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明日至尊 > 第44章 果实,名曰:善见

我的书架

第44章 果实,名曰:善见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也是在这一天,高山青联系了李园。

  “我准备开一场大型的直播,整个仪式从头到尾,”

  高山青带着淡淡的,莫测高深的表情,长长的飘带拖在地上,让她跟周围的花树相得益彰,宛如神仙中人,“到时候半城胭脂半城雪,所有人都会陶醉在莫可名状的喜悦之中。”

  李园走在她的身后,小心翼翼以免踩到此女的裙摆和飘带上,空气中花瓣飘下来,确实是美得没话说。

  “时间就定在两周后,到时候你也该准备妥当了吧?”

  高山青的话好像别有深意。

  “如果时光就停留在这一刻,你想说什么?”

  李园觉得有点遗憾,这样美丽的女子,为什么偏偏要化身修罗,要把血腥和杀戮带给人间呢?

  所以这句话,是想让高山青留下遗言。

  “人生真的很无趣啊有没有觉得?不管美的也好,丑的也好,到最后烟消云散不留痕迹,太短暂而我想留住的是永恒。”

  李园摇了摇头,拥有无尽的时光是很恐怖的一件事,只是这话没法说,说了高山青也不会懂。

  “人世间有让人留恋的烟火气,我想让短暂生活在这里的人,能尽情做他们想做,而我们却不能做的事。”

  李园说着自己的想法,好像是对着高山青,其实更多是说给自己听。

  两个人眼光对视,一瞬间照眼,彼此都从对方的眼神中,读到了很多没有说,也不会说的信息。

  懂的都懂。

  高山青要用李园来献祭给修罗神,而李园要借杀死高山青的事件炒作自己。

  两个人的目标,包括手段都有些相同,都是杀死对方,然后通过大范围的直播,获得更深一层的利益。

  “从这一点上来说,我们真的是同类呢,”

  高山青移开了目光,淡淡地笑道,“受我的启发,你开发了小金瓶饮料,是不是欠了我点什么?”

  “你的能力曾经来自信众,那你有没有觉得自己欠了他们很多?”

  李园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平缓,虽然一点都不平缓。

  杀气不受控制地流露出来。

  “不在同一个生命层级,你会觉得自己欠了蚂蚁和蜜蜂什么?虽然你践踏了它们的家,还喝着蜜蜂的蜜。”

  高山青嗤之以鼻,这也是她最搞不懂李园的一点,“这样的初衷,就显得太虚伪了!”

  “是吧?我也觉得!”

  李园点了点头,藏起了自己的眼神。

  这个女人,从这一刻起,就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又一周平静地过去,第三周,正如艾尔莎所估计的那样,小金瓶正式问世。

  街上的广告牌,都播放着李园的广告。

  手持小金瓶,一路走过荆棘,走过海边的碎石小径,直到镜头给到特写,李园露出了被海风吹乱的头发下面,那招牌式的挑衅眼神。

  很多人都发出了惊悚、战栗和愉悦几种情感交织的惊叫。

  “这不是流泪的魔鬼吗?他怎么会去拍广告?”

  “看惯了他拿剑的样子,忽然变成这样…...总感觉他要拿小金瓶杀人?”

  “这感觉……好奇怪,为什么我很想变成他的样子?虽然不会用剑,但小金瓶也很帅!”

  两个身上露出明晃晃金属构件的改造人,几乎是不良少年的标配,在大声议论。

  “对!就好像尿完尿打了个尿颤,爽!”

