从暗处浮现,汇报着苏宇的踪迹。

  “来了来了,害的老子等了那么久,要是这儿媳妇丢了,老子非得扒了这混小子的皮!”

  此时此刻,日月帝国,明都,太子宫中。

  “落羽,你来说说近期帝国中内部叛乱的问题,事情的处理的如何,都给我详细的说一说。”徐天然的声音很轻,但是谁都知道,徐天然越是安静,越是危险。

  落羽放下手中的魂导器,缓缓的开口道:“其实并不算是什么眼中的事情,无非就是被其他有心人利用,加之殿下如今逐步掌握了朝堂,一时狗急跳墙罢了,至于是谁主使的,暂且还没有查到任何实质性的消息,但是现在所有的线索都指向了……”

  说到这里,落羽顿了顿,没有继续再说下去了。

  “具体的事情我更加清楚一点,关于最终的线索问题,全都的矛头都指向了其他的几位皇子,只不过,我倒是不认为其他的几个皇子还有这个胆量,他们更像是被人利用了。”

  后面的话被橘子接了下去,其实落羽很清楚,有些东西终究不是自己能说的,更何况,现在单单论论地位来看的话,橘子在徐天然眼中的地位依旧比自己高。

  但是,这些东西对于苏宇来说其实这并不重要,他现在的任务就是潜伏在徐天然的身边,成为徐天然的心腹。

  甚至必要的时候,可以……

  “太子殿下,我得先告退了,明德堂中我还有重要的研究任务没有完成,这一件七级的魂导器已经替殿下制作完成了,如果还有其他事情的话,可以让堂主通知我。”

  说着,落羽起身离开了太子殿下的宫殿之中,不得不说,徐天然有这常人所不能匹敌的手腕与能力,但是,他性格上的缺陷太明显了,刚愎自用,疑心极重,越是身边的人,越容易起疑心。

  跟徐天然打交道是个危险的事情,毕竟徐天然参百年上一个和他说话没有收敛的人已经被橘子下令灭门了。

  但是落羽不一样,他的身份是明德堂堂主的弟子,现在的他不仅是徐天然的智囊团之一,而且还是徐天然和明德堂之间维系关系的桥梁,虽然老皇帝还没归西,但是只要还有其他的可能,明德堂这一层关系,徐天然自然是不可能放掉的。

  在回去的路上,徐天然还让橘子送落羽回去,但是却被落羽回绝了。

  落羽知道,橘子一直被徐天然是为自己禁脔,一但将橘子派出去,必然是要考验一个人的节奏,别人可能觉得这是太子殿下关心下属,但是其实就是一张临死前的催命符。

  回到了明德堂之后,分身落羽无奈的叹了口气,喃喃自语道:“也不知道本体那边怎么,距离的太远,记忆都无法共享,为今之计也只有按照原定的计划走了,实在不行就只能走最后一步了,哎……”

  …………

  “爹,娘,我回来了,快来看看你们的儿媳妇儿……”

  苏宇拉着王冬儿的手,毫无顾忌的喊道。

  不等他的话说完,苏心远和慕含言已经是出现在了两人的眼前。

  这一切看似都很正常,但是身旁的王冬儿此刻早已经的羞的满面通红,就连那精致的小耳朵也染上可爱的粉红色。

  “苏宇,你瞎说什么呢,我,我……”

  王冬儿本想说我才不是你们儿媳妇儿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硬生生的将后半句话咽了回去。

  “这就是宇儿经常跟我们提起的女孩儿吧,来,让阿姨看看。”

  还没等苏宇开口,慕含言已经是轻车熟路的拉起了王冬儿的手,转身走上了二楼,不得不说王冬儿的魅力是无敌的,本来还想着跟苏宇和王冬儿两人唠叨几句,但是慕含言和苏心远自从见到王冬儿的那一瞬间开始,就已经陷入了茫然和错愕之中……

  这,这真的是我儿子喜欢的人吗?

  宇儿是怎么把这姑娘骗到手的?

  这姑娘的家人知道吗?这姑娘的家人同意了吗?

  宇儿没干什么坏事吧……

  一连串的疑问不断的在他们夫妻二人的脑海中浮现,但是,直到王冬儿开口的那一瞬间,慕含言就强行将脑海中不断浮现的念头压下,决心要问个明白……

  目送着二人离去的身影,这时候,苏心远也回过神来了望着还在尴尬的站在原地的苏宇开口道:“这就是上次的那个假小子?”

