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诸天抽奖:开局获得青莲地心火 > 041 我要打十个!(四千字求追读)

我的书架

041 我要打十个!(四千字求追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喝过酒,吃过肉,苏旭和白安的感情加深了几分。

  约定好以后有空小聚过后,白安将他带到了东边的北川屠宰厂。

  不得不说此屠宰厂无论是规模还是荒兽的修为都比金梧屠宰厂要大上数倍,而且种类也十分的繁多。

  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海里游的,甚至还有生活在火山冰河中的异种。

  其中气海境之上的也十分繁多,不过以苏旭当前的实力和底蕴,厂里的负责人自然是不敢将气海及以上的荒**给他宰杀的。

  苏旭能够动刀的,顶破天也就是培元圆满了。

  不过即便如此,每日收获的源点也有一二百之数,至少是金梧屠宰厂时的七八倍。

  于是苏旭又进入到了每日宰杀荒兽,修炼这两点一线的生活。

  他将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了金刚不坏神功这门炼体法上。

  在百草液的滋补与祖石空间的明悟下,苏旭只用了二十五天就修成了金身状态。

  而在修成的一瞬间,他那本来就接近培元极限的肉身彻底圆满,力量达到了一万公斤。

  这时,苏旭感觉到了一种无形,但又确实存在的枷锁束缚住了自身力量的增长。

  这似乎是天道的意志,完全不容违逆。

  想要继续变强,就得突破当前的境界。

  不过苏旭结合古籍,推测出破后而立,重塑肉身也许能打破这一枷锁。

  但推测毕竟只是推测,苏旭是绝对不愿意用生命去实验这一结论是否正确的。

  而且力量的确是无法增长,但这并不意味着那些吸收的精气养分对肉身就再无效果了。

  它们会转化为潜力,蛰伏起来,一旦修为突破,就能厚积薄发。

  随后,新生入学的这一天如约而至。

  ......

  “哇哈哈,这就是北斗道院吗,不错不错,只有这种环境才配的上吾的身份。”

  “这还只是外院就这么棒了,要是内院那不得起飞啊!”

  “省省吧,就你也还想进内院,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看看配不配。”

  “......”

  能够进入北斗道院的都是天才中的天才,因此很多人的性格都是目中无人,唯我独尊。

  在这种情况下,产生摩擦甚至是斗殴都是难免的。

  苏旭才在学校逛了一圈,就见到四五次新生因为莫名的原因发生口角,然后大打出手的案例。

  这种时候,执法队的成员都会第一时间赶到。

  但是他们最先做的并不是制止斗殴,而是好整以暇的在旁边观看,甚至还会有人鼓掌喝彩,等双方分出个胜负时他们才会将人带走。

  当然,如果看样子可能会闹出人命,他们还是会提前制止的。

  这是因为北斗道院并不制止私下的比试,可以说只要不出现伤亡,基本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修炼者嘛,没有点血性怎么能行。

  再加上是年轻人,好勇斗狠更是难免的。

  只要不用下作的手段,堂堂正正的战胜对手,还会有人喝彩。

  不过如果遇到有执法队成员较真的话,还是会略失惩戒的。

  苏旭苦于修炼,好久没有放松过了,边拿了瓶果汁边欣赏这些天之骄子的打斗谩骂,还是十分有意思的。

  “喂喂,用点力啊,拳头都软绵绵的,还好意思说自己是修炼者?”

  “还有你也是,一位的躲闪干什么,怂炮,反击啊!”

  苏旭颇有些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喊着。

  这搞得场内的两个新生不胜其烦,甚至停止了动作,朝他恼羞成怒的喝道:“你这瘪三别再那里乱叫,有种下场,我倒是想看看你有多厉害。”

  “你在教我做事啊,来,老子三拳就能打趴你,还敢在那狺狺狂吠。”

  “哦,还有这种好事。”苏旭已经一个月没和人动手了,此时可以说是手痒难耐,见两人“邀请”自己,正打算下场,这时手机响了起来,一看电话,是新任老师赵晓峰打来的。

  苏旭感觉这个电话来的不是时候,但还是接通了起来。

  “喂,是苏旭吗,我们班的同学差不多已经到齐了,我有事情要通知,你快点过来。”

  “好的老师,马上到。”

  苏旭只能遗憾的向两人说道:“不好意思啊哥们,不能和你们比试了,要不等下被执法队带走,不能及时参加班会,一定会给老师留下不好的印象,万一以后给我穿小鞋就糟糕了。”

  “你们慢慢打,我先走一步。”

  听到苏旭的话,本来还想嘲讽他的两人顿时愣住了,因为他们也是要去参加班会的。

  此刻冷静下来,都是战意全消,其中一人有些尴尬道:“还打吗?”

