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堂腥风血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神经脑科学对消费行为的改善——优质的显示偏好是如何建立的?“梁辉和范乾津打好每周二特供的鸡蛋饼和炒河粉后,找了个干净空位坐下。他们周围的座位立刻多了许多人,不过他们也没在意围观群众的窃窃私语。梁辉不用开手机看ppt,就把范乾津改的新题目复述了出来。

之前的题目是网红经济和激励行为。范乾津在两个核心点上各前进了一步——网红经济进化成神经脑科学,激励行为进化成消费偏好。但也不是单纯的归进,虽然两个题目都是行为经济学的领域,但范乾津这方向严格来说,是迈入“生物项目”了。

“真能做出来的话,我若是投资人,当然也选有技术护航的。”梁辉道,“但它很大,以我们现在的体量……”

范乾津道:“目标是竞赛得奖,又不是真的要做出来。评委要看它是否代表了未来生产力和科技点的发展方向。”

“可实践性也在评判范围内。而且你用什么充当调研数据?”

范乾津没掏手机,也凭记忆复述,“之前的数据不用动,可以再补些参数——除了人数、性别、品牌、频次、价格、市场占比、营业额、利润率等。和大脑反应相关的,重点可以关注:

“一、直播价格,它是消费者的决策因素。不断地说低、更低、用夸张的对比折扣刺激,平均几分钟重复多少次;”

“二、质量,它是其次的驱动购买力,在展示货源或给质量打包票的时候,要强调多少次正品、直销、认证等关键词;”

“三、策略,比如99、199这种左位定价策略有多少;”

“四、操作,导购员如何周期性在屏幕上手把手引导;”

“五、限时限量的数据刺激……

“它们都像是开关,连着按数下,自以为有判断力的人脑就会不受控制做出消费的反应。在大众眼里,这种脑科学神经,就像利益变现的密码。”

梁辉本来边吃鸡蛋饼边听范乾津讲,越听越入神,也不吃了,就那样眼睛不眨地看着范乾津,直到他讲完,点头道:“虽然听上去,人也跟动物实验里的差不多了,但从竞赛获奖目标来说,这方向确实更……“

更讨评委喜欢。因为经济的最高目的,就是不像经济;网红也不止有卖货直播,任何‘输出’的人文社科都蕴含着信息流,它们都有机会最终直接或间接转化为商流……那些评委喜欢这种“站直赚钱”的感觉。

梁辉又话锋一转,“不过,小范,你就认定了,行为经济学的尽头是生物科学吗?你是理科出身吧。”

“是。但不管理科还是文科,学经济都是做出理性决策的。行为经济学有时候依赖于经验主义。我不太喜欢它。”

范乾津认真跟梁辉讨论,“既然你们选了这方向,不好改,只能加点保险杠。”

梁辉笑了笑:“其实我倒是很赞同行为经济学里一些目标。现实中,很多投资和消费的动机并不见得‘绝对理性’,而是为了达到心中的‘满意度’※。因为人,始终不是动物啊。”

“人的满意度也可以投入效用模型里……所以神经脑科学对于改善经济的重要性就更凸显了。”

范乾津心想,行为经济学决策者有三个缺点,经验主义、自负、固执。※上辈子梁辉的巨大失策,是不是犯了其中的错误?

梁辉道:“今天晚上,和组里其他人碰个头吧,除了我们,还有两人,一个和我同班,是计算机最厉害的,一个是经贸院的,是全年级高数最厉害的。“

范乾津委婉问:“高数最厉害的,那个公式是怎么回事?”

梁辉道:“刚才不是说了吗。故意留的错。原始公示很简洁漂亮,不过他和你不同,用的不是离散回归,而是拓扑。回头你可以跟他好好交流一下。“

范乾津这才慢慢把鸡蛋饼嚼着吃完了,梁辉递给他一张餐巾纸。范乾津擦了擦那不太有血色的嘴唇。梁辉指道:“有一点掉到你左边脖子上了。”

范乾津穿的运动服的翻领,露出他的细白脖颈,揩去了那点油渍。他这时候往四周望去,发现周围不少人都盯着他和梁辉这桌。他揩嘴和脖子的时候,不知哪里还传来倒抽冷气的声音。

梁辉似很习惯这种注目程度了。但范乾津俨然还为此烦恼,问:“合同约定了帮忙,你有什么办法帮我摆脱被围观吗?”

