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错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学长怎么回来了?在这边还有事吗?”

范乾津和梁辉离开商业大厦, 折回防护站等抽血检查结果。梁辉之前本来是试试闻范乾津是否有他和罗连长怀疑的味道,他刚才走到范乾津背后轻轻凑近一嗅,却什么也闻不出来。

梁辉预备待会到外面再试, 另外找机会闻一次, 就跟着范乾津:“我忽然想起还有几个问题要问一下治疗师——当然,我先来找你嘛。你不愿意和我呆一块儿吗?”说话方式还是如此直球。

范乾津也不客气:“学长,这世上有些人更喜欢独处。”

“范乾津, 我发现了有趣的事情。”梁辉再次叫他的全名, “你之前对我态度特别欠。但在今天这项目披露前后, 意外就友善又乖巧了。现在项目谈完,你又对我爱答不理的。很可疑啊。我们还没签合同呢。”

范乾津立刻端正态度:“不敢。”

梁辉失笑摇头:“也别演了。感觉好像只有学术啊、项目啊、商务竞争什么的,是你稍微会投入点情绪的事情。其他什么都不放在眼里。”

“学长这回又觉得没被我专门针对了?”范乾津反问。

梁辉心想,眼睛是心灵窗口,范乾津对别人虽然没有刻意冷待,但眼睛里其实也一视同仁地不太在乎。刚才看到范乾津站在蛋糕店前雾蒙蒙的眼神, 梁辉才恍悟, 对比之下, 范乾津平时那双秀美的眸子也不过是玻璃珠。蛋糕橱窗前范乾津在想的,一定是真正动感情的事。

不对,梁辉心想,就算现在那眼睛还是没温度, 也是很珍贵的玉石雕珠,不是普通玻璃珠。

“无所谓。”梁辉心理建设能力非常强大,“你如果再专门针对我,那不就是对我‘另眼相看’了么?”

范乾津暗想,在这种自恋情绪调整上,梁辉也是强者。范乾津对于强者, 从来都有敬意。他态度变好了些。在梁辉看来却是这只小狐狸惦记着签合同,又开始演了。

范乾津去拿抽血化验结果,化验单却有“复查”的建议,让范乾津检查脑部,尤其是分泌激素的下丘脑。

范乾津皱眉看那化验单:“这里面的指数不对吗?”

那治疗师道:“确实有一点点过高的变异激素。大约比正常人高十个点。但你的病历上写被不小心咬了。不能确定是被咬了之后新分泌的,还是你本来激素水平就和常人有区别。”

范乾津道:“我三个月前毕业时才做了分化检测。高十个点是什么概念?”

在18—22岁之间,还有极小概率变异。但这百万分之一的概率不会碰巧砸自己头上吧。范乾津心中忐忑。

那治疗师道:“正常变异人验血的指标里,会高百分之五十个点。我们得采用更精确一点的检测方式。你去预约脑ct检查。我们直接看下丘脑垂体。下周六来,前面已经排满了。”

范乾津只得按流程预约了下周的脑检查。

外面大厅等待的梁辉,见范乾津走出来时闷闷不乐,笑道:“学弟,验血怎样?没问题吧,要是你也——”他瞥见范乾津有些心烦意乱的神色,惊讶道,“我随便说的,不会吧?”

“有些指标,下周还要复查。”范乾津一言难尽,又摇头,“不可能吧。”

他没注意梁辉变得十分微妙的表情,范乾津径自吐槽,“照这样折腾的检查手段,是不是没法实现感应技术?要验血、验脑——搞不好还要照一下内体器官。到时候该怎么迅速识别?”

梁辉都来不及畅想一下范乾津如果分化成了个omega,就听到范乾津已经转移注意力,关注起项目的技术壁垒。

“那个智能识别ao的项目,真的挺难做的吧。”范乾津思量着。

“下周,你身体如果有新情况,记得跟我说,再怎么也是我挑的事。哎,等你毕业入职,肯定是个工作狂。”梁辉苦笑摇头。

梁辉恢复正色:“你说的这些检测手段比较落后,是因为公共医疗覆盖的成本有限。现在的尖端技术,确实可以只靠信息素就检测感应。已经做出来了。但成本比较高,在军队里投入使用了一些。国防科技总是最先进的,在战场上发现一个alpha,提前防备能避免很多损失。如果大规模投入民用,暂时奢侈了。现在是在想办法把技术成本降低。“

范乾津想,梁辉能对接到这一块,到底是他家里的背景,还是他自己拥有某种筹码?

