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轴心时代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梁辉在床头笑够了, 找了几栋楼,没看见他爸。生活秘书也不在。梁辉打了个电话,他并不会干涉父亲晚上去什么地方, 电话那头的喧嚣不是沙龙就是酒会。梁辉父亲平时在儿子面前总是严肃的家长, 但只要一外出,无论主客场都很会活跃气氛。梁辉练出了从父亲语气听辨他究竟在什么场合的能力。

梁辉问:“爸,您那位老侦查战友, 不行啊。查的是什么玩意?还要人家亲自给我线索。”

梁父在电话那边似乎努力想了想到底是什么事:“我有说是那位老侦查本人来办这事吗?”

梁辉瞪大眼睛:“不是说——”

他立刻醒悟, 把第二句“草”压在了喉咙间。

梁辉确实付出了代价, 以为他爸会和他“等价交换”,结果又被涮了一道。这其实也是他爸教过他的:稍不注意就会栽进契约的疏漏中。

没有什么公道,也没有什么理所当然,最亲近的人也不要无条件信任。这是他爸想借此教他的。梁辉懂了。

梁辉不怒反笑,他深吸一口气,熟练道:“明白。谢谢您。”

小时候也有这种事, 譬如“两万元能养一只小狗”并不等于“你攒够两万元就让你养小狗”。字眼非常关键, 辨不出来就是梁辉自己的错。

坑了儿子的梁父并没有轻易放过梁辉, 立刻问:“如何解决?”

梁辉脖颈间青筋鼓出,依然笑道:“我自个儿查吧。那个办事的,如果真的只有这种斤两,还是早点打发了。”

“办事人的实际能力会比露给你的稍微多一点。”梁父淡道, 潜台词是:查得差不多了。但我不会告诉你。

梁辉深呼吸转移话题:“湖山堂的理事执行主席,在资料上看过您和他共事,是在三线建设期?”

“湖边,容易被人从背后推下去淹死。”梁父挂了电话。

梁辉觉得自个儿要是不从小锻炼身体,现在就需要无数个氧气瓶来维持呼吸。他手捏紧真皮沙发扶手。

湖山堂的资料、范乾津的身世、父亲的人脉关系,都会有更多材料印证的。他再努力找一找。他一定做得到。

然后梁辉开始调节情绪:父亲只是在锻炼他, 没事,早就习惯了,不要紧,他受得了。从小到大的口头死法多了去,淹死的版本也早就换了多少遭。这个,没新意。

梁辉放开真皮沙发扶手,五个深深指印压痕,很久才恢复弹性。

-------

范乾津第二天,给从前替爷爷治病的私人医生吴教授打了电话。自从范乾津爷爷去世后,这位精湛的全科医生回到了湖城市医科大学教书。范家全职雇佣他的那些年,他只需要负责照料范乾津爷爷一人,有很多时间做研究写论文,成果不菲。后来不想再回公立医院,就进了医科大学。

范乾津在北京的时候,一次次跑防护站,没有单独找私人医生。因为范乾津从小听这位吴医生说过很多私人医院的不规范风险。像范乾津这种亿万身家的富二代,真的放心让非公立机构的陌生人给他身体里注射不明液体吗?范乾津被他讲得怕了。

这半年来,范乾津身体偶发昏厥,在防护站指标检测得有波动。吴医生也带来一种昂贵的ao检测试剂。但和当初梁辉在酒店里叫来的试剂又不一样。吴医生这回拿的是刚研制出的“喷雾”。它喷在脖子上,如果有分化迹象,腺体轮廓就会露出来一点。如果是普通人,则毫无变化。

所谓“腺体”,是一块脖颈皮下组织,在ao激素水平波动高时会变红变鼓。腺体皮肤稚嫩,毛细血管丰富。“咬腺体注射信息素标记”的ao基本生理机制,其原理类似吻痕的形成——咬破了皮下血管,就显出淤红。在咬腺体的时候,唾液等内分泌体液能通过细小毛细创口进入内循环,令a的信息素分子靶向锁住o的信息素分子,就是所谓的标记。

alpha的腺体在喉结处,而omega则是在后脖上,都是脖子淋巴那一圈。ao信息素分子结合,能稳定信息素浓度。

如果a和a、或者o和o互相咬,就会被免疫系统疯狂攻击,轻则高烧重则送命。所以同性别变异人的互动有“距离礼仪”。

而单信息素浓度过高,得不到中和,免疫系统也会找机会攻击,这就是ao必须找配对的生理原因了。

-------------------------------------------------------------------------------------------------------------------------------

吴医生给范乾津在脖子上喷了一圈雾。过了大约二十分钟,范乾津的后脖渐渐有点发红,指甲盖大小,比普通喉结状的腺体轮廓要小得多。

“果然是有点o分化因子的。但……太小了。”吴医生量好尺寸,“近年有个假说——辐射变异是有规模区别的。从前人们一直觉得ao被辐射后改变程度是定量的。如今看来,有轻重之分……“

范乾津心中烦躁,他心想,梁辉也是暑假被辐射到改变体质的,难道是他们露营地底有那种导致变异的矿石吗?

