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好巧,你也来买银行呀 > 第60章 不对劲的信息素分子

我的书架

第60章 不对劲的信息素分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范乾津在黑暗中喘息, 他头昏,但在昏过去前又总是被热醒。待他想爬起来,却又全身绵软不怎么能动弹。

他不由得呻吟了一声, 那声音把他自己都吓住了。

信息素的威力, 那天逼到范乾津去看梁辉朋友圈时,他就领教过了。然而此刻他才明白那天领教的只是皮毛……

范乾津猛然间明白,为什么自己晚间吃饭时没怎么闻到梁辉的信息素了。

因为这房子里空气里, 已被梁辉的信息素分子把持, 就像久入芝兰之室而不闻其香……又有那么多植物, 植物和泉水味道润成了空气中一片湿淋淋的清香,他之前觉得很舒畅,大抵是信息素分子在接受安抚的缘故,就像口渴时有了水喝。

可是当a的信息素分子环绕着他,就像是一直一直往他身上浇水。他身体会相应散出o的信息素来中和平衡……

他还没分化,一下子释放那么多信息素分子, 身体受不住, 温度就过载了。

此刻范乾津身体自发释放出的大量信息素, 就宛如在周身烧了道“火墙”,房间空气中游离的a信息素分子不少,散在那么大的房间里,浓度不够, 远不够熄灭他浑身的高热,反而像热锅浇上小股清水,会助燃。

火墙更燎热了些,想去捕捉梁辉的信息素分子。

如果那天梁辉的名字只是在他心中蹦蹦跳跳、挠得他痒的小昆虫,现在就像是一口沉厚的古钟,一下一下砸在他心房上。

范乾津忍不住又呻吟了几声, 勉强伸手捂住嘴,连他自个都受不了那声音。

正这时房门传来敲击声,门外梁辉的声音焦急道:“范乾津!你醒着么?”

范乾津根本没力气去开门,也不想发出声音,只如一团软泥瞪着漆黑天花板,脑袋里昏昏沉沉。

“范乾津!我进来了!”

范乾津的大脑迟钝地指挥着他,勉强扯过蚕丝被盖上……这几乎是他能做出的最理智的事。

梁辉旋开门锁,他不是一人来的,后面跟着管家,提着一堆药。

梁辉刚才在三楼卧房里,闻到范乾津那信息素飘过两层墙壁涌上来,汹涌得叫他都腿软。梁辉赶紧吃了两颗中级抑制药,吩咐管家去取了些药,一起来瞧瞧范乾津情况。

梁辉扶着门框有些头晕,范乾津的信息素钻出门,熏得他心驰意动。即便吃了药,这味道都颇让梁辉……难持。

他不禁有些紧张:难道范乾津,分化了?

开门后,那兜头铺面的信息素分子叫梁辉心中更焦,光线并不能投到漆黑房间深处。梁辉刚想折回楼上拿夜视镜,忽然想到什么,脸色一红。他只转头接过管家手中的药,分辨着类别:

“omega高级抑制剂?不,还不能确定他是否在分化,不能随便吃。”

管家道:“屋里确实没有准备太多针对o的抑制剂细类。”

大部分是强效的,副作用大的,一次性的。在没搞清楚状况前,梁辉不想让范乾津服用。

要是戴着夜视镜进去,又透视过被子看到范乾津的身体……梁辉简直不敢多想,低低叹气,从那堆药里挑了万能的温和消激素药。把房间边角的地灯打开,又喊:“范乾津,我进来了?”

那管家瞧梁辉耳根都熏红了,提议道:“少爷,不然我去服侍范先生吧……我闻不到味道。”

梁辉叮嘱道:“你在门口守着。我……要是我……”他咬牙道,“有什么万一,你要确保……我不伤到他。”

那管家一愣:“少爷的安全才应该是第一的。”

梁辉短促笑了笑。管家自以为懂得言下之意:梁辉身体素质过硬,又是alpha,基本不可能被没什么力气的omega伤到。

梁辉却道:“若是他不小心伤我……那也是我自愿的了。”

管家暗暗心惊,眼珠溜溜转。

梁辉走进房间,清晰的目力看得见床间陷的薄薄一层。范乾津身姿太瘦了,如果是冬天的厚被子,都分辨不出来是不是有人。

他渐渐听到范乾津浓重压抑的呼吸声,“范乾津,你醒着的吗?你感觉怎么样?”

