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宅小女 > 第四十九章 阿贵被轰出宫

我的书架

第四十九章 阿贵被轰出宫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回了屋,屋里头的人叠被子的叠被子,伸懒腰的伸懒腰,都起了。

  那尹小双身边的絮文拿着梳子正给她顺着头发,边说:“昨儿夜里我怎么听见有什么动静?可是谁听见了吗”

  香儿话快道:

  “听见了听见了,脚步声多的很,好似从隔壁院子里传过来的”

  屋里聊着,外头提饭的两人回来了。

  “怪不得昨夜里那么热闹,敢情是出事儿了”

  提饭的核儿和冬儿还不等那食盒落桌上就开始将她们方才去后厨听见的事儿说了起来。

  这一说,屋里的人都竖起耳朵瞧了过去。

  “刘公公屋里头有个小太监,叫……阿贵?偷东西被逮着了,你们猜偷的谁的,就是那个杏儿丫头,跟荷姑姑斗心眼那个,据说偷了不少呢,看来这刘公公没少给那小丫头好东西。”

  “这个叫阿贵的还真是有心眼,知道丫头窝里谁最有钱,刘公公怎么处置的他?”

  “撵出皇宫呗,这时候估计也收拾着往外走了,你说说这什么地方他也敢乱伸手”

  听话的婳儿一下坐不住了,摸了摸腰间的钱袋,走到桌前拽着正在抠食盒准备用早饭的灿灿就往外头走。

  “怎么了怎么了,大小姐你这又怎么了?”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个阿贵就是跟杏儿走的亲近的那个太监,我们得去瞧瞧”

  “啊,可是出门我们怎么,说是去取衣裳吗?这个点去也干不了呀……那门口的大哥会不会不信呀?”

  “顾不了那么多了,要是让他溜了,咱们可真是没有什么拿捏那杏儿丫头的办法了”

  奔到门口,灿灿轻手轻脚的开了门,门外还是昨日那两个侍卫。

  “两位大哥起的挺早呀”

  “不早,我们站了一宿了,一会儿就有人来换了,姑娘是要出门吗?”

  婳儿将门缝拨开,直言:“是,我们要去取昨儿洗的衣裳,呵呵”

  门口两人点点头,“去吧”没在多说一句话。

  “我们拿回来晒,我们速去速回”

  婳儿和灿灿两人胆怯的不行,心想着怎么这侍卫也不追问什么,边走边小心回头瞧,生怕跟昨儿一样,身后再追一拨儿人。

  走着遇见两个宫女,打听了路,直奔那里去了。

  “出宫是这条路吗?怎么没个人呢?难道已经走了吗?瞧着应该没错呀,我们入宫时候走的就是这里呀”

  两个人四处打量着。

  “行了行了,不用这么死命拽着我,都被你们绑着手了,还能长出翅膀飞了不成?”

  “有声音”俩人向西看去,由南边路上拐过来三个人,中间人穿着素色衣裳,手背在身后,旁边两个太监紧紧抓着他的胳膊。

  越走越近。

  中间那人的模样也越来越瞧的明白,“没错,是他,大小姐,是他,现在怎么办,身边跟着太监呢”

  婳儿摸索着腰间的钱袋,拽出来扒拉了五两银子放在了手里。

  “只有试试这个办法了”

  待三人要走到跟前之时,婳儿一个箭步迎了上去:“这位公公,可否借一步说话?”

  这小太监年纪也不大,愣了一下,“奥”

  三人移到墙根处,“我们有几句话想跟阿贵说说,您看,可能行个方便?”

  婳儿抓着银子的手心,一下打开亮在那太监眼前。

  “别耽误了申时出宫就成”说着将袖中的钱袋拿出拉开了口,婳儿顺势将银子丢进去,“是是,不能耽误公公的事儿”

  拿了银子的小太监,回头喊了声,另一个小太监松了手也走开了。

  这阿贵瞧着走过来的婳儿和灿灿纳闷,“你们谁呀?”

  “那些东西你偷的吗?”

  “是不是的,管你什么事儿?”

  “呦,嘴挺紧的,我这可不是来为难你,我这是给你送这个来了”

  婳儿将钱袋在手里掂了几下,银两沉甸甸的声音,再瞧这阿贵的眼神,眼珠瞧着钱袋愣了一下,瞧着婳儿疑惑道,“我一个无名小卒,你们想从我身上打听什么?”

  “杏儿姑娘,你应该跟她很熟悉吧?跟我们说说她吧,说完,这些就是你的了,总比,你身无分文被赶出宫来的好”

  “我跟她不熟呀,她是刘公公的人,我能跟她熟到哪里去”

  “不肯说,还是……”

  婳儿手心往灿灿跟前一伸,灿灿撅了一嘴,从腰间抠出一块铜钱大的金子,“那,说不说?现在不说,以后只能当故事讲了,外头人对你宫里的事儿可不敢兴趣”

  “就是她招刘公公稀罕,得了些东西放了我那处了,想着以后出了宫我俩好过日子用”

  “啊,你俩是相好呀,还事儿刘公公知道吗?”

  “那怎么会让他知道?”

  “你敢情就是利用刘公公对杏儿的稀罕大肆敛财呀,早有预备了?你谋划的?”

  “你这可是胡说……胡说”

  婳儿手又一伸,灿灿闭着眼,又放了一块金子。

  婳儿将两块金子放了钱袋里,塞进了阿贵的怀里,拍了两下。

  “一句不落的跟我细细说来”

  …………

  话都问了个明白。

  俩人又奔了洗衣坊,找人给杏儿递了话,便奔回了寰息宫。

  “咱们就这么空手回去,那侍卫会不会瞧出什么?”

  “就说洗衣裳没干……”

  俩人步到寰息宫前面露怯色,脚步越走越慢。

  快到跟前却见新来的侍卫正聊得起劲,你一言我一语。

  就好似没有瞧见婳儿俩人一般,见他们也完全没有想搭理她们的意思,两个人快溜溜的钻进了门里。

  回了屋里,旁人的饭食都吃过了,就剩俩人的在桌上。

  “婳儿姐,灿灿姐回了,快些用早饭吧,马上就到时辰去枫叶长亭训规了”

  林筱蝶和鹿冬水自然又一堆话想问,可是满屋的人都目光紧紧的跟随她们几人,也不好说什么。

  吃过饭,几人快些出了屋子。

  “这一大早你们是做何事去了?招呼都不打,我们这心里七上八下的,生怕你们出点什么岔子”

  鹿冬水急性子,问道。

  “我们出去办了一件大事……”

  凑在一起嘀嘀咕咕了半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