范乾津迅速问,“腺体很小,是不是说明,如果做手术割了,影响也不会太大?”

吴医生思索了一会儿:“腺体手术的外科技术不难,它的位置就在皮下,只是对内分泌的后续影响大。就算再小那也是个器官,打再多麻药还是会疼。主流舆论都不太建议做。而且它现在小,等成熟的时候就不一定了。”

范乾津又追问:“那我现在可以做吗?”

吴医生摇头:“不能,腺体必须发育完全后,你再摘掉,否则就‘春风吹又生’,还会重新长。”

范乾津忐忑道:“那么,体内的生殖腔……”他实在说不出【晋江规则无法描述的,区分男女生物特征的一个词汇】,“也是外科动手术?”

他甚至都不敢去想自己到底有没有长,也不愿叫吴医生检查。

吴医生又摇头:“不必做那种手术,对身体伤害大。你摘了腺体,estri-gnrh激素消失,那些器官就慢慢萎缩了,跟盲肠似的。占不了多大地。少爷,你不要害羞。照个腹部b超,看它有没有发育。”

范乾津心塞:“不照,反正割完腺体就萎缩了。”

吴医生又以非常学术的语气道:“你得掌握进度,预估它形成时间,【晋江规则无法描述的,区分男女生物特征几个词汇】,从里往外长,和激素浓度有关,掌握了,不耽误你的事。”

范乾津又觉得五雷轰顶。他其实之前查资料了解过,但真正往自己情况去考虑,仍血气上涌。

“照吧。”他低道。

隔了一天拿到的b超显示,那位置确实有个花生大小的内宫腔,但其他的都还没有,既然是从内往外长,那么最后才会有【因晋江规则无法描述的,区分男女生物特征的一个词汇】。范乾津脸色雪青。

“太小了,从您之前最早一次的发烧时间来看,三四个月才这么小点,说明您可能分化会很慢。”

范乾津恳切对吴医生道:“您一定要帮我。”

吴医生慈祥点头:“既然下定决心,我一定帮你满足心愿 。我这些年陆续做过四五起腺体摘除手术——已经算是国内这领域经验比较多的了。变异人少,割腺体的更少。但我支持少爷,你这样的人,也确实不该被此束缚。”

范乾津得到保证,心情舒畅,甚至会跟这位伯伯开个玩笑:“我这样的人?适合孤独终老?”

吴医生慈爱笑了笑:“并非如此,少爷你,适合娶一位贤惠女主人做后盾,而不是被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野alpha控制身体。分化统计中,男性omega比女性omega要少得多。男性omega的社会自我认知经常混乱,对个人发展不见得是好事。”

范乾津心想,贤惠的女主人怕是找不到。谁受得了他的感情冷漠呢?他仍然对吴医生道:“如今也不必叫我少爷——那就借您吉言了。”

-

湖山堂就在云山别墅对面。范乾津雨后去散步。这也是他上辈子没怎么享受的好风景,他总是自闭待在屋内。

这里曾是历史文化景点,又经新葺变成文化研修园。有不少大学机构入驻,光鲜堂皇的庙宇殿堂里,定期举办许多文化活动,吸引市民朋友参观。有知名教授的讲座、四季节气的民俗活动、寓教于乐的琴棋书画亲子班,还有几栋湖山商务酒店,成为了节假日的市民朋友和外省游客爱光顾的场所。

还对外出租会务中心,全国知名的大会很喜欢来这里举办,环境设施好,交通也方便。

游客入口是在湖山的另一侧。云山别墅这边对着的,是湖山堂内部理事会办公以及研修机构里的教授做学问的场所,非工作人员不让进出。安静得很。

湖山堂是由c省龙头企业捐资修建,范乾津的爷爷从前在这里挂了个“荣誉理事”头衔,专门有出入证。

刚下过雨,湖山堂后门那一片虎刺梅和冬山茶,盈盈水珠娇艳欲滴。方砖石被水汽蒸成青黛色,路旁依次是一栋栋研究小院,门口悬挂着各个大学研究牌子。沿路盘旋而上有一栋学成堂。最上面还有桃杏坛和文公碑。一路风景怡人。

入口处的自动门后面是两个保安岗亭。看到范乾津的出入证,便给他打开自动门。这时候门外正好赶来个骑摩托送外卖的小哥,也闷头往里冲。

“停停停,我们这儿不能进的。”那年轻保安小伙子赶紧拦住外卖小哥的摩托车。

外卖小哥无奈又打了遍电话,那边占线,“刚才他说在开会,让我直接送到学成堂里面,后来电话就一直占线。那我放在岗亭?”

