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组碰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范乾津本来以为小组碰头要约图书馆,没想到梁辉说的地址,是双体宿舍大楼旁边几座本来划成变异人独栋宿舍的小楼。

范乾津略一思索,难道梁辉为以防万一,提前申请了这边的房间?他按着楼号找过去,独栋楼有三座,每座有四层,若每个窗子是个单间,那也能住二三十人。现在利用率还远没够。

如今学校内,就只有大四的焦碧海学长是alpha,大二的andy学姐是omega,范乾津还从未来过这边。

范乾津依次走过那几栋楼,每栋都配有单独的保安室。到梁辉给的楼号前,保安室还让范乾津来访登记。那记录簿上已经写得有另外名字,是大三那两位学长,金融2a班计算机牛人傅望书的和经贸院高数大神薛闲。

范乾津走进去后发现一楼并不是宿舍,更像是小型健身房、图书馆、计算机阅览室、会客厅、沙龙区的古怪混合,从角落各种疯长的盆栽,爬在窗口上的藤蔓来看——这多半是梁辉的特权区域。

范乾津摇头想,还以为多艰苦朴素呢,照样还不是有专属区。不过宿舍楼都是人家老爹捐的,有就有吧。范乾津没意见。

最里面的计算机后面坐着个人,脸被屏幕挡住了。另一边的沙发上咸鱼状趴着一条学长。范乾津打招呼:“你们好。”

那沙发上的学长爬起来,抓着乱糟糟的头发戴上眼镜,机械盯了范乾津半响,“哇”一声,介于打招呼和对颜值的惊呼之间,又头一歪瘫进沙发里了。

计算机屏幕后面走出一人,范乾津不由自主视线随之低下来——约一米五的娇小个头,范乾津幸好没在看清脸前叫出“学长”。因为赫然是个姑娘。

原来梁辉口中的计算机牛人傅望书是学姐,那么沙发上咸鱼瘫的,就是孟杉杉男朋友薛闲了。

“你就是那小学弟。梁辉是准备用脸去杀伤评委吗?他一人还是有点吃力,但加上你,就稳了。他上哪儿找到这才貌双全的人。”

傅望书也盯着范乾津,她仰着头看,圆圆的眼睛显得十分可爱,范乾津也不反感这种审视。但他想了一下梁辉和这学姐的身高差和他们平时说话场面,顿时又有几分怜爱。

“我只是来蹭的。”范乾津做足今晚套完信息就跑路的准备,“学长给个机会让我学习一下,帮得上忙是荣幸,回头估计也没法跟完,就不拖后腿了。”

薛闲沙发前的笔记本电脑上还开着ppt画面:“你丢来一个题目,模型要全部重新顺,现在告诉我们你要始乱终弃,不带这样的。”

范乾津无辜道:“你们还真信那题目是我深化的?你们觉得我做得出来吗?”

傅望书和薛闲狐疑对望一眼:”难道梁辉又忽悠我们?““我就知道那家伙心脏。”

这时候门口传来脚步声,身穿polo衫的梁辉顺手带上门,他手上还提着一大包外卖,摇头对他们道:“他一句话你们就信了。难道连大一学弟也能诓你们?丢不丢脸。”

傅望书和薛闲瞧瞧梁辉又瞧瞧范乾津,俨然是被他们两人搞糊涂,不知道到底谁在忽悠人。傅望书瞧着范乾津和梁辉叹气:“果然网上说得对,越好看的男人越会骗人。”

薛闲抗议:“别地图炮啊,我那么诚实。”

傅望书凉凉道:“我说的是‘好看的男人’,你就把自己代入了?”

薛闲迅速又瘫成了生无可恋的咸鱼条。

梁辉忍俊不禁:“这回我没忽悠。方向确实是学弟深化的。他功底很深,谢老师也是知道的。“

“好啊原来是你这小漂亮,一来就骗人,跟只小狐狸似的。”傅望书伸手想去捏范乾津的脸,没够到,悻悻缩回。

范乾津继续无辜道:“以为你们个个都像梁学长那么精明,想先撇点干系,免得压榨我。”

“你到底对学弟造成了多深的心理阴影啊,这么草木皆兵的。”薛闲嗤笑道,“放心,这里资本家只有一个。梁主席。你被他拐进来,吃亏多了就习惯了。”

范乾津心里道:不对,资本家有两个。不过现在自己只假装食物链底层的小兵。

看上去,梁辉并没有把“合同”告诉这两位队员。想想也是,堂堂校学生会主席为了拉人进组居然得签合同,说出来得多丢脸。

梁辉一边把外卖在桌上摆出,点的都是好菜:蒜蓉扇贝、清蒸鲈鱼、肚包鸡、卤牛肉,还有个萝卜干贝汤,“摸着良心,我对你们,对他,都那么好。为什么你们一个个都针对我?”

“呵呵。”薛闲皮笑肉不笑,在桌边迅速坐好,“杉杉有意见,就是我有意见。”他转而问范乾津,“对了,你好像也是suae的成员哦。”

范乾津看准时机火上浇油:“薛学长,孟会把梁主席拉黑了,你没替她揍一顿人?”