于是范乾津试探:“现在项目初创,就是你,罗连长,另有几人小技术团队?”

估计还有岳长风,不过范乾津当然要装作不知道。

梁辉却道:“现在才不告诉你。我还想再舒坦一段时间。”

范乾津心想,这梁辉到底对自己能待见他的态度,是多么耿耿于怀啊。

防护站外面大街上堵得很感人。范乾津根本看不到出租车靠边的希望。梁辉提议道:“坐地铁吧。”

两个高富帅认命排入地铁,一路上回头率爆棚。此刻还不算下班高峰期,车厢还挤得上去。8号线有大量旅游人士和外国朋友,有两位金发美女还对梁辉和范乾津放了两眼电。

梁辉和范乾津的身高都不需要拉着摇晃扶手,直接抓着最上面的横杆,有带小孩子的阿姨非常满意地待在他们旁边,似乎觉得宝宝在这两电线杆中间很是稳妥。

地铁行到鸟巢奥林匹克换乘站,一下子人数骤多。范乾津和梁辉站在车厢最中间。两边蜂拥的人流把他们挤到一起。梁辉脸都快和他耳朵贴上了。稍微有点心慌。范乾津正想换个正常点的姿势,感觉裤腿微动,原来是那小孩子的妈妈被挤开。小孩子脱手就抓在他和梁辉的裤子上,一边抓一个。

那阿姨的声音还从人饼中传来:“小小别动,谢谢叔叔……不,谢谢哥哥,抓好哦。”地铁在轰隆声中驰动。范乾津怕小孩摔倒,也不敢动了。

他觉得耳朵边有点热气,艰难挪开了点。梁辉的头始终挨得很近。范乾津身子动不了,只好转了个头。

不过这正好中梁辉下怀,他极快地轻轻低头,凑到范乾津脖子后面闻了一下。范乾津骤然觉得耳朵后和脖子间有几丝热气,迷惑地又转过脸来,想问梁辉在搞什么鬼。

梁辉正好顶风作案完成,虽然依然没有成效——闻不出来,地铁上的味道太多,范乾津并没有什么特别香气,头发间只有点洗发水的味道。

梁辉抬头间和范乾津鼻子撞在一起,这时候车厢一个减速,梁辉身体往前一晃,嘴唇似擦到一点柔软东西,又连忙抓紧站稳。

范乾津懵逼间鼻子刚撞疼,又觉得什么软热东西在嘴上滑了一瞬,有刚才在米其林吃最后一道烤奶甜点的味道。

他瞪着眼睛看梁辉,梁辉也无辜地睁着眼,两人嘴唇都有一点摩擦过的嫣红水润,四目相对间内心都五雷轰顶。

刚才……不是吧……

梁辉张口欲言,但声音又立刻被地铁进隧道的“轰隆隆”给盖住了。他于是悻悻闭嘴。

太尴尬了,尴尬得范乾津不想再跟梁辉多说一句话,幸好地铁噪音非常给面子地凌迟着他们的耳朵,小朋友这时在他们裤腿间嘹亮地啼哭“哇”一声。范乾津有史以来第一次打心底里感谢熊孩子。

他赶紧在人流间单手扶好小孩,用身高优势挪开人群,把小孩送到了他妈妈旁边,然后顺势在那边站定。他和梁辉中间迅速被其他人挤满,转过头也看不见了。

等地铁行到五道口,范乾津如蒙大赦般挤出来。这站下的人很多。范乾津没在车厢边等梁辉,快步往通道口走去。他听到梁辉在后面喊他。范乾津心情起伏了几秒还没决定到底要不要假装没听见。背后脚步声骤近,梁辉已经跑来追上了他。

范乾津瞧着这人流间灵活的百米冲刺选手,速度确实非常快,普通人根本抓不住。梁辉盯着范乾津,忽然间眉眼弯弯笑出声来。

范乾津告诉自己一定要淡定,不就是不小心亲了一下,不可抗力,豁达点,不稀奇,没损失,又不掉肉,不值得生气……但见到梁辉笑得这么不给面子,他也绷不住有些恼火,还有股说不清楚的烦躁:“有……有那么好笑?”

