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唐朝好太子 > 第十七章 孔颖达找来了

我的书架

第十七章 孔颖达找来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画很简单,一个人在孤独地看着明月,而且只有一个背影。周围的房屋也都是影影绰绰。

  但是旁边的那首诗却写得很清晰,一手漂亮的飞白体。

  显然这是太子殿下亲手画的和题上去的,于志宁并不陌生。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情人怨遥夜,竟夕起相思。灭烛怜光满,披衣觉露滋。不堪盈手赠,还寝梦佳期。”

  于志明轻松地吟诵了出来,脸色却变得异常难看。

  能给太子做詹事,这文学素养是没问题的。于志宁一看就知道这是一首好诗,而且还是一首能够传世的诗词。

  可是这里面写的什么?

  这明明就是在调戏孙女,对你的思念已经抑制不住了,居然还要在梦里面相见。

  于志宁暗道不好,连忙转头看向孙女,结果孙女已经捂着脸跑了。

  于志宁扶着桌子撑着身体,没让自己倒下去,用手捂住了心口。

  完了,抽抽了。

  这首诗的杀伤力于志宁太清楚了,孙女从小饱读诗书,自己倾尽心血的教养,那自然也是诗词歌赋样样精通。

  这首诗她看过之后,怎么能不明白这里面的意思?

  关键是这首诗写得太好了,对女孩子的杀伤力太大了,就像当年司马相如和卓文君一样。

  把孙女嫁给太子?

  于志宁直摇头,不能这么干。

  可是现在怎么办?

  在于志宁一筹莫展的时候,遂安夫人回到了东宫。

  此时的她一脸的担心,直接就来到了李承乾的面前,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最后,遂安夫人有些无奈的说道:“大郎,于詹事似乎很不快。”

  在遂安夫人看来,如此得罪于志宁似乎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而且这件事情好像也不太好,对太子的名声有影响。

  李承乾却不在乎,直接摆了摆手说道:“于志宁居然没发脾气?”

  看着一脸失望的李承乾,遂安夫人笑着说道:“大郎还希望于志宁发脾气?”

  “当然希望他发脾气。”李承乾叹了一口气说道:“他发了脾气。后面的事情才好办。可惜呀,他还真是疼孙女。”

  事实上,于志宁能够发脾气,甚至能够把人直接赶出来。

  这样一来就表明了对太子的拒绝,理由也很好找,说这根本就不合规矩就行了,太子也不能做这种偷香窃玉的事情。

  用这个理由来反驳,谁都不能说什么。只不过如此一来,他孙女就没法出嫁了。

  毕竟太子看上了你们家的孙女,还闹得这么不好看。谁也不会为了这么一个女孩去得罪太子,实在是不值得。

  于志宁没发脾气,没有翻脸,为的自然不是李承乾,而是他孙女。

  “那现在怎么办?”遂安夫人看着李承乾问道:“这件事情恐怕还没有完吧?”

  “当然没完。”李承乾笑着说道:“于志宁想完,我也不会让他完。让人把消息放出去,就说我看上了于志宁的孙女,还写了一首诗,把那首诗也放出去。”

  李承乾对这首诗很有信心,相信这首诗只要传出去,必然会飞快扩散。

  加上之前自缢的事情,以及自己去找了魏王的麻烦,自己现在就是一个舆论的风暴点。

  不论自己做什么,都能够冲上头条。

  现在自己就是顶流,这种人气不利用起来,简直就是在浪费。

  遂安夫人不知道李承乾要做什么,脸上很担心,有些迟疑的说道:“如果事情闹大了的话,到时候恐怕会有人来劝谏,甚至是在陛下那里弹劾大郎。”

  李承乾不在意的摆了摆手,笑着说道:“比起之前的事情,这又算得了什么?”

  别人怎么看,李承乾根本不在意。老爹李世民怎么看,才是最重要的。

  从历史上李世民的表现来看,这位英明果决的帝王,在儿子的事情上摇摆得很厉害,很可能是因为曾经的遭遇和经历,在这件事情上显得格外的优柔寡断,处理起来也十分没有分寸。

  李承乾相信,李世民对孩子的宠爱已经到了一种不太分是非的地步,自己给于丽娘送情书之事绝对不会让李世民不高兴,他反而会高兴。

  毕竟比起养男宠、宠信妖道,追一个女孩子就不算什么大事。看看李世民后宫有多少女人就知道了。

  “乳母你可以放心,这次平安无事。”李承乾笑着说道:“尽管把消息放出去。”

  遂安夫人虽然无奈,不过还是点头答应了下来。

  事实上,不用太过于宣传,东宫本身就不是什么密不透风的地方,这里的消息基本就是对外人不设防的。何况是这么大的事情,必然会传扬出去。

  果然,还没到中午,就有人来汇报,太子左庶子孔颖达来了。

  孔颖达这个老头是孔子的第三十一世孙,年纪已不小,如果按照正常的历史来说,他也活不了几年了。

  这样一个老人,已经算得上把生死置之度外了。

  李承乾不怕于志宁,反而怕这个老家伙。因为一旦搞不好,自己把他气死了,那麻烦就大了。

  李承乾连忙就迎了出去,脸上带着笑容,态度十分恭敬。

  见到孔颖达的时候,老人沉着脸,一副很生气的样子。

  “见过孔师。”李承乾见到孔颖达之后,连忙笑着行礼。

  孔颖达看了一眼李承乾,连忙还礼说道:“臣参见太子殿下。”

  “孔师切莫如此!”李承乾一把搀扶住孔颖达,笑着把他往里面搀扶,一边说道:“孔师今日过来,可是有什么事情吗?”

  孔颖达兼着国子监的祭酒,并不每天到东宫来。

  今天并不是孔颖达过来给自己上课的日子,所以李承乾才如此问。

  只不过没等孔颖达说话,李承乾便自己先开口了,态度恭敬的说道:“孔师,孤前些日子浑浑噩噩,犯了很大的错误,对孔师的劝诫没放在心上。现在想来实在是心痛不已,孤在这里给孔师赔礼了。”

  说完,李承乾便恭恭敬敬地给孔颖达行了一个礼。

  听着李承乾的话,看着他的样子,孔颖达有些迟疑,不过还是说道:“太子能够有如此认识,臣很高兴。既然如此,为何太子行事如此轻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