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唐朝好太子 > 第二十九章 要养一条狗了!

我的书架

第二十九章 要养一条狗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李承乾看着张玄素,脸上的表情有些尴尬,实在是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现在他终于开始佩服李世民了。这么多年了,你是怎么容忍魏征的?

  自己刚刚还琢磨着应该让张玄素成为自己的魏征,自己也跟着刷一波。可现实却是第一次见面、第一次听他说话,自己就有一种弄死他的冲动。

  他是什么意思?

  这就是说自己好了,还在装病,躲避学习不做事,而且每天听歌跳舞、游玩于女人之间,不是一个太子应该做的事情。

  一句话,首先就质疑了自己的人品,在装病。

  然后,就质疑了自己的能力,什么都不干,就会玩女人。

  最后,又怀疑了自己这资格,根本就不一定能做太子。

  简单单单一句话,李承乾杀人的心都有了,更多的则是憋屈。

  李承乾很想反驳一下:你知道你大爷!

  不过不能说啊!

  现在李承乾多少理解了一些历史上的李承乾究竟是怎么疯的了。

  想想一个十四五岁的叛逆期少年,再看看眼前这些人,这要是不疯都有鬼了。

  不行了,要想办法。再这么下去,完蛋了。

  如果哪天自己搂不住火气,直接发脾气,不一定出什么事,对自己的名声声望都是一个很大的打击。

  怪不得原本的李承乾不见他们。

  “左庶子,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

  这个时候,站在李承乾身边的遂安夫人直接说道:“太子身体不舒服,陛下刚刚来看过,太医院的人也刚走。这些日子太子也一直在读书,你那些消息都是从哪听来的?”

  张玄素看了一眼遂安夫人,又对李承乾说道:“太子,咱们君臣见面,带着乳母不合规矩。”

  一句话直接就把遂安夫人怼回去了。

  你说的那些东西都不重要,至于我从哪里听说的有什么必要和你解释吗?

  你只不过是太子的乳母而已。

  潜台词就是太子你出来谈事情还带着奶娘,你没断奶吗?

  李承乾很想掐死张玄素。

  同时李承乾明白了一件事情,这个张玄素是和自己最没有感情的一个大臣,他构建的可能是自己的名声,而不是自己这个太子的认同或者是其他的什么东西。

  “左庶子,今天就到这吧。”李承乾直接站起了身子,转身向后面走。

  他不想再继续谈下去了。

  这是穿越到了大唐之后,第一个让李承乾如此愤怒的人。

  自己这些天的确没干什么事,张玄素那些也的确是形容词而已。

  但李承乾就是生气。

  这种人怎么来的?你调查过吗?你知情吗?

  你胡说八道啊!

  可是人家根本不在意真相到底是什么,像极了后世的某些媒体,毫无底线。

  见到太子走了,张玄素也没有什么变化,站起来身子对着李承乾的方向行了一个礼,转身向外走了出去。

  太子没有接纳自己的建议,改明儿继续。

  回到房间之后,李承乾阴沉着脸,很可怕。

  要养一个人了。

  李承乾忽然产生了这样的想法。

  靠遂安夫人上去冲锋陷阵那是不可以的,一方面是身份不同,另外一方面也不想让遂安夫人成为大唐的客巴巴。

  但是不代表不可以养一个人帮自己说话。

  现在李承乾终于体会到了一丝做上位者该有的感觉。

  说白了就是养一条狗,让他不断地帮自己去咬人,而自己只需要在旁边平衡一下就好了。

  有人要是想杀了这条狗,自己不同意谁也做不到。

  李承乾抬起头看向太极宫的方向,脸上的表情阴沉不定,喃喃的说道:“这就是你的目的吗?还真是让人压力很大啊。”

  显然,李世民不可能不知道他送到太子东宫来的都是一些什么人,而且他还送了那么多。

  除了让李承乾接触朝臣之外,更多的是和他们学知识,同时维持人际关系、处理和臣子们之间的关系。

  如何对付这些人,这是一个储君必须要学的问题。

  可能如果李承乾把人杀了,李世民都不在意。只要能找一个合适的罪名让人说不出话来,甚至是赞扬的话,那就足够了。其他的没那么重要。

  李承乾这一刻也有了一丝明悟。

  遂安夫人这个时候走到了李承乾的面前轻声说道:“大郎。”

  见遂安夫人一脸担心的看着自己,李承乾摇了摇头说道:“没问题,乳母不用担心,不过是想通了一些事情。”

  说完,李承乾的脸上还露出了很淡然的笑容。

  遂安夫人没有想到李承乾居然这么快就恢复了。

  如果是放在以前的话,大郎砸砸东西都是轻的。

  大郎还真是变得不一样了。

  她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心情好了不少。

  被张玄素说了几句,遂安夫人根本不在意。

  这么多年了,宫里面什么人都,有什么话没听过?

  她只是担心大郎而已,其他的不在意。

  看了一眼遂安夫人,李承乾说道:“把杜正伦找来吧。”

  听到李承乾要见杜正伦,遂安夫人脸上闪过了一抹诧异,这是她没有想到的。

  有些担心的看了一眼李承乾,见他没什么变化,遂安夫人这才点头。

  杜正伦这个人,中书士郎、崇贤馆学士、太子左庶子、南阳县侯。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

  他是李世民派来的眼线。到东宫来的时候,李世民就和他说了,你好好的劝劝,如果太子不听的话,你就来告诉我。

  然后杜正伦就把这些话告诉了原本的李承乾。

  原本的李承乾也是个硬茬子,根本不听你这套,直接就把这件事情捅开了,上书给李世民抗辩。

  结果李世民就怒了,你怎么能把我的话告诉太子呢?

  于是杜正伦就倒霉了。

  当时李世民就找到了杜正伦,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杜正伦给出来的解释是我劝劝太子,他不听,所以我就拿你的话吓唬吓唬他。

  这话当然没有让李世民满意,于是杜正伦被贬为谷州刺史,再贬交州都督,后受李承乾谋反案牵连,被流放驩州。

  这个牵连的起因是李承乾曾经命侯君集送了一条金带给杜正伦。

  整件事情看起来当真是满满的槽点,都不知道从哪里吐槽好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