  “不然呢?你以为还能是谁?没看见她左手的无名指上还带着我们苏家的主母的戒指啊。”苏宇无奈的翻了翻白眼,当初是谁在那疯狂的调侃我,这下子一见到王冬儿那男女老少通杀的颜值就脑子短路了?

  “这,这确定是同一个人,虽然我承认他们长得很像,但是这变化也太大了吧,你,你是从哪里把这么好的一个女孩子骗来的?别告诉我是在你自己的班上啊?”苏心远显然到现在都不敢相信当初的王冬就是现在宛若女神般的王冬儿。

  “有些事情说起来很复杂,但是,我觉得还是有必要跟你说一下的。”

  …………

  与此同时,楼上的王冬儿也在跟慕含言,缓缓的说起了当初她和苏宇的过往,只不过,苏宇跟苏心远说的,远远比王冬儿和慕含言说的要离奇曲折的多。

  听完了之后,苏心远罕见的没有开口,沉默了良久,才缓缓的开口道:“你胜过我当年,也注定胜过这个时代的同辈少年,去吧,一切随你,不管怎样我都会支持你的,你找的这个儿媳妇儿,你老子我的很满意,你最好别让我听到你有什么对不起她或者委屈她的地方,不然,嘿嘿……”

  老家伙就是老家伙,话说得也少,不过自家老爹一直都是这样的,虽然不善言辞,但是他说的每一句话,都有着独到的深意,当然,这深意是否正经,就值得去好好的考量一番了。

  入夜,依旧是在四年前熟悉的屋顶。

  如今的王冬儿脸上依旧有红晕没有散去,在这皎洁的月色之下,反倒是增添了一分惊艳的之美。

  “苏宇,你未来的真的还会像现在一样吗?就像我们四年前在这里一样,那时候的……”

  也不知道慕含言和王冬儿聊了些什么,自从慕含言和苏心远离开之后,王冬儿一直都在沉默着。

  “会的,一直都会……”

  “那要是如果呢?我是说如果我家人不同意怎么办,那我们可能就……”

  不等王冬儿说完,王冬儿突然发现自己竟然不知道何时撞入了苏宇的怀中,一道温柔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不会有如果,就算是有,那也是如果没有人阻拦我们。”

  这突如其来的拥抱,让王冬儿都有些猝不及防,就在她想要挣扎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也紧紧的抱住了苏宇。

  “冬儿,此生我无悔……”

  这一刻,伊老还有精神之海中的那一堆人,都被苏宇关了禁闭,伊老也很是识趣的封锁了外界的一切。

  随着苏宇的一步步迈出,一道道光芒从他的衣服之中逸散而出。

  神界,神王大殿。

  “莫非斗罗大陆真的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到底要不要下去看看呢……”

  说着,这名蓝发中分的青年默默的拿出了修罗血剑还有海神三叉戟,但是最终有化作了一声无奈的叹息。

  “算了,反正有大明二明他们看着,而且还有我的封印,除非是神王,不然不可能有人能伤害到她的,应该是我多虑了。”

  一道恐怖的神念骤然散去,一切又恢复到了往日的安宁。

  殊不知,此地的场景若是让神界的众人看到,神界的众人也应当是满脸震惊,为首的蓝发中分的青年面色只怕是最复杂的那一个了吧。

  感受着散去的神念,苏宇没有犹豫,捧起王冬儿的那绝美的脸庞,四目相对,苏宇不由得想起来了早年曾在蓝星读过的一篇古文。

  髣髴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秾纤得中,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约素。延颈秀项,皓质呈露。

  如今想来,这世间若是真的有如此绝美之人,只怕是也唯有冬儿了吧……

  “苏宇,你……”

  王冬儿瞳孔骤然放大,在这一刻,她的脑子轰然大震,随后变得一片空白。

  这一切都像是那么的不真实,但是嘴唇间的温热,却是那么的令人留恋。

  苏宇的一吻,彻底的打破了王冬儿最后的顾虑。

  她的身体很柔软,还带着一股淡淡的馨香,如今如此近距离的接触之下,那淡淡的馨香此刻也显得如此的浓郁,不断的在拨聊着苏宇的心。

  苏宇双臂收紧,生怕王冬儿会在下一瞬消失不见。

  良久,唇分……

  感受着王冬儿那微微的喘息声,两人都是羞怯的低下了头,不敢再去直视对方。

  望着那倾世的绝美容颜,苏宇只觉的他才是这斗罗大陆最大的赢家。

  世间若无双全法,愿负天地不负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