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明日至尊 > 第3章 陷阱

我的书架

第3章 陷阱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虽然十二区不在我的管辖范围,要取缔研究所的权限需要申请,但,你身边这两个却不在此列。”

  “加油哦,跑快些!或许还来得及救下你另一个同类。”

  纳亚的声音还在耳边回荡,李园已经飞速向停尸房的方向跑去。

  这就是个疯子!

  瞬间炸碎了张琦的脑袋,他怎么做到的?

  那是不是也能炸碎我的脑袋,还是说这里面另有玄机?

  拿出了最快的速度,李园一溜烟地消失在地下隧道的深处,一边默念无限密码,凝聚力量做好防范,同时强力切断了对外界的感知。

  刚刚的时轮,和纳亚的出现,都是自己的意识被对方锁定的结果,这样的错误绝不能再犯。

  果然,纳亚的声音和形象都消失了。

  李园跑到停尸房里间的时候,发现那个瘦脸西服男并不在这里。

  看来是提前一步离开了。

  就还好…...否则一天之内两个人死在自己面前,虽然不是自己杀的,但也是因为自己而死,那压力就太大了。

  “你回来了?”

  一道声音突兀地响起,来自停尸房外间的地面上。

  李园这才发现地上躺着个人!

  “你怎么还不走,留在这里等死吗?”

  “走?我还能走到哪里?”

  瘦脸男就像变了个人,声音里充满了超脱的平静,“身体植入了分子网络,走到哪都只是个傀儡而已。”

  “什么分子网络?说清楚!”

  李园走到瘦脸男旁边,一边小心戒备,这人指不定什么时候爆开,又会溅自己一身血,“明知道是这样还给圣庭卖命,你脑子呢?”

  “当时觉得没什么,现在才开始后悔,可是已经晚了。”

  瘦脸男保持着刚刚的姿势,一动不动,李园这才发现,他应该是失去了行动能力,胳膊和腿扭紧贴着地面,血液不停地流出来,把地面染红了一大片。

  唉~

  李园叹了口气,都这样了自己还能说什么?

  倾听他的临终忏悔?

  但总还有一丝幻想,觉得他没准还能活下来。

  “你等一下,我去找医生救你!”

  “不,不要!”

  瘦脸男声音焦急,脸上也露出了哀求的神色,“这是对我的惩罚,我只有全部承受,才不会连累我的家人。”

  ……

  李园不知道该说什么,愚蠢吗?感动吗?好像说什么都不对。

  但好像有一团火,在心里开始燃烧,心口闷闷的,有一口气上不来,也吐不出去。

  好难受!

  “我的口袋里,有一张照片,麻烦你……”

  李园立刻照办,从他的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是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脸型和瘦脸男好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这是我女儿,漂亮吗?”

  .....有点丑。

  “说吧,分子网络,还有你的情况,”

  李园强行忍住让他忏悔的冲动,虽然从神的角度来说,那样自己还能收获一波情绪的力量,但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为了你的女儿!”

  “是,人类的历史……”

  “别扯那么远,说具体些!”

  瘦脸男眼睛眨了眨,“我叫何杰,出生在C19区,从小的时候开始,那里就很混乱,后来有一个机会,就加入了圣庭,这样才能活下去,所以很多事情并不是自己能选择的,我…...”

  李园瞪着他,这家伙的眼神已经开始涣散,估计是不行了。

  “我记住了你叫何杰。现在就只说跟圣庭和分子网络有关的内容就行了。”

  “……大破灭时代以后,人类的历史中断了,圣庭成为唯一的希望,是天堂一样的存在。听说加入的人都会在身体里植入分子间层,用来接收圣庭的指令…...但这只是个传说,没想到是真的,分子网能杀人!”

  何杰大概是想笑,嘴角抽搐了一下,忽然又停下,眼睛里重新有了光亮,

  “你能把这个消息传出去吗?告诉我的女儿……千万不要相信圣庭!”

