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宅小女 > 第二十九章 手撕钱菀

我的书架

第二十九章 手撕钱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钱菀虽说也就二十的年纪,可是架不住此时身子正虚,面色逐渐苍白下来的她,只手紧紧抓着榻边,提着气道:“你自己生不了,就别怪三老爷另寻他法,怪,只能怪你自己不争气的身子,跑到我这里耀武扬威算什么本事,我还告诉你了,这宅子,也是三老爷买给我和家宝的,家宝的名字取的如何,也是三老爷给我们儿子取的名字,你,还不知道吧?你最好识相点,不然我把你那位子也给抢过来,可别怪我”

  钱菀一言一语仿佛将面前的鹿喜辰乱箭穿透了般。

  身后的凤儿气到不行,一打眼瞧见了门口盆架上端着半盆水,回身就快步去端了起来。

  “让你生,让你抢”

  一盆冷水就如此“哗……啦啦”泼在了闪躲不及的钱菀身上,那俩丫头自想护主,身子一倾也遭了秧,全身湿漉漉的狼狈不堪。

  “你……你们……速速给我滚”

  这钱菀顾不上拨开乱发,突然就像发了疯一般,边喊边站起来就朝着鹿喜辰扑了上去,这力大不说,就瞧鹿喜辰一个闪躲,伸手抓住了钱菀的头发,就瞧钱菀就像被揪着的皮影人儿,被鹿喜辰拽在了手里,脸皮都拧巴了许多,鹿喜辰自不忘得意的道:

  “你这小贱人,还敢跟我斗,我今天就叫你知道知道厉害,别以为你生个孩子就能跟我平起平坐,你就算生一窝,你也是个小贱人,正房的位子,岂是你这种没皮没脸的下作之人能觊觎的”

  玉珠、小环那俩丫头大喊着救主,眼看着手就要挨到鹿喜辰,凤儿从一旁拿着木盆就砸了那两人后背上,跟她们撕扯了起来。

  外头钱家的几个小家丁听到里头的动静吓得转头就朝着宅子外跑了,这寻家的家丁快冲进了屋里,一见如此,快速速将他们分开道:

  “三夫人,他们的人跑了,怕是去报信了”

  凤儿扔了手里的木盆,甩甩手,走到鹿喜辰跟前,给她理了理衣裳,缓道:“主子,咱今儿就回去吧,想必,这位目中无人又自以为是的妇人,现在也知道以后该怎么说,该怎么做了”

  那钱菀全身无力得瘫软在地上,咳嗽不停,俩丫头此刻只敢一旁静静的摸着眼泪,瞧着眼前的几位壮汉,实在不敢多说一句话。

  鹿喜辰怒色已消,只余睥睨之态,“两个丫头好好服侍你们主子吧,我是没生过孩子,可也知道这月子里头,可是生不得气,受不得凉的,落下病可就难治了”话毕,将甩袖一挥,踱步而去。

  …………

  早已到了寻府的寻多成,紧步抱着孩子就进了“怡馨院”,外头打眼瞧见的丫头、家丁一下子叽叽喳喳起来。

  翠红和朝霞停下扫院的手,前后合上了门。

  “娘,娘,您的大孙子来了”

  寻多成毫不遮掩,吆喝着进了屋。

  屋里头余氏一宿未眠,躺在床榻上,眼皮沉坠,却又思不得解,累又不眠。

  顺春托腮在堂中的圈椅上小憩,迷糊中,就瞧三老爷疾步进了屋,快起身揉了揉双眼,招呼了一声,跟着进了屋。

  余氏还未缓过神来,寻多成已经将手中的孩子,放在了她怀里。

  一个沉甸甸软乎乎的小生命就这么映入眼帘,余氏当下一蹬被子半坐了起来。

  “这?老三这……怎么抱来了?”

  寻多成顺势坐在床榻边道:“这是您的大孙子我怎么能不给抱了让您瞧瞧,这鼻子眼睛可是像不像我儿时,不还是得问问娘您嘛”

  “是个小子?”

  余氏小心翼翼的伸进襁褓里摸索了摸索,顿时两眉舒展,乐道:“哎呦呦,果然是孙子,我们寻家又添了个大孙子,老天爷真是开了眼了”

  顺春在一旁不知道喜好还是该如何,只轻声问道:“顺春给老夫人备点早饭去?”

  “去吧去吧,给老三也准备碗咸粥”

  “是”

  听话出了屋,刚出院子就瞧见后厨的几个小丫头聚在道上朝院子里头瞧。

  她们倒是不怕顺春的,还凑上前,“春姨,春姨,那三老爷手里抱着的,是谁家的孩子?”

  顺春摆摆手,“一大早的不忙是吧,老夫人等着喝粥呢,快回去熬粥去”

  几个小丫头问不出话,吐吐舌头倒也不说话了,一并去了后厨。

  …………

  …………

  “大哥,你快好生扶着我些,我这都皮开肉绽了,得挪动的慢些”

  医馆里头的大夫给上了麻药,方才疼的龇牙咧嘴的寻方清,现在又开始贫嘴了,寻子林瞧着他便来气,一把抓了他的胳膊,烦气道:

  “那我让家丁抬你进来你不用,非要自己走,现在又矫情的让我扶你了?”

