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宅小女 > 第四十三章 弱点

我的书架

第四十三章 弱点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出了院子。

  鹿冬水按耐不住小声道:“可算是见识到了,那小丫头阴阳怪气的说话,胆子可真肥,丝毫不怕荷姑姑耐不住性子上前撵了她”

  灿灿接话:

  “听她说话咄咄逼人,如果不是刘公公在背后为她撑腰,怕是不敢如此为难荷姑姑”

  婳儿思来想去,道:

  “你们说,眼下荷姑姑日夜难挨,满心想的定是与刘公公快些和好,如果我们能帮她成了这事,荷姑姑是不是会满怀感激之情,想要……”

  灿灿一听她这话,又要作妖,赶紧道:

  “求求你了婳儿姐,别作行吗?我胆子小你知道”

  婳儿接着道:

  “我们进宫这两日连这大院门都未能出,这偌大的皇宫,凭我们一己之力找那夏公子,怕是找到了,只能烧纸了。但如果……荷姑姑能帮我们一把,尤其是在过几日分宫之时,将我们几个分去人多,又可以有功夫可以四处溜达的地方……”

  林筱蝶倒是觉得婳儿说的有些道理,接话道:

  “婳儿说的对,如果去相对闭塞的地方做活儿,每日见到的人来来回回就那几个,又无法将此事告知旁人,那夏公子可是被押进宫的,怕是得罪了宫里哪位,若是被人知道我们在找他,引来杀身之祸,岂不是冤死。”

  鹿冬水担忧道:“可是那杏儿姑娘水灵灵的,刘公公一把年纪,万一就是瞧上了她这点,荷姑姑都近朱黄之年如何能跟她比?难不成还要去寻个宫廷养颜秘方,就算有秘方,那也不是一日半日就能见效的”

  婳儿计上心头。

  “也许,只需要找出那丫头身上的弱点便可。”

  …………

  …………

  这杏儿受了气,委屈的很,身边那两个小丫头静悄悄的跟在身后,屁颠屁颠的。

  “把衣裳给我,你们回去做活吧,我还得回刘公公那里一趟”

  “是,杏儿姐”

  小丫头得话溜溜走了。

  杏儿捧着衣裳冲去了内务府后院,刘公公屋里。

  “杏儿来了,瞧着新衣裳是做好了?”

  “是,去送衣裳,被荷姑姑嫌弃是破烂,一顿冷嘲热讽,就差没当着我的面儿将这衣裳扔了,就像杏儿没皮没脸非要抢着去给你办事一样”

  刘公公赶紧放了手里的活儿,靠前翻看,“这个婆娘,如此好的衣裳怎么到她嘴里就成了破烂了?肯定是与我置气才拿衣裳撒气”

  “以后你们之间的事情我可不敢再搀和了,时分时合我都是管不得了,本来瞧着哥哥你心焦,想着出了个好主意,如今可好。而且哥哥往后还是少于杏儿来往才好,杏儿这身份低贱怕是无福消受”

  不待刘公公言语,杏儿抹着眼泪就奔出去了。

  “这个婆娘,这得是说了多么狠毒的话,讲这小小年纪的丫头欺负哭了,我得去找她说道几句才行”

  边嘟囔着,抓起衣裳就奔了枫廊院。

  “那不是刘公公吗?看来我们今儿不用再学宫规了”

  众人在院外亭中闲话,絮文认出了刘公公。

  看那刘公公抓着衣裳,脚下生风进了院中。

  进去脚步瞧见廊中的荷姑姑,刘公公脚步一下子缓了下来。

  荷姑姑歪头不瞧他,他步上来,将衣裳似扔一样放在荷姑姑膝盖上,怨声道:

  “几日不见,你这眼眶子要高耸入云了可是?这衣裳如何就入不了你的眼了?何至于拿一个小丫头撒气。人家杏儿好心给我出了这个主意,这衣裳你不穿便就扔了,反正,我是给你做的。”歪身就要走,突又停了步回头道:“这脸谁给抹的?现在还是细皮嫩肉的年纪,抹那么多胭脂作何?走了”

  荷姑姑一直未吱声,等他脚步远了,才缓缓回头瞧去。

  “漱玉,我脸上脂粉多吗?头发呢?不乱吧?”

  说着摸着左右摸摸自己的脸,摸摸发髻。

  “姑姑您这些日子,脸上的脂粉是厚了那么一点点……但是不碍事的”

  “如何不碍事,那糟老头子看着都不顺眼了,快,给我抹了去”

  “是”

  漱玉接过荷姑姑手里的帕子,轻擦着,“姑姑,那这衣裳咱留下吧,知道您方才都是气话,这衣裳料子手艺都是不错的,丢了太是可惜”

  “念他一番苦心,留下,你一件我一件,不能便宜了那小丫头”

  荷姑姑手在那衣裳上来回摸着。

  “瞧瞧,刘公公心里,只有您,那杏儿就是个差遣着办事的”

  “不说这事儿了,今儿就先练到这儿吧,让那些丫头也都歇歇吧,你陪我回屋试试衣裳去”

  “是”

  …………

  …………

  “今儿就练到这儿,都歇着去吧”

  漱玉一说完,絮文起身打了个哈欠道:

  “我说吧,这男女之事呀,聊高兴了,那得自己偷摸的开心开心,聊砸了,那得自己偷摸的伤心伤心”

  “那这是开心还是伤心呀?”