“不能放。”年轻小保安露出略有些嫌弃神色。

“我后面单子要迟到了——”那外卖小哥急得有点想哭。他又打了一遍手机,下单者的电话还在占线。

范乾津走过去:“电话和东西给我。我帮你带上去吧。”

外卖小哥大喜过望把手机号给他,“谢谢你!”范乾津长得好看,又帮他忙,外卖小哥感动得眼眶里都闪着泪花。赶紧发动摩托赶去送下一单。

那年轻保安见范乾津年轻却有出入证,以为是哪个老师带的学生,小声嘀咕:“也不看看这儿什么地。”

范乾津提着那普通盒饭外卖,眼神微冷:“地方再高大上,本质也是给市民服务的。外卖也是服务行业,哪有什么三六九等区分。要是这地的服务真的到位了,里面的大教授大学者至于点外卖吗?”

办公区域有员工食堂,有商务自助,还有宴会餐,平心而论口味还是不错的。但人的需求多样化,没法完全覆盖。

那保安一呆,听得半懂不懂,但也猜出范乾津在训他,立刻就红脖子。但他也不敢耍横反驳,要是范乾津真的是个大教授的学生,他也讨不好。

范乾津不再和他多费口舌,正这时路上走来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耳上带个蓝牙,胳膊弯揣着一摞文件夹。他听到范乾津的话,露出笑意,道:“同学说得好。这外卖是我上……咳,我老师点的,刚才一直在接电话。谢谢你了。”

范乾津把东西交给他。那年轻人匆匆提着饭盒往学成堂去,范乾津不紧不慢在后面散步。那男人步履比范乾津快得多,不多时就走出了二三十米,忽然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回过头站定看范乾津,看了大约三四秒。直到范乾津和他视线相对,眼神征询“有什么事”?那男人才快步转身继续往上走,拐过一片枫树林不见了。

范乾津散步到桃杏坛下面的,这里是学成堂外接的“六艺宫”,室内展厅有很多名人雕塑,由一条长廊相连各角落。廊下错落栽种着鸡冠花、齿叶冬青、红叶石楠等常绿植物。

现在刚下完雨,僻静幽凉。最中央的木亭里坐着两人,其中一人便是刚才拿外卖的中年男人。另一人似就是他的“老师”,正在吃东西,稀疏花白发。背影坐姿清癯挺拔,年纪应该很大,却没有老年佝偻背。

范乾津大约离他们二十来米,他停在波斯先哲查拉图斯特拉的大理石塑像前,目光在琐罗亚斯德的拜火教简介上扫过。这时候那中年西装男子朝范乾津走来,带着和煦笑意。

旁无一人,那人很明显冲着范乾津来。在这种地方,摆出交流姿态,在学者身份间很自然。范乾津也不会拂人美意。

“这里的五座人物雕塑,同学知道是什么意思吗?”

走廊的五个方位,黑云底座大理石雕塑的,分别是中国的孔子、印度的释迦摩尼、波斯的琐罗亚斯德、巴勒斯坦的先知亚伯拉罕 、希腊的苏格拉底。

范乾津不是文科,不过他上辈子阅历广,财经做到了高处,什么都要稍微懂一点,这曾作为一个文化热概念炒过一阵。范乾津便也知道这其中的联系。

“是‘轴心时代’?”

德国哲学家雅斯贝尔斯在20世纪40年代曾经提出,在公元前700—300年前后,人类精神领域实现了一大堆突破,中亚乃至欧洲几乎同时出现了大批思想家:中国的孔子、印度的释迦摩尼、波斯的琐罗亚斯德、巴勒斯坦的先知亚伯拉罕、希腊的苏格拉底……他们贡献了东西方几乎最重要的精神传统,一直延续至今不断绝。那神奇的时间段,称“轴心时代”。※

“湖山堂前几个月还在专门开‘轴心时代’研讨会。不过请的主要是人文学科领域专家教授。同学你学财经的,也知道这些,挺不错。“

范乾津静静看那位中年男子,心中在想,这人是在哪里认识他的?

那中年男人瞧着范乾津气定神闲的样子,继续笑道:“hv波士顿决赛。中国金融大学,是你吧?这脸不记住都不行。同学你叫什么名字?”

