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他們如此的憤怒與絕望並不奇怪,因為他們是陰影教會的成員。

  陰影教會,顧名思義,信仰陰影生物的教會。

  他們選擇成為陰影生物的走狗,從而換取力量,與陰影生物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關係。

  他們靈魂扭曲,沒有底線,與其說是人,不如說是另一種意義上的怪物。

  為首的黑袍人站在一座長的和四目人十分相像的雕塑面前,腳底是一個小潭,裏面裝滿了血水和人類的屍骨。

  “冷靜,我能感受到,大人並沒有死,我們還有機會。”

  他的聲音陰沉刺耳,猶如厲鬼低語,話音剛落,背後的雕塑就染上了一層灰光,猶如活過來一般。

  目睹這一幕,教徒們先是一愣,對視一眼,激動的身體都顫抖起來。

  “難,難道說,是大人降臨了?”

  似乎為了印證他們的猜想,血水中突然咕嘟嘟的冒起許多泡沫,殷紅的顏色迅速變淡,短短幾秒,就稀釋成一汪清水。

  吸收了一定的能量,雕塑的眼珠燃起兩朵灰色的火焰,並有淡淡的死氣溢散而出。

  為首的黑袍人倒頭便拜,狂熱道:“恭迎大人降世。”

  後面的眾人也齊齊跪了下去,以頭搶地道:“恭迎大人降世。”

  依塔沙沒有說話,因為就算說了他們也聽不懂,直接用靈魂傳音表達意思:

  “去,給我找更多的血食和一具五階以上,活著的源者過來,我要進行靈魂轉生!”

  儘管在場的只有黑袍人頭領是五階源者,任務的難度不可謂不大,眾教徒卻是想都沒想就答應下來:“是!”

  而依塔沙深知恩威並施的道理,雖然不給賞賜這些卑賤的奴僕也不敢違背他的命令,但些許的好處卻能讓他們更加的賣命。

  “此次事了,我會賜下神血給十位有功之人,希望你們不要辜負我的期望。”

  眾教徒大喜過望:“吾等自當傾力而為。”

  ......

  一個小時後,檢查完身體沒問題的江銘和蘇小若出現在了守城軍的某間辦公室中。

  “姓名?”

  “江銘”“蘇小若”

  “性別?”

  “男”“女”

  “身份?”

  “江海學院大一學生。”

  “家庭地址?”

  “......”

  在例行的問話過後,這位有著淡藍色頭髮的二階源者撐著腦袋問道:“在深淵之門出現時,你們在做什麼?”

  江銘和蘇小若對視一眼,回應道:“當時我們正在上網,突然聽見外面傳來巨大的騷亂聲和求救聲,往外一看,天空中正矗立著一扇深淵之門,並有幾只可怕的陰影生物一躍而出。”

  “我們二人身為江海學院的學生,自然不可能袖手旁觀,主動離開網吧,迎戰那些陰影生物,為民眾的撤離爭取時間......”

  “當時有很多在場的人看到了我們的身影,他們能為我們作證。”

  顧勝春笑著點了點頭:“也就是說,你們分別擊殺了一頭一階高級的超體者和兩頭一階中級的寄生者。”

  “不愧是江海學院的天才,即使面對的是如此強悍的陰影生物,也能越級而戰。”

  超體者?

  寄生者?

  什麼東西,那些怪物的名字嗎?

  見江銘二人露出疑惑的目光,顧勝春解釋道:“對,就是你們擊殺的陰影生物名字。”

  “超體者擁有極端恐怖的力量,即使是專門錘煉體魄的源者,在氣力上也很難比過他。”

  “而寄生者的核心是一個拳頭大小,長相類似於昆蟲的怪物,它能寄生在生靈的體內,操控他們的靈魂,佔領他們的身軀,演化出各種邪異的能力。”

  “但寄生者並不能無限制的寄生,超過三次,就會靈魂碎裂而死。”

  江銘和蘇小若恍然大悟,因為江海學院只有大一下學期才會開設與陰影生物有關的課程,而且市面也不允許相關的資訊流傳,所以他們還是第一次知道這樣的內幕,很感興趣道:“那麼一共有幾種陰影生物,它們又有什麼能力呢?”