  “好。我还可以接受你的忏……”

  李园话还没说完,何杰的脑袋就歪到了一边,眼睛依然睁着,但是瞳孔已经扩散,两行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他死了。

  几分钟后李园也离开了地下室。

  现在不是料理两人后事的时候,自己的情况也是一团遭,即来的追杀,研究所的变量,还有更多要操心的事儿。

  就只能委屈他们先在这里躺一会儿,反正也是停尸房,大家都死了,床上床下的,应该也不会计较。

  主要是李园检查过何杰的身体,感觉他全身的骨头都碎了,好像一摊烂泥根本没办法移动。

  而张琦那碎西瓜一样的脑袋,让李园简直不愿意回想,更别说把他给扛回来。

  换个角度去想,如果想不出什么好办法,可能3天之后,研究所里到处都是这样的尸体。

  说不定自己也在其中。

  这事儿还真是…...或者这就是纳亚的打算?

  给出期限发出警告,剩下的时间,就让敌人变成热锅上的蚂蚁乱做一团,他再好好享受猎杀的乐趣?

  李园一路想东想西回到了房间。

  至于身上的血迹,有了屏蔽别人感知的能力,应该没人注意到。

  换了一身睡衣,把带血的衣服都藏好,刚刚坐回到床上,这时候就有人来敲门。

  是林医生。

  “说了不要喝功能饮料,你的体质不适合。”

  林医生像往常一样,看似唠叨实则关心地把李园床头的饮料放到一边,“今天感觉如何?有没有对什么食物过敏,或者…….”

  李园看着他,却根本没听清他说了什么,眼前浮现的一幕幕,都是林医生给自己注射2号催化剂,和抽取了自己血液之后,那欣喜若狂的表情。

  一个人怎么可以如此虚伪?

  表面上像亲人一样嘘寒问暖,背地里却干着害人吸血的勾当?

  “2号催化剂是什么?”

  冷不丁的提问,让林医生的表情一下子僵住了,他甚至怀疑自己听错了,机械地反问了一句,“你说什么?”

  “2号催化剂!刚才经过许院长办公室的时候,听他们说在研究所里……”

  林医生的神情变得恍惚,李园观察着他的表情,断定他现在肯定是脑子里一团混乱,很难集中精力听自己在说什么。

  所以,就再出一记重拳,

  “据说是从某位医生的抽屉里发现的,研究所里的人都过去了,怎么他们没通知你吗?”

  “不会…..那个人是你吧?”

  “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我还有事,先出去了!”

  林医生脸色变幻不定,顾不上再敷衍李园,大步走了出去。

  他快速经过了走廊,走向自己办公室的时候,还特意向着院长办公室的方向瞟了一眼。

  这时候刚刚接近傍晚,有些办公室亮起了灯,有些则没有,而许院长的办公室,明显是最亮的一间。

  隐隐看见好多人聚集在一起,好像在热烈地讨论着什么。

  所以没亮灯的那些人,都在许院长那?

  林医生不及细想,刷地拉开了房门,连灯都没开,直接走到桌边,刷地一声拉开了抽屉。

  “哗!”

  抽屉里的东西落了一地。

  而中间的暗格,因为被李园破坏过,所以直接脱落,绿色的小瓶跟着就哗啦啦地滚了出来。

  “咔咔咔!”

  连续的拍照声响起,林医生的眼睛都被闪光灯给晃花了。

  “果然是你啊林医生,你藏了这么多2号催化剂,是想要陷害谁呀?”

  李园从闪光灯后面露出了笑容,“看在你对我那么好的份上,要不然我替你保密?”

  “你想干什么?”

  林医生一只手挡着眼睛,一只手还抓着几只小绿瓶,脸色惊疑不定,但他随即反应过来,快速辩解道,

  “这是陷害,这些东西不是我的!”

  “没关系,是谁的都无所谓!”

  李园眼里闪出了深邃的光芒,“我对这些东西没兴趣。不如说说你是谁?林依良是你的真名吗?”

  避重就轻,循循善诱。

  而且声音里好像有一种魔力,林医生的眼神开始变得恍惚。

  受到了李园的精神控制,他现在的状态类似于被催眠。

  “这是……你刚刚觉醒的能力?”

  林医生说着话,慢慢从地上站了起来。

  只一瞬间就突破了李园的控制,快得几乎来不及反应。

  所以这是个……什么东西?

  眼睛闪烁着绿油油的光芒,身上也开始弥漫出淡绿色的烟雾。

  这一刻的林医生,看起来就像暗夜里的幽灵。

  “真是……浪费感情!”