  “打个屁啊,都快迟到了,以后再找你算账。”

  两人正打算跑路,这时一旁站着的执法队成员拦在了他们身前,一脸不屑道:“这就打完了?真是没劲,跟我们走一趟吧。”

  两人额头上的冷汗立刻流了下来。

  “这位哥,你听我解释,我们其实不是在斗殴,只是友好的比试而已,完全无伤大雅。”

  “对,单纯的探讨切磋,我想学校应该不会这点小事都管吧?”

  执法队成员冷笑道:“你以为我们会相信你的鬼话?有什么话等到禁闭室再说吧。”

  两人顿时欲哭无泪,弱弱的问道:“那我们要关几天呢?”

  “念你们只是初犯,又及时停止,关个一天意思意思就行了。”

  两人松了一口气,这么说,我们还要感谢那个多嘴的小子?

  而苏旭自然是体会不到两人复杂的心情,此刻已经来到了一栋充满科技色彩的教学楼中。

  来到105室,此刻里面已经坐满了三十几个人。

  苏旭运用已经学有所成的望气术观测了一下他们的修为,好家伙,一屋子的都是培元圆满,其中还有两个气海境的。

  不愧是北斗道院,真是人人如龙啊。

  苏旭找了个位置坐下,过了接近十分钟,人数基本到齐了,一共四十五人。

  其中只有十个女生,可以说是僧多肉少。

  再加上修炼者灵力内蕴,皮肤精神状态都很出众,不说个个俊男靓女,但基本就没有丑的。

  甚至有几个女生长得极为漂亮,虽然说比不上江小若,但放在其它地方也是班花,校花级的美女了。

  一些大胆的牲口甚至这个时候就开始索要微信,想要摆脱单身狗的状态。

  “好姐姐,恰个微信,以后可以经常探讨修炼上的知识呢。”

  “咳咳,姑娘,我对你一见如故,不知能否认识一下。”

  不过他们的话术太直白,或者说太低端了,看的苏旭都是一阵尴尬,更别说人家女孩子,恐怕脚趾都能搓出三室六厅了,自然成功不了。

  难怪有许多人说修炼者基本上都是直男,苏旭今天算是见识了。

  如此又过了五分钟,班主任赵晓峰总算是出现了,他走上讲台,略带歉意道:“不好意思啊大家,因为一点事情耽搁了许多,迟到了几分钟。”

  苏旭打量了一下他的样貌,好家伙,灯泡都没有他那颗光秃秃的头亮。

  刚见面时,苏旭还以为是哪位佛陀降世了。

  而赵晓峰差不多围绕着住宿,教学,修炼,院规等各种基础常识进行讲解,这些苏旭住了一个月,自然是懂得不能再懂了。

  但新生开学,总要给老师一点面子,苏旭也不敢开小差,只得耐着性子又听了一遍。

  五十分钟后,正当苏旭忍不住走神时,赵晓峰总算是讲到了一些他不知道的内容。

  “同学们已经了解到了我们平时的课很少,而且大部分是选修课,可以自由的挑选自己所需要的老师进行讲解。”

  “那么为什么还要组建班级呢?这样岂不是脱了裤子放屁,多此一举吗?”