梁辉没有听到回应,走近却见范乾津半眯着眼,似醒非醒,陷在被子里只露出半张小脸。他那双眼睛雾蒙蒙的,微红的额头颧间全是汗水。

看到梁辉靠近,范乾津眼珠似木偶般迟钝地跟着他身影移动,从被子里探出了点,张口欲言,却泄出一声低喃的呻吟。

梁辉听到那声音,手里的药都差点掉了。他靠近些,在暖黄色地灯光线中,看清范乾津那异于往常的神色,草木清香的信息素甚至浓郁得有一点……甜,宛如桂花或栀子在夜色中绽放。

不过,虽然气味很独特,也传得很远,但梁辉用alpha特有的嗅觉感受出,范乾津的信息素分子密度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大。更像是不小心泄露了一个口子,总量其实很小,没达到分化后该有的浓度。

范乾津眼尾氤氲了一抹微红,他眼神似很痛苦。

梁辉把药和水放在床头柜上,关切道:“你听得到我说话吗?先把药吃了……”

范乾津确实是睁着眼睛看梁辉的,但有什么东西在他的眼眸深处交锋,耗光力气。他就像是模模糊糊飘在很远的地方,只看得到梁辉口型在动,他的大脑像是一块艰难跋涉的巨石,很慢才转动一下。

梁辉也明白范乾津这时候意识不太清醒,想伸手去扶他。他的手隔着蚕丝,都被肩部温度灼了下,惊道:“你发烧了?”

信息素太浓,免疫系统工作,体温就会剧烈上升,得尽快吃药。然而梁辉被烫到似的抽回手,蚕丝被从范乾津肩头滑落一点,圆领里衣,若隐若现的细长锁骨……

梁辉瞬间心跳加速,赶紧站起身往外退。他可以清晰感觉到血冲头顶后又朝着某地方汇聚。

不行,不能冒险,还是让褚伯伯来照顾他。以为做好万全准备,又对自制力很有把握的梁辉,真切地感受到,什么叫“自然规律”。

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规则。

然而这时候范乾津声音痛苦叫道:“别……”

是别走?还是别看?别碰我?

都是很要命的言辞。

梁辉僵在悬崖边,进退不得。信息素非常嚣张地在他脑海里指挥:“机不可失时不再来!过去!”

他喜欢极限运动,但并不喜欢掉下来会摔得粉身碎骨的。

现在下面是无限大的地心引力,他要维持在原地,似已耗尽了全部的清明理智。

“褚伯伯……”梁辉嗓子咬牙叫了几声,心一沉,门边并没有人回答他。

就像是安全绳也断了。

范乾津的双眼朦胧,脸色红润,看上去痛苦又可怜,似乎下一瞬间就会哭出来。

梁辉的心都要疼化,他顾不得那么多,重新走过去一把搂起范乾津,以他清醒意志的最快速度给他喂药送水。范乾津柔软的身躯上只搭着条薄蚕丝被,滑落倚靠贴在梁辉怀里。

梁辉不得不抬起他的下巴,才能让他吞咽药物。药片从喉管吞咽牵动脖颈伸缩,水流顺着下颌滴落。

梁辉这时候把范乾津半圈在怀里,不舍得松开手,他知道自己已经往悬崖滑下,要他推开这具炙热暖软的身体,抽离出这片每个信息素分子都在交缠的区域,实不亚于要把他扒一层皮。

“范乾津。”梁辉眼神逐渐变深,在他耳边情不自禁呢喃,“认得我吗?”

是alpha的独占欲,要他确认。

可是他的理智在脑海深处说:不要回答我。我还能试着爬上悬崖。

梁辉试图掐自己的大腿,却连掐疼都感觉不到。

范乾津却叹气般,无意识往梁辉怀里钻得多些,信息素的抚慰让范乾津觉得踏实,可是心中陌生悬浮的情绪又令他茫然无措。他似敞开了完全不同的一面,哆嗦着说出些清醒时绝不会吐露的潜意识恐惧:

“怕……梁辉……我怕你……”

是ao变异后天然的食物链上下游恐惧吗?

梁辉心更是软得一塌糊涂。他维持那个还摇摇欲坠在“友情”中宽松而柔软的拥抱:“别怕。”

我绝不会伤了你。

范乾津又茫然看着梁辉,不太有力气的手指轻轻搭着梁辉衣袖。

“痛……”他怔然流出两行眼泪,“我要死了……”

他说的是胃病,错觉自己的胃部正在痉挛。

要被你坑死了。

梁辉不太明白,这是omega某种并发症吗?他心中爱怜更甚,伸手隔着被子拍范乾津的背,安慰他,哄道:“还疼吗,要不要止痛药?”

但范乾津手指并没有继续颤抖,并不是真疼,只是他脑海中的胃疼ptsd的应激在回溯。

“梁辉!”范乾津双眼猛地瞪大,似才察觉到似乎和他挨得很接近,登时不管不顾挣扎起来。

梁辉本来抱得克制而宽松,但范乾津那并不能造成实质影响的挣扎,却令梁辉下意识地把他搂紧了。他挣得越厉害,梁辉便抱得越紧,颇有点逆反心。

抖若筛糠,范乾津似猎物被天敌摁在爪下,却又不知道能逃到哪里去。

梁辉这时候还依然以为只是信息素和生理法则,依然在努力安抚范乾津:“没事的……你没完全分化。”他也是说给自己听。

可是范乾津一副自暴自弃的模样,低低惨笑了声,旋即抬头雾蒙蒙地凝视他。梁辉几乎怀疑看花眼,又或者挨近会产生幻觉。范乾津的眼神,为什么在那一刻,让他想到了“凄婉”这样的奇怪词汇?

“你为什么……”范乾津鼻音浓重,似下一秒就要落下泪来,“要弄死我……”

梁辉差点再次去世,这什么虎狼之词?

