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宅小女 > 第五十三章 神仙面容

我的书架

第五十三章 神仙面容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主子,袭柔姑娘候着呢”

  云霓已经气得坐不住了,听袭柔来了倒是欢喜,“快请进来”

  袭柔一身绿水浅衫步进屋里,“公主,我来的可是时候”

  “你是能掐会算,你肯定也听说了小王爷的事儿了吧,倒是不知道哪里来的丫头竟然能入了小王爷的眼”

  “袭柔倒是觉得,这宫里头的人太闲了,有点事儿就往大里面说,生怕茶余饭后没有谈资,那小王爷怎会瞧上一个宫女,尤其是,有云霓公主这般美人”

   云霓还是忍不住叹气,端了桌上一盘果子,叫那阳柳递给袭柔,“小王爷总是把我当妹妹来瞧,明明毫无血缘,他却还是如此,不知道何时才能焐热了他,对了,二皇子如何了?伤好了吗?”

  袭柔下头坐下,“伤是好了,就是人还未清醒过来,也不知道外头遇了何事,那孙伯只跟皇后娘娘回话了,我倒也没身份去问。”

  “你呀你呀,跟在二皇子屋里伺候多少年了,竟还是个清白的身子,我如何说你好,明明长得俊俏无比,性子也温柔可人,那乌拉顺的公主可是马上就来了”

  “我这等下人如何跟乌拉顺的公主相提并论,只要二皇子能收我,什么位子也都是不在意的”

  外头丫头脚步匆匆进屋,“主子,您吩咐的骨汤熬好了”

  “时辰正好,我这想着给二哥也做点好吃的,从昨儿就熬上了,我让丫头给你送屋里去”说完抬头瞧着那丫头,“你把汤放下,收拾一下离宫吧”

  那丫头一头雾水,快些放了汤:“主子,小的哪里错了定会改的,还请主子饶小的一回”

  “你这做事急急忙忙的,说话我听着都提心吊胆的,我可教不会你,阳柳……”

  “来人,跟着送出宫去”

  “是”

  “这骨汤我端着走便是,公主别气了,小的也是被调教过来的”

  袭柔倒也忍不住说上一句。

  云霓微微摇头:

  “她们可是不及你,你得体懂事,她们整日不知道为我解忧,反而让我忧心万分,这汤……那不是新来两个丫头,叫她们送吧,一会儿你再去内务府要个丫头来”

  ………………

  “誊阁?二皇子?大小姐,我算跟您见了世面了”

  “放心,总不会还有跟云霓公主那么难对付的人了”

  门前侍卫放行进去,小丫头引着来了屋前。

  “二皇子正在养伤,进去一个放下就好”

  婳儿片刻犹豫,端着汤走进去,放了屋里?那是里屋还是外屋呢?应该是里屋吧,婳儿小心越过屏风,到了里屋,瞧见桌子轻手轻脚步到跟前放下,瞄了一眼床榻上躺着的男子,心想,这就是二皇子呀,倒是不知道什么模样,刚要走,“这个侧脸,怎么有些眼熟”婳儿快步到前瞧,“夏公子?”惊得婳儿快些捂住嘴巴,生怕再发出声响,“你竟然是二皇子?”婳儿生怕自己眼花看错,再凑近去仔细的瞧,一只手突然抱住她,他醒了。

  “你来了?”

  “二皇子醒了二皇子醒了……”

  外头的丫头刚进屋听到二皇子说话,快些奔出去喊道。

  婳儿挣脱开他的手,“你好好养伤吧,如今知道你无事我们便放心了”

  说完快步走了。

  外头灿灿瞧婳儿脸上不对劲,走路跟风一般,“大小姐怎么了这是?里头人欺负你了?”

  “找到了,那夏公子就是高高在上的二皇子”

  “啊?二皇子?那您垂头丧气作何?”

  “我们快些收拾一下离宫吧”

  婳儿心里不知怎的一阵难受。

  ………………

  回了云霓阁,就瞧门口阳柳站在那儿。

  “跟我见主子去”

  婳儿脸上倒也笑不出,耷拉着脸进去屋,“主子,何事吩咐?”

  “给我打”

  一瞧屋里头几个不知何处冒出来的丫头,拿着鸡毛掸子就迎了上来。

  “俩人快些闪躲,主子这是为何呀?”

