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明日至尊 > 第27章 发布会,圣庭的条件

我的书架

第27章 发布会,圣庭的条件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出了无人区,并没有立刻进入平民区,实际上在两者之间,还是有着漫长的隔离带。

  不过这时候空中开始变得热闹起来,三五不时地看见飞行器的暗影,远远地传来轰鸣声,在半空中投下一道道朦胧的光束。

  朱林依良建议两人在贫民区外宿营,因为平民区里的住宿条件并不好,而且人多眼杂,以李园的身份,指不定又要惹出什么乱子,要想安安静静地休息,不如就睡在野外。

  “当然如果你还想开直播赚钱,那就另当别论。”

  他最后调侃了一句。

  几分钟后,两个人吃了简单的晚饭,是从老犯儿那里采购的速食,也不知道放了多久,吃起来除了防腐剂的味道,还有股淡淡的馊味。

  但是李园真正的饥饿感并不来自肉身,而是意识深处对于灵魂力量的渴望,之所以留在隔离带,也是心存侥幸,想着能不能碰到送上门来的口粮。

  “还是上个世纪好啊,随处可见的野味,就算没有野味,逮只鸡或者鸭子烤了那也是一顿美餐,可是你看这,连只麻雀都没有!”

  听着朱林依良意兴阑珊的话,李园的眼前,不禁浮现出在野地里开烧烤派对的场景,好像是久远前的记忆一闪即逝,但是那样的气氛还是让人怀念,好像还能闻到扑鼻而来的香气。

  “我有一个疑问,像你这样的生物,到底喜欢吃什么……除了血食之外?”

  朱林依良看着李园,好像才刚刚认识一样,充满了陌生的距离感。但是隐隐地李园觉得,这也是他第一次平等地对待自己,至于以前,很可能就只是医生与患者,或者是猛兽与食物的关系。

  “我也很好奇,在意识的深处,水面之下到底有什么?”

  “你也知道水面之下?”

  李园轻轻地点头,把塑料勺放在水杯里,“漂在上面的勺子,在水面下也有投射,每一件事物都有投射,那是另一个世界。”

  朱林依良睁大了眼睛,似乎感到很震惊,半天都没有说话。

  “对你们来说,不是这样的吗?”

  朱林依良摇头,“当然不是,但我想起一个传说,我的祖先曾经追随最灿烂的神,有过最辉煌的远征,这事你知道吧?”

  李园还在回想,不知道该说是还是不是,依稀有印象,但又不确定。

  “在那之前,我的祖先还没有饮血的嗜好。但是战争太过惨烈,人类的军队几乎全军覆没,在没有能量供应的前提下,当时的至高神,用金杯盛着自己的血液,分给了身边最后的七个战友,那盏金杯,后来成为了圣杯,而那七个战友,后来就发展成圣族。这就是著名的神圣远征和终极之战。”

  哦......

  李园眼前又开始浮现画面,不知道是自己的脑补,还是过往的记忆,总之恍惚之间,看到了许多战争的场面。

  “那结果呢?后来怎样?”

  “我们所存在的宇宙被打碎了,击退了敌人但是世界也开始分化,后来就成为多个不相连通的世界,当然这只是传说,具体怎么样,只有当事人才知道,”

  朱林依良说到这里停了下来,看着李园,“我想说的是,当时的至高神,据说也有跟你相似的能力,能够虚拟出一个现实中并不存在的宇宙……这么说或许有些夸张,不过那时候的事情就是这么传的,很玄。”

  “玄?这个字听起来很有意思啊,很贴切。”

  李园开始转移话题,自己的这个能力,跟至高神是不是一回事还两说,但最好别过度吸引关注。

  朱林依良笑了,“你是故意转移话题,还是真没听出重点?你的血液让我觉醒了部分的先祖记忆,这才是我不想看到你死去的关键。”

  “所以说我们之间也不存在所谓的友谊,对吧?”

