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明日至尊 > 第17章 人间在线

我的书架

第17章 人间在线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离开了地下室,老犯儿还在震撼不已。

  “分子层级的力量,能够切开神格,这有些不合理?难道修弥的神格是假的?”

  “还是说,这里面有什么我不清楚的秘密?”

  他在那边喃喃自语,李园就一言不发。

  直到李园要走向刚才研究所众人栖身的房间,老犯儿才反应过来,从后面叫住他,

  “是这边,伤员值得有不一样的待遇!”

  “这所有的钱都是许院长支付是吗?”

  李园立刻问了一句,老犯儿无声地笑了,含义莫名,“是他特意交代,要给你单独一间疗养房的。”

  李园:……

  片刻之后他发现,所谓的疗养房,就是一个单独隔出来的小房间,跟个简易棚屋也差不了多少。

  而且里面也没有床,就只有一个2米左右的椭圆形“胶囊”,占去了房间一半以上的面积。盖子掀开,里面淡蓝色的液体闪着光。

  在李园的感知来看,那里面蕴含了一种让人心神舒畅的能量,所以这应该是个疗养舱?

  “这是什么?我不会晚上就住这里吧?”

  “这是分子技术打造的睡眠胶囊,进去以后只要一按开关,啪一下就变得跟胶囊一样小,直接揣口袋里带走。”

  李园眨了眨眼,这胡说八道呢吧?这个世界的科技发达到这种程度了吗?

  “要不然你以为那30多个人,怎么在一个房间里挤下的?”

  老犯儿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进去吧,盖上盖子可以隔音,上面有屏幕可以监控外界,也可以看动作片,哈哈!放心吧,不会有人打扰你的。”

  老犯儿走了。

  李园就脱了外衣,直接带着包扎伤口的布条躺进了营养舱里。

  并没有预想中的灼烧感,营养液里面的能量很温和,带着滋润人心的力量,让他几乎立刻就睡着了。

  但是在沉睡中,却分明还有另外一部分未知的意识保持着清醒,警惕地观察着周围的世界。

  而且诡异的是,这苏醒的部分意识还不止一个,好像是分化出几道人格,不过他们之间也没有明显的分际,不刻意分辨的话,就只是整体意识的一部分。

  现在这部分李园,或者说是他的分意识,正在梳理白天发生的事。

  一整天的战斗下来,从实验室的小白鼠,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也就是十几个小时的事。

  身体受的伤在快速恢复,能量流以一个固定的轨迹循环,而这时候李园才发现,本来自己的机体也在自我修复,所以能快速止血,在经历了数次重伤之后,还没有倒下,精神也没有出现崩溃的迹象。

  有一股淡淡的悲伤传来,好像有一个声音在心里面,轻轻地说,

  “又少了一个啊!”

  少了一个,是说被布谷鸟杀死的那个少年“李园”,但为什么要说又?

  李园的主意识在沉睡,所以这个疑问一闪而过,再一次被大脑忽略了。

  睡了一会儿,忽然李园想到要看一看许院长留给自己的东西是什么。

  这一念与现实世界有所关联,所以立刻就醒了过来。

  分意识隐去,主意识主导着身体,摸到了口袋里的假牙,很结实,连续试了两次才捏碎。

  里面果然如许院长所说,是一个地址,在C05核心区,而所谓的密码,其实是一个颇有点复杂的计算公式,要结合开门的日期和时间,才能得出正确的密码。

  但是C05核心区,那是典型的富人区啊!

  这个世界的格局,因为环境污染和资源匮乏,所以很多地方都成了无人区,无人区以内是隔离带也叫防护区,用来阻隔污染和防范未知的风险。而在防护区里面,十字形分布着平民区,那里的居民住的大多是简易的棚屋。

  所有的城区,都有且只有一个核心区,是典型的富人和权力阶层聚集的地段,李园活到现在还从没进去过,只在网上见面视频。

  闪闪发光的器具,琳琅满目的美食,光鲜亮丽的行人,是与平民生活截然不同的另一个世界。

  想必在那里的人们,就不用处心积虑地想去网络天堂了吧?

  只有穷人才会为现实所迫,梦寐以求地要脱离苦海,进入那个无忧无虑的虚拟世界。

  想到这里李园叹了口气。

  说起来圣庭也好,网络生物也好,有什么可怕的?一样会死,一样会受伤。

  最可怕的敌人是穷!

  是穷啊!穷得像自己这样一清二白的人,生活就只会是一团糟。

  所以许院长慷慨的馈赠,可一定要收好,说不定就借此翻身了呢?

  把纸条上的公式牢牢记住,确保不会忘记以后~其实只要看一眼就能记住,因为潜意识可以记住所有的细节只是大脑处理不过来而已,但是为了保险,李园把它背了下来,这才把纸条蘸湿了,吞到了肚子里。

  收获人生第一笔财富,这感觉比赢了五个布谷鸟还要爽。

  李园盖上了营养舱的盖子……

  再打开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房子外面有不知名的小鸟在歌唱,空气里充满了清新的味道。

  身上的布条都被水泡湿自己掉了下来,除了几处骨骼还隐隐作痛之外,李园觉得自己的伤势都好了七七八八。

  又把外衣重新穿上,信步走了出来。

  有人在学自己走路……..

  一个人,穿衣风格跟老犯儿十分相似,一样的蓬头垢面看不清真容,只是明显还很年轻。他踮着一只脚,另一条腿还一摆一摆地,象只断腿儿的螃蟹一样走了过来。

  李园下意识地也踮起了脚,一晃一晃地走过去。

  “我是老犯儿的助手,你可以叫我小新!”

  小新站在李园跟前,真诚地伸出手,“我是个瘸子。”

  哦,李园一瞬间站直了身体,十分愧疚地跟他握手,“我叫李园,我受了伤……”

  两人以同样奇怪的步伐走进了中间的房子。

  这间房子最大,昨天许院长他们就住在这里,现在李园知道为什么能住下那么多人了。

  就是密密麻麻鸽子笼一样的床铺,有些高达4层……

  但是现在早已是人去笼空,许院长和研究所的人都已经离开了。

  忽然感觉到了一丝惆怅,还有孤单,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情绪浮上心头。

  朝夕相处了好几年的人,忽然一下子全都离开而且没有告别,虽然这些人一直都不怎么喜欢,虽然一直都想着要逃出研究所,但是这样的别离,仍然让人感觉到难过。

  “他们走了!”

  老犯儿背着火箭炮,斜靠在门口,“但是还有个,说要跟你一起走。”

  嗯?

  李园回过头,就看见朱林依良站在院子里跟自己摆手。

  虽然没戴眼镜有点看不清,不过……朱林依良好像在比划着什么。

  “十毫升!”

  接受到了对方发出的脑波,李园心里刚刚升起的一丝感动,顿时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