  “我那不是不想让下头的人瞧笑话吗?我好歹也是寻家二老爷,这要传出去,以后谁能听我的呀?”寻方清还振振有词,那六两银子反倒是没让他放在心上。

  寻子林懒得再与他辩驳,扶着他就推开了“怡馨院”的门。

  翠红和朝霞在院里也听到了七七八八,并不笃定,瞧这大老爷和二老爷也来了,心想这事可真是要乱成一锅粥了,想上前说几句,可两人相互瞧了瞧,谁也不知道说什么,就任由他们进了院门。

  顺春端着粥紧跟进来,上前一拦道:“呦呦,二老爷回了?这腿是怎么了?怎瞧着走路倒是有些不利索了?”

  翠红朝霞瞧外头走过的家丁还在往里头瞧,随上前闭了门,外头去了。

  寻方清这才放心的说:

  “春姨呀,没事没事,挨了几下板子,不过您可千万别让下头人知道,我能挺住,我肉结实着呢!”

  趁他说话的空档,顺春眼睛无意的瞟了瞟屋里头,又转头念道:“老夫人还在屋里躺着呢,昨晚一宿就愁眉不展,唉声叹气了一整晚,不如您先回去养养身子,明儿好些再来,不然现在老夫人瞧了您这伤,今儿晚上又不用睡了,这老人家的身子,这么挨几日,哪里能受的住”

  “那老春姨费心,我们明早再来”

  寻方清不依,道:“哥,这娘亲不舒坦那我更得进去瞧上一眼了,再说,这事儿……案都定下了,娘亲早点知道,也得筹措银子不是,不然那些人说不定什么时候又打上门来了”

  说着自己一瘸一拐的进了屋。

  顺春面有难色,只得快步跟了进去,喊了声。

  “夫人,大老爷和二老爷也来了”

  “怎么他们俩人都来了”

  寻多成并不知昨晚之事,余氏快语:“昨晚府上出了事,老二惹祸了”

  “娘,您这又跟谁说我惹祸了?”

  这寻方清踉踉跄跄的进了屋,以为是哪屋的嫂子或是弟妹在这处呢,倒没想一进屋就先听见婴啼声.

  “嗯?什么动静?”

  瞧着屋里神色沉闷的老三,再瞅瞅自己娘亲怀里抱着的婴儿,“娘,这谁家孩子呀?老三你昨儿个不见人,今儿一早杵这儿干嘛?”

  众人不接话,寻子林迈步进了屋,倒是一眼就看明白了什么,直问道:

  “老三,这你的孩子?”

  寻多成没了刚才的兴奋,没了底气似的囔囔道:“是,外头生的,这抱回来给娘瞧瞧”

  这老二寻方清这才一下子清醒了过来,瞧余氏小心翼翼将孩子抱在怀里的样子,嬉笑道:“老三你这不声不响的作了这么大的事儿,这肯定是个小子吧?要是个丫头娘指定让老三赶紧抱着走了”

  这话说得似若无心,可一旁听话的余氏倒是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话在嘴中嚼了半天才慢慢吐道:“这老三也是不容易,那老三家又不能生,这好不容易有了,我这为娘的还能如何?咱们寻府家大业大,没几个小子继承家业,能成吗?回头你们再一屋给我添个孙子才好”

  余氏说这番话的时候也并没有勇气抬头瞧着他们,只轻晃着手里的孙子。

  “娘,你这有了孙子忘了儿了,我这可是挨了板子回来了,这腿还瘸着呢!”

  寻方清有些不满,说话倒不与往常那么自矮一分的忍让些。

  “娘亲说昨晚府上出事了,可是什么事,二哥怎么还挨了板子?”

  寻多成倒不以为是大事,边说,边回身去给两人拾了凳子递上前。

  寻方清本有些羞于开口,可现在的心情,倒不顾念这些,甩口道:“我赌钱赌输了,要赔六千两,昨晚那些人来闹事,幸好栩晖的朋友出手帮忙,又去官府闹了一通,反正,就现在就这样了”

  本要拿凳子也要坐下的寻多成,立马惊的直了腰身,盯着寻方清念叨:

  “二哥,可不是当弟弟的我说你,六千两,这京城的铺子你就是绞尽脑汁这一年到头能挣下一个六千两吗?二哥,你说说你……你这胆量也太大了些吧?”

  “你胆量不大,你背着你媳妇外头都生了儿子了,你是不是还想把那小的娶进咱们寻家门呀?”

  寻方清眼下可是听不得旁人说他分毫,尤其是眼下拿了银两风风光光回府的老三,竟气儿都不待多喘的就给怼了回去。

  “二哥,你这……我也没惹你,你冲我来什么气,我这是寻家添丁进口,你呢?寻家那有银子给你堵这么大的窟窿?”

  “行了行了,老二老三你们都少说几句吧,还嫌府上事儿不够多是不是,老二确实不对,紫泉昨儿个在我这儿哭了半宿,不然我都恨不得让你大哥将你撵出寻府,若不是看她们娘仨舍不得,你现在连这门都进不来”

  余氏现在倒是回过神来,开始说教这寻方清了。

  “娘……我那也是上当受骗,我以后改了不就成了”

  屋里几人倒是心平气和了许多,只是谁也没想到,院子外头鹿喜辰推门进来了。

  
sitemap