梁辉神色微妙,举起手似想抚一下炸毛的范乾津,又悬在空中慢慢放手,语气却近乎有些恶劣地暧昧道:“范乾津,那是不是你的……初吻啊。”

范乾津听到这种话,再是淡定理性,母胎solo两辈子还是“轰”地浮出一点脸红。他其实学过很多不要脸的办法,在谈判的时候也能发扬光大。但委实没人敢这样……突兀露骨。

更悲催的是,不但答案“是”,甚至两辈子的“是”。于是范乾津的怒气催得脸又红了一点,他深深吸了两口气才压下去。而且为什么,他感觉到和上次在露营时、以及在天台击出电棒后,相似的头晕腿软之感?

梁辉见范乾津有些害羞生气的样子,深觉可算是逗出范乾津这种表情了。梁辉心情非常愉悦,继续火上浇油:“你别觉得亏,我也是初吻,想不到吧?我可是个清白黄花大闺男,上花轿头一遭——你要不要负点责啊?”

但他越说感觉范乾津脸从红色变白再变黑,本来以为小生气只是情绪点缀,但渐渐梁辉意识到范乾津并不仅是被他的玩笑逗得跳脚无奈。等他声音渐小地说到“负责”时,梁辉额头已经渗出一点冷汗。

范乾津是真的介意。

“很有趣吗?说完了吗?”范乾津脸色已经从铁青又恢复了雪白,“对,我就是开不起这种玩笑的老古板。我觉得很恶心。梁辉,我既不会进你的朋友圈也不会折服成你的迷弟。我偶尔和你社交活动只是维持正常信息的沟通。”

他说到这里深深吸了一口气,“请你,以后,拿出你正常成年人的,眼力和羞耻心,不要给金融大学校学生会主席名头丢脸。这样我们还可以相安无事地共处一年半——感谢你已经大三了。合作那件事也到此为止吧。”

范乾津知道从利益关系来看,自己不该冲动,但他那时也忍不住任性了一把——项目可以再找,那船他不上了。

梁辉的任何小毛病,在他心里都无限双标扩大,这回更是撞枪口。

范乾津内心某处像是被打碎了,那是他靠着平时的距离感好不容易维持的保护罩。今天从蛋糕店开始,那里算是他一处“小秘密基地”;被梁辉见到了;他同时心烦还要再检测脑ct的事情,梁辉也全程知道;在地铁上他们几乎贴在一起,梁辉亲在他的嘴唇上,什么初吻不初吻的……

哪怕是阴差阳错,他不许有人离自己这样“近”。更遑论是上辈子害得他那么惨的梁辉。

说完,范乾津不理梁辉已然震惊又炭烧锅底般的复杂表情,转过头去,快步一言不发地离开。

范乾津听到后面梁辉急急忙忙喊了声:“对不起,就是个玩笑嘛——”带着些困惑,疑虑和受伤感,飞快小声吐槽了句:“你是不是不舒服?”

“对。”范乾津回头瞪了他一眼,“我确实有病。离我远点。”

梁辉似乎被钉在了原地,久久没有动弹。

-

范乾津回到学校里,先去图书馆待了大半天,继续查资料。他冲动对梁辉说了重话,冷静下来又有些自我怀疑,自己这成熟高冷商务精英到底跟梁辉那个二皮脸大学生计较个什么?

但是刚才那一瞬间不过脑似的勃然发火,更像是嘴唇被不慎碰到后,惊慌中启动的自卫机制。

范乾津一边想着走其他渠道来接触项目备选方案——最坏也不过是接触不到,那也没损失,他另起炉灶稍微麻烦点,也能做。而且范乾津还存着一点理性分析后的转机——梁辉那厚脸皮,没准还主动找自己“求和”呢。那时候自己就顺水推舟下台阶。

深吸一口气冷静下来,不可抗力碰个嘴唇,有什么大不了的。那么生气,都不像自己了。

为什么遇到梁辉的事情,自己就这么绷不住、克服不了……

-

待了大半天,范乾津傍晚回到宿舍,两个室友就一左一右围上来:“范范!你去哪里了?你前几天说的梁学长被迫要找女朋友的消息就是他要变alpha吗!”

范乾津没告诉两室友他去防护站的事情,只道:“公开了?”