薛闲薅着头发抓狂道:“打了,招新那天晚上就去打的,这不是没打过,杉杉就给我加‘前’字头衔了嘛。”

傅望书吃惊道:“薛闲,你练拳击的,都没打过梁辉吗?还是说你被糖衣炮弹腐蚀了?”话虽如此,她坐在桌边预备吃喝的姿态也十分娴熟。

范乾津心下讶异,没想到这咸鱼瘫似的高数达人学长还有如此猛的运动特长吗?他还和梁辉约过架?

薛闲更生无可恋了:“没堵到。梁辉心脏得要命,不跟我打也就算了,还让萧典洋穿女装威胁我。“

范乾津忍不住笑了,那画面实在太美不敢想。“结果呢?”

“前两周记者团和文学社发在《融大周报》上面那篇《惊!男生宿舍半夜惨叫,女鬼竟然是“她”!》就这事啊,你没看?”

范乾津乖巧摇头,《融大周报》应该是固定被欧阳山拿去卖废品了。范乾津轻微洁癖,刘宁天卫生习惯也还行,加上欧阳山那个能靠承包一条走廊寝室卫生来赚外快的动手能力,他们寝室干净得连张纸屑都看不到。

三人一起望着梁辉面前那堆一次性餐具。跃跃欲试伸出手。

“说我坏话还有脸吃我东西?”梁辉一把将餐具卷高,他挑眉瞥范乾津,“尤其是你,这熟练的分化挑拨技能。”

梁辉摸着下巴,想到刚才傅望书管他叫“小狐狸”,还真挺……

范乾津拖长腔调,“学长……那个合同……”

梁辉立刻脸色变得温和无害,飞快把一次性餐具分发给他们三个:“确实该在案例里面加个商业合同的分析模板。不贫了,快吃,早点吃完干活。”

傅望书狐疑问范乾津:“合同?分析模板?”

范乾津既然已经吃上了饭,便假作乖巧点头不语,暂时保全了梁辉的面子。傅望书和薛闲都不是轻易糊弄的性子,不过在长期和梁辉的斗智斗勇中,他们都非常善于知难而退,迅速恢复了塑料团队默契。

吃完饭后他们总体讨论了一下范乾津的脑科学神经改善经济学的新方向,谈起正事来都像是换了个人格,功底确实非常扎实。

傅云书主要负责扒原始数据、写代码和架构模型。这回新方案要加不少参数,她迅速去电脑边忙碌了,一口气开了七八个大平台直播间抓数据,亏得电脑配置高耐得住。

薛闲则负责数学,写一段就自我欣赏一会儿,不断招呼范乾津来“欣赏美色”,发出“真是太美了”的沉醉感慨。范乾津也能体会到,欣赏后心情很好。

范乾津暂时负责写理论综述、优化案例,并被强制加了圆谎的“商业合同”分析。

梁辉还真像个资本家,在旁边时不时催几句进度,还会在他们周围绕来绕去,看谁在摸鱼就问到“哪一步”了?

梁辉人在这里,但学生会工作也非常忙碌,不停在回微信消息,时不时还有电话打来,他就到隔壁房间接。但等他空闲了,就会来讨论进度。

这个团队里没有工商专业的,梁辉就负责市场模拟运营那一块,他还会做视频,那34寸大电脑渲染起来效果没得说。

范乾津也暗暗在心里认可,这支队伍确实是比赛的态度,傅望书和薛闲都是技术流人才。梁辉组织后勤力也不可或缺。

和优秀的人在一起,学到新的东西,有新的启发,都让范乾津觉得值,他暂时克服对梁辉的成见,与大家认真讨论。

不过梁辉老板出去接电话时,大家立刻又娴熟地开始摸鱼吹水了。

有了新的参数要求后,傅云书那从各个平台扒脱水数据的模样,熟练得如同黄金矿工,却苦瓜着脸。

“唉,要是老娘当年赶上挖点比特币,现在至于在这里连连看这些玻尿酸脸么?”她屏幕分成了三块,一块是数据处理界面,一块是自动抓取的表格,左下角有很小的一块是网红唱跳直播间。

薛闲则坐在沙发上,还是用传统纸笔,面前有几大张写着公示的纸,还在往下算,“快别提玻尿酸了。前阵子杉杉跟我讲,”他也顺便瞥着范乾津,“就是你们那suae宣传部的美女副部长去打针……”

“方辰吗?”范乾津吃了一惊。他还觉得那学姐挺不错的,而且她的脸也用不着整啊。

“不是,叫另一个名字,忘了。手术没做好,眼睛一大一小,造孽,希望顺利恢复……”

不是方辰就好。范乾津道:“很多人都想变得更漂亮。这也是网红经济爆发增长的原因之一。”

“学弟,像你长这么好看的人,瞧那些网红靠脸来钱那么快,会不会也想尝试一下?”

“不想。”范乾津道,“而且网红并不是躺着赚钱,也各有各的不容易。”

“也是哦。”傅望书道,“保养麻烦,健身要毅力。化妆品和护理里的学问也非常大。不比书本上的知识简单。”

薛闲皱眉问:“所以学弟,你一天到晚也会养颜吗?梁辉跟萧典洋那种人混在一个寝室,他捯饬得这么人模狗样我一点不奇怪。你呢?天生丽质?”