  “這個就說來話長了。”顧勝春正要開口,一旁的隊友立馬咳嗽兩聲,瞪了瞪銅鈴大的眼睛。

  顧勝春頓時意識到自己說多了,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轉過頭換上了一副嚴肅的表情:“問這麼多幹嘛,你們以後自然會知道。”

  “好了,你們可以回去了,留下聯繫方式和卡號,過幾天會有獎金打給你們。”

  獎金!

  聽到這個詞,因為沒能套出話有些失望的江銘眼睛一亮,嘴上卻說道:“這怎麼好意思,在那樣的危機關頭,每一個源者都會挺身而出的。”

  顧勝春聳了聳肩:“可能吧,但這錢你們有資格拿,至少我在你們這個年紀時,可擊殺不了任何一頭一階的陰影生物。”

  要是再拒絕就顯得虛偽了,江銘二人從善如流,道謝後離開了守城軍基地。

  望著天空的斜陽,江銘輕歎道:“今天遇到的事可真多,本來以為會是個美妙的週末,沒想到卻撞見了深淵之門。”

  蘇小若想到了哪些死去的無辜者,神色黯然道:“如果我們再強大一點,應該就不會死這麼多人了。”

  江銘無言的點了點頭,即使相隔數裏,也能看見嶺南街上空依舊沒有散去的硝煙,好幾輛消防車在街道上進進出出,不知道要多久,那裏的建築才能恢復如初。

  兩人一路無話,快到家時,蘇小若開口道:“對了小銘,通過這場戰鬥我收穫不小,估計明天就能進階一階中級。”

  聞言,江銘並不意外。

  蘇小若離中級本就只有一線之隔,在生死廝殺中潛力爆發,突破也是順理成章的事。

  就連江銘也是感悟良多,回去消化一下,修為必定能更上層樓。

  他點頭道:“恭喜你,不過我也有一件事要說,那就是再過幾天,我就要進階一階高級了。”

  聽到這個消息,蘇小若睜大了眼睛,心底的哀傷都被沖淡不少:“真的嗎?”

  “當然,我又何必騙你。”

  蘇小若盯著他的臉看了許久,最後搖頭道:“真是怪物。”

  接下來的生活又回到了波瀾不驚的節奏中,江銘每天上上課,練練拳,進行冥想還有源力共振,日子過的疲憊但充實。

  而正如蘇小若說的那樣,在深淵之門出現的當天晚上,她就進階到了一階中級。

  並且根基十分扎實,雖然比不得江銘,但也足以傲視大多數同齡人了。

  另外,守城軍的獎金給的也很乾脆,一共是三萬星元,第二天下午就到賬了。

  江海學院得到消息後,也毫不吝嗇的獎勵二人兩萬星元以作表彰。

  江銘很開心,既是因為錢,也是因為自己的行為受到了讚賞。

  不過,他並沒有滿足,那天大戰的場景還歷歷在目,讓他深切感受到了自己的渺小和不足。

  沒有成長起來的天才終歸還是弱者,想要掌握自己的命運,他要走的路還很長很長。

  ......