——我还什么都没干呢。

范乾津缩在梁辉的怀里,吸嗅着他的味道,似无知觉又似寻求安慰般,抬起头,发梢就能碰蹭他的下颌——梁辉几乎感觉得到范乾津的脸颊在发烧。蹭动时,无意识靠在梁辉喉结附近,那柔软触感登时叫梁辉从头皮噼里啪啦炸到脚背。

四舍五入,相当于范乾津在亲吻他的腺体吗?碰那里的后果相当严重。梁辉脑袋空白了一瞬,等醒悟过来时已经把范乾津推到枕上按住肩头,好似下一秒就能咬下去,梁辉几乎差点就那样做了。

而范乾津似又陷入那种迷茫木然的状态,只雾蒙蒙看着梁辉,连微不足道的挣扎都没了。似全然不知会被怎样对待。

敢主动碰alpha腺体的omega,少之又少。而且这一般要等到ao之间性爱技巧比较成熟之后,才能循序渐进来尝试的。

范乾津这简直……

梁辉觉得自己像个要爆炸的气球,现在还能不把范乾津正法,就是他还撑着那口气而已。要是范乾津再无意识地碰到他一下,就算要被打入十八层地狱,梁辉也实在忍不下去。

他撑在范乾津上方看他,人类的脖颈中有脊椎、有淋巴,连接着最重要的大脑和躯干,指挥着免疫系统。却不可思议地这样纤细。只要略微握住,就有压迫窒息的风险。

范乾津不舒服地想扭头。但梁辉单手固定住,拨开范乾津柔软的发尾,后脖上,一个指甲盖大小的粉红色斑块缓缓浮现在皮层上方。

他拿着专门的腺体温度计来测量,这里有39度,比正常体温高,但还没达到发情状态的40度。

那块组织泛出与周围粉白不同的殷红。范乾津似更加痛苦了。

这里还没有成熟。完整的腺体,会有从外到内递进似的螺旋色块分区。范乾津这里,只像一枚青涩的杏核。

梁辉眼眸变得更深沉,直直盯着那里,他这时候进入狩猎待机状态,冷静、紧绷、全神贯注、注意力集中,只要再有任何刺激,就会崩断临界点,闪电般出击——

“少爷!少爷!”门外传来呼叫,霎时梁辉表情狰狞可怕了一瞬,就像一只猛兽要进食前被揪住了尾巴,强行让他从那种状态中清醒。

但是梁辉终于还是艰难地爬上悬崖,不再朝深渊坠落。

他几乎是跌跌撞撞从里面跑出来,按着左胸心脏附近:“褚伯伯!叫你守在这,你去哪里了?”

褚管家带来了梁辉的家庭医生。迟雪医生住在最远的一栋楼中,刚才收拾好过来。她那里有更温和的omega抑制剂。

梁辉旋即松口气:“原来是去请迟医生了……好,很好。你过来,我就放心了。请你检查一下,他是不是分化了?”

迟医生打量梁辉几秒:“少爷待会也需要检查一下,看上去没有。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是得确认,你们刚才没有任何体液接触、弄破腺体和插入式性行为吧?”

梁辉的脸登时要滴出血:“当然没有!”

“看上去是不太像,而且真发生了应该也不会那么快结束。”迟医生戴好手套,提着药箱走进去,边走边在空中喷洒一种雾液,这让闻不到信息素的医学工作者,能测出空气中的浓度。当然,只能在相对封闭的空间里进行,造价也很昂贵,不宜民用推广。

“他确实没有完全分化。不过程度加深,也快了。”迟雪医生看试纸痕迹,“相比起来,是少爷你的信息素更浓呢。你还没发情过吧?这就得注意了。”

试纸继续扩大深红色区域,迟医生眼眸逐渐瞪大,回头意味深长看了看梁辉:“都浓成这样,少爷你还能保持住清醒,我向您表示敬意。”

梁辉默默别过头,并不当作夸奖。

理应如此。

迟雪顺手把几张用过的试纸散在桌上。准备其他药物。忽然发现,那张测量范乾津信息素浓度的蓝紫色试纸上,一条细小的蓝线,缓慢地,在洁白的试纸上蔓延,往边缘渗去,就像是受到了梁辉那张红色试纸的吸引。但是试纸边缘并没有直接相贴,蓝线渗到纸张边缘,落下一滴,在木制桌面又排列成细小如蚁列的线条,缓缓延到那张红色试纸上,交融在一起,变为了瑰丽的一枚紫色针状。

蓝紫色试纸上的湿痕并不多,这是范乾津没有完全分化的证明。相较之,梁辉那张红色试纸,简直像掉进红墨水里的餐巾纸,那才是alpha升起情欲的正常浓度。

如果是ao信息素分子的引力作用,量多渗出来的,应该是梁辉那边的红试纸渗到蓝试纸上。但其实也几乎不会发生,试纸为了定型,信息素分子一般不会乱移动的。

迟雪见状,眉头逐渐若有所思地蹙起:

“少爷……他的信息素分子,似乎有点不太对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