“今早教务处发了宿舍调整消息。附件名单里梁学长就从双体宿舍5103转独栋a03。有人把这截出来往院系群里一发,大家全在议论。那栋宿舍之前只有焦碧海学长住,所以梁学长也是alpha?“

范乾津点头:“是。”

室友的八卦点永远在恋爱上:“咱学校只有andy学姐一个omega啊,他们要一对了吗?”

“你没听那天范范说,既然是被迫,当然会不爽。他要是喜欢andy学姐早就成了吧。我觉得以梁学长那种身家,家里分分钟给他找一堆备选。”

范乾津心想这也猜对了,他道:“我们跟他,之后会有些接触限制。”

欧阳山道:“对哦,范范你要跟他组队竞赛。我还挺好奇alpha的智力体力的……真的和我们有壁吗?虽然从前梁主席就很和我们有壁了……“

刘宁天嘟囔道:“我觉得范范的智商和我们也有壁,他也不是alpha啊。”

范乾津道:“都是辐射学软文章吹的水。这种激素作用是充分条件,不是必要条件。该吊打照样吊打。”

欧阳山吐吐舌头:“范范?你又和梁学长吵架了?”

范乾津一边把蛋糕放进小冰箱,“又”和“吵架”听上去怪怪的,欧阳山的直觉太锐感了。范乾津掩饰道:“我和他话都不说几句,吵什么架。”

欧阳山对刘宁天使了个颜色,两个室友心领神会。“果然是又吵架了”“神仙吵架凡人吃瓜”“还是安静如鸡地找神仙借高数作业吧”。

范乾津看手机新生群里,无论是2a小班,还是院系大群,甚至suae的活动群,都第一时间传播这个消息。在suae群里,孟杉杉看热闹不嫌事大艾特andy,所有人全排队,一副整个大新闻似的意图。

刘宁天来到阳台边:“噗,那是学长们在‘欢送’梁主席吗?“

梁辉中午回来,现在是该张罗收拾搬宿舍了。

欧阳山闻言也走过去。看到双体宿舍大楼下,十来个直系学长,帮助梁辉搬东西。梁辉手里抱着个巨大无比的生态盒,里面装满了他那些宝贝植物。学长们分散搬运些花盆,另有几个帮着拿铺盖行李。

很多学生跑下宿舍楼,自发加入行列,有的是想围观一下梁辉,在主席面前表现一二,有的则是觉得好玩。在最前面,一个高挑漂亮的“美女”正在夸张地“演”着大戏。正是梁辉室友萧典洋,今天穿了个越剧黄梅戏造型,也不知从哪里搞的衣服。

“郎君诶~可怜这良辰美景奈何天~你我分飞如劳燕~”

旁边还来了校记者团的成员,在强势围观中拍下一手照,迅速散播给吃瓜群众。宿舍楼阳台上站满人,全伸着头看,楼上楼下是此起彼伏的嘈杂声,空气中充满了快活的笑声。刘宁天和欧阳山也在阳台上笑得前仰后合。

宿管工作人员试图维持一下秩序,站在大门楼梯上的学生太多了容易有踩踏隐患。宿管大妈和保安大叔把学生全赶下去,非常鸡贼地占着最好的“观景台”伸脖张望。校记者站发了实时图片在朋友圈,共同关注里的金融大学教授们也惊动了,谢荣斌评论“有牌面[拇指][拇指][拇指]“。

下面已经唱到了《十八相送》,在“过了一山又一山……缺少芍药共牡丹”的背景音中,刘宁天转头见范乾津还坐在最里面的桌旁,好像一切热闹都和他无关,招呼着:“范范,你不来看一眼奇观吗?”

虽然大部分搞笑元素由女装萧典洋学长提供,但这场骚动归根到底是梁辉换宿舍,更多的人是想看看梁学长变异前后是不是不一样,这又算是金融大学的一次校园级别事件了。

范乾津摇头道:“我困了。”他径自去洗漱后就爬到床头蒙被睡觉。他心情烦躁,身体也有种不舒服的虚弱感。他手机的朋友圈还在刷新,他之前被迫加过太多的校友。金融大学同学十有八九个都在吃瓜围观梁辉搬宿舍。