“没有。”范乾津道,“就顺其自然,而且我真的觉得长相如何并不重要……很多有本事的人都长得一般。天生的东西就是动物性的东西,它并非人生的决定因素。千万不要被此束缚。”

“说得很好。”梁辉推门而入,大家赶紧装作认真干活。梁辉心情很好,走过来含笑道,“不要被动物性束缚住。人当然要超越它们。”他意有所指般,眼中涌起振奋又不平的某种光彩。

-

晚上10点左右,这支早晨才深化新方向的队伍,就效率奇高地把方案稿做了个七七八八。他们约了几天后的时间继续。

傅望书和薛闲一前一后离开。范乾津慢吞吞收拾着东西,对于他来说正事才开始——梁辉答应要告诉他那个新项目的情况。

范乾津斜眼瞥梁辉打了个哈欠,心想可不能让他改天再提。他正准备让李敏奇再佯装打电话来刺激一下。梁辉却主动道:“小范,跟我来。”

梁辉顺着客厅楼梯往上走,范乾津跟在他后面。这独栋小楼不高,第二层有几间紧闭房间门,第三层就到了露台。梁辉拿出一把钥匙开了顶层门锁,外面的漆黑夜色中,头顶星空辉映着点点微小光芒。梁辉把露台门关上,他们便置身在浩瀚星河之下。

周围有不少亮灯的高楼,比如那栋二十多层的双体大宿舍,几栋灯火通明的高大教学楼,更远处还有北京城金碧辉煌、纸醉金迷的城市夜景……

在这一小片黑暗矮房顶,能看到夜空有不少星星,周围光源夺目,颇有些华灯碍月、飞盖妨星的味道。

“应该再用拍立得照一张。”梁辉仰头观赏着,“放宿舍里了。”

范乾津想到他送自己的那张照片,还压在荷包深处:“学长,这楼是给你一个人住的吗?你可以把摄影器械放在这边吧。”

梁辉道:“这栋楼最初规划的时候,本来是担心变异人数多了,两栋不够住,才额外准备的一栋空宅。看这架势可能那两栋十几年都住不满了。我入校的时候就申请在这里放点东西。不过大部分时候都回宿舍睡。“

梁辉大大方方,也没有因为“享受特权”做出不好意思的姿态。或许他早已习惯。而且这栋楼都是他父亲捐的,稍微有个特权区域,所有人都不会觉得有什么。

范乾津问:“误判了变种人的数量,是因为辐射学的文章吹得太过火了吗?”

梁辉神色不虞,“变异出现不过几十年,前沿研究远不成熟。武断以十八岁来划界是不严谨的。有人到了二十来岁才分化,并没有配套的成熟引导。”

范乾津听出他的语气中有一丝茫然忧郁。范乾津趁热打铁,故意道:“难道说,我那发小,有机会分化成变异人?和喜欢他那alpha学姐在一起?”

梁辉勉强笑了笑:“难说。不过老天爷很可恶,想变的变不了,不想变的突然让你变。”

范乾津又装模作样问:“那辐射学的文章,不是说ao对长远社会有不少优势吗?对个人发展也有助力,应该很多人都愿意吧?我那发小就天天说要是变帅变聪明了该多好。”

梁辉冷冷哼了声:“副作用不在乎么?人的主体生命意识觉醒后,又怎能回得去呢?两性的分化是为了对抗自然风险,人类进化到今天。社群性已经逐渐取代了家庭的抗风险性——个体变得越来越‘完整’了。这是道德和文明赐予人的礼物。可是ao变异就像是大自然在提醒人类:你们依然是有缺陷的、动物式的、永远不可能靠自己超脱和圆满……”梁辉越说声音越低。

范乾津心中一动,他居然能深刻理解梁辉这观点,并隐隐体会对方不甘的心情。因为他是“绝对理性之人”追随者。

自我独立的人无懈可击,自主意识凌驾于一切。如果在那上面还有更高存在,只有康德说的“道德与星空”,暗指人的意识与宇宙的承接关系,是庄重美的。

可是ao机制就像大自然将人类打回动物性。

从前范乾津就觉得ao机制“辣眼睛”。他看着梁辉与白日不同的落寞感,心想这骄傲的青年就宛如一个圈,看似圆融丰满,其实在繁华中水泼不进,固执不接受“另一半”。

范乾津很自然就顺着梁辉的思路说下去:“人都应该有选择的自由。无论是普通人选择ao,还是反过来。动物性难以抵抗,那就用生物科技或信息技术来包装,然后克服它。”

范乾津不屑于割短期泡沫韭菜。但如果这个新经济态能带来技术增长点,他也会赞同。

梁辉十分振奋:“这正是我想说的,也是我要做的事……小范,你……”他居然因激动而颤音,“为什么你这么……这么懂我呢?简直像是把我脑子里想的原话复述出来……你真是让我好惊喜,是我的,我的同道中人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