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明日至尊 > 第34章 血腥俱乐部(二)

我的书架

第34章 血腥俱乐部(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李园感觉自己就像丑小鸭,站在了《天鹅湖》的舞台前。

  王子和公主.......

  不是!

  一瞬间回神,强行打断了内心戏,侍者站在两人面前,手中的托盘上,细长的高脚杯里闪动着血一样的光芒。

  李园扭过头去。

  “这个免费!”

  朱林依良的声音悠悠飘过来,他的人也优雅地向着一边飘去。

  很多双眼睛向着李园扫视,锐利的眼神,险险把谎言面具都刺穿了。

  一群“猫女”在舞台上表演,灯光不停变幻,音乐声里面夹杂的鼓点,一声声砸得人心跳跟着颤动。

  好歹是走过了外围的社交场所,踩着红色的地毯上了二楼,这里传来了各种奇怪的呻吟,还有淡蓝色的烟雾,一缕缕地飘出来。

  一会儿变成王冠,一会儿有变成猫咪,各种不同的形状,如同来到了幻想乐园。

  成人版的。

  第三层,李园听到了皮鞭的炸响,还有人在凄厉地嘶嚎,声音在走廊里盘旋又在楼道的尽头戛然而止。

  没有一丝一毫传递出去。

  一个男人就只穿着内裤和短靴从楼上蹬蹬蹬蹬地跑过来,险些撞到李园。

  他回过头来咧嘴一笑,“神明在上~”

  充满诗意的对白,他的双手做出挥动翅膀的姿势。

  李园愣了一下,盯着他手上的血迹。

  两人短暂地对视,错身而过的瞬间,内裤男脸上闪过愠怒的表情。

  “你应该说,夜色永恒,或者是唯夜永恒,这才是标准的问候语。”

  说话间两人终于来到了顶层。

  这里有一道巨大的露台,下方的黑暗有如深渊,楼梯间的风向对流发出了呜呜的声响。

  “这是VIP的待遇,可以看到别人看不到的风景,现在知道你的15毫升多超值了?”

  朱林依良把手里的徽章在空中晃了晃,里面射出了淡紫色的光线落在半空中,有一道能量光罩闪着光被打开,像是舞台上巨大的幕布被扯开,露出了后面的风景。

  在远处的黑暗之中,三五成群地还聚集着一些人,看不清身影应该是同样有屏蔽探测的设施,但是他们桌上的酒杯里面,都晃动着妖异的红光。

  在脚下,宛如大厦的夜景,很多房间亮着灯,上演着一幕幕不为人知的黑暗。

  有一个中年大叔,留着长长的头发,动作优雅,宛如艺术家的手法,用锋利的手术刀切开了一个少女的胸膛。

  少女的眼神有些迷茫,好像感觉不到痛,大叔还在她耳边喃喃低语。

  旁边的一个房间,一个女人在跳舞,本来还很美好,但是在她的后背上,多“长出”的四条手臂就很诡异,好像人体蜈蚣。

  另一个房间里面好多人在奔跑,李园仿佛听到了他们的尖叫,有枪弹射击的光芒间或亮起,每一次枪声响起,都有一个人倒下。

  另一边……

  呃!

  李园打了个冷颤,收回了自己的感知,再看下去,自己很可能会忍不住要杀人。

  “不尊重生命的人,早晚也会任人宰割!”

  声音冷冰冰地响起,后来李园才发现这话是自己说的。

  朱林依良饶有兴趣地看着李园,没说话。

  另一边,空中升起了红色的光芒,轻轻跳动了一下,那是另外一桌的客人,在远远地对李园致意。

  每一个VIP都是单独的区域,好像有看不见的边界区隔,但是红色的酒杯会不受屏蔽,就成为了彼此交流破冰的手段。

  “他能听见我说话?”

  朱林依良摇头。

  既然听不见,为何要向自己致意?

  那道红色的光芒,和背后的人影一起走了过来,

  “一起喝一杯?”

  “对不起,不熟!”

  李园生硬地拒绝,离得近了,彼此的声音还是能听到的,就是有些飘渺,感觉不是很真实。

  “不熟?我知道你是谁……流泪的魔鬼,新神排行榜第97位,啊不对,现在已经跌出100名的李园!”

  对方的声音幽幽地响起,跟着他摔碎了酒杯。

  就算李园再不懂这里的交际规则,但也知道摔碎酒杯意味着什么。

  一道火光从地面上蔓延出去,四面的半空中亮起了投影。

  “新神排行榜第110位,流泪的魔鬼,李园!”

  文字闪烁了几秒,跟着就变成了李园的战斗视频。

  “这什么意思?”

  李园瞪着朱林依良,刚刚进来就被人拆穿了身份,所以你那什么面具是摆设吗?“他要干啥?”

  “挑战,你可以拒绝,”

  朱林依良亮出了自己的徽章,浅紫色的射线在半空中一闪而逝,但是光芒十分耀眼,超越了周围的影像是更加绚丽的色彩。

  周围隐隐响起了惊呼声。

  随着半空中李园的影像消失,地上的火线也同时熄灭。

  “以越级挑战不合规为由,拒绝!”

  朱林依良大喊。

  “谁让你自作主张的?我又没说要拒绝!”

  李园有些不满。

  “那你要接受?”

  朱林依良皱了皱眉,这家伙真难伺候啊!

  “哈!”

  刚刚摔了酒杯的那道身影,耸起肩膀双手向上摊开,摆出一个十分夸张的造型,“你什么时候,成为圣族的一员了?”

  他转头看向四周围观的客人,“这合理吗?”

  “他还有别的办法,按照规则,可以发起悬赏、群杀,或者生死对赌,三选一。”

  朱林依良赶紧提醒李园,让他自己斟酌,省得自己怎么做都不对。

  “生死对赌?这么拼的吗?”

  李园有些不解,“所以他到底是谁?能一眼看出我的身份,是不是你的面具出了问题?”

  “是,也不是,应该是面具的出品人,或者跟艾文有什么关系,毕竟这面具是人家的!”

  你不是改造过了吗?

  李园忍住了心里的抱怨,现在说这些有啥用?

  但,真的是…...叛徒的后裔,什么事都办不好!

  内心戏之外,现实世界的戏码也在同时上演,而且更加荒诞。

  挑战李园那个人,一路小跑,在露台上转了一圈,跟每一桌客人都挥手示意,

  “冒充上流社会的渣滓,一无所知的乡下人,居然来到了我们高贵的俱乐部!穿着被污染过的衣裳,露出了被辐射的皮肤,玷污了我们的环境,占用着我们的资源,你们说,要怎么惩罚他?”

  被污染过的衣服,被辐射过的皮肤……

  李园都惊呆了,自己何时变得如此不堪?

  你们就是这么对待外来户的吗?

  客人们一瞬间,就像被点燃的酒精,陷入了狂热和躁动,猛烈地敲打着桌子,发出有节奏的声响。

  砰砰砰!!砰砰砰!

  “惩罚!惩罚!”

  一道追光灯落在挑战者的身上,让他成为了全场的焦点,也让李园看清了他白晃晃毫无血色的脸。

  “我提议,开启群体猎杀!支持我的人请摔碎手里的酒杯,就用亵渎者的鲜血来清洗罪恶,让夜色尽情绽放让我们一起高呼:夜色永恒!”

  “HOLA!”

  此起彼落的摔杯声不断响起,一块块区域被照亮,很多人站直了身体拉出长长的暗影。

  露台变成了喧闹的舞台,以及,即将开启的狩猎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