范乾津手随便一划,只觉得眼睛生疼,那画面上“夹道欢送”着梁辉的同学还排成两列。前后簇拥的学生们也蜂拥不绝。最前面的萧典洋更是夸张得要命。范乾津把手机丢到一边。

为什么……为什么你就不能在我注意力范围里消停一下……为什么……从前我被你害得有多惨……重生一遭你还是这般存在感奇高……我是注定躲不开你么,梁辉……

你为什么……要撞破我的罩子……

不要靠近我……

范乾津迷迷糊糊间,坐在真皮办公椅上。宽大办公桌上开着三台电脑,他自己的四个手机屏幕亮着不同消息。他的秘书一号正在边汇报工作、一边帮他从办公室衣柜里找领带;他的秘书二号则一边帮他翻厚摞文件到签名的那页,一边单手帮他擦药消除眼袋浮肿。

他自己除了签字听汇报,还要轮流回复不同手机的消息:这边股市熔断了;那边在安排股东大会的时间;开着一半的文档是上季度产值报告……

“严总还有几分钟到?”范乾津其实记得日程时间,他桌上滴答的机械钟每年都要核准格林尼治天文台时间,一秒都不会误差。

“刚进园区,脚程十三分钟。”

“一个新补偿方案。然后复述一遍黄金质押不足额的解决办法。”

画面在范乾津眼前模糊了,自己束着整整齐齐的领带,面对那位从来不吃亏、脸色铁青的“严总”,范乾津陪着真诚的笑容,内心在滴血:

“是。一条无菌芯片链,半买半送,换债……“

“范总精明啊。”对面男人咬牙切齿,“梁辉让我80亿黄金遭遇质押风险……本地所有保险公司全都串通好,谁都不肯给我索赔。你呢?半买半送?对,这条无菌链是很贵,但你这不是先占萝卜坑是什么?美其名曰补偿我?未来我还要找你买第三方包材。这算盘太精了。我完全可以不和你们和解,去买美方的生产链,继续和你们打官司——“

“美方无菌链有5000多项专利,严总应该知道,长此以往不但要流走大量专利费,这一块技术,国内再也做不起来了。严总在圈内也是有名的红商了。严部……咳咳,萧嬛前辈站位那么高,那种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

“做生意不是做情怀!”严放打断道,“无菌链我要两条!”

范乾津倒吸一口冷气,“质押风险的是80亿黄金!不是钻石!严总你听我说,保险公司串通,我们靠司法行政做工作,至少让他们给你赔一部分。三天给您答复。“

“范总能耐这么大么?”严放脸色似还有不平,“能赔多少也没个准数……”兀自讨价还价。

“再给您送个小礼物。”范乾津点开大屏幕一个网站,“旧书网,不值几个钱。这玩意在我手里也不知道怎么弄。全国古籍在上面都有卖。严总家是文化人,一定能好好发挥用途。”

“你把我七大姑八大姨都调研清楚了?知道我有个弟在高校?”严放好半天叹了口气,“小范总,之前梁辉坑我的时候,我简直上升到整个宇派是不是埋在咱们社会主义阵营里的毒瘤。和你谈了之后,我明白这集团还是有救的。你们换合伙人长期委员还要多久?”

“不敢劳严总出手。”范乾津微笑打太极,“我还想多捞点隐性代持。”

严放便也不再敲打他们,最后点头道:“看在我弟弟肯定爱惨了这个旧书网站的份上……”

“亲人互相关爱,是世上最好的事了。”范乾津附和着,眼中闪过一丝寂寞。

画面又渐渐模糊了。范乾津的头更疼,他面前的报告似乎永远写不完,电话一直有人打进来问情况,秘书一二号都已经在天上飘来飘去,四肢勾着不同的文件……

范乾津面前的旧手机固执地摊在脑门上,他知道这不是工作手机,先不该浪费时间看……可是那上面有小小的方格色块,在他父母去世的时候,微信还没出现,他后来给他们开了空荡荡的号,逢年过节会在里面说几句语音。

没有到逢年过节。工作时间本来不该,范乾津的视线不住在亲朋们短短名单上流连,他似乎点开了李敏奇的,语无伦次着……

“小奇……我想去你的农家乐……这回我真的会来的……我五六年不该休个年假吗……我要休年假……”

--

第二天下午,欧阳山和刘宁天发现范乾津还是没起床,叫他也不应,都意识到不对劲。欧阳山爬到卧铺上面:“范范!范范?”刘宁天在下面道:“我们扒你被子了?”还是悄寂无声。