  轉眼間已是三天過去,這段時間裏,江銘將體魄和源力都磨煉到了無法提升一絲一毫的地步。

  就拿源力共振來說,他已經不敢再繼續下去了。

  因為源力共振是需要不斷提升強度才有效果的,而經過五次源力共振後,其強度早就達到了江銘所能承受的極限,再提升一次,他不死也要重傷。

  就像裝滿水的杯子,想要容納更多的水,只能想辦法讓杯子變得更大。

  而今天,就是他要將杯子變大的日子。

  準備好各種突破需要的材料後,江銘早早的回到了家中。

  鎖好門窗,他盤膝坐在沙發上,心裏還是有些緊張的。

  緊張的原因自然不是擔心自己突破失敗,以他如今的底蘊,要是還能失敗才是怪事。

  而是自己能否像前兩次那樣,再次覺醒一個新天賦。

  只要擁有三個天賦,就算他後續不再覺醒,放眼整個人類歷史也足以算得上頂尖天才了。

  但只有“暴食”和“力量”兩個不算出眾的天賦的話,在天才的行列裏,他也只是厲害一點而已。

  想到這裏,江銘不禁自嘲的笑了笑。

  果然是貪心不足蛇吞象,在剛穿越的那幾天,他想的是能覺醒一個稍微有用些的天賦就好了。

  覺醒暴食後,他想的卻是要是能再覺醒個厲害點的天賦就好了。

  到得現在,他的胃口越來越大,一兩個的天賦已經不能滿足他了。

  不過人類的欲望是永無止境的,追求更好是大多數人的天性,就像賺了一百萬想賺一千萬,賺了一千萬想賺一個億一樣,江銘並不以此為恥。

  只是實現野心需要相匹配的能力,江銘暗暗告誡自己就算沒能再次覺醒也不要垂頭喪氣,比起大多數人他已經足夠幸運了。

  更別說歷史上還有許多一個天賦都沒有的人成為強者,將一切寄託在天賦上,那是懦夫的想法。

  調整好心態,江銘整個人都輕鬆不少。

  他沒有猶豫,將身前顏色各異的三瓶藥劑灌進了口中。

  這一下就是五萬星元,濃郁的藥力在體內擴散,如果是普通的一階中級源者,貿然吸收如此龐大的藥力,不僅消化不了,還會傷及經脈五臟。

  但對進行了五次源力共振的江銘來說,也不過是小兒科罷了。

  他運用基礎冥想法與暴食,輕而易舉的就將藥力轉化為了源力,在內與外的配合下,他的氣息緩慢而又堅定的膨脹起來。

  如此過了一個小時,江銘的源力結晶又大了一圈,可以說是毫無阻礙,水到渠成的突破到了一階高級。

  這時,周圍剛剛平息下去的源力光點又再度躁動起來,化為比突破時還要誇張好幾倍的源力潮汐主動灌入了江銘身體。

  “果然,我的猜測是沒有錯的,第三天賦,要出現了!”

  江銘按耐住激動,“目不轉睛”的盯著結晶上再度出現一道源紋,隨後一股明悟如約而至。

  “天賦,敏銳。”

  “第六感和反應力大幅提升,能夠輕易洞察到常人難以發覺的事物,對突發性的危險能夠第一時間做出反應......”

  “額,簡單概括起來,就是蜘蛛俠的蜘蛛感應?”

  這個天賦雖然不能加快修煉速度,也不能增強身體素質,但還是十分實用的。

  至少,在面對偷襲和突如其來的災難時,它能讓江銘的存活率大大提升。

  更關鍵的是,江銘確認了自己和別的源者相比是特殊的。

  如果這種特殊延續下去,那麼在四階時,江銘就能擁有十幾個天賦,到時別說越級戰鬥,就算是越階也會變得像吃飯喝水一樣簡單。

  念及此處,江銘興奮的根本冷靜不下來,只想去健體室發洩一番,測試一下自己的各項屬性和新天賦的大致功能。

  他洗了把臉,剛準備出門,門鈴就響了起來。

  這麼晚會是誰呢,小若嗎?

  推開門,印入眼簾的是拿著酒瓶,一身酒氣,面色頹然的趙庭虎,他醉醺醺道:“老江,走,喝酒去,我一個人喝不痛快。”

  “你這又是怎麼了?”江銘皺眉道。

  “唉,我去他媽的愛情!”

  趙庭虎斷斷續續的講出了自己的故事,原來,在那天聯誼過後,在隔壁班他碰上了一個很符合他審美的女孩。

  一見鍾情的趙庭虎鼓起勇氣,創造了許多和女孩認識的機會,一來二去,兩人居然真的成為了朋友。

  他們一起看電影,吃飯,逛街......正當趙庭虎以為兩人互有好感,準備表白時,女孩卻和自己班上一個比他更帥,修為更高的男生在一起了,在趙庭虎詢問時還給他發了數張好人卡。

  什麼你是個好人,但我們性格不合適。

  和你在一起我很開心,但那種感覺並不是喜歡。

  我們只做朋友就好了。

  藉口,都特碼是藉口,趙庭虎悲傷道:“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是我,明明是我先來的,看電影也好,逛街也好......”

  “停停停,快住嘴。”

  江銘雞皮疙瘩都起來了:“多大點事,矯情什麼?這個不行,就換下一個,林子這麼大,還能在一棵歪脖子樹上吊死?”

  “借酒消愁愁更愁,喝什麼酒,哥帶你練拳去。”

  “如果你覺得不甘心,那就努力變得比那個男生更強,讓女生後悔當初為什麼不選擇你。”

  趙庭虎搖了搖頭道:“可是,愛情和強弱無關,要是她真的喜歡那個男生,我就算變得再強她恐怕也不會回心轉意。”

  “廢話真多,就問你去不去吧。”

  趙庭虎想了想,惡狠狠的點頭道:“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