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自导自演爱一场韩菱乔书宇 > 第17章 原来错的一直是自己

我的书架

第17章 原来错的一直是自己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对不起,我知道错了。我不能去坐牢,孩子不能没有母亲,你也不能去坐牢。要不然乔家的一切就都完了,楠楠也会成为被人欺负的孤儿。”汪雪顾不上脸上的疼痛,不顾一切的拉着乔书宇恳求。

“滚!”乔书宇一脚踹向汪雪,却被汪雪抱着怎么都踹不开。

汪雪拼命摇头,她比谁都清楚,要是进了监狱那种地方,她一辈子都没法翻身。从小到大,她仰望的都是权势,余生绝不能在监狱那种地方度过,“书宇,你看在楠楠的面子上,可怜我这一次吧。我再也不会做那样的事了,我保证!”

“妈妈——”楠楠听到声音,哭着从里屋跑出来,钻进汪雪怀里哭泣,拉着乔书宇裤脚哭道:“小叔,你不要怪妈妈好不好,妈妈以后一定不敢了。”

“我真的不会的,如果你真要送我去监狱那种地方的话,那我现在就用我命来给韩菱和小东他们赎罪!”汪雪哭着说完之后,目光在四处搜寻一圈。忽然起身冲向了一棵大树,却保持的力道有度。虽然头部出血,但人却只是昏了过去。

乔书宇万万没想到汪雪会做出这么疯狂的事情来,立马扶着晕倒的汪雪,喊着助理一块送去了医院。

经过一场急救之后,从医生嘴里得知到汪雪安然无恙之后,他却痛苦的落下了泪。

尤其是楠楠那一声声‘小叔’叫唤,让他无法视若无睹,可让他就此放过汪雪却心有不甘。

夜,格外的寂静。

相比城市的繁华夜景,乔书宇独自一人坐在海边喝着啤酒。望着夜空下蔚蓝的海域,眼泪止不住的往下落。

他到底眼睛是有多瞎,竟然看不透汪雪那个狠毒的女人。硬是被她搅和的家破人亡,妻离子散。

从前韩菱跟小东在的时候,自己即使再不爱回家,也总算是有个家。可现在世界这么大,却只剩下他孤单一个人,连个家都没有了。

想起韩菱无数次在他面前卑微恳求的模样,他心疼的眼泪一颗颗跟着往下坠。是自己太蠢,被妒忌与自尊心蒙蔽了双眼,明明心爱的女人就在眼前却不接受,反而相信别人的闲言碎语。

如果自己对韩菱信任多一点,他们万万走不到这一步。

“对不起,韩菱,对不起小东。”他哽咽的望着海面呢喃,双眼痛苦的合上,眼泪跟着一个劲往下滑落。

他啤酒一瓶接着一瓶,地上凌乱了一地的空酒瓶,可尽管这样,他的心却丝毫没有醉意,反而更加清楚自己犯下的罪孽。

踉跄着从站起来,冲着大海缓缓走过去,“韩菱,我来找你们了。”

对不起。

明知此时已经于事无补,可他心里还是一遍遍重复着这三个字。什么都没了,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仍旧活在这世上为了什么。

冰凉的海水从小腿,随着他步伐的移动渐渐上升到脖子,最后是脑袋。当整个身体浸泡在海水之中时,睁开眼仿佛再次看到了韩菱那日逐渐下坠的身体,还有她冲着自己咧嘴温柔一笑的表情。

至今回想起来,依旧是历历在目。

他朝着海底伸手缓缓闭上了眼,仿佛这样就能触碰到韩菱的身躯。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鼻息间充斥着浓重的化学药物气味。睁开眼便是四周雪白的房间,他猛地从病床上坐起来,才彻底看清这是医院。

什么时候回来的,他竟是一点记忆都想不起来。

此时,助理跟汪雪推着门从外面走进来。汪雪二话不说,上前便跪在乔书宇面前,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你终于醒了,都昏迷好几天了,我还以为你再也醒不过来呢。”

“别再装了。”乔书宇捂着隐隐作痛的脑袋,冷声低斥。

汪雪却像是听不见一样,哭得仍旧不停,“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滚,我让你在我面前滚——”乔书宇愤怒万分的将汪雪推开,仿佛被她触碰一下都是多么肮脏的事情一样。

“对不起。”汪雪一个劲道歉的哭着,但还是乖乖的走了出去。在关上门离开的刹那,三两下擦掉脸上泪痕,眼中露出一抹讥讽的冷笑,完全没有方才失声痛哭的悲伤愧疚模样。

说起演戏,就连那些演技派明星恐怕也得逊色。

“让她滚,让她带着人都给我滚!”乔书宇颤抖的指着门口方向,看在楠楠的面上,他好不容易想自我解决,可偏偏将他又救了回来。但汪雪的那张脸,他多看一眼都觉得恶心。

“好。”助理连连点头。

门被重新关上,病房内再度只剩下乔书宇一个人,望着窗户外的明媚阳光,他抬手将花挥到地上。似乎还不解气,又接连将病房的设备全部砸了个稀巴烂。

他不明白,像自己这么该死的人为什么要救,就让他那样死去,这个世界就彻底干净了。

“乔先生!”护士闻声进来,看到房屋里的碎片吓得失声尖叫。可乔书宇却恍若未闻一样,将房间能砸的东西全部挨个砸了个遍,医生跟保安们拦都拦不住,后来还是医生们强行打了镇定剂,才让乔书宇冷静下来。

自那以后,乔书宇就有严重的狂躁症,还有失眠症,每日都靠药物才能获得片刻安宁。但也正是这样的他,手段变得更加狠厉,完全不再给人留半分余地。

明明是男人最好的年纪,他身边却一个女人都没有,成为众人口中解不开的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