“范乾津。”他问,“先生您是搞金融的?”否则不会去看那个从组委会到评委都并不算友好的国际比赛?

那中年男人并不直接回答。“当时拿奖的三支队伍。老实说,其他两组亮点更突出,但气性重。你策略太保守了。但书……咳,老师反而最夸奖你的表现,我后来想了想,确实是的。”他伸出手,“林洛,认识一下,我搞数据研究,在……在一个所里。”

“幸会。”范乾津和中年男人握手,“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范乾津问得很直接。既然林洛是在hv竞赛上关注到他,也不知道他的名字,那应该跟家里长辈的人脉没什么关系,范乾津想立刻明确对方的来意。

林洛却打太极:“领……咳,老师爱才,刚才你门口给那个外卖员解围,说得就很好。我老师就想图清净吃个饭,结果这地连外卖都不让进。回头我要给这边管理建议一下,不能摆那种高高在上的姿态,否则对不起这里立轴心时代的雕像:孔子有教无类,苏格拉底平民出身,悉达多乔达摩放弃富贵,都很重视民众。”

范乾津道:“我不搞人文学科,但商品经济也有条准则——脱离大众就是死。”

林洛进一步道:“金融其实也一样。只盯着寡头大鲨鱼的动向,是不行的。”

范乾津点头:“现在的去中心化的下沉趋势越来越明显了。”

林洛沉吟片刻,忽然幽幽道:“范乾津,其实,轴心时代也是某种意义上的‘去中心化’,为什么国内人文学界这几年忽然开始推这个概念?你可以稍作联想吗?任何领域的事件都不是孤立发生的。”

范乾津想了想:“是为了‘消解’‘西方起源论’?西方总把基督奉为最伟大的精神起源。但‘轴心时代’则强调至少平行有四五个地区文明中心的精神起源力量,都同样重要。”

林洛眼中赞许:“不错。那你再想一想,人文领域有‘轴心时代’。经济领域却一直默认现代资本发迹于西方,我们一直追着人家跑,什么都慢一步,这样是不行的。”

范乾津不确定:“但人家开始玩股票开银行的时候,我们还在闭关锁国呢。怎么?经济领域也想搞个‘轴心转移’的动作吗?”

林洛打量范乾津,欲言又止,最后笑了笑:“很高兴认识你,还会再见面的。”

范乾津以为会得到一张名片,对方只是又和他握了握手,便告辞而去。

几丈开外的老人已经吃完了,站起身,从风亭中往另一侧走去,林洛跟上了他,在他耳边低声说话。

那老人始终没回过头,不过在转过长廊时,范乾津看到了他慈祥从容的侧脸,范乾津一瞬间觉得似乎在哪里见过。他的联想能力并不差,刚才林洛几次改口老师之前的,“上……”“书……”“领……”,容易推出:上级?书记?领导?

央视新闻和省级新闻他每天都看。范乾津可以确定肯定不是央视新闻级别的人物,也不是省级那几个天天会出现在会议前排的面孔。但可能在座位中间或后排,瞥过几眼。名字自然也一下子叫不上来。他回去检索一下经济领域相关人事安排,看能不能找到。

至于那个林洛,从举止到装扮,从头到脚都写着“秘书”。

波士顿竞赛露脸,这种大佬认出自己来了,范乾津难得的有些兴奋,他琢磨着这番关于轴心时代的交流,那个林秘书是想找他做什么?

范乾津回忆上辈子,看有没有信息优势可以推演。他忽然一愣。

上辈子,没有ao生态影响,在波士顿比赛的,是梁辉。

梁辉那脾气,说不定制造过一波大新闻,更会引起这些人物关注。

汇勉斋既然受万川融感召,喜欢在c省开会活动。上辈子梁辉也应该来过湖山堂。

那时候尚是大学生的梁辉,是否也遇见过这位在轴心时代的塑像前沉思的老人?擅长地缘资本分析,政治经济学拿手的梁辉,会不会也得到林秘书的赞赏?

后来呢?

范乾津略有些雀跃的心思渐渐冷下去;他想着宇派集团在那些年野蛮扩张的势头,想着梁辉作为唯一的高级合伙委员在海外总部驻守,想着烧钱却没产出的先锋资本,想着几百亿的漏洞,想着轰然陨落的商业帝国……他抿紧嘴唇,眼中充斥着警惕与怀疑。

——也可能他联想太远、过度反应了。

但他和梁辉完全不一样。宁可先把所有情况都预设到最坏。

范乾津没有迟疑地立刻回家,开始在48寸大屏幕的电脑前,认真检索、思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