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 防守路线图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海滩上,大锅里的粥已经煮熟。

  菜粥的香味,热乎乎飘起来。

  起义军战士们饿了很久,此时一个一个排队领粥,急急忙忙要填饱肚子。

  一时间,海滩上安静了许多。

  小老头儿铁匠炉子,一边喝着粥,感觉没啥滋味。

  看见旁边的矮人发发,正一边喝粥,还抬起头抽鼻子。

  “你干嘛呢?”

  矮人发发嘿嘿一笑。

  “炉子爷,你闻!风里还有烤鱼肉的香味呢。”

  闻味下饭?

  铁匠炉子白了他一眼。

  “看你那点出息!

  “等布皇找我们买蒸汽波轮的时候,除了星辰铁坯,再加个条件!

  “要两千斤鱼肉,给战士们都尝尝。”

  旁边的起义军,都瞪大眼睛,看过来。

  “炉子爷?真的假的?”

  “布皇有那么多鱼肉么?”

  铁匠炉子点头。

  “当然有。区区两千斤,算不了什么。”

  ……

  第二天一大早,铁匠炉子坐在办公室里,设计巡逻路线图。

  坚石海岸作为起义军的重要基地,安保等级很高。

  最外围有海鸟巡逻队,鱼鹰巡逻队,海豚巡逻队。背后的陆地方向,有旅鼠巡逻队,甲虫巡逻队,土蛇巡逻队。一旦敌人靠近基地二十公里范围内,就会被巡逻队察觉。

  而且,每隔一个月,铁匠炉子会亲自更新巡逻路线图,保证万无一失。

  “这次,弄一个什么路线图呢?”

  铁匠炉子喃喃自语。

  一边想,手指在桌面比划。

  其实来来回回,也就那么几种。但隔段时间总要换一换,心里才会踏实。

  ……

  海面上,十几艘巨舰,组成舰队,劈波斩浪,穿行而来。

  船身几个龙飞凤舞的大字,“怒海集团”。

  旗舰,船长室。

  身穿西装马甲的胖老头儿,正守着一盆海水。

  突然,海水里开始有波纹,随后浮起一张羊皮纸。

  胖老头儿拿起羊皮纸,用手绢先吸干水分。

  再看羊皮纸上的字。

  “坚石海岸,坐标……”

  还有一些人名。

  “铁匠炉子……当年的炉爷?他在这个基地?”

  胖老头儿微微讶异。

  “哈哈哈,没有了武器,炉爷还剩几分威风?

  “你的老朋友回风法师,时隔二十年,要再来会会你了。”

  后面还有一些人名。

  “火龙锤哥,矮人发发,这都是什么杂鱼。”

  “布皇?”

  怒海公司的评定中,回风法师是董事级。布皇是最强经理级。也就是说,回风法师强于布皇。

  “可以一并拿下。”

  羊皮纸最后面,还有起义军的最新布防图,巡逻路线。画的很粗略,但也已经很有价值。

  回风法师嘿嘿一笑。

  “我们这个小间谍,可真是能干啊。”

  他招呼旁边的秘书。

  “舰队立刻改变航向,去这个坐标。”

  ……

  怒海集团的十几艘大船,都改变了航向。

  而后船舱里面的内燃机,开始轰鸣。它们喝下汽油,输出源源不断的巨大力量,通过齿轮,轴承,连杆……输送给船底的巨大波轮。

  十几艘船开始提速。在海上拖出长长的白色浪花。

  ……

  第二天一大早,苏布坐在船长室,打开独眼号控制面板,准备喷气式动力系统的第一次试运行。

  关于这个火药动力系统,苏布已经想好了!

  “虽然军团的科技不够给力。

  “但是星辰铁还是给力的,火药也给力。

  “喷气东西系统,突出一个傻大黑粗,力大砖飞!

  “只要炮筒没脱落,炮筒安装就合格。

  “船跑的不够快,那就继续加更多火药!”

  船身的炮筒,每一个都用大量铆钉固定住,能通过机械结构,稍微调整角度。

  每一个炮筒对应的船身内测,都有一个兔,正准备好云爆弹原液和雪茄。

  苏布思量一番。

  “系统,给动力小组下令。

  “每兔负责一个炮筒,需要兔认真体会,搞懂炮筒的极限在哪里!

  “等我们的动力系统成功之后,每兔都有三根萝卜项目奖金!”

  【您的板牙兔感受到军团长的英明和慷慨,亲密度+1】

  ……

  船舱里,一个板牙兔守着炮筒,听见军团长的下半段命令。

  “如果谁的炮筒脱落一次,就扣半根萝卜奖金!”

  啊?

  兔看看手里的云爆弹原液,看看旁边的添药点火窗口,还有调整炮筒角度的方向盘,顿时感到巨大压力!

  “加药,预备!”

  ……

  海岸,起义军战士们时不时停下手里的活儿,看看海上的独眼号。

  不知道出了什么岔子,最近很难打捞海鲜。他们能吃肉的希望,都寄托在布皇身上。

  只见远处那艘大船,固定在船身的几百个炮筒,齐齐开始向后喷气!

  大船真的动起来了!

  ……

  船身里面的兔,其实并不匆忙。

  药液已经倒进炮筒中。量不大,甚至喷火都喷不出,只能喷气。

  听到点火的命令,它们齐齐用雪茄伸进点火窗口,点火!

  ……

  海岸上,起义军战士们看到,独眼号真的动起来了!

  一根根炮筒,向后喷气,反作用力真的推动独眼号,慢慢动起来了!

  “卧槽?真的可以?”

  他们看见,独眼号上的炮筒,开始喷出更多气。

  “加大马力了,要更快提速了!”

  邦!

  确是一根炮筒,从船上脱落,如同炮弹一般,划过抛物线,落入海水。

  邦!邦!邦!

  又三根炮筒脱落,如同向海面发射三枚炮弹,打出几朵浪花。

  起义军战士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脸上的表情,都有点激动。

  “哈哈哈,布皇这可以啊,我们马上有鱼肉吃了!”

  ……

  船长室,苏布坐在办公桌后面。

  倒不会很郁闷,毕竟第一次尝试,失败也正常。这些炮筒都是普通金属铸造的,丢了也不稀罕。

  但心里确实打鼓,感觉这玩意儿,多少有点玄学。

  “炮筒会脱落,大概能想到三个原因。装药量不合适,炮筒位置不合适,铆接不够结实。”

  苏布跑出去看,发现脱落的炮筒,都是固定在船身前面的,后面的反而比较安全。

  “那就把这些炮筒后移十米,再试试!”

  ……

  四个被扣奖金的兔,是整个独眼号上,最郁闷的兔!

  明明是和大部队一起添药点火,怎么偏偏兔的炮筒,就掉下去了呢?

  锻造小组跑来,按照军团长的命令,去新的位置,为这四个兔重新安装炮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