梁辉道:“如果要我在一分钟内让所有人都不看你,那是不可能的。因为眼睛长在他们身上。第一个办法,是加固心理建设,早日像我一样视若无睹,加油。多少人想拥有帅哥烦恼还没有呢。”

“我的脸皮也不可能在这一分钟内变城墙。”范乾津潜台词是梁辉练就了厚脸皮才显得游刃有余。

“第二个办法,转移注意力。不要想他们在看你。”梁辉促狭道,“比如看看英俊的我,不够吗?”

范乾津冷不丁又被他的调侃弄出脊背上的鸡皮疙瘩,如果一直消化不了,岂不是落了下乘。不就是直男不要脸说骚话么,互相伤害有什么不会的。

范乾津于是拿出当时对付王嘉实的那套,厚脸皮回敬道:“原来学长在言传身教,怪不得一直盯着我的脸,就没眨过眼。”

“是啊。”梁辉眼睛一亮,没想到范乾津能逗得起来,“我可得多饱饱眼福。”

不过梁辉稍微有些遗憾,这小范的皮肤颜色,究竟是营养不够,还是太淡定了,都没被逗脸红过,有点可惜。安静高冷的人,一般来说其实青涩得很……但小范完全不稚嫩,身上反倒有种奇怪的沧桑感。

但另一方面,他似乎太过于理智克制。梁辉对他平时的生活很好奇,却始终窥探不明。

这时候范乾津微信电话响了,是李敏奇找他,范乾津在接通前就有经验把声音调下一半,果然是明智的。因为这位地质大学发小又嚎哭起来:“范范!我来地质大学是不是注定和变异人扯不清楚啊——有个alpha学姐在追我啊!“

李敏奇虽然声音整个人都不好了,但还是听出一丝嘚瑟。

范乾津忍不住轻笑了笑,“要注意安全哦。不是说alpha容易狂躁?”

他漫不经心瞥了梁辉一眼,发现梁辉垂下眼帘,情绪略有些低落,是否想到了预分化,他那还没着落的“对象保障”;又或者是分化后,“自由”被剥夺的糟心?

李敏奇道:“那当然,这学姐其实真的挺好——唉可惜我注定跟她有缘无分啊。“

梁辉听到这里忽然抬起头,眼中潜流翻滚。范乾津眼眸划过笑意,跟李敏奇说,“小奇,回头我给你打。”便挂了电话。

范乾津醉翁之意不在酒:“我这地质大学的发小,之前喜欢一个omega姑娘,当然单恋失败了。现在又有alpha学姐追他,还真是丰富多彩。但变异人和普通人的恋爱婚育,果然很难办啊。”

“有办法。”梁辉似下定某种决心,断然道,“必须要有办法。”

范乾津心中暗道,上钩了。这其实是他串通的。电话那头的李敏奇重新倒回宿舍床头,苦着脸嘟囔——“要是有alpha学姐真的看上我就好了。”

大清早范乾津给他发消息演戏,他不知道范范要搞什么,任劳任怨当苦力。

范乾津不动声色接着梁辉的话问:“什么办法?”

梁辉低头沉思着,半响后道:“今晚完事后,找个安静地方给你说。”

言下之意是这里人太多,虽然大部分人都只看得到他们的口型。梁辉还是不愿暴露风险。范乾津从善如流道:“好。”

范乾津心头暗喜——那项目情况,钓上来了。

梁辉忽然又是一挑眉,似笑非笑:“小范,你忽然变得很积极嘛?”

范乾津暗道好险,连忙掩饰:“毕竟关系到我发小的幸福,这是很重要的啊。”

梁辉盯着他看,感慨道:“你刚才接电话那样子……你居然也会那样子笑着说话。”

范乾津颇为无语,这梁辉这全方位仔细关注自己,一点都不知道收敛。范乾津都分不清到底是许多人围观让他无奈,还是梁辉这目不转睛打量更让他心烦。

范乾津为了摆脱这种针芒般的注视感,眼珠四下转悠,忽然扫到几米开外走过一个熟悉身影,连忙朝对面大声叫道:“学姐!杉姐——!”