  李园收起了温暖的笑容,把古老的手持式手机装回口袋,这是刚刚为抓住林医生准备的“武器”,现在用不上了。

  因为接下来很可能是肉搏战。

  而对付这种古怪的生物,想想也很刺激。

  肾上腺素快速分泌,李园浑身都传过轻微的战栗感,气势前所未有的高涨,

  “来吧,让神净化你的心灵,洗去你心里的罪恶,宽恕你的罪行!”

  林医生愣了一下,这话有点莫名的熟悉…….

  “你听过我的忏悔?!”

  话没说完,他已经快速扑了上来,手一挥。

  刷!

  指甲在墙上划出了几道深深的印痕。

  李园早已躲到了一边,全力蓄势,双手上亮起了耀眼的白光。

  “啪!”

  “啪啪~”

  好像电脑开机的声音响起,房间里忽然亮了起来。

  却不是灯光,而是…..每一面墙壁都亮了起来,变成了巨大的屏幕。

  李园快速把手背到身后,光芒悄然敛去。

  这是监控系统被启动,林医生的办公室,现在就是一个大型直播间。

  所以这是…….研究所早就采取了行动,监控了之前发生的一切?

  林医生也愣住了,脸色忽然变得灰白。

  聪明如他,也立刻想清了事情的前因后果,脸霍地转向小村长,

  “你提前通知了所里?”

  “林依良,你的罪行已经败露,不要做无谓的挣扎,束手就擒吧!”

  墙壁上出现了许院长和一众医生的形象,他们这时候正聚在镜头前,齐刷刷地看着林医生。

  屏幕的分辨率太高李园都能看见许院长鬓边飘动的白发。

  但是这老头儿看起来有点威武,跟之前的弱不禁风判若两人。

  林医生眼神闪烁,转头向着门口看去。

  两个机械警卫正在跑过来,沉重的脚步声,震得房间里一阵晃动。

  “我果然还是……太仁慈了啊!”

  林医生转向李园,痛心疾首地说道,“我对你那么好,你竟然出卖我?!”

  我出卖你?你对我那么好?

  李园一下子被林医生的话给噎住,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都是什么逻辑?!

  “小心!”

  许院长的声音猛然响起,李园回过神来,才发现危机已经来到了眼前。

  林医生弥漫着绿色烟雾的爪子占据了全部的视野,避无可避。

  刺耳的破空声,还有淡淡的血腥气落在身上,李园打了一个冷颤。

  林医生的指甲比刀锋还要锐利,这一下要是抓实了,只怕自己的脑袋也会跟张琦一样变成碎西瓜。

  但,生死关头,李园却没有丝毫恐惧,而是尊严受到挑衅的愤怒。

  我是神!而你只是个怪物,谁给你的勇气?

  一个愤怒的声音在心里响起,

  “敢挑衅至尊的威严,你找死!给我爬~”

  强烈的尊严感和使命感,化作不可抵御的精神力量,李园甚至能清晰感受到这力量运行的轨迹,从胸腹处升起,经过了头部瞬间从两眉之间放射出一道耀眼的白光。

  “当!”

  好像金属撞击发出了巨响,狂暴的冲击把办公室里的桌椅全部震碎。

  室内顿时一片狼籍。

  林医生的身影直接被轰飞。

  来到半空中,却忽然发生了变形,好像一只展开双翼的大鸟,又像一只借由丝线悬空的蜘蛛。

  包裹着绿色浓雾的身体凌空一荡,陡然借势冲向另一边。

  “轰!”

  一片屏幕组成的墙壁被撞碎,林医生的身影冲了出去。

  “什么?”

  “这是黑暗生物?”

  许院长那边一片混乱,李园就沿着林医生撞出的大洞冲了出去。

  却只见一个绿色的身影悬空,快速向着远方飞射,两三个起落之后,就彻底消失在夜色之中。

  警报声此起彼伏地响起,研究所外围,很多地方都亮起了红灯,机械警卫轰隆隆跑动的脚步声,就像发生了小规模地震。

  “李园回来!”

  许院长从房间里跑了出来,敏捷的步伐一点都不像是上了岁数的老头儿。

  “不要冒险!”

  李园猛然回头,跟许院长远远地对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