  李园耸了耸肩,“这样不是很好吗?”

  “是!自以为是的兄弟之情什么的,最虚伪了!”

  两人愉快地达成了共识,接着就开始搭帐篷,一人一个,而且分列在车子两边,这样谁也别打扰谁。

  然后李园就钻进了帐篷,准备好好睡一觉。

  有群集在,自己就算睡着了,也跟醒着没区别,最好再来两个不长眼的怪物,还可以加餐。

  但是…...怪物什么时候来啊?

  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但也仅限于大脑皮层的表面,深层的意识依旧活跃,而且来到了另外一个空间。

  对常人来说,大概就相当于做梦。

  空气中到处都是雷电,世界一片荒芜。

  “战争远比你想象中残酷,你以为自己已经看到了鲜血、死亡,成为了恐怖的化身?

  就让你看看什么是真正的恐怖。”

  在水面之下,深层意识蔓延出了庞大到难以想象的世界。

  李园看到自己带着七个形态各异的生命走在血色铺就的路上,很像岩浆但是没有灼热感,他们在进行所谓的“远征”。

  而这七个战友长得,一个比一个诡异,没一个正经像人样儿的,就…..总之是难以形容,让人看都不想看一眼。

  他们走在旷野中,他们走在沙漠里,他们穿越了一个又一个星球。

  最后来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名字叫“水无尚月”。

  但真正恐怖的是,所有人的力量在这里都被大幅削弱了,李园是八个人里面最强的,但也只能上升到几百米的高空,而且还不能持续飞行。

  敌人从高空中滑下来,他们走的是……索道。

  大批的战士身亡了,有很多看起来就像普通人,对方有一个披着黑斗篷的小个子,穿着一双夸张的水靴但是速度极快,一刀一个。

  “噗噗噗!”

  拔出短刀的时候带起血花,收割着战士们的生命。

  李园从空中落下来,准备给这个刽子手致命一击。

  天空中爆出了浓浓的乌云,有一个人头上顶着月轮,而月轮里面有着既像人头又像指蜗一样的图案,熟悉而又陌生。

  他一个人,但是却“包围”了李园,说了一句听不清的话语,带着诡谲的力量,把李园从空中拖了下去。

  地面上开始发生爆炸,大地变成了水池,水里面浮现出奇异的波纹,像是符咒。

  一颗颗人头从水面下升起,很快就变成了密密麻麻的一层。

  每一颗人头,李园都叫得出他们的名字,带来了难以承受的悲痛。

  啊!

  李园连续呐喊,准备发动终极攻击,把身体里的宇宙外化出来,彻底跟外宇宙融为一体,当然那样也意味着原有宇宙的覆灭。

  但是李园不在乎,杀了我所有的朋友,我要让整个世界一起陪葬!

  “不,你不能这么做!”

  李园听着这个声音还有些熟悉,心里忽然又燃起了希望,“朱君,你没死?”

  一颗颗湿漉漉的人头升起,在这些人头下面,血污满布的水面上,一只无比巨大的蜘蛛露出了部分肢体。

  “唰!”

  伴随着难以置信的震撼,李园看见一只白色的爪子尖从自己胸口伸了出来,光滑亮洁,闪着柔和的光但却难以想象的锋利。

  “为了保住这个世界,我送你走!”

  白色的尖爪从李园胸口抽出,带走了所有的力量,以及,潜藏在体内的虚拟世界。

  “你知不知道,你才是这个世界最大的威胁,从始至终,一直都是!”

  “唔....呜呜…..”

  想说话但是发不出声音,胸口憋闷得像要死去,眼里也留下了血泪。

  沉痛的无力感攫取了全部的灵魂,

  李园忽地醒来,心里充满了说不尽的悲伤。

  “我对你那么好,你竟然……出卖我?”

  一时之间,满心满脑子都被这句话填满,无限重复挥之不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