周围人群分开,走来一人来到梁辉范乾津他们桌边。周围倒吸冷气声此起彼伏,是suae的会长孟杉杉,她刚好打早餐路过,听到范乾津喊,走过来也不客气直接坐在范乾津旁边。

她眼里似乎只当梁辉是一团空气,边问范乾津:“早上这边有课呀,学弟一个人来?”

范乾津忍俊不禁:“我对面……也坐着一个人。”

梁辉干脆也不吃了,露出一股想笑又不敢笑,颇为头疼无奈的神色。

“有人吗?我怎么没看到?”孟杉杉平淡道。

梁辉诚恳道:“你把我从微信黑名单里放出来好吗?我没有挖你干事的墙角。我只是和小范吃一顿学术早餐,谈hv的事情,今晚还要找薛闲一块。”

梁辉转头对范乾津介绍道,“薛闲就是经贸院高数最厉害的那个,你们孟会的男朋友。”

孟杉杉用筷子把包子戳烂了:“前。”

范乾津心想,他是不是听到了不得了的事情。

梁辉一愣,蓦然失笑:“第几次了?不关我事啊。当初你不是同意他来竞赛组的吗?”

孟杉杉没理他:“小范学弟,有的学长,不用怕他。受委屈就跟我说。”

范乾津道:“谢谢杉姐,我也没不愿意。”

梁辉连忙澄清:“唉,你和薛闲真冤家。就跟你把我塞黑名单似的,一次又一次的。隔一段时间还不是和好了。我保证,就借走你男朋友一个月,你要是也过来那当然更好……我请你,你又不来。”

孟杉杉这才正经跟梁辉说第一句话:“andy跟我说了。”

梁辉登时神色略有几分不自在:“说什么?”

“你拒绝她,还要她来宣传项目?小范学弟在招新面试时候说你的实在太对了。”

梁辉这才似松了半口气,andy果然还是遵守约定没有把他即将分化的事情告诉别人,只说了告白和产品的事。他又好奇看范乾津:“哦?小范说我什么?”

范乾津连忙道:“杉姐,你和葛学长交代的事情,我已经在准备了,要不了多久就找你们商量。”范乾津赶紧用那100万赞助计划去堵她的嘴。她也果然听懂了。

孟杉杉这才优雅地把包子吃完:“行,也不要自己扛,找个时间我们一起合计,真要成了也是suae的大事。加油吧,竞赛组应该也能学到不少东西。你去吧。”

她总算放过了两人。

孟杉杉又对梁辉嫣然一笑,“想知道小范学弟怎么说你的?你自己问呀?别找我,我还是不会把你放出黑名单的。”她握着豆浆迅速起身离开,脸上怨念已经消掉很多。

围观群众目睹梁辉和孟杉杉这场小规模的“腥风血雨”,兴奋得瓜都拿不稳了,讨论的窃窃私语声更大。

等她走远后,梁辉问:“你刚才不怕孟杉杉介意吗?还主动叫她过来。”

范乾津道:“杉姐那么大度,当然不会介意的。”

而且他如果不叫过来,等其他人转述给孟杉杉,说他参加梁辉的竞赛组又约吃早餐,那说不定才会嘀咕。这样大大方方的,就没有后顾之忧了。

梁辉欲言又止:“刚才她说你招新那天……?”

范乾津当时说的是“吹上天的100万”,“单独的一个人出格了。只是很可惜,当群体中出现这样一个人的时候,恶性内卷就会开始。”

范乾津心中已经飞速转过那天听过面试的suae部长人员名单。如果梁辉不从自己这里知道,以他的本事,可能也有办法从其他人那里问出颇不客气的评价。其实跟和萧典洋吃饭那天吐槽“自以为是”差不多,梁辉也不会再被捅全新的一刀了。

“学长,我会告诉你的,但不是现在。今晚聊完正事后。”范乾津心想,在听完梁辉介绍ao识别项目之前,可都不能让他知道。免得梁辉又自闭委屈,功亏一篑。等获得项目的准确信息后,再吐露真言,最好能尴尬得一拍两散,正遂己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