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钻石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先不说亚平宁山众大侠风光无限的事情,那个火星城总管,因为不能抓捕盗贼,惹恼了东幻总管。东幻撤了他的职,派来了新的总管。

  两个总管交接之后,新火星城总管深感差事艰难,赶紧请来镇守火星城的矮人队长,商议招收人才,储备美食,增加矮人,准备围攻亚平宁大厦。

  江雨看到太阳大厦传送的密文信,心里琢磨道:“没想到振天等众人能做出这么大的事,劫取了五十万个稀金币,杀了许多太阳王朝派去的帮手与矮人,这些都是要被判死刑的大罪呀!如果被抓住了,可怎么办才好?”

  闷闷不乐的江雨,吩咐手下将密文信传送至自己拥有的所有大厦,自己独自走上了街道。

  只见一个男子,腰里插着刀,背着一个大包裹,累的浑身是汗,探头往大厦里看。

  江雨感到奇怪,慌忙走了过来,站到了男子的身后。那男子回过头来,看了江雨,却不认识。

  江雨见这男子,好像在哪里见过,可是又一时想不起来。

  那男子走进大厦,对着帮手问道:“外面那位是谁?”帮手回答道:“他是我们的大厦总管江雨。”

  于是男子走到江雨跟前,说道:“江总管还认得小弟我吗?”

  江雨说道:“只是看着眼熟。”

  然后二人走进了一处偏僻地,来到了一个小美食店,找了个房间坐了下来。

  那男子放下大刀与包裹,立马行礼。江雨慌忙回礼,说道:“请问你是哪位?”

  男子说道:“大恩人,怎么忘记小弟了?我是唐启,在振天的大厦里曾经见过面。”

  江雨听了大惊,说道:“小弟,你胆子真大!幸亏没有被矮人队长看见,不然会惹出大事的!”

  唐启说道:“小弟受到你的恩惠,不怕被抓捕,专门来感谢你的。”于是掏出十颗钻石和一封密文信,对江雨说道:“这是头领振天送给大哥的钻石和感谢信。”

  江雨收下密文信,写了一封密文信让唐启带回去。但是这十颗钻石江雨却死活不肯要,只拿了其中一颗用于收藏。当时天已经快要黑了,唐启就拜别了江雨,回亚平宁大厦去了。

  送走了唐启,江雨把钻石和密文信都装在了一个贴身的小包里,趁着天还没有完全黑透,江雨匆匆忙忙的往回赶。

  走了不一会儿,听到背后有人在喊他,转过头一看,原来是音乐大厦的刘老太,带着一个老头。

  江雨问道:“有什么事吗?”

  刘老太指着身后的老头说道:“这个孙老头从太阳城来,有个女儿孙恋。这老头是个好音乐的人,从小教他女儿唱歌学音乐,所以孙恋是个多才多艺的女子;那孙恋今年19岁,长的特别漂亮。一家人来这里投奔亲戚,没想到亲戚一家早已不知了去向,现在只能流落街头。本想来我的大厦靠唱歌为生,但是她的年龄还小。昨天她妈妈又去世了,这孙老头把稀金币全部用完了,没有办法,跑来求我给他女儿找个好人家。我一时也找不到合适的人家,正好刚才见你从这边经过,所以我带着孙老头追了上来,希望江总管可怜可怜他们,资助一些稀金币。”

  江雨说道:“原来是这样。”就拿出一些稀金币,递给了孙老头,当作父女两人的生活费了。

  这一天,那孙老头到江雨的大厦感谢江雨,见到大厦里只有江雨与众帮手,没有女人。

  孙老头回来后问隔壁的刘老太:“我见江总管的大厦里,没有一个女人,他没有老婆吗?”

  刘老太说道:“他在火星城周围有好几个大厦,经常救济流落街头之人,只见到过众多帮手,应该是没有老婆。”

  孙老头说道:“我女儿长的漂亮,又会音乐。只因为我怕无人养老,所以一直没有给她物色好人家。我前几天去江雨大厦里感谢他,看他没有老婆,你去给我问下,如果他要娶老婆,我愿意把女儿孙恋给他。多亏了江总管救济,我们也没有什么可以报答他,正好以此为报。”

  刘老太听孙老头这么说,第二天就来到了江雨的大厦,把事情告诉了他。

  江雨开始不愿意,但是架不住这个刘老太一再撮合,最后同意了。于是就在街上找了一套房子,买了一些家用产品,安顿了孙老头父女住在那里。没过多久,孙恋就打扮的花枝招展,过上了无忧无虑的生活。

  刚开始,江雨天天来这里。但是江雨不是喝酒好色之徒,后来渐渐来的少了。可是孙恋是个不安分守己的人,又正值青春之际,本来就看不上长相平淡的江雨,这可怎么耐得住寂寞。

  一天,江雨带着一个手下帮手来孙恋家吃美食。这个帮手长的眉清目秀、唇红齿白,打扮的风流倜傥,最擅长讨女人欢心。

  这个孙恋一见到这个帮手,就从心里喜欢,暗送秋波;那个帮手也懂孙恋之意,没过多久,两人就打的火热。

  两人如胶似漆,街道上的人都知道了。这消息传到江雨耳朵里,江雨半信半疑,心里想:“我又没有明媒正娶这个孙恋,她如果无心恋我,我也没有必要气恼,从今以后不去就是了。”自此有好几个月没有去。孙老头找人去请,江雨只是推托有事情。

  忽然有一天天快黑的时候,孙老头跑到大厦门口,喊道:“江总管,你去哪里,好长时间没见到你了。”

  原来他知道了江雨的心思,心想他不来,他们父女俩的稀金币就没有来源了。因此来到大厦门前等江雨,死活要把江雨拉到家里去。江雨无奈,只好跟着孙老头来到了家中。

  江雨坐下来,那孙老头叫道:“女儿,家里来客人了。”孙恋躺在床上,就盼着那帮手过来,一听,“家里来客人了”,以为是那帮手,急忙起来,还整理了一下衣服,于是飞奔跑了出来,远远的看见江雨,就又转身进了屋里,躺在了床上。

  孙老头听见女儿出来的声音,又听见再回到屋里去,就叫道:“女儿,你怎么又回屋里了?”

  孙恋在屋里回答道:“这屋子又不远,他又不是不会走路,难道不能自己过来,还要我去迎接他吗?”

  孙老头说道:“她这是见江总管好久不来了,生气呢。江总管你就多多体谅,我跟你一起去屋里。”

  江雨听了孙恋的话,心里非常的不高兴,但是无奈被这个老头拽着,只能勉强来到了屋里。

  孙老头说道:“家里还有些美食,再去街上买些素食来。女儿,你多陪陪江总管,不要害羞,我一会就回来。”

  江雨心里想:“这次被这老头拽住了,现在还走不了。等他出去了,我就跟着走。”

  那孙老头看出来江雨要走的意思,出了屋门,就把门锁了起来。江雨心想:“这个孙老头真是个老滑头。”

  江雨没有办法,只能留下来居住一晚。江雨品尝了一些美食,就自己去休息了。孙恋因为有了那个帮手,早就看江雨碍事,也不搭理江雨。

  江雨心情不好早早的就睡醒了,他洗漱过后走到了街上。因为江雨在孙老头家里感到气闷,所以出来时匆匆忙忙的,谁知道竟然把放在床头的那个贴身小包丢落下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