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阴婚难逃 > 第179章 料事如神

我的书架

第179章 料事如神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真的吗?我还以为刚才打斗的时候掉了,没想到被你们给找回来了,太好了。”蓝翼博从的手上把判官笔接过去,脸上尽显笑容。

  “多亏了你想到的这个办法,送出去的判官笔才能回来,这样一来,既被我们救出了小岸,判官笔也回到了我们的手中,双赢。”对于今天发生的事情,我也感到很开心。

  如果不是蓝翼博去把判官笔给偷回来的话,恐怕这判官笔最后就会落到撒旦的手中,而且会被他放出蓝翼博口中提到的女恶魔。

  小岸被救出来了,下一步,就是去救鬼王了。

  鬼王现在还在撒旦的手中,只要把鬼王给救出来了,我们才有胜算把撒旦赶出去。

  我把我的想法说了出来,薛青衣觉得这要等蓝翼博身上的伤好得差不多了,我们才可以再次行动,而且这几天,我们得把蓝翼博给藏好,判官笔不见了,蓝龙吟第一时间想到的肯定是来我们这边找,如果被蓝龙吟看到蓝翼博在我们这里,那么他一定会联想到是我们指使蓝翼博去偷的这判官笔。

  薛青衣说的话有道理,第二天一早,他就带着判官笔和蓝翼博去找个地方藏身,去救鬼王的事情先延后。

  果然和薛青衣猜测的一样,他们前脚刚离开没多久,蓝龙吟后脚就到了家门口。

  门口的敲门声响起,花姐听到,就抱着小岸去开门。

  “花姐,是薛青衣回来了吗?”我嘴里吃着早饭,朝着门口的方向喊道。

  “没有。”花姐说话的时候,音量有些小,听上去好像有点害怕,而小岸则是激动地在那边乱叫着。

  我疑惑地朝着门口的方向看去,想看看到底是谁来了。

  结果看到蓝龙吟带着两个手下,拿着一堆的礼品。

  我立马起身,脸上带着怒气,急匆匆地来到门口。

  “你来这里干嘛?”我没好气地冲着蓝龙吟吼道。

  “哟,大清早的,怎么这么大火气?我来看看我儿子。”蓝龙吟双手插在口袋,一副痞痞的样子。

  “小岸很好,不需要你来看,赶紧给我走!”伸出双手,用力把蓝龙吟给推出去。

  蓝龙吟就这样站着,纹丝不动。

  “你这个无赖,快点离开,我们家不欢迎你!”我推不动蓝龙吟,只能放弃,站着干生气。

  “你不欢迎,不代表小岸他也不欢迎啊,你看,小岸正迫不及待等我过去抱他呢。”蓝龙吟露出一副得意的表情。

  我看着他这副样子,恨不得上去给他一巴掌,表情真是一个字,贱。

  “把东西送进去。”蓝龙吟摆摆手,让身后的两个手下先进来。

  我想拦住,可蓝龙吟抓着我的手,让我毫无机会。

  他的两个手下轻而易举就进来了,在他们进来之后,蓝龙吟拉着我的手,也一起进来了。

  “无耻!”我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他可以这样无耻!

  “谢谢夫人夸奖。”被我骂了之后,蓝龙吟竟还可以笑着说我在夸他。

  到了里面,蓝龙吟都不等我让他坐,他自说自话就坐下了,双手放在沙发两边,一副躺着的姿势。

  “你住的这个地方,不错啊,远离市区,空气清新,房间还多,挺好。”蓝龙吟坐下后,就四处看了一圈,表示对我现在住的环境很满意。

  我懒得搭理他,坐到桌子前,继续吃我的早餐。

  “昨天你走后,判官笔就被人给偷走了。”蓝龙吟看着我,直奔主题。

  我吃着早饭,听到他说判官笔被偷,愣了一下,然后装作很吃惊的样子。

  “哦?是吗?那真是太不幸了,刚到嘴的鸭子就这样飞了,你心里一定很难受吧。”我说完,心里一阵得意,不属于你的东西,自然不会让你拥有太久。

  “听你这话的意思,这件事情和你无关咯?”判官笔不见了,蓝龙吟第一时间怀疑的人果然是我,他这次过来是为了试探我的。

  “你自己把判官笔弄丢了,跑到我这里找,蓝龙吟你真是有本事啊!”我装作生气的样子,站起来就开始怼蓝龙吟。

  “哪有的事,我只是过来和你说一声,让你也知道,这判官笔不在我这里了,省得你过来找我要判官笔,我跟你说没有,你还不信,好了,既然话已经带到了,那我也就回去了。”蓝龙吟用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起身就要离开。