  赵晓峰侃侃而谈道:“其实相比于班级,我更愿意称之为战斗小组。以后你们完成任务,或者进行学校间的比试,都是以班级为组织进行的。”

  “强的班级能分配到的资源也就越多,反之也就越少,所以每个成员利益荣辱都是绑定在一起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更需要相互帮助扶持。”

  “这种情况下,队长这个职位其实比我这个老师重要的多。”

  “不仅每月能分到的灵石丹药是普通成员的两倍,还能够对班级利益进行划分,职位任命,分配任务,在战时进行指挥,命令...等同于军队中的长官,班级成员必须无条件的听从其命令。”

  “当然,如果不能服众,引起众怒的话,我也是有权利撤销其职位的。”

  听到赵晓峰这番话,所有人都愣住了,因为这队长的权利未免太大了点,几乎到了要你往东就不能往西的地步了。

  就连苏旭都心动了,他虽然并不是那种希望掌控他人的人,但也不希望自己被人命令啊。

  大家都是新生,每个学校的佼佼者,谁又比谁差呢,不比个高下绝对是谁也不服谁的。

  在场觉得自己有资格担任队长的学生都是坐立难安,尤其是两个气海境的修炼者,兴奋的脸都快红了。

  赵晓峰见状微微一笑道:“至于怎么决出队长,当然不是靠我,而是看你们自己。”

  “用实力征服也好,用钱收买也好,甚至用合纵连横,远交近攻等计谋都行。”

  “其中的分寸由你们来把握,我全程不会插手,好了,请开始你们的表演。”

  赵晓峰说完,饶有兴致的看了起来,就差拿上薯条可乐了。

  班级内静寂了一秒,随后两名气海境中的一人站了起来,他名叫吴东来,脸上有一条刀疤,看上去凶狠无比。

  此刻神色睥睨,有种目空一切的感觉,自傲的说道:“既然大家都是修炼者,那自然用拳头来比大小,分胜负。”

  “如果有人想靠阴谋诡计,巧取豪夺上位的话,我吴东来第一个不答应。”

  “说这么多我的意思其实只有一个,那就是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

  “哗。”

  静谧的教室瞬间嘈杂了起来,许多人都露出了愤怒的表情,居然说我们都是垃圾,就算你是气海境也不能这么嚣张吧?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一步领先,不代表步步都能领先,等我突破气海,到时谁是垃圾还说不定呢。

  这是许多人的心声,但却不是苏旭的,他此刻激动的眼睛都要冒火了,但这火并不是因为愤怒,而是兴奋,一种憋了一个多月,总算能大战一场的兴奋。

  不过没等他起身,另一个名叫孙宏利的气海修炼者也站了起来,他的眼神与吴东来对峙在一起,二者之间似乎摩擦出了剧烈的火花,孙宏利寸步不让,冷笑一声道:“小吴,你这话未免太嚣张了,说我可以,但老师也在那坐着,你的意思是他也是垃圾吗?”

  吴东来脸色刹时一变,瞪大眼睛道:“卑鄙,我说谁是垃圾大家心知肚明,不要拿老师单挡箭牌,有种就来试试,看看谁才是班级第一!”

  孙宏利哈哈大笑道:“好啊,我无敌,你随意,打败你就像吃饭喝水一样简单。”

  靠,这两人的骚话真多啊,不行,我也得想一句。

  眼见两人就要朝门口走去,苏旭的思维从没有转的这么快过,突然灵光一闪,他猛地站了起来,淡笑道:“两位,请稍等片刻。”

  两人看过来,见他只有培元境的修为,都露出了不屑的神情,吴东来冷漠道:“怎么,你一个培元境的小辈也想要插手?我们光是弄出的气劲就足以让你重伤,听话,别冲动,要是把你不小心弄死我的责任就大了。”

  修炼界不讲年龄,只讲修为。修为高的可以随意称呼修为低的为小辈,所以吴东来的这番话其实十分锋利,心态差的能直接整破防,但苏旭却是一点都不生气,嘴角上翘,露出与龙王极为类似的笑容:

  “对此我只想说——我要打十个!其中包括你两,少一个都不行!”

  【震惊值+212】

  今天的班会可以说只有更嚣张,没有最嚣张,所有人都被苏旭的话给整麻了。

  听苏旭的意思,不仅是要挑战吴东来,还要连孙宏利一起挑战?

  就算是吴东来他们也不敢这样讲话啊,他一个小小的培元境,怎么敢的啊!

  是故弄玄虚,哗众取宠,还是真有实力,众人不得而知。

  但是他们知道能够考入北斗道院的基本没有弱智,所以尽管不相信苏旭能同时战胜两位气海境修炼者,大多数人还是保持沉默,打算将结果交给时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