  “为何?你以为你勾引小王爷的事儿能瞒住吗?倒是没想到呀,竟然还在我自己的宫里,我告诉你,小王爷是我的人,谁都不准记挂,记挂的下场就是这样”

  说着狠话,朝着婳儿就来,手抬起就要打,灿灿一把按住,“主子,您打我吧,这事儿肯定是有误会的,我们这刚进宫,何来认识什么小王爷”

  云霓想使劲儿抽了手,竟然半天动弹不得,“别愣着给我打”

  那些小丫头凑到跟前也是为难,拿着鸡毛掸子轻到不能再轻的落在她们身上。“给我用力打,你们都没吃饭吗?用力抽”

  阳柳见这帮人不听话,自己拽过鸡毛掸子向前抽,灿灿抬腿就踢了,未伤她分毫。

  ……………………

  “小王爷,这事儿我们就不搀和了吧,那姑娘是云霓宫的人,您这去了,本来清楚地更是说不清楚了”

  “谁叫你管不好手下的嘴,不然他们如何能被银子收买了,这恰是被撞见了,要是没撞见呢?那姑娘可是金府的小主,你也知道云霓的脾气,万一出了事儿,我跟爹爹也是相识的,如何能过的过去?”

  黎康第一次见夏一堂如此紧张,自从那日撞见这姑娘后,便开始不同了。

  还没进屋,在院里就听见屋里各种吆喝声,一进去,就瞧灿灿在屋里飞檐走壁的,将一屋子人都吓得坐在了地方。

  云霓一瞧夏一堂来了,快些站起靠过来:“一堂哥”

  婳儿站了一旁看戏般,还没回过神来,她如何也想不到自己身边这胆小的丫头竟然是个深藏不漏的武林高手。

  “两位姑娘,这是皇宫,两位还是低调些好”

  云霓见势快些装作柔弱,无力的依靠在夏一堂肩上,“你瞧,我平日就是如此被她们欺负,我这个主子,连个丫头都管不住,若是能快些成亲,有了相公那就不同了”

  “行了云霓,你平日欺负的下人多的都数不过来,也是该让你知道知道,这世上有些人是你惹不得,既然两位姑娘无事,那在下便放心了,以后好好伺候云霓公主”

  这夏一堂瞧了一眼婳儿,面纱遮住的嘴角浅笑着,心想这丫头还真吃不了亏得。

  转身要出门,外头二皇子来了。

  “二皇子,您这身子还未痊愈,不能如此呀”

  夏一堂也不解,这多日未醒的人,怎醒来先来了这里,“诵彦你醒了?”

  夏诵彦进屋瞧见婳儿,步前就拉了她,“云霓妹妹,这俩丫头给我了,让袭柔给你再添俩来”拽着就外头去了,灿灿后面倒是客气:“云霓公主,小的退下了”

  袭柔一脸茫然无措,“袭柔,这什么事儿?二哥不会烧糊涂了吧?”

  “我这也不清楚,醒了一句话未跟我活,就奔了您这儿来了”

  云霓旁边无奈,“这姑娘行呀,一堂哥你可瞧见了,人家可不是只有你”。

  ………………

  “你松开我,我跟灿灿都准备离宫了”

  跟他回了誊阁,夏诵彦吩咐外人不得进来,俩人进了屋。

  “如何松,我这刚醒来,你就要走”

  外头袭柔不顾劝说,冲了进来,“二皇子,您身子如此,不如过些日子再叫两位姑娘过来伺候,先歇歇如何?”

  “袭柔你先出去候着,我有事儿跟她说”

  袭柔自是不肯,道:“二皇子,这姑娘可是小王爷的人,你如此,可是不妥”

  夏诵彦蹙眉不解,婳儿回呛:

  “这位姑娘不要乱说,我跟小王爷都不熟,如何成了他的人”

  “二皇子您听到了吧,不熟,一个刚进宫的宫女能说出这话,那毕竟是认识的,刚才您也瞧见了,刚才这小王爷都去寻她了”

  夏诵彦抓着婳儿紧紧的问:“你们?怎么认识的?”

  “我们……这我如何说……”婳儿心想自己都要出宫了,断不能再惹出什么是非,若是说出自己的身份,那宫里的人万一乱说,影响到爹娘可就麻烦了。

  这时的夏诵彦也是脑中有些发热,他不关心自己躺了多久,只害怕在自己未醒来之前发生了什么不可挽回的事儿,尤其是夏一堂,无论学识,相貌自己都是不如他的,只不过自己只比他多一个争那太子之位的身份。

  “我来说……”

  夏一堂外头进了屋。

  “我跟姑娘确实有过两面之缘,仅此而已”

  “那就好”

  “但是,我可没说我不能娶这姑娘。”

  袭柔眼中惊诧,心想,这小王爷怎么了?“小王爷,不如改日再来瞧二皇子如何?他今儿身子不舒服,说话也不妥当”

  “你不要以为你整日带着面纱,一副高冷像,便人人都能为你痴了”

  夏一堂,眼中一团怒火,竟一把扯了面纱,“那如此呢?”

  袭柔婳儿不禁惊叹,面容冷峻,鼻高唇红,这是什么神仙面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