  “爸爸,爸爸抱抱。”小岸看到蓝龙吟要走,激动地喊着要蓝龙吟。

  我听到小岸这么喊,气得头发都要竖起来。

  “哎哟,我的宝贝儿子,来,爸爸抱抱。”蓝龙吟很自然地从花姐的手中把小岸给抱了过去。

  小岸在蓝龙吟的怀里非常的开心,一直乐呵着。

  在这种情况,小岸还那么喜欢蓝龙吟,虽然我的心里不是很舒服,可既然小岸高兴,那么我也就不能多说什么。

  原本蓝龙吟是要走了的,因为小岸的原因,他留下来呆了一会,陪着小岸一起玩耍。

  看着蓝龙吟和小岸玩耍的画面,我在一边看着,忽然觉得,如果没有撒旦的介入,或许我们现在就是幸福的一家三口了。

  薛青衣把蓝翼博安顿好,就回来了,一进门,他就看到蓝龙吟在这里。

  “你来这里干什么?赶紧给我走!”薛青衣气冲冲地走过来,把小岸从蓝龙吟的手中夺过来。

  “花姐,把小岸带走。”

  薛青衣把小岸交到花姐的手中,花姐明白薛青衣的意思,他这是不想让小岸看到薛青衣对着蓝龙吟开骂。

  花姐抱着小岸出去散步了,我让两个鬼差赶紧跟上去保护。

  花姐刚离开,薛青衣就上去一把抓住了蓝龙吟的衣领,咬着牙关说道:“判官笔都已经给你们了,还来这里做什么?想再抢走小岸吗?我告诉你,没门!”

  面对薛青衣的质问,蓝龙吟只是简单地笑了笑。

  “我只是过来看一下小岸,难不成还需要经过你的同意?你是小岸的什么人啊?我可是小岸的亲身父亲,我有这个权利。”蓝龙吟的一番话,直接把薛青衣的嘴巴给堵住了。

  从血缘上讲,蓝龙吟是小岸的亲身父亲,他的确有这个资格来看小岸,而薛青衣和小岸八竿子打不到一起,是没有这个资格来说蓝龙吟的。

    可是从现在的立场立场来说,蓝龙吟是撒旦的儿子,属于西方世界,和我们东方世界是属于对立面的,而薛青衣是孟婆的儿子,是属于东方世界的,是鬼王的手下,小岸是我的儿子,现在是由我来抚养,作为东方世界的一份子,薛青衣是有权不让蓝龙吟来看小岸的。

  “蓝龙吟,你可以走了。”我直接发话,让蓝龙吟离开。

  蓝龙吟回头看了我一眼,“你急什么?我自然会走,只是这薛青衣对我不依不挠,我肯定要和你说道几句,让他明白,我们的家事,还轮不到他来干涉。”

  “什么家事,我和你根本就不是一家人,你现在马上给我滚!”我把门打开,指着外面,叫他快出去。

  蓝龙吟没多说,带着两个手下走了。

  看到蓝龙吟完全离开,我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你刚才没说漏什么吧?”薛青衣有些担心地询问了一番。

  “没有,我假装不知道,他相信了,蓝翼博安顿好了吧?还有判官笔。”

  “嗯,安顿好了,判官笔我也放在一个安全的地方了,除了我,没人知道,你就放心吧。”薛青衣在我的肩膀上轻轻了拍了一下。

  “我出去看下小岸。”蓝龙吟来这一趟,让我非常缺少安全感。

  我担心判官笔丢了,蓝龙吟又会像前面一样,把小岸带走,然后叫我去找判官笔,用判官笔去交换小岸。

  “我陪你一起。”我前脚刚离开,薛青衣后脚就跟了上来。

  花姐带着小岸,就在附近的公园里玩着,看到小岸没事,我才放下心,慢慢走了过去。

  “花姐,我来陪小岸一起玩吧。”小岸现在是我的全部,我绝不允许他被蓝龙吟给带走。

  自从蓝龙吟过来那一趟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出现在我的视线中,而蓝翼博身上的伤也好得差不多了。

  薛青衣把我带到安顿蓝翼博的地方,我们打算一起商量去救鬼王的事情。

  鬼王和孟婆,现在都被关在地府,由撒旦的地狱使者看守,大部分的鬼差都被撒旦给驱逐出地府,变成了孤魂野鬼。

  而这些孤魂野鬼好多都找上了我,说会帮我一起去地府把鬼王给救出来,重整地府。

  撒旦那边有蓝母,蓝龙生兄弟三人,加上撒旦,一共是五个强大的对手,而我们这边,我,薛青衣,蓝翼博,只有三个,如果说蓝龙吟能和撒旦抗衡,那我和薛青衣也不能应对四个对手,实力相差太多。

  “鬼差能和地狱使者抗衡,可是主力的话,我们是三对五,有些吃亏啊。”薛青衣皱着眉头,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

  蓝翼博也觉得,按照这样的情况来看,如果是正面杠的话,想要救出鬼王,没多大的神算。

  “硬打不行,那我们就智取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