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影视世界畅游实录 > 第一百七十五章 你没说过吗?

我的书架

第一百七十五章 你没说过吗?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道长,既然和你没关系的话,你又何必这么激动呢?”

  无心嘴角勾起一抹我已经看穿了你的笑容,这笑容笑得出尘子心慌意乱,不知所措。

  他避开无心的眼神,转过身去,轻咳一声,以此来掩饰自己的尴尬。

  “你说的那个人,是不是一个小姑娘?”

  出尘子语气低沉的问道。

  “没错,十五六岁的年纪。”

  无心正经起来,神色恢复严肃。

  果然是她!

  出尘子感觉自己有些慌,封印为什么会失效了,到底是谁做的?

  一想到岳绮罗百年前就已经那么强大了,出尘子这心里就没有底。

  他低沉着声音,简单解释了一下关于岳绮罗的来历,很多事情都是一语带过,这件事毕竟关乎到青云观的声誉,出尘子也不想告诉无心这些陌生人。

  当然,关于岳绮罗的这些事情,无心等人早已从周游听到过一个版本了,与周游的版本相比,出尘子的版本就太过精简了一些。

  不过无心也不是为了听故事而来,他重新掏出灵符来,放在了出尘子面前。

  “道长,这符既然是你们青云观出品,你再多画几张,咱们一起把岳绮罗重新封印起来。”

  却没想到出尘子撇了撇嘴,说出故事之后,重新恢复了淡定的气质。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而且我跟你说过了,这符我不会画。”

  “道长,那岳绮罗可是你师叔祖,你怎么能说没有关系呢!”

  无心大声的叫起来,他当然不是为了用这件事威胁出尘子,他是那样的人嘛?他只是在诉说一个事实而已。

  “你不要胡说!”

  出尘子涨红了脸,怒斥无心,“我师叔祖早就已经死了,那个妖女和我青云观一点关系都没有!”

  出尘子极力要撇清和岳绮罗的关系,青云观的百年声誉,不能因为这件事而毁于一旦。

  “道长,你不知道吧,你那师叔祖不仅从棺材里跑了出来,还找了一个年轻人,要和人家谈情说爱,嗞嗞,要是换成我有这样的长辈,也没有脸面活在这个世界上了!”

  “你……你……”

  出尘子用手指着无心你,你了半天,也没说出什么话来,实在是无心说得都是事实,就算他极力否认,岳绮罗依旧是他名义上的长辈。

  出尘子没有强硬太长时间,就屈服在了无心的威胁之下,答应替他画符。

  画符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尤其是画这种威力强大的灵符。

  出尘子需要先精心几天,一切准备妥当,才能开始画符。

  无心也不再着急,带着月牙和顾玄武在青云观住了下来。

  不愧是能够困住岳绮罗的灵符,就算以出尘子的实力,一天也只能画出一张来,再多的话,他的身体就承受不住了。

  从第一天开始,就旁观的周游,忍不住劝告出尘子,“就算仗着身体年轻,也要注意节制,你看你虚的,一张符画下来就虚成这个样了,这可不行。”

  出尘子马上涨红了脸,气急败坏,说一些难懂的话,什么灵符和灵符不一样,修道人的事,能叫虚嘛,大殿内外顿时充满欢快的气氛

  对于周游旁观画符的事,出尘子并没有放在心上,灵符这种东西,光是靠看,是学不会的,不懂里面的道理,就算看一年、看一百年都没有任何作用。

  出尘子也万万没想到,周游的内在灵魂,会是他青云观的前辈。

  也许是为了摆脱岳绮罗的阴影,也许是为了堵住无心的嘴,在这件事上,出尘子没有做任何偷工减料的行为,全程都尽心尽力。

  整整十天的功夫,他整个人都要被榨干的情况下,十张灵符整齐的摆放到了无心面前。

  “你要的灵符道爷给你画好了,你也记住自己的承诺,我不希望听到任何关于岳绮罗和青云观有关系的谣言。要不然,休怪道爷对你不客气。”

  出尘子狠狠的威胁了无心一通,警告他千万不要自误。

  灵符到手,无心高兴的眉开眼笑,出尘子想怎么说就怎么说,他又没有任何损失。

  倒是一旁的月牙,拽了拽无心的衣角,让他注意到了咬牙切齿的出尘子。

  无心连忙安抚道:“道长放心,我这个人一向言而有信,说一不二,说信守承诺,就绝对会信守承诺的!”