  李园带着墨镜从街头走过。

  这个时代,真的是跟以往的记忆都不同,每个人心中都深藏着难以察觉的愤怒,不知道是对自己的人生,是对这个世界,还是对冥冥中掌控一切的命运,这样奇特的心态就催生了一种独特的审美。

  所以乌鸦和粉丝对李园的推崇不是偶然的,是一个社会时期的民众心态,是这个时代的一个侧影。

  更有甚者,圣庭的造神计划也不是偶然的,虽然目的不纯,但客观上它也迎合了普罗大众的一种期望。

  希望有一个神,或者是善良的杀人魔王,来对抗这操蛋的世界。

  李园就这样符合了他们的期待。

  所以小金瓶真就像朱林依良预言的那样,迅速地风靡起来,虽然它的价格贵得有些离谱。

  然后就到了第四周,李园频繁地登上各种电子杂志的封面,所以就各种跑片场,艾尔莎不得不调整了本周擂台赛的顺序,让李园安心把这些事办完。

  当然最重要的,是希望他以一个全盛的状态,来迎接跟高山青的生死对决。

  至此,小金瓶的热卖已成必然,李园借着这次商业营销又火了一把,朱林依良甚至在跟圣庭方面接洽,要成为“造神计划”的饮料赞助商。

  在一切紧锣密鼓地推进中,决斗的一天也如期到来。

  高山青把祭祀的时间定在了傍晚。

  这时候是九月,八点的时候,天色就基本全黑了。

  B03区的居民们,忽然发现城市中间,多了一道完全不同的风景。

  如烟雾一样的灯光蒸腾着,烘托起一棵虬枝盘踞的古树,它的根茎看不见,但高大的树冠就一直耸入到夜空中,比周围的摩天大厦还高。

  红白两色交杂的花朵,点缀在枝叶之间,宛如夜晚的繁星。

  站在这棵巨型的3D投影树之下,李园觉得自己格外地渺小。

  血腥俱乐部的顶层幕墙全部打开,数百盏雪亮的投影灯,渲染了这样一副壮观的景象,花香漂溢,还有淡淡的梵唱回荡其间,越发不似人世间的真实。

  “这就是如意果树的真面目?”

  李园看着盛装打扮的高山青,今天她穿了一件血色的长袍,眉间画了特殊的纹样,像是如意果树的花朵,一半艳红,一半雪白。

  “如意树,根在修罗道,果在无欲天,所以你看,世事总是捉弄,明明是长在身边的树,却一辈子得不到它的果实,这样的事,换谁能忍?”

  高山青沿着投影前面的台阶拾级而上,一边缓缓跟李园交谈,“修罗道与天界的斗争,有一半也是因此而起,但这都是传说,今天,我要带你看看它的果实。”

  她手指着某一处,眼神是一如既往的空洞,“看见了吗,金色的果实,闪烁着佛陀一样的光芒,上方还有符文环绕……”

  李园今天穿了一件黑色的西服,里面搭了一件深红色的衬衫,也是呼应今天要杀人见血的气氛,但是发现高山青的方向指错了,金色的果实明明就在自己的上方,好像只要跳高一点就能摘到。

  淡淡的香气扑鼻而来,闻之愉悦,心神畅爽之余,梵唱声也越发清晰,清晰到李园能听清其中的每一个音节,还能大致揣摩一下个中的含义。

  果然神奇!

  “你果然能看见,是吧?这就是绝望中诞生的希望,站在黑暗之中仰望光明,毁灭的同时带来新生,修罗果树的终极秘密!”

  带着奇特的韵律,快速地说完这些话,高山青的脸不正常地红了起来,

  “因为这种果实,名为:善见!只有经历过深渊死而复生的善者方能得见!所以你明白了吗?准备献祭给伟大的修罗神吧!”

  高山青阐释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之后,就准备动手。

  “你等一下!”

  李园连忙打断她,“这是在现场直播你知道吧?几万十几万的人在看着我们俩,这么重要的时刻,怎么能没有开场白?”

  高山青:?

  只见李园掏出小金瓶,郑重其事地喝了两口,又把瓶盖拧上放回口袋里,“支撑我的从来都是信念,但能量的补充同样重要,你说呢?”

  高山青瞬间出手,现场间爆发出大量的烟雾,把整个场景渲染得朦朦胧胧如同仙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