欧阳山见范乾津安静沉睡,那睫毛长得像小刷子的阴影,他一边倒吸冷气道:“睡美人杀伤力太强了我这钢铁直男快遭不住……”他一边伸到范乾津通红额边一探,更是吓了大跳,“妈呀,烫得不得了,这是烧成啥样了。先赶紧送校医院。”

两个室友顿时紧张慌乱着,正把范乾津连被子移下铺间。奈何范乾津太长条,梯子又只有一架,宿舍间大的副作用之一就是床也高。想把他抱下来很不容易。刘宁天和欧阳山一头一脚,垫在椅子上小心挪着,总算把范乾津抬下了床榻。

忽然宿舍有人敲门,欧阳山让刘宁天扶着范乾津在椅子上靠好,去打开门。门口有个陌生圆圆脸男生,背着个大书包,问:“请问范乾津是不是在——”

他越过欧阳山的胳膊看到了靠在椅背烧昏的范乾津,吓了大跳叫:“哎呀,范范!怎么了!?”

欧阳山见他认识范乾津,连忙让进来:“同学你是?”

“我是他发小,我叫李敏奇。”

“哦是你,经常和他视频那个地质大学的哥们。”刘宁天想起了视频里的声音。

“我就知道他有事——大半夜莫名其妙那段微信语音。电话也打不接,就飞过来了。”李敏奇赶紧上前摸范乾津的额头,触手生烫,焦急道:“天哪,怎么会这样?”

“飞,飞过来?”欧阳山的表情消化着“有钱人的朋友果然也是……”不过他说出口的是:“我们也不知道,昨晚他还好好的,今天忽然高烧了。真讲义气。他给你发了什么?”

地质大学有个在北京,有个在外省,李敏奇读的是外省那个,飞机约一小时。李敏奇其实家里不算标准意义富二代,飞过来纯粹是觉得问题严重,

“范范语无伦次说胡话……”什么农家乐,什么年假,李敏奇和他们一起帮着把范乾津架起来,三个人分散力气要好抬得多。另外还有两句更严重的语音,李敏奇都不敢贸然说出来。

“说几句胡话就飞过来?”刘宁天依然比较震撼,深觉范乾津朋友圈也是些神人。

“范范是个特别冷静的人。他从来不说没头脑的话。但之前偏偏有过一次,是他爷爷过世那晚上。一样胡言乱语,电话也不接。你说我能不被吓到吗?必须飞过来瞧瞧啊。还好只是发个烧。我们赶紧送他去医院吧。”李敏奇表情还似宽慰下来。

他们一人一边架着范乾津,第三人负责拿书包手机等物品。半架半抬把范乾津弄下楼的时候,路上也有不少同学关心。刘宁天拜托他们给下午晚上课程的老师请假。欧阳山边问李敏奇:“范范家……”他又想到开学聚餐时,范乾津不让他们多问父母之事,又转问,“他家的其他成员?需要通知吗?”

“你说他姨父吗?那倒不必了,大忙人。“

“他姨父是鑫工老总,他跟我们倒是说过。”欧阳山试探道,“我问的是范范他家另外的……”

欧阳山脑补:比如管家?私人医生?小说里不都会写,这种少爷该有个比较可靠亲近的下属长辈可以关照他么?

李敏奇想也不想:“不知道呀。”

欧阳山被噎了一下,还以为李敏奇在装傻,便自觉不问了,“哦……那他,他是昨晚突然发的高烧,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平时这么瘦,有什么体质虚弱的病史吗?”

李敏奇迅速道:“应该没有吧?”

欧阳山一言难尽,硬着头皮:“那他……有没有对什么特殊东西过敏……“

李敏奇:“应该,也没有吧?“

刘宁天打圆场:“算了算了,别为难人家哥们了,不想说就算了。”

欧阳山忍不住:“发小不是该知根知底?你怎么什么都不知道?”

“唉,这样才是范范的发小啊。“李敏奇疑惑地看了看欧阳山和刘宁天,暗想这两活宝真的是学金融的吗?

都说最聪明的学金融、其次聪明的学计算机。看来并非如此,范范到底要把这里平均智商拉高多少?范范不喜欢别人靠近他,这两没自觉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