  “那衣裳留下了没扔出来,就是开心呗,走走走回屋歇着去,这风热的很。”

  众人纷纷离去,婳儿几人还是安稳的坐在亭中。

  “这离天黑还早的很呢,正好利用这个功夫我们去洗衣坊走一趟吧”

  赵灿灿听婳儿如此一说,起身就要溜走,被婳儿一把揪住衣袖,“你跟我去”说着从怀里掏出一盒东西,在手里晃着。

  “这不是筱蝶姐的眉粉吗?”

  就看婳儿打开划拉了点在手心里,几下搓在了脸上,林筱蝶说道:

  “早上婳儿向我要的,也不知道她又想出什么好点子了”

  三人就见婳儿几个来回把自己的脸抹的黑乎乎的一片,“婳儿姐你这是作何?眉粉是描眉毛用的,可不是擦脸的?好好地脸你看你,都快叫人认不出来了”说着就要掏手绢给她擦脸。

  婳儿抬手挡住那手绢,挑了挑眉毛道:

  “你这话说的对,就是要让别人认不出来才好。冬水你赶紧脱衣服,别愣着了”

  赵灿灿又是一脸懵,见鹿冬水从容的脱下一层衣裳,道:“冬水姑娘,你大热天你竟然穿了两件?怪不得见你脸热的直冒汗”

  “好了,该你了”鹿冬水三五下将衣裳叠好,对婳儿说。

  婳儿将眉粉递给赵灿灿,说着也解开衣裳,顺带还拽出一块包巾,“你快些抹上,一会儿出门你就只管傻笑,其他的交给我”

  “奥……”

  赵灿灿倒也搞不清楚什么,只管答应着,边抹,就见婳儿将衣裳一一叠好,放在包巾里系好。

  见婳儿两人走远,林筱蝶心里惴惴不安,“这可是皇宫呀,不知道外头的侍卫好不好对付,不知道她们能不能顺利找到洗衣坊”

  鹿冬水也很是担心,心里想着,一定要顺利才是呀。

  …………

  …………

  婳儿灿灿两人离门口只有几步之遥,灿灿一把拉住婳儿认真脸问道:“大小姐,你可是真想好对策了,你能不能先跟我讲讲,我好心里有个数”

  “你只管放心跟着我,见事不好你撒腿就跑,记住了吗?”

  “记住了”

  呼了一气,婳儿拉开大门,门外左右侍卫的目光就像利剑一般,“咻……”扫了过来。

  看着两人的脸琢磨了琢磨,问道:

  “你们……你们不是前几日刚进宫的宫女吗?晒的如此倒是差点没认出来,你们这还没训完宫规,可是不能出这门的,请回吧”

  婳儿笑呵呵的凑上前,拍了拍包袱“知道知道,可是姑姑的新衣裳,这刚送来就沾了尘土想送去洗衣坊过过水才好”

  “新衣裳?啊,刚才刘公公手里拿的,怪不得……我便说是来和好的。可是荷姑姑跟前不是漱玉伺候着吗?怎会让你们两个未训完宫规的出去办事?这可不想是荷姑姑的做派。”

  “果真是侍卫哥哥,对宫里的事儿了如指掌,那我也不藏着掖着,只当是求求两位哥哥了,两位哥哥也知道,过几日分派去处都是荷姑姑一句话,我们也是为了自个儿的前程,这送洗衣裳的事儿荷姑姑自然是交给漱玉姐了,衣服放那儿漱玉姐突然有事去别处了,我们闲着也是闲着只想着让荷姑姑早些穿上这新衣裳,这荷姑姑高兴了,那自然也能对我们关照几分”

  左右侍卫还是面有难色,婳儿不慌继续笑道:“再者说,我们这规矩学的差不多了,自当谨言慎行,快去快回。”

  灿灿一旁只管跟着点头如捣蒜。

  “好吧好吧,这宫里谋个好差事确实是一等一要紧的事儿,要快去快回”

  “是是是,快去快回绝对绝对不能给两位侍卫哥哥添麻烦,两位哥哥真是大好人,大好人”

  赵灿灿在一旁尴尬的跟着傻笑,下了台阶愣愣的就往西拐,侍卫在身后点了一句,“洗衣坊在东边”

  两人憨笑溜溜的又拐回来走了。

  两个侍卫回身闭了门,闲聊道:

  “我就说那刘公公总不能真跟了那杏儿就不顾老相好了。快些和好吧,不然这院子出了闹腾事儿,咱们也得受牵连。”

  “可真是,那杏儿丫头要不是有刘公公撑腰,这院子可不能叫她这么来去自如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