  “最好如此!”

  出尘子冷哼一声,微微抬着头,神情傲娇的离开了。

  等出尘子一走,无心就把十张符都收了起来,还没等他把符收到口袋中,就感受到了一股杀气。

  嘶~

  无心倒吸一口冷气,是谁犯了众怒,让大家爆发出这么大的杀气。

  小心翼翼的抬头看了看,无心发现屋里的所有人都虚着眼看着他。

  原来是我犯了众怒啊,那没事了。

  无心突然龇牙一笑,他轻咳一声,一本正经的先拿出一张符,递给了月牙。

  “月牙,这张符你一定要贴身放好,和那张旧符一起,双倍防护,我才能放心。”

  然后无心又拿出一张。

  “顾大人,这张符给你用来防身。你小心一点,不要当成厕纸擦了屁股。”

  “王老,这张是你的。”

  转眼间送出去三张符,无心自认为自己是对付岳绮罗的主力,一个人拿三张符,那也是合情合理的。

  “咳咳,道长,你就不用要了吧,再说你这身份,拿了这符也没用啊。”

  “少说废话!”

  周游虚着眼从无心手里一把把所有的灵符都拿了过来,他现在已经画不成灵符了,此时有现成的在,不要白不要。

  周游也不拿多,只拿了三张,剩下的都留给了无心,不是舍不下来脸,主要是这符对他虽然没有多少克制作用,但放在怀里,也隐隐有些难受。

  三张足够,再多就咯得慌了。

  分赃……不是,是必要的防护手段做好,无心感觉自己又行了。

  然后他说出了自己的打算,主动打上门去,把岳绮罗引到井底,重新封印起来。

  计划简单明了,可实施性非常大,具体的实施过程中,就是随机应变。

  以无心的说法,他们有浮云子道长在,直接和岳绮罗硬刚就是,这还有灵符傍身呢,不用怕,直接莽上去就是。

  周游想了想,也为计划的成功率做出了一些可行的建议。

  “我不同意!”

  听完周游的建议之后,无心满脸的抗拒,说什么都不同意。

  “别害怕,你看你平时有事没事,就把自己的手指咬破,现在只是让你放点血而已,你怎么就不愿意了呢?”

  “你那是放一点血吗?你那是要把我身上的血都放光!”

  无心咬牙切齿,他看着一反常态,满脸笑意的周游,心里直呼魔鬼。

  周游的建议很简单,那就是既然无心的血可以克制岳绮罗,不如现在就让他多放一些,储存下来,等见到岳绮罗之后,直接泼她一脸,说不定可以直接把她的灵魂泼出来。

  “放光就放光了,反正你又死不了。对了,你死不了啊,那咱们就多放几次,每人都多带一些,保证一次让岳绮罗完蛋。”

  “等等,等等!”

  月牙突然站了出来,她满脸疑惑的看着正在剧烈争论的周游和无心。

  “道长,你解释清楚,什么叫无心死不了?”

  无心:“……”

  “就是死不了啊,无心放再多的血,过不了两天,他就又可以活蹦乱跳了。等等,你不知道无心是不死之身吗?”

  周游有些奇怪的问道。

  听到周游的话,月牙和顾玄武,加上老王,都是用震惊的目光看向了无心。

  而无心也没有要反驳的意思,这件事的真实性,不言而喻。

  “好吧,可能是我记错了。”

  周游拍拍脑袋,认真的对无心解释道,“你知道的,这人一上了年纪,就会有些健忘,我以为你已经对他们说过了。不过没关系,他们现在知道也不晚,无心,别耽搁了,赶快放血吧!”

  “道长,我怎么记得这件事我谁都没有说过,你能解释一下,你是怎么知道的吗?”

  无心板着一张脸,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周游,他发誓,他绝对不是因为不敢去看月牙的眼神。

  “你没对我说过吗?”

  周游眨了眨眼,感觉自己非常无辜。

  “我有说过吗?”

  无心咬牙切齿的说道,自己最大的秘密被暴露出来,并不算严重,严重的是月牙知道这件事后会是个什么反应。

  这种事,有一说一,放到周游身上,他也不能接受。

  想想吧,要是有一天他突然知道,自己最爱的女人,居然是个不老不死的妖怪,重点是她已经不知道多大年纪了,而等自己老了之后,她还是年轻貌美的样子,依旧可以勾搭帅小伙,他的心态也会爆炸。

  “你没说过吗?”

  周游化身复读机,只要无心敢继续问下去,他就敢一直这么回答。

  好吧,周游承认,是他记错了,原本的剧本中,应该是无心会借岳绮罗削掉他半个脑袋的机会,向月牙坦白。

  而直到现在,岳绮罗也没有找到削掉无心半个脑袋的机会,这也让无心一直没有机会向月牙坦白。

  “我说过……”

  “无心!”

  一声崩溃的尖叫声响起,打断了无心的话,他抿了抿嘴,脸色讪讪的转过头来,勇敢的看向了月牙。

  “月牙,你听我解释。”

  “好,你解释一下吧,我听着呢。”

  月牙重新恢复到面色平静,但是无心却心中一痛,他知道,如果这件事不能解开月牙的心结的话,二人的感情,差不多就要画上一个句号了。

  月牙外柔内刚,她可不想等到自己年老色衰的时候,无心依旧是这副年轻的面貌,那样的话,她还不如早点死了痛快。

  当然,也许会有很多女人能接受无心的这种设定,月牙也可能会接受他,但是刚刚听到这个消息,心神激荡之下,不是一下子就能冷静下来。

  对于这种事,无心有过非常多的经验,虽然以前那些都已经忘记了,但是本能还刻在骨子里。

  当下,不顾月牙的挣扎,无心一把拉住她的手,牵着她走了出去。

  屋里人太多,不适合说一些肉麻的情话。

  当事人离开,剩下的三人面面相觑,好吧,周游承认自己是装出来。

  说出无心是不死之身,是他没想太多的原因,不过他自信提的建议是个好建议。

  无心又死不了,多放一点血,也没什么嘛。

  “道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师父他真的不死嘛?”

  顾玄武好奇心爆棚,迫不及待的问道。

  “当然了。”

  周游耸耸肩,直接爆料起来,把无心的老底都揭了起来。

  “无心他不仅不死,还不老呢。所以不要以为我是什么妖魔鬼怪一样,这个世界上,要说最大的妖魔鬼怪,无心才是。”

  “师父他居然不老不死!”

  顾玄武一脸三观崩溃的表情,他原本以为这个世界上有鬼怪就已经足够疯狂了,没想到还会有无心这样的人在。

  等等,这样说起来的话,等月牙老了之后,无心岂不是还是现在这个样子。

  事实证明,月牙跟着无心,是没有幸福可言的!

  “那我岂不是又有机会了,月牙跟着我,才是最正确的选择啊!”

  “那恭喜你喽。”

  “同喜,同喜。”

  顾玄武笑得合不拢嘴,随后他马上反应过来,自己是不是把心里话说出来了?

  周游和老王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你不仅把心里话说出来了,后面这就话也一样说出来了。

  顾玄武:“……”

  “如果让师父发现了我的狼子野心,他会不会打死我啊?”

  顾玄武生无可恋,用祈求的目光看着周游,“道长,王老,拜托你们千万不要把我刚才的话告诉师父,他真得会打死我的!”

  周游叹了一口气,他拍了拍顾玄武的肩膀,恨铁不成钢的说道:“顾大人,你在害怕什么?为了月牙的幸福,你就一点险也不想冒嘛?听我的,月牙和无心在一起,是没有未来的,她只有嫁给你,才能得到真正的幸福!”

  “道长,你也是这样认为的吗?”

  得到认同的顾玄武,激动的浑身发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